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特姆

戈登海沃德:等的滋味,最是一言难尽

作者:波士顿凯尔特人 / 关注公众号:Boston_Celtics_18  发布:2019-03-09

当戈登-海沃德第一次坐进扶手椅观看自己2018-2019赛季初的比赛时,他大吃一惊:“场上那个仿佛双腿灌铅深陷泥潭的人是谁?”
“我在想,‘哇我真的当时跑得这么慢吗?’”海沃德事后回忆道,“我觉得一般观看自己的比赛录像都很难受,但很明显这次让我更难受了。”
凯尔特人的助理教练斯科特-莫里森在海沃德2017年和球队签下4年1.28亿美元的合同后曾负责和他一对一训练。直到今年一月初,他给了海沃德一份有关接下来提高方向的计划书。
●坚持攻筐(多突破)
●做好属于你的工作(尝试更多的自主进攻,如抛投)
●用上双肘(打得更有侵略性)
莫里森发现这些内容都是海沃德在犹他爵士效力时的特长,于是要想办法把这些特长重新加在如今这个身穿凯尔特人球服,打球犹犹豫豫的海沃德身上。
“我不太清楚他会怎样打球。”莫里森说道,“海沃德是个思考者。他总是在看那些自己的比赛录像,好的也看不好的也看,主要还是在集中看那些发挥不好的。”
如果海沃德不是一名引人注目的顶薪球员,不是在NBA历史中荣誉最多的球队里效力的话,他可能会更轻松一些。而凯尔特人本赛季困难重重,表现时好时坏,步履蹒跚跌跌撞撞,人们对他的关注从而显得更加严苛。
甚至海沃德成为了凯尔特人今年困难的象征人物。
他尝试这把自己全新的篮球生活完全曝光于公众眼下。上赛季他遭受了严重伤病,左脚的扭曲可怕得让队友都侧身掩面。即便海沃德已经伤愈,开始了勤奋的恢复训练,这次重伤仍然在肉体和精神上折磨着他。
“很艰难。”海沃德说道,“很让我尴尬。我想成为那种可以说出‘我很强,不需要任何帮助’的人。”
海沃德在最沮丧的那些日子里回想起乔治曾向自己坦露心声:他在2014年那次惨重的胫骨开放性骨折之后,要等整整两年过后才能彻底自由地打球。
“一定要耐心。”这是乔治给海沃德的忠告,“专注于你目前的状况,不要去想自己以前是什么样。”
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海沃德每每在打出能够鼓舞自己的表现之后又状态全无。比如在1月2日对阵明尼苏达森林狼的比赛中他18投14中砍下35分,十二天后面对布鲁克林篮网仅仅得到3分1助攻。全明星周末前的三场恶战中海沃德发挥出色,但他随即在训练中扭伤了脚踝,以至于最近五场球又发挥糟糕。
在周五凯尔特人战胜华盛顿奇才的比赛中海沃德全场仅仅出手两次,皆未命中。一名球迷在TD花园球馆跺着脚高唱:“交易海沃德吧,换一袋球回来也好!”
失去耐心的球迷们的强烈反应也在海沃德的心理健康课程中出现了。“课程中帮助我恢复的人们都意识到外界的噪声。”他说道。
海沃德已经变得更冷静了。他的心理健康顾问建议他远离诸如Twitter、instagram等社交平台。
波士顿凯尔特人在东部排名第五,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令人失望。球队指望着凯里-欧文和海沃德的回归能够帮助凯尔特人鱼跃龙门。然而球队的表现却是不稳定地令人发指。
当被问及在这个坎坷的赛季中最让自己心烦的事是什么,海沃德回答道:“最令我沮丧的就是我会时常被问及‘你是否能回归’。”
“回归成什么呀?现在的局面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比起两年前在犹他爵士效力的那个全明星赛季,海沃德现在的场均得分锐减了一半(从21.4分到10.7分)
在2016-17赛季,海沃德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全明星赛季中,他为爵士队效力场均能得到21.9分,5.4个篮板和3.5次助攻。海沃德是爵士的明星球员,场均几乎有16次出手机会,始终带着超强的自信带球冲击篮下,三分线外有着40%的命中率,每场比赛能有将近6次罚球。
这赛季他场均只有2.4次站上罚球线的机会,这是他不够相信自己身体情况的副作用。他的助攻数字也降了下来,然而波士顿的分析团队很快就指出海沃德的“间接助攻”非常丰富。所谓“间接助攻”,指的是在赛后统计中记录不到的转移球数据。
“即便在我完全健康的时候,从结果上来说也会有数据很惨淡的比赛夜。”海沃德说道,“球队中有其他球员手感滚烫,或者我投篮手感不理想的时候,我们就会采取其他对策。本来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但是像今年这般困境我没有遇到过。”
“当我发挥糟糕的时候大家会觉得,‘啊,他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呢’;但我自己会想‘不不,我好着呢。机会不在我这儿’。”
当然,海沃德他是对的。
波士顿凯尔特人有着欧文、杰森-塔特姆、艾尔-霍弗德、马库斯-莫里斯和杰伦-布朗瓜分出手机会。预想中他们其他人是以分享球展开进攻,唯有欧文被认为是指定的头号单打人选。
并且,凯尔特人方面视海沃德为夺冠蓝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球队认为让海沃德恢复的最好方法就是让他亲自去处理球场上的那些难题。然而这条策略最终可悲地事与愿违了。当海沃德赛季初在场上步履蹒跚的时候,他打球特别僵硬、犹豫。他的队友们发现了这一点,一些替补球员就开始表达对自己缺少机会的不满。
“我从未觉得大家已经对我失望了。”海沃德说道,“但可以感觉到队友们对于自身处境的失望。每位NBA球员都渴望成为更重要的球员。因此对每个人来说工作都很艰巨。我们想要赢下比赛,但同时我试着做回以前的自己,这里面就涉及到名气的大小了。”
海沃德的难题还包括背痛,他的肌肉已经将近一年没锻炼,开始萎缩。他接受了药物注射来缓解疼痛,但这会影响到他的机动性,甚至拖延他的恢复进展。
“我们从没觉得‘他没有用,赶他走吧’。”队友斯马特解释道,“更多的是想着‘我们要鞭策他’。每个人都想着迫使海沃德靠自己打球,但限于身体条件他还做不到我们对他的要求。”
斯马特表示,球员们都明白当下的窘境:凯尔特人需要健康、自信的海沃德来帮助球队从东部脱颖而出,但是强制给他大量的出场时间又会妨碍球队日常的胜利。
“情况很复杂。”斯马特承认道,“我们离不开他,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想让发挥出色的球员失去上场机会。球员们都得争取自己的上场时间。”
“海沃德明白这一点。我们希望他能成为真正的自己。我们需要自信的戈登-海沃德。”
凯尔特人的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说自己错误地安排了海沃德的恢复计划,有些操之过急,揠苗助长了。于是在11月19日凯尔特人收获了9胜7负的惨淡开局后,史蒂文斯将他最重要的大学弟子降为替补。
“这一年来我们唯独没有讨论过海沃德不能做哪些事。”史蒂文斯说道,“我们想的都是他哪些方面做得好,尽力要把他放到最好的位置去完成这些事。”
“一开始我们的回归计划做得并不好。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如何能最大地发挥他的作用。当他有球在手的时候,总是能一次又一次地完成合适的进攻。”
在赛季初期的一次飞机航程上,一些球员想要玩掷骰子。海沃德对此不感兴趣,就和其他球员换了座位。他最终坐在了塔特姆的身边。塔特姆年仅21岁,这个温润如玉的小伙子眼看着就是下一个伟大的球员。他们俩开始聊天,聊的不是篮球,而是有关身为人父的话题,以及食物、音乐等。海沃德和塔特姆开玩笑,说他本人还是个娃娃,于是开始称他为小老弟。海沃德表示,这样不断发展的友谊对他们的场上关系起到了帮助。
“我以为海沃德会是球队中比较难和我为伍的人之一。”塔特姆承认道,“但我和他的友谊确确实实就这样产生了。那次航程中我们无所不聊。”
海沃德对于自己的伤势如何影响了他和队友的相处时间作出了解释。
“独自一人克服伤病是去年最困难的事情之一。”海沃德说道,“伤病实际上不是任何人的错。我刚刚来到一支新球队,准备和队友们发展关系。然后我受伤了,远离球队了,根本没有和队友建立关系的机会。”
球队的老将,大个子阿隆-贝恩斯是第一个来拜访海沃德的,他带来了海沃德最爱的糖壳甜甜圈。久而久之,贝恩斯、霍弗德、泰斯这几位奶爸成为了海沃德家中的常客,给海沃德带来了欢迎、关爱和友情。海沃德有三个女儿——三岁半的伯妮、两岁半的夏洛特(海沃德家人们管她叫夏莉)和刚出生不久的诺拉。她们都是海沃德在工作压力之下喘息片刻的欢乐之源。
“女儿们不会在意我得了40分还是4分。”海沃德说道,“她们只知道我和朋友们一起打篮球。她们甚至不知道凯尔特人,对她们来说就是绿队。”
凯尔特人本赛季的失常是明摆着的,而明显的公开证据就是那一次欧文斥责海沃德。1月12日凯尔特人负于奥兰多魔术,最后关头海沃德选择传球给处于底角空位的塔特姆,而没有等霍弗德给欧文作完掩护传给欧文空位球。
然后塔特姆投丢了。
“欧文想要球执行最后一攻,而我觉得打这个战术时间可能不够。”海沃德说道,“史蒂文斯教练当时在说,‘看着塔特姆,看着塔特姆’。我觉得到了塔特姆的职业生涯末他肯定已经投进过无数个这样的球了。”
“我没有真的为此困扰。欧文当晚在晚些时候给我打了电话道了歉。我知道当时只是形势所然。”
海沃德发现了自己的位置正好能够填补欧文的不足,这对于球队近几周的发挥影响颇大。
他明白,焦虑的球迷们正掐着手指算季后赛还有多久开始,正为海沃德在季后赛中会展现出哪种姿态而疑惑。他说,自己不能再考虑这些了。
“我不会担心数据。”海沃德说道,“我得专注于赢下比赛。”
对于那些希望看到爵士时期海沃德重现的球迷们,莫里森警告他们可能会失望了。
“从才华、技术层面而言,他可以比以前做得更好,我也希望如此。”莫里森说道,“但是和之前相比,看起来会不一样了。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把他今年、明年的数据拿来和爵士时期的数据做对比。相反,多看看球,看看他是如何影响比赛的吧。”
海沃德称自己在带球前往防守深处的时候感觉更舒服了,腿上的爆发力也在逐渐恢复。他已经可以再次挑战大个子们,承受身体对抗了。他的脚踝尚未完全摆脱疼痛,但是借由冰敷和布洛芬,酸痛已是可预见可治疗。
“我很好。”海沃德说道。


本文作者 :波士顿凯尔特人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