帐户共管

石林91岁老人写的回忆录:《难忘的记忆——我的一生》连载七

作者:五城印象 / 关注公众号:SL-WCYX  发布:2018-11-09

《难忘的记忆——我的一生》连载七
作者 高振兴
二十六、梦幻成真险送命,死里逃生谁操作
在路南农机厂,生产最顺时期,因货供不应求,我们白天晚上都有人上班工作,我是厂长工作时间不只8小时,一般都是1 2小时。老婆埋怨,说我工资不多上班时间却太长。我一般都是早上8点上班,晚上12点左右回家休息,有天忽然作个怪梦,梦见一条公路上有两根大血腾,一长一短摆在路中,直径一米多粗,长的我弄不动,短的一截我把它搬到车上运走回家用。醒后和老婆说没见过那粗的血腾,因搬弄费力很大,醒后还喘个不停。老婆说阴阳无忌,百无忌,睡你的觉吧!话是那么说,但我心一直跳个不停,感到心慌,再也睡不着了,幸好天己亮了。我起床到了厂里,这是一个星期天,多数职工不上班了,只有链轴车间高频炉子的工人还在上班,我想去厂中看看,一进大门职工子女小红建和兄弟红鸣就喊我大爹,说要到我家找我家小儿子玩,我答应他们说等我转一转车间后再领他们回家,说完话叫他们门口等着,转一圈后,约有一个钟头我回家,来领他们弟兄时哥哥小红建不在,我领着弟弟红鸣到我家和小儿子玩,星期天两兄弟玩得也好,到下午四点多了,我叫红鸣说玩着,我煮饭给你们吃。小红鸣一听要煮饭了,不在我家吃,嚷着要回家找妈妈,拉着我的手哭个不停。我只好拉着他的手向农机厂走去。一出村口就上了公路,小红鸣看到他妈妈在厂中走着,猛一下挣脱手,口里喊着妈妈,拔腿就横穿公路,公路上正好驶来一辆货车,情况十分危急,我尾随孩子跑到路中心,眼看来不及了,我猛推小红呜一把,把孩子推向公路边,因力量不够,孩子虽已到路边,但未脱险,我在路中心被货车推倒,厂中同志看到大叫起来,但不知怎么我人虽倒下,却未落地,身子却翻过车头,甩到路旁田中,我从田中爬上路边,从汽车轮子下把孩子抱起,孩子脚被挫伤,汽车司机呆坐驾驶室,我抱着孩子来叫他才醒过来,这时孩子父母也赶到接过孩子,叫车把孩子送宜良58医院抢救,被截了一只脚,变成终身残疾,我自己大腿被保险杆撞青,半个身子肿大,尿中有血丝,但未住院,我自己治疗。
事后回忆,前前后后,有许多说不清的地方,梦中两根血腾我把小的拉走,最想不通的是我明明被车推倒,不在车下却翻过车头甩在路边田中,而且居然活了下来,在被车撞的一瞬间,似有人用手托着腰杆丢了出去,从田中爬上公路没有任何疼痛感觉,这一切是谁操作的呢……
二十七、立规章推动全军努力
1979年,小叠水电站开工已有三年,为二级发电安装,整个工程还在水下一公尺多,离发电不知还要多少时日。到电站报到后,与技术员普学诗同志交谈,老普和我是无话不谈的老朋友,曾是初中同学。我问他按现在的进度,尚须多少时间可以发电,老普说资金有保证,抓得紧的话一年可以发电,像现在这种职工工作拖拖拉拉,资金又常常扯后腿,就说不准了。
有了机器厂的经验,我心中还是有底的,正在这时县长李春富到电厂视查工作,在工地上找到我,劈头就问:“老高,还要多少时间能发电。”我说抓得好一年可以发电。李县长说“莫吹牛,一年发不了电怎么说?”我答:“县长同志,一年发不了电,开除我的党籍和公职,可以了吧?”县长说“好,写下字来”,我又说:“我说的不算,还要看你的呢?”县长说:“你是总指挥,与我何干。”我说:“你是县长,资金是你拔的,你资金扯腿,我也无法,俗话说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县长说:“资金不扯腿,你写下字来,一年保证发电。”我即答:“资金扯腿又怎么说。”县长看我顶他,脸一红说:“好,如果资金扯腿,也跟你一样,开除我的党籍和公职,到是要说话算话。”
第二天下午,财务告诉我:“高同志,今天早上两百万元资金已全部到帐户上了,县长说话算话。”言下之意,县长已经兑现,就看我的了,我点点头说:“好”。我找技术员老普研究后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把每一个人全年的工作都作了安排,资金一支笔开支,任何人不准插手,采购物资按规定只准提前完成任务,不准拖延一天,一年任务若一个月就完成了,其余时间自己处理,就是回家睡觉也可以,工资按时领取,推迟一天就扣发工资,土石方工程也一样,提前完工可领奖金,拖延完工扣发工资,一切都按计划各司其职,从我做起。命令下达后,工作进展很顺利。一级站电机组电机采购员吴法富同志,发货一年货都不到站,他从厂家查起,沿路线查对,最后在柳州车站草丛中把机组找着拉了回来。由于职责明确,纪律严格,工作进展十分快速。电厂发电要有高压电路,路南过去没有安装过,请宜良那边人家又忙不过来,就自己大胆操作,边学边干,顺便培养出了一支能架高压线路的施工队伍。
1979年11月,在全体员工的拼搏下,提前一个月发电送电,请县长合闸送电,电灯亮起时,全厂职工欢呼雀跃,庆祝电站建设成功。这时我问县长李春富同志“今天是几月几号。”县长笑着说“怎么连几号都不知道。”我说“我满脑子都是发电发电,那记得岁月。”他把时间说出,我也笑着答说:“那我的党籍算是保住了吧!”县长满脸通红的说:“你这家伙……算了算了,你们的确努力了,不要记那些话了。”我说:“谢谢你,你不把资金提前拔给,怎能今天送电,功劳算你第一个。”他迎胸给我一击,大家沉浸在欢乐之中。
小叠水电站建成后,在进行大叠水电站建设的计划时,我接到通知调路南县人大常委会工作,大叠水电站又只留下一堆图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合闸送电。
二十八、不务正业 假县长处理山林纠纷,有名无实,告假提前退休下岗
由叠水电站调县人大常委会工作,我任经济委员会主任,表面上看是升官了,实质上是被高高挂起没有实权了。我一到人大常委会就下乡考察,当时村与村、县与县 对所有权争执很大,不时发生械斗的恶性案件,为了化解矛盾,县委决定抽一些干部由我带队分作几个组,分别到有矛盾的地方进行划界工作。一年的大部分时间,我们都在山野生活,钻遍了高山峻岭,调查划界,明确权属,平息矛盾。这项工作各县都是县长挂帅,而路南由我出面,在群众中造成了一种错觉,到哪里都叫我老县长,弄得我啼笑皆非,有话难出。事实上各地处理这类事件都是工作组行成文件,政府发文盖上政府大印后存档。一个大雪飘飘的日子,我生病在家煮中草药吃,药刚涨,人大主任金监同志勿勿跑到我家,叫赶快到兰泥箐山上处理南大村小河新村的山界问题,弥勒县县长在山上等我,快点走,我说:你看我正煮药还没吃呢!金主任说,把药罐背着上山吃,人家等着呢。我一听二话未说拿起雨伞出门就走,几十里路大雪封山,爬到山顶连雀都没见到一只,那有什么县长等我。回家后,家里人看看我的样子,又看看领导的脸色,不说话,把眼泪往肚里咽下。整整一年时光,我们就在深山密林中渡过。
山林纠纷工作干结束后,路南县委抽调部分同志到贵阳、北京、深圳考察,毕品文县长带队,我是人大财经主任,也有幸被抽去考查。历程千里,时间近一个月,我们能干什么?带着这个问题认真参观考察,回县后我提出开发路南石材,路南有的是石材,但领导说路南石材只能烧石灰,不予采纳。为了证明路南的石材可以开发,我利用旧关系,到机器厂请李保森同志加工了八块不同花色的石材样品给领导看。一个月后,组织部长张泰同志到昆明开会时打电话给我,叫我带着石材样品到昆明茶花宾馆X号房间,找一个日本商人看样品。见面后日商提出要一种火熘形样品,只要有货,有多少要多少。当时我们的石材厂在哪里都无着落,哪有产品提供,我借口那个产品现在无货,日商说不要紧,提供原料就行,并说不要板材,要的是原料,打碎了用麻袋装着就行。日本工业发达,这石材中含什么元素我们不知道,盲目供货不行,我借口回县后再商谈,就告辞准备回县准备建石材厂。
无独有偶,回县后,昆明市人大副主任打电话给我说,石林县是旅游大县,北京市民政部有一种周总理国晏上用的桃子,要我在路南建一个旅游型的观赏桃园,看花也看果,集旅游观光为一体,资金由市里补助15万元,县上投5万元,苗由北京市民政部提供。我一听,这是好事啊,当即找县委书记商量投资的事,李嘉富同志一听,也认为这是好事,决定由县上出6万元,多出1万以备不测,商定由人大牵头,县科委经办,土地由农牧局到高石哨一带的村庄去落实。
方案—定,分头负责,农牧局昂玉芬同志到高石哨落实了土地106亩,县科委主任亲自与北京联系苗木,准备到北京签定供苗合同,把飞机票也先订买回来。正准备出发时,毕品文亲自找县科委说北京苗木拿到路南,水土不服,这项工程停止执行。科委主任周亚雄告诉说飞机票都买来了,毕品文叫退票,周亚雄同志说退不掉,毕品文说退不掉就作废吧,反正这项工程不做了。
石材厂没有建成,旅游型果园也被停办,加上进入人大后种种有名无实的感受,我一直认为共产党员不是为做官,而是要干革命,要踏踏实实地为人民谋幸福。一气之下,我打算申请退休。
我把想法与市人大副主任徐仁信交谈,他支持我的意见,并亲自给金监主任做工作申请上报。县委不同意,说年龄不到60岁不能退休。徐仁信主任再作工作,县上说除非生病,否则行不通。我去意己决,便到县人民医院找了个熟悉的医生,开了风湿病的证明,一九八五年十月一日正式离职回家。
二十九、组建石林县花木水果协会竹篮打水增加石林农业收入不欢而散
退下正常工作,时间有余闲不住。总想为人民再作一些奉献。这时几个平时相处好的朋友聚在一起,各谈心愿。都感到共产党员为人民服务应该尽心尽力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杨体善、莫达、孔祥豫、晏子超等人组建石林县花木水果协会。由我任会长,这是个民间组织,为的是发展路南的民间经济,决定山区以苹果为主,坝区以桔子为主,晏子超同志主张发展葡萄,孔祥豫主张发展路南卤腐酱菜。在县宿舍、粮食局房子相接的地方有一个三角形的地段,我们自己出钱借两家墙为左右墙,在后面再砌一堵墙,用石棉瓦往上面一盖,前面装一道门,外面是街面,对门是招待所,协会的办公地点就建成了。没有活动经费,我们跟县科委杨永才同志商量,搞民办公助。也就是从农业银行贷款,科委贴息。这是当时政策许可的。各方面协调好后,我在大屯培育花木,孔祥豫同志办卤腐厂,莫达管店铺,杨体善同志到湖南进柑桔苗在清水沟和小新冲发动群众种柑桔。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到年底,农行应收利息,我们把贷款单送到科委领补贴时。杨永才同志说上面没有拔这份款。他们科委贴不出来,叫自己想办法。银行催息我们无法,协会同志一起商量,决定暂时把协会门市租出去,用租金赔农行利息,三年后再把店铺收回自己营业。不料县政府发现后,不听我们解释,说地点是给花木协会用的,你们不用而租给私人,便强行把房子没收。我们投入的费用作没收处理。就这样,花木协会被迫散伙。但银行利息是散不了的,我用自己的工资赔还农行利息,确保农民利益不受损失。贴了两年,第三年农户发现不是政府贴息,而是我私人补给。农民们不要我补,自己加上利息还清了农行贷款。
三十、看错人毁了干部、匆匆忙忙赔款四万
赌气离开工作回到家,劳动习惯了,闲着无事非常难受,这时村中有个农民叫韩恒福到我家找我说,他这一生名誉很不好,想找我跟着做些好事,为人民服务,正正名气,我问他想做什么?有什么好事可做?韩恒福说昆明有一套小型炼钢设备,想扶助一个乡镇企业,扶持性的发展地方企业,我一听这当然是好事。路南有的是铁矿,办乡镇企业也符合当时的政策,家人见状立即阻挡说,这个人挨不得,谁挨谁倒霉,我说世人都有缺点,改了就好,何况他自己也认识到自己的缺点,就是劳改犯也能变成好人的,何况他还不是劳改犯嘛。就不听家人的劝告,断然答应后,俩个人去找县计委谈,县计委毕志兴一听,小型炼钢设备,而且是扶持性的,也很高兴,但坚持要搞地方国营,昆钢又坚持扶持乡镇企业,不搞国营,导致路南失去了一次机会。县计委搞不成,我们两人便一同去找乡镇企业,当时县乡镇企业负责人吴法富已办了一个城乡物资供应公司,是商业性的,我认为这是和供销社抢饭吃,吴法富曾与我在小叠水电站共过事,他的任务提前完成,印象上是个好同志,因而想扶他一把,便动员他搞矿业,他说路南无矿,我告诉他路南有铁矿,可以搞,他说他搞不来,我建议他申请成立矿业公司,一个单位两块牌子,重点搞矿业,另一个牌子业务由供销社去搞,莫争饭吃,矿业由我和韩恒福来搞,吴还是说他搞不来,我思想上硬要扶他,叫他申请持一个矿业公司牌子,仍由他负责业务,由我们去进行,吴说他发不起我二人工资。我说工资暂不领取,费用我先垫,有利润再谈工资,最后统一,由吴法富申报成立矿业公司,我们清理矿山,韩恒富又找来许正友,负责财务,三个人进山到路心村的落水洞矿,先清理乱开乱挖,后统一销售,历时三个月时间,矿山理顺,又到昆钢搞销售,最后与昆钢定了一年的供货合同,在签字时才叫吴法富带上公司印章到昆钢签字盖章,合同一定,数目一定,单昆钢一家,一年利润180多万元,这时吴法富反脸不认人,一脚把韩恒福我们三人踢开,三人几个月生活费用全是我一个人开支,吴法富一夜成了暴发户。
由矿业公司出来后,一天,昆明老干局张副局长到路南老干部局开会,会上动员老干部出来经商办企业,理由是“老同志离退休了,困难很多,在职的有奖金,而老干部没有这项收入,而物价不断上涨,生活实际在不断下降。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希望有能力的同志出来经商办企业,搞个老职工福利公司,苦点钱给老同志花。”大家把眼光投向我,示意我出来干,我把头低下不吭气。会后县老干局局长李云海同志动员我办这个公司,同志们也鼓励我出来给大家办事,鉴于矿业公司的教训。我一直不点头,后来是县委组织部长黄桂芳同志找我,动员我出来为老同志办这件事,我想共产党员性命都己交给党了,组织部长就是管党的干部,部长出面我只能点头,决定办路南县老职工福利公司,我一个人不行,便邀约了赵洪轩同志,韩恒福邀了杨树林同志,最后又邀了佟家兴同志五个人出来经商办企业。这个公司情况特殊,是经县五套领导班子同意才办的,杨树林要求由他任法人才干,他在民政部门干过公司工作,有一套经商经验,我任经理,韩恒福、赵洪轩任副经理,佟家兴任办公室主任。没有起动的资金,公司自己筹集。韩恒福消息灵通,知道大屯村二、四两队有存款,由我和杨树林、韩恒福出面借出七万元作资金。又到信用社借了三万元,也是我们三人签名,佟家兴同志又从人民大队借出一万,韩恒福又投资一万元,共十二万元。计划每年缴老干局七万元作老职工福利补贴,余额由公司职工享受。
由于全体员工努力,公司进展很快,从组建到营业,三个月的时间,人民大队的赔清,另外赔了两万元债。武定合资一个锌厂投资三万元,与县民政福利公司合营有现金21万元尚未分配,正在高兴的时候,中央下了文件,离退休干部不准经商办企业。路南县长一声令下,老职工福利公司停办,并即时收缴印章。清理物资都只能关门清理,外地联营者闻声潜逃,资金全部泡汤。
不干时领导多次动员,关门时谁也不管死活,老干部局长调走,新来的说你们自负盈亏,自己负责,清账结束,欠债九万元,法院判决公司法人赔五万元,经理赔偿四万元,副经理是农民不负任何责任。(未完待续)


本文作者 :五城印象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