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香花

《花月令》、《瓶史月表》注评

作者:中华花艺 / 关注公众号:ZhongHuaHuaYiJia  发布:2018-11-09

俗话说:“花木管时令,鸟鸣报农时”。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历来对农时十分重视,很早就知道季节变化与花木、昆虫、鸟类的生命活动息息相关。《诗经》记载的“四月秀罗、五月鸣蜩(tiao指一种蝉)、七月流火、八月剥枣”,就是古人对一些农事物候的生动描述,这样的经验总结还有很多,如《夏小正》、《四民月令》等。
古人把花草树木的物候称为时令,它是有规律可循的。但在古代中国,专门描述这种关系的经验总结却并不多见。
在明代,有两份描述花木时令的著作,那就是《花月令》和《瓶史月表》。
《花月令》由晚明文人程羽文撰写,《瓶史月表》由明末官员屠本畯撰写,两者问世时间相距不远。前者多文人气息,文字优美也较简练,但所列植物种类太少。后者多民间特色,所列植物种类较多,还能分出“盟主”、“客卿”、“使令”三个档次,但常有互相矛盾之处。总之,两者互有长短,可结合起来应用。
这里引录的是《广群芳谱》所载原文,与网上流传的文字有一定出入。
还需说明的是,这里的月份全部为农历,不能以公历对照。

一月(孟春)
花月令:迎春生,樱桃胎,望春盈眸,兰蕙芳,李能白,杏花饰其靥。
注评:迎春的花本月由盛转衰,“生”指其叶芽萌动。樱桃古时通樱花,“胎”指其花芽饱满。“望春”即白玉兰,本月始花。“兰蕙”即蕙兰,正当花期。“李能白”来自北宋唐庚诗句“桃花能红李能白”,李也正当花期。“杏花饰其靥”是说杏花已露色,含苞待放。此数种的物候描绘均甚确切。
杜甫说:“梅蕊腊前破,梅花年后多。”本月令可惜少了主角梅花及重要配角山茶,属一憾事。
瓶史月表:花盟主:梅花、宝珠茶。花客卿:山茶、铁干海棠。花使令:瑞香、报春、木瓜。
注评:“宝珠茶”是山茶花的一个古老品种,花属于托桂型而得名,这里把它与山茶分开成不同档次,不妥。“铁干海棠”即贴梗海棠,花期未到;“木瓜”的花期同样未到;这一客卿、一使令均有误。但本月表却明确了梅花为盟主、山茶为客卿,这一点比花月令高明了。
二月(仲春)
花月令:桃夭,棣棠奋,蔷薇登架,海棠娇,梨花溶,木兰竞秀。
注评:“桃夭”过早,应是“始开”。棣棠的“奋”与蔷薇的“登架”意义相近,表示其新梢生长,不是开花。“木兰”是紫玉兰的别名,此时盛花期,与海棠、梨花一样正确。但此时杏花、白玉兰均属盛花期,可惜都遗漏了。
瓶史月表:花盟主:西府海棠、玉兰、绯桃。花客卿:绣球、杏花。花使令:宝相花、种田红、木桃、李花、月季花、剪春萝。
注评:“玉兰”指白玉兰,甚当。“绯桃”是桃花的一个著名品种,又名苏州桃花,花期比一般桃花还迟,故不宜列入本月盟主。“绣球”应该是指斗球一类的荚蒾属花木,正值花期。“宝相花”是蔷薇的一种,并非指佛家之花——《群芳谱·蔷薇》在介绍蔷薇的栽培后说:“他如宝相、金钵盂、佛见笑、七姊妹、十姊妹体态相类,种法亦同。”“种田红”是覆盆子的俗名,也是蔷薇属植物,其果可食,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一文有记载。此两种蔷薇类确已始花。“木桃”即木瓜海棠,其果似桃而硬,故有此名,与西府海棠一样正值始花期。“剪春萝”是一种石竹科草本植物,也属花期。本月表整体上尚正确,但排列有些乱,主次也不对,如杏花毫无疑问应是本月盟主,却放在第二档了。
三月(季春)
花月令:白桐荣,荼蘼条达,牡丹始繁,麦吐华,楝花应候,杨入大水为萍。
注评:“白桐”不是梧桐,古人把梧桐称为青桐。真正的白桐产于华南,并不普遍,故这里的“白桐”是油桐——油桐的花白色,花期也对,又是中国传统经济树种。“荼蘼”tumi是古名(又书酴醾),即蔷薇属的悬钩子,“条达”是生长、开花均盛的意思。牡丹是本月主要花卉,盛花期应在后半个月,故“始繁”十分确当。麦子虽然不是观赏植物,但开花也正在此时。“楝花应候”是将开未开的时候,也贴切。此时杨花飞散,“杨入大水为萍”是古人一个误会,但富有诗意。本月令由于把桃花、海棠放在上月,导致本月这两位主角缺失。
瓶史月表:花盟主:牡丹、滇茶、兰花、碧桃。花客卿:川鹃、梨花、木香、紫荆。花使令:木笔、蔷薇、谢豹、丁香、七姊妹、郁李、长春。
注评:牡丹、碧桃列为盟主,胜似花月令。“滇茶”即云南山茶;“木笔”也是紫玉兰的别名;两者都确切。“川鹃”即产自四川的杜鹃,古代的四川、云南是杜鹃花的分布中心,这里又把它与杜鹃分开了,且分成两个档次;“谢豹”即是作者心目中的杜鹃,古代常用这个别称。“长春”不是草花雁来红,而是指月季花——《群芳谱·月季花》载:“月季花一名长春花,一名月月红。”月月红一类确实开始开花了。
四月(孟夏)
花月令:杜鹃翔,木香升,新篁敷粉,罂粟满,芍药相,木笔书空。
注评:杜鹃既是花名、又是鸟名,所以用了“翔”字。木香花有香味,所以用了“升”字。“新篁”指新生的竹子,《说文》:“篁,竹田也”;“敷粉”是指新竹长成后表皮有一层白霜——王维诗句“绿竹含新粉”之意。“罂粟满”是指罂粟花盛开。“芍药相”用了民间“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的说法,此时正是芍药盛花期。“木笔书空”指紫玉兰花期已经过了。以上数种都很正确。
瓶史月表:花盟主:芍药、詹葡、夜合。花客卿:石岩、罂粟、玫瑰。花使令:刺牡丹、粉团龙爪、垂丝海棠、虞美人、楝花。
注评:“詹葡”是栀子花的古名,但本月列入花盟主为时过早。“夜合”应指合欢,夜合花是其别名,且此时正当花期。“石岩”本是近代杜鹃的杂交种,但古人称为石岩的却是野生的满山红,正在盛花期。“刺牡丹”本是仙人掌科植物,又名绯牡丹,但估计明清时尚无广泛栽培,且花期也过早;若说是虎刺、刺海棠也不像;只得存疑。“粉团龙爪”疑是粉团蔷薇,但“龙爪”两字又令人无法确定。“垂丝海棠”的花期应在上月甚至更早。实际上,本月盟主应该是芍药、杜鹃、月季。
五月(仲夏)
花月令:葵赤,紫薇葩,詹葡始馨,夜合交,榴花照眼,紫椹降于桑。
注评:“葵赤”指蜀葵开花,蜀葵常名一丈红,以红花为主。“紫薇葩”有疑,“葩”即花,为时过早。“詹葡”是栀子花古名,“始馨”非常确当,本月正是栀子的花期。“夜合”即合欢,“交”字可能是指其叶片晚间会闭合而言,但比瓶史月表晚了一月,由此想到是否指南方的夜香木兰?它也有夜合的别名,因其花在夜间发出浓香,故也适宜“交”字。存疑。“榴花照眼”来自韩愈诗句“五月榴花照眼明”,石榴花是本月盛花的最大亮点。“紫椹降于桑”来自司马光的诗句“桑荫青青紫葚垂”,此时正是桑椹成熟期。
瓶史月表:花盟主:石榴、番萱、夹竹桃。花客卿:蜀葵、洛阳花、午时红。花使令:川荔枝、栀子花、火石榴、孩儿菊、一丈红、石竹花。
注评:“番萱”即萱草,别名金针菜、黄花菜等,确在花期。“午时红”是指夜落金钱还是半枝莲难以确定,两者都叫午时花,都以红花为主,花期也相近。“川荔枝”是原产四川的荔枝,古时认为四川是中国主要的荔枝产地。“火石榴”是石榴的一种,植株较矮,花色火红,这里把它与石榴分开了,石榴作为本月盟主应该无可置疑。“孩儿菊”可能指早菊中的紫菊或草药中的泽兰,但按本月花期看应该是前者。
六月(季夏)
花月令:萱宜男,凤仙来仪,菡萏百子,凌霄登,茉莉来宾,玉簪搔头。
注评:“萱宜男”也指萱草,萱草的别名很多,其中一个叫“宜男草”,但其花期应以上月的瓶史月表为准。“凤仙来仪”指凤仙花,出自《尚书》“凤凰来仪”典故。“菡萏”handan,是荷花的古名,本月盛花的最大亮点应该就是它,而“百子”可能是指莲蓬,此时尚早,有些不妥。凌霄的“登”即登场,与茉莉的“来宾”同是盛花的意思,都无误。“玉簪搔头”典出唐刘禹锡诗句“蜻蜓飞上玉搔头”,此时正当玉簪花的盛期。
瓶史月表:花盟主:莲花、玉簪、茉莉。花客卿:百合、山丹、山礬、水木樨。花使令:锦葵、锦灯笼、长鸡冠、仙人掌、赬桐、凤仙花。
注评:“莲花”即荷花,本月任盟主名至实归。此段列了一串不常见的植物,疑问也颇多:“山丹”应该就是山丹百合,但《群芳谱》说它与百合“迥别”,这里也与百合分开了,而花期却迟了近两个月,这就难以确定了。“山礬”同山矾,古时记载很多,文人吟咏也很多,但真正的山矾是一种并不起眼的山矾科灌木,所以古人眼中的山矾可能是另外一种观赏植物;《学圃余疏》说“山矾一名海桐树”,似也可疑。“水木樨”不知何物,《花镜》载豆科植物“黄香草木樨”别名水木樨,是一种草药,但也无法确定。此外,“锦葵”是一种锦葵科宿根草本植物;“锦灯笼”是一种茄科草本植物;前者观花,后者观果,两者都可入药。还有作者将各类鸡冠花的花期分成三个月,实际上任何鸡冠花的花期都很长,本月的“长鸡冠”应该就是最常见的一类,属于普通鸡冠。“赬cheng桐”是马鞭草科灌木,与海州常山(臭梧桐)同属,形态也相似,但花很红艳,花期也很长。
七月(孟秋)
花月令:桐报秋,木槿荣,紫薇映月,蓼红,菱实,鸡冠报晓。
注评:“桐报秋”的“桐”指梧桐,入秋开始落叶——“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本月令从桐报秋至鸡冠报晓,十分明白,言简意赅。
瓶史月表:花盟主:紫薇、蕙花。花客卿:秋海棠、重台朱槿。花使令:波斯菊、水木香、矮鸡冠、向日葵。
注评:“蕙花”即蕙兰,其早生品种在秋季开花,但作为本月盟主甚为牵强。 “重台朱槿”是扶桑的一个品种,其特点是花上有花;通常认为朱槿、佛桑都是扶桑的别名,然而清代李调元的《南越笔记》则认为只有重台朱瑾才叫佛桑。“水木香”不知为何物,无考。“矮鸡冠”与上面的长鸡冠同属普通鸡冠,花期也相同。“向日葵”于明末才引入我国,作者也颇时尚的,但此时其花期已过,果熟期则嫌早。
八月(仲秋)
花月令:槐黄,蘋笑,芝草奏功,桂香,秋葵高掇,金钱及第。
注评:槐花黄色,故叫“槐黄”。“蘋笑”当指苹果正在逐渐成熟。“芝草”即灵芝,“奏功”是指可以采收了。“秋葵高掇”有疑问,不是当今的菜品秋葵是肯定的;《群芳谱》有秋葵篇目,又名黄蜀葵,其枝长,花开枝顶与木芙蓉相仿,有“高掇”之意,但花期不符;如果是指锦葵科的黄葵,正当花期,但说它的花“高掇”又不符。只能存疑。“金钱及第”指金钱花,又名子午花、金榜及第花,正逢花时。
瓶史月表:花盟主:丹桂、木樨、芙蓉。花客卿:宝头鸡冠、杨妃槿。花使令:水荭花、剪秋罗、牡丹花、山茶花。
注评:“木樨”(桂花)作为本月盟主是不二之选,但“丹桂”是桂花一类,却分开了。“芙蓉”必是指木芙蓉,但花之盛期尚未到来。“宝头鸡冠”是鸡冠花中的球状花型,其花期与普通鸡冠相差无几。“杨妃槿”应是木槿的一种,大约是花十分漂亮的老品种。“水荭花”即红蓼,正当花期;“剪秋罗”是剪春萝的变型,也正当花期;这两者虽然比较平淡,但列入本月花使令也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怎么会有牡丹花与山茶花?是作者之误还是印者之错?不得而知。
九月(季秋)
花月令:菊有英,巴竹笋,芙蓉绽,山药乳,橙橘登,老荷化为衣。
注评:“巴竹笋”的巴竹是产于今重庆地区(古代巴国)的一种方竹,其笋味鲜美——《齐民要术》记载:“笋皆四月生,唯巴竹笋八月生、尽九月。”“芙蓉绽”指木芙蓉盛开,它是本月主要木本花卉。“山药乳”指山药根此时养分丰富。“老荷化为衣”指荷叶干枯——唐卢纶诗句“坠叶洒枯莲”之意。
瓶史月表:花盟主:菊花。花客卿:月桂。花使令:老来红、叶下红。
注评:“月桂”是指桂花的一种类型“月月桂”,不是樟科的月桂。“老来红”,许多植物都有这个别名,这里应该是指一年生草花雁来红。“叶下红”是指野海棠,一种亚灌木,属野牡丹科,不是菊科的红背叶。可惜本月表木芙蓉缺席,比花月令逊色了,它应该理所当然为本月盟主之一。
十月(孟冬)
花月令:芦传,冬菜莳,木叶避霜,芳草敛,汉宫秋老,苎麻护其根。
注评:“芦传”指芦花飞散。“冬菜莳”是说,是时候栽植各种冬菜了。“汉宫秋老”,借用了元代马致远的杂剧《汉宫秋》,描写昭君出塞的荒原场景——“这迥野悲凉,草已添黄,兔早迎霜。”“苎麻护其根”,苎麻是中国传统经济作物,它是宿根草本,其根能在秋季储藏养分。
瓶史月表:花盟主:白宝珠、茶梅。花客卿:山茶花、甘菊花。花使令:野菊、寒菊、芭蕉。
注评:“白宝珠”是山茶传统品种,属晚花种,不宜为盟主,且与山茶分开了。山茶花有部分早花品种开了,故作为本月客卿还可。而茶梅作为本月盟主倒是名至实归,这点比花月令高明了。
十一月(仲冬)
花月令:芸生,枫丹,蕉红,岩桂馥,枇杷缀金,松柏后凋。
注评:“芸”指油菜,此时油菜结子,谓“生”也通。“蕉”指美人蕉,美人蕉开花时间很长,此时也尚有花。“岩桂馥”,指桂花开,但此时除佛顶珠外,能开的桂花很少,除非天气特殊。“枇杷缀金”,如果是指枇杷的果开始着色,显然错了,也有可能是用词不当,本月应该是枇杷的花期。“松柏后凋”指已经入冬而松柏仍然长青,语出《论语》——“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瓶史月表:花盟主:红梅。花客卿:杨妃茶花。花使令:金盏花。
注评:古人常将红梅与梅花分开,但此时任何梅花都未到花期,以“红梅”为本月盟主显然不妥。看来本月的花盟主只有枇杷了,因为本月茶梅虽然有花,但已任过上月盟主了;山茶、腊梅虽然也有开花,但仅限于早花品种,当盟主也未必妥当。“杨妃茶花”是传统茶花品种,它是晚花种,不在此时。
十二月(季冬)
花月令:梅蕊吐,山茶丽,水仙凌波,茗有花,瑞香郁烈,山矾鬯发。
注评:梅花将开未开;山茶花开的多了;水仙花正当时;“茗”即茶树,也开花了;都很确切。瑞香花确实香气浓烈,尽管比瓶史月表早了一月,但也不算错。独有山矾,既多余又不妥,“鬯chang”同“畅”,山矾本月既非花期,又非生长期。
瓶史月表:花盟主:腊梅、独头兰花。花客卿:茗花,漳茶花。花使令:枇杷花。
注评:“独头兰花”即春兰;“漳茶花”即福建茶花;枇杷花归上月较妥。本月表以腊梅为盟主,比花月令略胜一筹;但少了水仙,又让花月令略胜一筹。窃以为,本月若让腊梅、水仙再加上天竺同坐盟主宝座,则完胜也。

感谢您关注中华传统插花艺术,
简称中华花艺,关注传统生活美学。起源于一千五百年前魏晋南北朝的中华花艺,一直是传统文化的瑰宝。道法自然,人文化成,中国古文化的哲学思想是开创花艺空间的新元素,希望将古今思想交融以花为载道体,期盼让中式插花艺术文化创造走出充满真善美的新未来。本公众号为中华花艺爱好者个人创办,收集和整理中华花艺的相关资讯,难免错漏,请留言相告,以期共同进步。
免责声明: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学习交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作者 :中华花艺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