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膑书院

五莲九仙山游记

作者:青岛故事 / 关注公众号:ad19952  发布:2019-11-02


我对去日照市五连县游玩并不看好,可儿子的盛情,我们也不好拨他的面子不是, 我和老伴商量,咱去看看吧,老伴欣然同意。
五一节下午,儿子来车拉我们老俩口,加之儿媳妇等人就出发了。晚上下榻在九仙山靴石宾馆。晚上山里特冷,我衣服单薄不敢出门,就坐在大厅里与服务员聊天。“姑娘,通常一般叫八仙,为什么这里叫九仙山?”“因为八仙过海路过这里,山神接待过八仙,所以就叫九仙山。”“为什么你们的宾馆叫靴石宾馆?”“因为山上有一块巨石像靴子。”
姑娘打量我一眼说,“据说铁拐李脱下一只靴子到崂山盛来净水,遍撒群山,所以山上多泉水和水潭。八仙走后,铁拐李丢下的这只靴子,由于年代久远幻化而成靴石,宾馆由此得名。”姑娘的回答让我很钦佩。我问她山上有什么好玩的,她说,北边孙膑书院,南边牡丹园。
我对孙膑书院情有独钟。第二天吃了早饭,司机亮亮把我们拉到停车场。我进了门,门边“九仙山”三个红色大字隽刻在巨石上,绿色爬山虎像披在巨石的蓑衣,红绿相映格外醒目。近看,右侧有一条小河,正是干枯季节,水不多,断断续续有些水潭,树叶堆积,乱世突兀,有一种苍凉之感。远看,河边就是高山绿树,绿中带红,层层叠叠的山坡上像挂上盏盏大红灯笼,整个植被像披在山上的斗篷,红的是杜鹃,也叫映山红,色彩搭配巧妙,犹似一幅油画,彰显的却是天然之美。不知谁唱起“夜半三更吆,盼天明,......岭上开遍吆,映山红!”歌子,悠扬动听,歌声划破蓝天白云,为寂静的大山陡然增添了无限音乐美。
约走一里许,迎面叉道树立一牌:孙膑书院向左,杜鹃园向右。我按箭头指向左转,走上一条石板路,这条路上值得欣赏的是山脚下一个个水潭,仔细打量,这水潭呈阶梯状,自然是人工修的堤坝拦水,梯次以降,就有一波三折之感。多数水潭呈方形,周边石砌的坝,潭水波平如镜,淡黄绿色。我想起“潭深云天远,山幽草木青”的诗句,用在此处颇为恰当。孙膑书院前是一个长方形的湖,中间修了九曲木桥,曲折蜿蜒,有点像上海豫园的九曲桥,不过没有豫园的古朴典雅,因这里是新修的,所以红色鲜艳。桥的尽头是红色凉亭,凉亭内美人靠坐满了游人。回头看水,仍然是淡绿色,可能是山的绿色植被倒影在水里的结果吧。再前走就是一片平地,一座石头牌坊矗立面前,横梁隽刻:孙膑书院。
孙膑书院坐落在九仙山苍傲峰西麓抱犊峰下,相传是战国时齐国军事家孙膑聚徒讲学之处。时建无考,清代已荒废,仅留遗迹,1996年8月修复。看了介绍,知道是新建的,我向来喜欢原汁原味的,但既来之,则看之。要看孙膑书院,须登陡直的55级台阶(至少有80度),仰望台阶心里打怵,我在六角亭子前纠结。伟人说:“无限风光在险峰”,这句诗不啻给我打了强心针,决定横下一条心上去。
我右手扯着铁索链子,左手摁着台阶几乎是爬上去的。再上五六级台阶就是石砌的三间平顶房子,坐北朝南,进门正面是孙膑雕像,上写“兵圣孙膑”,周边是清代人写的诗。其实,我一直怀疑,孙膑书院是不是编造的神话,一个削去膝盖骨的人,能爬如此高山和悬崖?
似乎很难让人相信,但你又不得不相信,因为清代诗人有诗为证:“孙子读书处,青牛久化龙。依岩开石壁,伏火隐高松。五遁能消劫,三花可秘宗。草堂仙梦足,雷雨护前锋。”(清代.丁耀亢);“孙子何年去,空余此讲堂。云深丹灶冷,竹覆石坛荒。抱峡山峰直,通林一水香。夜来笙鹤近,仙露入微茫。”(清代,李澄中)还有徐田的诗等。既然不是一个人的诗,就不是空穴来凤,说明清代之前是有书院的。据说孙膑在马陵道大败魏军之后,辞职归隐于九仙山,著书立说,聚徒讲学,才有《孙膑兵法》传世。
其实神话、故事、传说,以及名人诗文是支撑一座山或一座建筑物的文化底蕴。山水美固然重要,没有文化支撑是浅薄的。所以,我对孙膑书院及其孙膑留下的故事,宁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游九仙山才有滋有味,此山值得一游!
(作者:侯修圃系青岛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名誉会长)


本文作者 :青岛故事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