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蟊

| 赤脚医生梅姨(感人推荐) 中医随笔

作者:中国中医药报官方号 / 关注公众号:cntcm01  发布:2018-06-09


点击蓝字 轻松关注
“ 一晃40多年过去了,不知梅姨现在还好不好,还记不记得鲁南那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记不记得那个小小少年郎。”作者用清新隽永的笔调,怀念了他与赤脚医生梅姨间的往事。
输12
记得上世纪70年代有一部很有名的电影《红雨》,反映的是赤脚医生题材,依稀记得电影插曲唱道:“赤脚医生向阳花,贫下中农人人夸。一根银针治百病,一颗红心暖万家……”轻轻哼唱着这首旋律优美的曲子,眼前不由浮现出小时候家乡赤脚医生梅姨那张俊美的面庞,耳畔响起她那银铃般的笑声。
赤脚医生是上世纪出现的名词,是农村社员对“半农半医”卫生员的亲切称呼。梅姨是上海知青,下乡到我们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因为梅姨上过半年医护培训班,被推荐做了赤脚医生。梅姨的诊所和我家紧邻,她比我母亲小几岁,我就称她为“梅姨”。
记得那时梅姨留着两根油光闪亮的大辫子,辫梢上经常盘扎着山桃花、杜梨花、蔷薇、石莲、洋槐花等。梅姨风摆杨柳般走来,身后的大辫子荡荡悠悠,那些野花野草忽闪忽闪的,甭提多好看了。
梅姨经常带着我到东山岗子或西河底采药,春天在野地里采来青绿的茵陈、毛茸茸的小蓟、开着淡紫色小花的地丁、白黄双色花的金银花;夏天顶着日头,到前湾、后湾采集车前草、益母草、马齿苋、水辣蓼;秋天到了,需要采收的中草药更多,全草的像地榆、蒲公英、葛根、洋金花,果实类的有枸杞子、香附子、瓜蒌、苍耳、牵牛子、菟丝子等。有时也采集一些小动物,像斑蝥、寒蝉、蟾蜍。
梅姨边采中草药边给我讲一些有趣的中草药传说故事,比如马齿苋为什么叫“晒不死”,老虎眼眼(泽漆)为何流白汁,西汉名将霍去病怎样发现了车前草……回家路上,梅姨一路歌声嘹亮:“出诊愿翻千层岭,采药敢登万丈崖,迎着斗争风和雨,革命路上啊,革命路上铺彩霞……”那歌声像一道道山泉水。
也有危险的事儿,比如梅姨配药要用蜂房,要到乱刺丛生的花椒树上捅马蜂窝,梅姨不敢干,只好央求我头上顶着小褂,冒险去捅掉。梅姨胆儿小,有时需要捉癞蛤蟆采蟾酥,我自告奋勇,在她的指点下代劳。
我们村是3000多口人的大村,有10多个生产队。梅姨出诊要到很多地方,有时还要到邻村去,夜间出诊大都由我和母亲陪着。
我们那个地方是涝洼湖、烂泥塘,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腿泥,要是赶上雨季走泥路都拔不出脚,仅从附近村的名称如狼湖、荒界子、南沟崖、北沟崖、刘湖、黄岗子、北涝沟、南涝沟就可知这些地方的地理特点。
记得有一年秋天,邻村一户人家有人得了急病,家属半夜来敲诊所的门,梅姨来不及和母亲说,就背上带有红十字的医药箱,推上她那辆飞鸽牌自行车出了门。处理好病人,已经是后半夜了,偏偏半路上下起了大雨。梅姨的自行车陷进了黄泥沟里,好不容易拔出来,她又迷了路。母亲带着我,打着雨伞,拿着手电一路找寻,才找到在大雨中的梅姨。
梅姨待人和善热情,又肯学习钻研,医术高超,深受社员们的喜爱。大队一致推荐她上了医科大学,后来听说分到上海一家大医院做了医生。一晃40多年过去了,不知梅姨现在还好不好,还记不记得鲁南那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记不记得那个小小少年郎。
新媒体编辑:徐 婧
内容合作:加QQ670426571
商务合作:18600799606
微信投稿邮箱:cntcm01@126.com
(文章以观点、政策、学术和中医药文化等为主,需原创首发,请在邮箱里留下您的姓名、单位和联系方式。)


本文作者 :中国中医药报官方号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