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兵

重庆最传奇四大古塔

作者:重庆福院 / 关注公众号:cqfy13883275055  发布:2019-10-20

重庆最传奇四大古塔
一座塔的老城记忆
塔子山文峰塔:一见它,便知到了重庆城

江北塔子山文峰塔,巍然屹立在长江朝天门下游北岸,与黄桷垭文峰塔隔江遥相对峙,像一对兄弟镇守着重庆的入口。坐船远道而来的客人,看见塔子山上那座高耸挺拔的白塔,就知道重庆城到了。
驾车到江北海尔路,前行不远,有一条岔路可至塔子山下。沿着蜿蜒的山间小径向上,穿过郁郁葱葱的树林,不多时便来到文峰塔前。
“塔高53.8米,塔壁厚1.2米,内阁七层,呈六角形。除底层用条石砌成外,以上六层均为青砖所砌,每块砖上都有‘文峰塔’三字。” 这些关于塔的有限信息,和满地枯黄的落叶一起,映照出它如今的寥落荒寂。
这座诞生于清光绪十四年的百年古塔,像一位阅尽人间秋色的老人,用沧桑诠释着历史的风雨。门额上书“題名勝跡”四字,两边的石雕已模糊不清,塔基长满青草,塔内的木制楼梯早已垮掉,唯有塔下奔流不息的长江水,无言诉说着岁月的传奇。
每一次站在古塔下远望,心中那份关于老城的记忆总是被一次次的刷新。曾经热闹喧嚣的溉澜溪半边街,已是一地瓦砾;通往头塘的青石板路,也淹没在枯叶衰草之中;破败不堪的溉澜溪大桥,只见断垣残壁、乱石弃土;小巷中口口福火锅的香味,也只能在空空的内心飘荡。还有那球场坝的露天电影、山村医院的大黄桷树、摆在路边的台球桌、偃月桥上一分钱一杯的老阴茶……所有鲜活在记忆中的场景,正在被迅速崛起的新城市景观所替代。
如今面对长江,在塔的左右各架起一座气势如虹的大桥——大佛寺大桥与朝天门大桥;长江、嘉陵江汇合处的江北大剧院也尽收眼底;远处,渝中半岛上拔地而起的高楼,用无法抗拒的现代化气息,改变着人们关于这座城市的记忆。
幸好,古塔仍在,它静静驻守着一段老城的回忆,让人们不至于在城市的快速变化中迷失了自己。
黄桷垭文峰塔:《一双绣花鞋》的灵感来源地
如果说黄桷古道像一幅兼容自然风光与人文历史的美丽长卷,那么,古道的终点、高踞云峰山顶的文峰塔,无疑就是这幅画卷的点睛之笔。
黄桷垭文峰塔建于清朝道光年间(1850年),相传为镇洪水、驱妖邪、保平安之塔。塔顶为六角攒尖葫芦宝顶,七级塔身呈六边形,层层上收。目前宝塔不对外开放,据说塔内有楼梯可上下,每层有窗洞两个,站在顶层,可一览重庆数十里山水风光。
每次去黄桷垭文峰塔,总能听到老人们讲,修建这塔不是为镇洪水,而是要保文脉。嘉庆年间,重庆一位王姓知府去南山踏青,在真武庙中求签许愿,一年后果然天随人愿,升任道台。为了还愿,他修建了一条石板大路直达真武山山顶。谁知此后五年内,偌大的重庆府上京应试科举的人,竟无人金榜题名。风水先生指点说,王道台修的石板大路破坏了重庆的文运风水,需在南山黄桷垭的云峰山巅建一风水塔,方可挽救重庆衰颓的文脉。于是王道台赶紧命人修建,半年后一座七层的风水塔落成了。至于重庆的文脉有没有被挽救回来已无考据,倒是给后人留下一个登高赏景的好去处。
真正让黄桷垭文峰塔声名大噪的是一部著名小说《一双绣花鞋》,这部小说的灵感便来自于文峰塔下一个凄美的传说。民国时期,一个叫白莎的中国姑娘和一个德国男子相恋,却遭到女方父母的反对。白莎最后自缢在文峰塔上,鞋子却不知掉在何处。于是传言四起,说每到夜里,白莎就在南山上游荡,寻找自己的鞋子。后来,鞋子被写进了小说,成为《一双绣花鞋》的原型。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雾都茫茫》及同名电视剧也曾在该塔取景,从而令它名扬中外。
如今的古塔经过重新整修后,越发显得神采熠熠,雄姿英发。白色的塔身,像一柄擎天之剑刺向蓝天,穿越百年风云,始终如一地守护着美丽的江城,守望着山河的变迁。
它轻吟着古道遗风,在悠悠岁月中屹立成一个不老的神话;
它承载着历史的文脉,凝聚着山城的精魂,散发着古韵的清香;
它前临长江,远衬南山,是一幅立体的山水画,更是一张人文的名片,将美丽的重庆传遍天下!
七星岗菩提金刚塔:每年上百人来此寻宝

某个下午,为了寻找菩提金刚塔,在市井间苦苦奔走,蓦然抬头,只见菩提金刚塔在楼群和树木中探出身影,如一位久经沧桑的老者注视着万花筒般的世界。
位于通远门外七星岗上的菩提金刚塔是为镇邪安魂修建的,是中国内地唯一由西藏活佛来亲自主持修建的佛塔。但为何要在七星岗建这座塔呢?
明末清初时,张献忠打进了通远门,杀人无数,尸体弃在通远门外的七星岗。夜里阴风惨惨,无人敢过岗。上世纪20年代末,重庆第一任市长潘文华决定将市区的范围扩大到通远门外。扩城施工时,从七星岗挖出来的尸骨被工人乱抛。有人传言"修路挖坟,破棺露骨,冒犯神灵"。为了消除流言、安抚民心,潘文华决定依照佛教说法,建造一座"使死者超度,生者永得安宁,消灾避难"的金刚塔。
菩提金刚塔的修建得到了洛那活佛的指导,落成时由佛学家张心若为之撰写碑文。1930年金刚塔建成后,洛那活佛还带着数十名喇嘛来此诵经祈祷,超度亡魂,场面盛大庄重。渐渐地,"七星岗闹鬼"之事除了成为重庆人喝酒猜拳的经典言子之外,便不再为人提及。
塔四周有矮墙围护,不能近前,只可远观。这座塔是典型的藏式佛塔,却也融入了一些欧式元素。塔身上阴刻《佛说阿弥陀经》全文,其四角为欧式的爱奥尼克涡卷柱,往上是横刻的"菩提金刚塔"五字,再往上是喇嘛塔,塔顶是垂云式花轮,顶端为三级圆形宝顶,仅宝顶就有近3米高。
集汉藏和中西于一体的独特建筑风格,使菩提金刚塔成了作家笔下的神秘藏宝地。畅销小说《失踪的上清寺》中提到塔内藏有宝物,一句"乱坟闹鬼不清净,菩提镇邪多宝藏"让几百人来此寻宝。可是据史料记载,金刚塔为实心石塔,塔中并无宝藏。
觉林寺报恩塔:重庆最早邮票上的图案
2010年,壁山人陈焰峰在网上买到一张标有重庆的英文拼音“chungking”字样的邮票。经过专家鉴定,这张邮票属于重庆最早的邮票——商埠邮票,距今已有117年历史,票面上绘制的正是南岸觉林寺报恩塔。很快,人们惊喜地发现,票面上的宝塔依然伫立在莲花山下的觉林寺中。
报恩塔并不难找,就在南弹公路边上。在觉林寺站下车,抬眼就能看见赭红色的报恩塔。宝塔所在的觉林寺,红墙环绕,绿树掩映,古色古香的山门覆满茂密的常青藤,连门匾和楹联都看不见了。走近觉林寺,拨开垂下的常青藤,才看见门旁柱上刻有“因传心法分三教,为建浮屠报四恩”的对联。
一、历史上的觉林寺
重庆觉林寺位于重庆市南岸区莲花山下。为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百余年前重庆最早的商埠邮票以此作为票面风景。据《巴县志》记载:觉林寺兴建于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年,距今已800余年。觉林寺明末毁于兵乱,清炒康熙二年(1663)僧雪痕重建。乾隆二十二年(1757)僧月江增建山门、莲池、亭子、桥梁、石塔等。其中石塔系月江和尚为报母恩所建,塔未成而月江圆寂,由其弟子善明继师志续修,历经16年完成。塔之围恒门乃小牌坊,上书“报恩塔”三字,两旁柱刻“因传心法分三教,为建浮屠报四恩”对联,后面额携“佛光普照”四字照。清代文人何彤云写有《游觉林寺》诗云:“一径入苍翠,寻幽来化城。小池鱼可唤,深树鸟无名。孤塔江中影,飞泉石上声。僧闲能导客,筇履尽情行。”
在南岸区龙门浩莲花山山麓,屹立着一座引人瞩目的宝塔,即觉林寺中的“报恩塔”。
塔为寺之主要建筑,巍然七级入云间。清代文人何彤云写有《游觉林寺》诗云:“一径入苍翠,寻幽来化城。小池鱼可唤,深树鸟无名。孤塔江中影,飞泉石上声。僧闲能导客,筇履尽情行。”
这首诗描绘出一百多年前的觉林寺,座落在苍翠的茂林里,殿堂亭阁,抻以鱼池飞泉,花妍鸟鸣;孤塔倒影于水中;岩石飞泉击石发出请越的回响。僧人导引着筇芝履的游客,陶醉于山光水色中,倍增寻幽探胜的情趣。这么一座庄严幽静的古寺,多么令人向往!
南岸境内,历史上佛道寺观共有十余所,自唐、宋、明、清迄今至民国,迭有兴建。据《巴县志》记载:觉林寺创建于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年,距今已800余年。觉林寺明末毁于兵乱,清炒康熙2(1663)年僧雪痕重建。乾隆22(1757)年僧月江增建山门、莲池、亭子、桥梁、石塔等。其石塔系月江和尚为报母恩所建,塔未成而月江圆寂,由其弟子善明继师志续修,历经16年完成。塔之围恒门乃小牌坊,上书“报恩塔”三字,两旁柱刻“因传心法分三教,为建浮屠报四恩”对联,后面额携“佛光普照”四字照。
在清代,觉林寺经两次重修后的建筑轮廓和建塔的历史,在乾隆时,分巡川东兵备道沈青任在其所写《渝州觉林寺碑记》中,曾作了扼要叙述,属于珍贵史料之一。而今碑虽堙殁不见,碑文尚抄留,特录出供研究。
“重庆千古为渝州。汉唐以来,蜀东重镇也。踞涪、忠、夔、巫之上游,面涂山、跨字水。佛图关扼其西,朝天嘴镇其东。鳞比万灶,翅集千帆。环以三江,襟带沪、叙、水陆要冲,胜甲他郡。其幽林邃室,宝梵鳞宫,在城者固多,而在对江者为尤胜。余自乾隆壬寅冬,奉命为川东观察使。巡历所至,展谒真武庙,登涂杀之巅,周览形势。概然溯江流之震撼排荡,山色之葱茏崒嵂,环城气象,万万千千,经极雄观,无与伦比。及寻字水、文峰山、海棠溪、黄葛渡诸迹,又获其奇。而朝烟暮霞,风帆沙鸟,无穷之景,触目纷然来者,更饶余趣也。顾最胜莫过觉林寺。寺在龙门山之麓。自太平门唤渡,越龙门浩,迂回而入,层岩抱回,不见江面。而香林大开,宝塔矗立,历级以上,式换新模。其前为春秋阁,入门为夫子殿,皆以崇关圣也。中为三世佛环堂,为十八应真;西为观音阁;再西为讲堂,为客座,为鱼池,为文石,为佳卉;后为环桥,为塔院;东为僧房,为挂室,为福为厨。其庑为斋。廊外为左右亭,为荷沼。背为阴森竹,为崇冈,为环枝树,为曲流,为松阿。山如环窝,而寺适在其中。空翠朝飞,瑞烟夜集,寂坐禅关,幽禽上下,但觉风生聒耳,草树蒙葺。前人列为八景以歌咏之。盖悠然别有天地也。寺之住持僧为善明,其师为月江。月江者误浙钱塘人,姓王氏。祖德,官永州司马,避乱入蜀,侨于巴。遭祖母丧,殡寺侧。其父仲选迁资州,痛母墓之孤也,乃以月江为觉林寺僧。僧之母刘念子心切,前后付金七百。月江不敢私,誓愿起九层宝塔以大亲恩。即以后筑台,名曰报恩塔。乃事未成,而月江志卒。卒之前夕,进善明,嘱之曰:“能成斯塔,吾徒也。”善明将欲兴作,而基已败,不可植。又卜地迁吉,取土得宋淳佑花银五流,银翘尾而色青,重八两,古所谓一流也,其面铸淳佑年号,故知为宋时物。善明散其四而留其一,常以示人。惜又为偷儿窃去,其说详前学使吴白华诗中。吾闻之始疑,及见白华诗而征信。大众因其有斯异也,群为鸠工庀材。有舍山石而后迟不与者,又荷天之灵以雷斧劈于田中,感而悉舍焉,遂以成斯塔之巨现。始工于乾隆丁丑(1757年)九月十七日,藏事于癸已(1773年)八月十四日。噫异矣哉!夫天,未有不欲成善果者也,况月江以一花银,而天赐雷斧,非其肫诚感动,乌能若是哉!此岂独可以风世,直可以寿世者也,吾添为使者,有善必录,使者之责也。矧觉林寺之幽奇静胜,更是足记者耶?吾前为潼江守,潼有护圣寺。圣寿寺,皆起而新之。吾亦自信为佛门护法也。因果之说不可知,而孝德可以不朽。吾深喜月江之不负其母,善明之不负其师;而大众之能共成斯胜,以增吾渝之美谈也。
赐进士出身,中宪大大,四川分巡川东兵备道,加二级,记录六次,仁和沈青士并撰书。
大清乾隆四十九年岁次甲辰九月谷旦。”
根据碑文所记,可见清代重建以后的觉林寺,居山环水间,是一索清静庄严,建筑完整,适宜于静修的佛教寺院。现笔者据见闻及回忆,结合该寺在解放前后的一些情况,概述全貌如下:
寺址面积原本宽广,周围为大砖砌成的围墙。庙的山呈牌坊形,有各种雕刻图案。进门约四公尺,建有厢房,旁站立哼哈二将,房内塑有关帝金刚神等护法菩萨(即原夫子殿)。厢房后不远有荷花池,池内荷花盛开,时有鱼儿翔,即何彤云诗中所谓“唤鱼池”。池水由清水溪沿沟道流来。荷池左边有六角亭,亭盖四角翘立,栏杆雕刻花纹甚精巧。亭右后面是观音殿,供奉观世音菩萨。左右侍立善财童和龙女。殿后上五级石梯即为大雄殿,供奉三世佛,两壁十八罗汉塑像,顶上有二十四位护法诸天神像。此殿极雄壮严翘角悬铃,游龙走脊,屋脊正中呈宝壶形,上小下大,旁插宝剑,剑锋向上,颇为壮观。殿后植有黄桷树,枝繁叶茂。大殿的西面是客堂、僧寮。僧寮后有河沟,沟上小桥一座通向塔院,其内矗立着报恩塔。东西是厨房、斋堂以及游方僧挂单的云水堂等。垣墙内茂林修竹,古柏参天,清流激荡,花草怡人,与墙外的山田、樵径、松林相映成趣,为游人和十方信士等欣赏玩乐之极爱之地。
报恩塔系僧人月江报其母恩所建,由其徒善明完成。建塔破土时,掘得宋淳佑年间花银五锭,又遇雷劈大石于田中,以成助其建塔使用的材料,似此孝德感动天地之心,早是我国传统道德中的优美传说。但民间对此塔尚有另一传说:说塔下原有水井,井里潜藏有龙,怕龙兴风作浪,故建此七级浮屠于其上,以之镇摄。
塔的面积约一百多平方米,高四十米,共九层,呈八方形。设计精巧,造型优美,结构坚固,雄伟壮观。由底层可直登塔顶,下六层每层正面有一门,上三层则是四面有门,每层均有石廊翘檐环卫。其尖端是金属铸成的葫芦宝顶,登塔眺望,可极目渝州层楼鳞次栉比。入塔门处额镌“人天进步”四字。两旁有李星曜石刻题联联:“才立脚跟地步,已参顶上工夫。”每层塔门门额,分别镌有“扶摇霄汉”、“轮相悬华”、“涂林崇胜”、“飘朔尚在”等碑碣,皆乾隆至光绪年间的文物。在过去,每层均供有佛像,燃着佛灯,供信徒朝拜、绕塔。
二、近代的变化
觉林寺乃十方丛林,一直香火旺盛,每逢农历时刻的初一、十五,特别是正月的前半月,善男信女进香朝拜者络绎不绝。鼎盛时期,住有僧徒数十人,晨钟暮鼓之声,响彻山谷。
光绪末,该住持为贺和尚(俗名贺长发,法号不详),其人在当时巴县佛教会任有职务,又是川东道僧官,袍哥舵把子,门下徒弟数十人,颇有声势,但因德行不正,破坏教规,被巴县知县耿保奎逮捕法办,逐出庙门。之后该寺改为重庆幼稚工厂,收容无依无靠的故而,既作工,又读书,随即把设在城内南纪门的保赤所迁并于此,实际成为孤儿收容所,由重庆商会主办,先后负责幼稚工厂的有王菊楫、李奎安、石荣延等人(这些都是当时商界有名望之人)。生产有木器、篾器、皮革等产品,除当时在厂里设产品展销处外,还在市中区方家什字(现重庆宾馆一带)设门市经销。后来幼稚厂停办。约在三、四十年代此寺已无僧,相继有宏章币厂、××掐纸厂、福农猪鬃厂、川渝猪鬃漂制厂、新华牙刷厂等先后开办于此。解放前,还作过重庆市十一区区公所驻地。
新中国成立后,此处先后兴办了新华皮鞋厂,新民塑料厂,合成纤维厂。为改建和扩大厂址,陆续毁了佛菩萨塑像,所有殿堂亭阁,都变得面貌全非,只剩下“巍然七级入云间”的报恩塔一座,算是当年的旧迹。十年动乱中,原寺址已全部改成厂房、职工宿舍和居民住宅,塔也遭到破坏。
1984年,市文化局为了保护文物古迹报恩塔,曾拨款修缮塔身、塔边及围墙;在塔侧还新建了一楼一底的四间古式房屋,为区文管所办公用房。塔的周围,新添花草树木,砌成假山,培修面积约五百平方米,现被列为重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原载《重庆南岸文史资料》第三辑,1987年11月;原文第三部分“有关觉林寺的诗人题咏”这里作了删除,可参阅第六编。)
因为觉林寺大门紧闭,不得入内,只好在门外怅然仰望。这座建于清乾隆二十二年的宝塔,为八方楼阁式九级空心砖塔,通高45米。每层都有石廊翘檐,雕刻精美,檐上施石栏杆,可环绕行走。虽无法窥其内观,但据记载:“塔内构筑盘旋而上的石阶,可达塔顶,每层镌刻佛像,洞开小窗,可以纵目远眺,山川秀色,鳞次屋宇,尽收眼底。”
据传报恩塔为清代月江和尚所建。月江和尚是浙江钱塘人,其父调任四川资州,举家迁居四川。路过重庆时,一家人寄居在觉林寺。祖母病故,葬于寺侧,父亲让他在寺中出家,为祖母守墓。为表对祖母的孝心,月江和尚决定用母亲留给他的七百两银子,修建一座报恩塔。相传奠基时为巨石所阻,忽天降暴雨,一声霹雳将巨石击碎,碎石变成了白花花的银子。一时“地献花银,天降雷斧”之说四处传诵,人们为月江报亲恩的行为感动,纷纷出力相助,终于建成了报恩塔。
除了彰显孝心,报恩塔据传还是重庆的守护神。这要从“三塔不见面”的奇谈说起。很久以前,重庆年年发大水,民不聊生。后来一位得道高人拿住了造成水患的水龙,将它斩成3段,将龙头、龙身、龙尾分别压在三座塔下,并告诉后人,三塔不能见面,否则巨龙又会出来祸害苍生。故事中镇住龙首尾的分别是南山和江北的两座文峰塔,镇龙身的则是南岸下浩觉林寺中的报恩塔。
这个故事令人感慨。知恩则报,只因有一颗感恩的心。一个人从生到死,所受恩惠实在太多:父母的养育之恩,老师的教诲之恩,亲朋的帮助之恩,社会的关爱之恩……唯有常存感恩报恩之心,在施予的同时也分享生命的阳光和感动,被净化的心灵才会感受到世界的美丽,我们的社会才会走向善性循环的和谐之路。
围墙上紫色的三角梅和白色的牵牛花开得正灿,古老的塔脚下浮动着暗香。阳光暖暖地照下,墙外几幢老屋的顶上,成群的鸽子和麻雀欢快地鸣叫着……
一切都那么美好,如同那些品味不尽的传说。站在报恩塔下,收获的是心灵的顿悟和情感的沉淀。有形的古塔,终将在岁月的侵蚀下老去;无形的传统文化,却永远流传,永不衰亡。
因传说而美丽,报恩塔!


本文作者 :重庆福院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