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岳

《苦难辉煌》摘述(9)八大金刚之陈诚

作者:许之以诚 / 关注公众号:OW82908C  发布:2018-11-09

在蒋介石由黄埔党军集团组成的八大金刚中,就资历而论,陈诚排倒数第二。但蒋介石八大金刚的核心,是何应钦和陈诚。在大陆,称蒋何,到了台湾,便称蒋陈。
1936年7月,周恩来在陕北白家坪对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说,国民党将领中,陈诚算得上是个“比较高明的战术家”,“最有才干的指挥官之一”。这是对中央苏区的“围剿”作战中,给红军造成最大伤害的对手。
陈诚从来对蒋介石忠心不二。与他关系再深的人,只要与蒋不睦,他必弃之从蒋。
其一是邓演达。邓演达与陈诚关系极深。1922年,邓演达奉孙中山之命,到上海物色军事人才。选中的人当中,便有陈诚。此后陈诚长期追随邓演南征北战。陈诚一生中两次关键转折,引路的皆是邓演达。
其二是严重。严重对陈诚的人格影响极大。从粤军、黄埔军校、到党军,严重一直是陈诚的直接上级,两人相交很深。
邓演达、严重二人一旦反蒋,陈诚便与他们分道扬镳。“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前,蒋召见陈诚。陈诚只一句话:绝对服从蒋总司令。就这一句话,陈诚在事变前一天之4月11日,被蒋任命为二十一师师长。

陈诚与蒋介石如何相识的,也说法不同。一说某日陈诚到广州市区玩耍,第二天清早就乘头班轮船回黄埔军校,到操场上翻单杠。恰巧这天蒋介石很早到校巡视,走到单杠旁见地上放有一本《三民主义》,拿起翻阅,书上圈圈点点写满小字,连夸阅读认真,留下深刻印象。
陈诚自身也是一个矛盾体。政治上忠蒋不二,感情上又与邓、严藕断丝连。蒋介石通缉邓演达,陈诚明知邓隐居上海租界也不报告,还悄悄给邓送消息。后来邓演达被蒋介石抓住枪毙,陈诚着实难受了好几天。严重辞职后隐居庐山犁头尖,生活拮据,陈诚便暗中接济。一遇机会就在蒋面前保举严重。“九·一八”事变后,天津《大公报》发表严重隐居庐山的专题报道,指蒋介石国难当头,弃北伐名将不用。陈诚立刻抓住机会与陈布雷一起向蒋进言,起用严重,他本人还急匆匆上庐山想拉严重下山。与忠蒋和反蒋的人都还关系不错,是陈诚独立摸索出来的一套政治模式。
陈诚的军事素养大部分来自后来的战争实践。陈诚与蒋介石、何应钦不同的是,蒋、何皆以优异成绩考取军校和从军校毕业,陈诚却不然。当年若无杜志远连连保荐,他也只能返回家乡做一名体育教师。
陈诚带兵,凡事以身作则。说禁止赌博、吸烟,自己先做到。要求服装整齐,即使在酷暑盛夏,起床后他即打好绑腿,直到晚上就寝才解脱,从团长当到总指挥都是如此。夏日行军他顶着烈日不戴斗笠。在江西苏区的第五次“围剿”作战中,山地行军也从不骑马,和士兵们一样,穿草鞋步行。他指挥的部队机动性高,一天能行军百里,是蒋军中少数能与飘忽不定的红军作急行军追逐的部队。
1929年12月,陈诚率十一师,在河南确山东南与唐生智部的刘兴第八军激战,雪深及膝,战斗持续三昼夜,陈诚亲在第一线督战,终将第八军压垮。全部缴械前,胜利者陈诚却派其军需科长携亲笔信和现款5000元给刘兴,说:自相残杀,实为痛心,请速逃走,来日国家当有用你之处。陈诚颇具几分政治家的清醒。

对蒋来说,陈诚在第五次“围剿”中可谓首功。陈诚却向蒋推荐薛岳。其实薛、陈之间,并无多少交往。但薛岳资格老,与陈诚的恩师严重同辈。
薛岳绰号“老虎仔”,厂一东乐昌人,作战欲望强烈,战斗作风也颇为顽强。但薛岳素与蒋介石不睦。1927 年北伐军进入上海时,蒋介石亲自撤销了薛岳第一军第一师师长的职务。蒋介石对待与其不睦者,一用金钱,一用大棒。陈诚则不同。1929 年12 月,在河南确山前线放走被打败的唐生智第八军军长刘兴就是一例。作为胜利者的陈诚,似乎对生擒敌方主官,以获更大声名兴趣不大。结果他反而获得了更大的声名。蒋介石从来不乏打手,却缺乏陈诚这样尽心竭力笼络对手,为蒋拉拢反对派不遗余力的人。几番思虑,蒋介石同意了陈诚的推荐:以薛岳率领中央军九个师负责追剿。对陈诚的一再保举,薛岳自然分外感激,在作战中便特别卖力。
但陈诚与何应钦矛盾之深,在国民党内也是出了名的。1927 年8 月龙潭战役,陈诚坐轿指挥作战。何应钦知晓后,立即撤其师长职务。当时陈诚胃病严重,在盛夏中几次几乎晕倒,何应钦未察,从此两人结怨。后来的历次作战中,陈诚遇事便越级直接请示蒋,根本不把顶头上司何应钦放在眼里。蒋也乐意利用手下这些金刚之间的矛盾,完成控制与平衡,同时抑制一下权力过大的何应钦。但何应钦绝不干瞪眼,有机会就要搞一下。1933 年2 月至3 月第四次“围剿”中,陈诚的三个师几乎被红军歼灭殆尽。当时指责陈诚最猛的,一个是熊式辉,一个便是何应钦。

内战后的陈诚,到台湾后大搞起土地改革。之所以如此,他认定抓住了国民党兵败大陆的主因。陈诚的土改使台湾政局基本稳定下来,大大稳固了国民党的统治。
陈诚于1965 年3 月5 日去世。蒋介石为他举行隆重的葬礼,并亲自到灵前献花圈,并指令何应钦等元老和“五大院院长”诸位大员组成治丧委员会,按国民党最高级的级别发丧。按他生前的意愿,以家乡传统的仪式,安葬在台北县泰山乡同荣村。


本文作者 :许之以诚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