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遇先

她七夕坐飞机找未婚夫,给出差的他一个惊喜,见面却成了惊吓。

作者:文集大叔 / 关注公众号:wenjidashu  发布:2019-10-26


第一章:今天七夕
早上五点,晨光未现,赵君衍把早饭准备好,轻轻的敲贝安的门。
贝安迷糊的去开了门,然后迅速的钻到被窝,把脸扭到一边继续睡觉。
昨天为了赶方案她到两点才睡,这会儿睡的正香。
“宝贝,我要出门了。”赵君衍温柔的坐在床边,捋一下贝安脸侧的乱发。
“好,我要再睡会儿。”贝安说着又往被窝里钻了一点。
“饭我已经做好了,粥在锅里保温,我亲手做的鸡蛋饼,你醒了要是凉了就热一下,水果洗好了放在桌子上,一定要记得吃。”赵君衍温柔的叮嘱到。
“我知道了。”贝安努力的睁开眼“我两点才睡觉,让我再睡会儿。”
赵君衍摸着贝安额头:“今天可是七夕,真不用我陪你吗?”
“工作重要,你的事业刚有点起色,七夕我们每年都能过。”
“好。”赵君衍宠溺的看着贝安,手抬起一松,一条项链垂了下来“本来想晚上给你的,七夕快乐。”
贝安这才清醒了一点:“好贵的。”
“上次见你喜欢就给你买了,喜欢吗?”
贝安眼睛亮亮的:“这么贵,都够我买一套婚纱了。”
“婚纱是婚纱,我赚钱不就是给老婆花的吗?”赵君衍说着给贝安戴上,顺便在贝安的额头吻了一下“我要出去赚钱了,为我们的新家努力。”
“好。”贝安一脸的幸福。
听到关门声,贝安却没有睡觉,穿了拖鞋跑到阳台那里,看着赵君衍拉着行李箱离开。
回头又补了两个小时的觉才起床,餐桌上放了鸡蛋饼和她喜欢吃的小菜,自己去盛了一碗黑米杂粮粥坐在那里吃了起来。
一早刷朋友圈都被七夕刷屏了,不是晒转账就是晒礼物,好像所有的人都很幸福,她看一下赵君衍给她买的项链,也拍了一张发了朋友圈。
发完朋友圈想赵君衍要下飞机了,于是给他发了一个消息,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了。
收拾好了东西,刚好电话响了,她以为是赵君衍打过来的,一看是赵君衍的妈妈。
“阿姨。”贝安接了电话。
“君衍说他今天要去忙,让我叫你过来吃饭,你中午过来吧。”赵妈妈开心的说,虽然贝安还没和她儿子成亲,她早就把贝安当成了自己儿媳妇。
贝安想了想:“行,我一会儿就过去了。”
挂了电话贝安收拾了一番,然后去商场给赵家人买礼物,上到赵君衍的父母,下到赵君衍的小侄子,贝安每次去赵家都没有漏掉礼物。
“贝安。”许明阳意外的叫了一声。
贝安扭头,许明阳一看真的贝安,就带着林佳佳走了过来。
“真的是你啊?”许明阳更意外了“怎么一个人啊?赵哥不是回来了?”
“他今天要忙,就去公司了。”贝安笑了一下。
林佳佳挽着许明阳的手臂有些警惕的看着贝安:“今天可是七夕,赵哥怎么舍得撇下你去公司啊?赵哥以前可是从未缺席过你们所有节日。”
“工作为重。”贝安耸肩说。
“你看看人家贝安多大度,工作为重。”许明阳看着林佳佳。
“那你怎么不找一个大度的啊。”林佳佳立马反讽到。
“我这不是……”
“好了。”贝安看两个人两句话说不上就要吵起来,笑着看着林佳佳“许明阳喜欢你,超过自己想要的大度。”
林佳佳一个白眼,还有几分得意,其实贝安也没那么讨厌,就是和她在一起,总有一种危机感。
“好了,你们继续逛,我得去赵阿姨家了。”贝安说着示意了一下自己提的东西。
“哦。”许明阳点头“我送你上车吧。”
林佳佳立马拉了一下许明阳的手臂。
“不用,我先走了。”贝安说完转身就走,小情侣们觉得天下所有的同性都是情敌。
林佳佳看贝安走远了,靠近许明阳小声说:“哎,你说赵君衍是不是劈腿了。”
“不可能。”许明阳很笃定的说“赵哥不是那样的人,再说有贝安这么好的女子,赵哥怎么可能喜欢别人。”
“你就看吧,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林佳佳很确定的说。
“我就是一个。”
“那是我管的严。”林佳佳得意的说。
许明阳一脸牙疼。
买好礼物贝安打车去赵家,车上开始看手机,这个时候赵君衍肯定下飞机了,怎么还没给她回消息?
于是有些无聊的翻看完了自己的朋友圈,然后又开始翻看自己社交工具。
突然注意到自己一个最近访客,觉得这个访客有点熟悉,不知道是在哪儿见过,还是访问自己有点多?
她鬼使神差的点到了对方的主页,看到对方最新动态的时候手变的冰凉。
“亲爱哒来陪我过七夕了,好幸福!”配图是一个比心的手势,还有一个男子的背影。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贝安里面就认出了那是赵君衍,那件衣服是赵君衍挑的,她付的钱,两万她要赚一个月。
显示的位置是羊城机场,而发动态的时间,就是赵君衍出机场的时间。
她有些不敢相信,然后点到赵君衍的主页,赵君衍的每一条动态下面都有那个人的留言,而两个人并没有相互关注。
贝安翻看了对方半年的动态,又对比了一下赵君衍每次回来的时间。
每次赵君衍回来,对方都会发一条很失落的动态,然后每天都是在思念的煎熬里度过,一直到赵君衍再去羊城。
贝安的全身变的冰冷,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推测。
她手颤抖着拨通了赵君衍的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
“宝贝,起床了?我已经下飞机了,你不用担心。”赵君衍开心的说“妈给你打电话了没?”
“打了。”贝安内心祈祷自己猜测的一切都不是真的“你拎着东西有人去接你没有?”
“没有,今天可是七夕,都忙着去甜甜蜜蜜了,可是宝贝不要我。”赵君衍的语气很委屈。
“哦。”贝安不知道要怎么问,难道凭自己的猜测,隔着这么远质问他吗?
赵君衍觉得贝安的语气怪怪的,就换了语气:“对不起了,今年不能陪你过七夕,我保证以后每年都陪你过。”
第二章:林遇
依然温柔的声音,依然诚恳的姿态,贝安却不知道怎么回。
她愿意相信赵君衍,这是她想要共度一生的男人,是说出去为他们的家努力的男人。
“你忙吧!”贝安仓促的挂了电话。
苏茜茜看到赵君衍挂了电话就扑了过来:“亲爱哒,我们今天怎么安排。”
赵君衍看了一下电话:“先去给你买东西,晚上一起吃饭。”
“好。”苏茜茜开心的挽着赵君衍的手臂。
贝安脑子里一片空白,一直到电话响了她才反应过来了。
“阿姨。”贝安有些狼狈的接了电话。
“贝安啊,你到哪儿了,要不要君恒下去接你。”赵妈妈关心的问。
“哦。”贝安侧目看了一下小区门口“我……我这边临时有点事情,今天不能过去了。”
“这样啊。”赵妈妈有些失望“那你的正事儿重要。”
“好。”贝安立马挂了电话。
“你好,已经到了。”司机提醒到。
“去机场。”贝安直接说。
“好嘞。”司机没想到会接到这样的大单,人都精神了很多。
贝安买了最近的机票去羊城,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她翻看了那个女人所有的记录,查看了她关注自己的时间。
赵君衍这个人,从来不在社交工具上说自己的生活,但是每次出差地点和那个女人的旅游地点有很多重叠。
贝安现在不光是绝望,还有迷茫,甚至是矛盾,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她要自己怎么面对这件事?
分手?
他们婚期已经定了,婚纱照都拍好了,亲朋好友都知道了,她能想象,她妈要是知道她要分手,肯定会找她大闹。
机场来来往往的人,有人依依不舍的分离,有人欢呼雀跃的重逢,而贝安听不到任何声音,她觉得这个世界突然之间好像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完全没有发现,有个人坐在她身边,眼角盯着她的包。
突然一个人撞掉了她的手机,她猛的抬头,本来要拿她的包的那个人也猛然转身。
“你干嘛?”贝安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多少钱,赔给你。”林遇说着拿出自己的钱包。
“这是钱的事儿吗?你撞掉我的手机,最起码要说一声对不起吧?”
“对不起三个字值你的手机吗?”林遇平静的说。
“这不是值不值的事儿,是你应该道歉。”
“哪儿有那么多应该?”
贝安咬牙,挥拳就要打林遇,她现在心情不好,非常不好。
林遇直接躲到贝安放包的地方,那小偷想趁机拿走贝安的包,结果林遇一闪,一脚踢过来的贝安直接踢到小偷肩膀上了,她这才意识到有人要偷她的包。
贝安愣了一下反手就拎住了小偷,小偷想要挣扎,被贝安直接给甩到地上了。
这个时候一边候机的人都围了过来,对着小偷指指点点。
林遇没管这件事,过去弯腰捡起了贝安的手机,没有摔坏,他顺手给了跑过来的治安人员。
“那个女的。”林遇示意了一下按着小偷的贝安。
经过这样一件事,贝安没有那么颓丧了,刚好登基时间快到了。
一上飞机就看到了撞她的林遇,关键竟然是她的邻座,林遇看到贝安直接戴了眼罩不搭理她。
“别装作不认识我。”贝安的火气立马就上来了。
“不然呢?”林遇推了一下眼罩看着贝安。
“道歉。”贝安盯着林遇。
林遇嗤笑了一下:“我实在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做这种没有价值的事情。”
“难道一个人的品格不是价值吗?”
“那你愿意为我的品格而直接给我钱吗?品格的价值是需要证明的,而不是一个词语。”
贝安一阵无语:“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天下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你不能接受的事情很多,不会因为你不能接受,它们就不存在了。”林遇说完又拉上眼罩。
贝安买的是经济舱,座位很狭窄,有人要过,她只能先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她觉得这是自己人生最糟糕的时候,还真是祸不单行。
好不容易等到所有人都坐好了,贝安立马叫了空乘人员过来。
“你好请问有什么能帮你的?”空姐一脸甜美的看着贝安。
“我要换一下位置。”
“请问这个位置有什么问题吗?”空姐依然笑着。
贝安脑门一热:“我晕车。”
“噗……”一边带着眼罩的林遇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空姐脸上那甜甜的笑有些挂不住,嘴角都开始抽搐努力的让自己的笑自然一点:“我们有晕机药,请问女士需要吗?”
贝安扶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谢谢不需要。”她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是抽了,竟然会说出这么智障的话“请问可以升舱吗?”
“不好意思女士,这架飞机满员了,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空乘的笑依然很不自然。
“没有了,谢谢。”贝安立马窝在自己的座位上。
等空乘离开,贝安才狠狠的瞪了林遇一眼,林遇戴着眼罩,什么都没看到。
飞机起飞,贝安几次磨牙看林遇,一路上竟然没想怎么去面对赵君衍。
一直到飞机落地,贝安的心才又提了起来,坐在位置上不动。
“麻烦让一下。”林遇很礼貌的说。
“说对不起我就让。”贝安抬头看着林遇。
“你这么胡搅蛮缠你男朋友知道吗?”林遇看着贝安。
“你这么没素质你家人知道吗?”
“知道啊,我要是有素质,怎么能把他们给气的七窍生烟。”林遇摊手。
贝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耻的人:“我这个人专治各种没素质。”
“靠你会的那点儿拳脚吗?”
贝安盯着林遇,手痒痒的又想打人。
“我看你还是算了,这个年纪魂不守舍,多半是恋情出问题了,女人啊,一旦陷入爱情,就变的不可理喻。”林遇干脆坐在那里不出去。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啊?”贝安气恼。
“凭我说的是真的。”林遇歪头。
“你……”贝安气恼。
“不好意思两位,可以下飞机了。”空乘走了过来。
贝安狠狠的盯着林遇,拎着自己的包就下去了,林遇在后面笑了一下也下机了。
下了飞机,贝安慢走了几步,装作不在意的走在林遇身后。
第三章:绿灯
林遇径直走在前面,根本就没在意贝安怎么走,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机场。
出了机场已经是黄昏了,羊城的天很热,这个时候闷着好像要把人给煮熟了,林遇站在那里排队等车,贝安就跟在他后面。
等到林遇上车的时候,贝安抢先一步上了车。
林遇有些无语的看着贝安,跟了他一路,就是为了这个?
贝安得意的看着林遇:“道歉,我就把车让给你。”
林遇看了一下时间,开车门就要把贝安给拉下来。
“非礼啊。”贝安直接叫了起来。
众人都看了过来,林遇看了贝安一眼,直接开了车门坐在后面:“师傅,我女朋友和我闹脾气,不要介意,去星河湾。”
“谁是你女朋友。”贝安气恼的看着林遇。
出租车司机一脚油门下去就走:“今天可是七夕,小两口有什么好闹的。”司机笑着说。
贝安磨牙看着林遇,林遇根本就不看她,贝安气恼的转身拿出自己的手机。
她拨通了赵君衍的手机,响了许久才接通。
“宝贝,妈说你没回家?”赵君衍心里有些不踏实。
“额……”贝安听到赵君衍温柔的声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昨天做的方案有点问题,必须立马改。”
“哦,你要主意身体,不要太累了,这个家有我呢。”
“我知道。”贝安犹豫了一下“你在哪儿呢?”
“公司加班呢,明天出差,今天要把所有的东西给整理出来。”
“那你赶紧整理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赵君衍看了站在餐厅许愿树下面的苏茜茜一眼:“宝贝,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永远爱你。”
贝安喉咙卡了一下,有点发不出声来。
以前赵君衍也这样说,她觉得太肉麻,可是心里很开心,也相信赵君衍是真的爱她的,但是现在她怀疑了。
“怎么了?”赵君衍没听到贝安的回应有些担心的问。
“沧海都能变桑田,哪儿有那么多永远。”贝安说着挂了电话。
赵君衍对贝安这样的态度司空见惯,只是今天还多说几个字,感觉怪怪的。
司机狐疑的看着贝安,然后一脸同情的看了后面的林遇一眼。
挂了电话,贝安又翻看了对方的动态,香水、口红、包包,每买一件东西,都会有一条开心的动态,背影是一个正在刷卡的男人。
最后一条是一家高档餐厅,赵君衍带她去过,当时赵君衍没有钱,是她出的钱。
贝安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努力咬牙让自己变的平静,做了好几个深呼吸。
林遇从后面看着贝安的模样,然后低头继续看自己的文件。
“两位,星河湾到了,你们要在什么地方下?”司机提醒到。
之前林遇说到星河湾的时候贝安没有注意,这个时候师傅提醒,她猛的抬头看到了楼顶餐厅的巨大招牌,这个时候上面的灯已经亮了,无比的刺眼。
贝安开了门就冲了出去。
“不用找了。”林遇塞了车钱慌忙跟着下车了,拉着要横闯马路的贝安。
刺耳的鸣笛声把贝安从愤怒中拉了回来,她自己惊了一身汗。
“哎,你这车钱不够。”司机叫了起来。
林遇一阵尴尬,犹豫了一下拉着贝安回去了:“二维码。”
师傅直接拿二维码出来:“还差六十六,兄弟,我劝你一句,吵架的时候,想想自己是不是已经绿了。”
“你才绿了,你全家都绿了。”贝安突然暴起要踢车。
林遇慌忙拦着,司机看着贝安这样就生气。
“兄弟,再给你说一声,多翻看一下朋友圈,也许会发现同款女朋友。”司机说完一脚油门就走了。
贝安生气的把自己的包给砸了出去,幸好被林遇给拦住了。
林遇吐了一口气看着贝安:“女人不管多生气,都要看好自己的口袋,那是你最后的骄傲。”他说着把贝安的包塞给贝安。
“你凭什么说我?”贝安生气的看着林遇。
林遇没有搭理她,看到人行道的灯变绿了,拉着贝安就过了马路,贝安一阵挣扎,到过了马车才挣扎开。
“最起码,红绿灯变成绿色的时候,你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对面。”林遇说完就走。
贝安想生气,但是周围都是人流,林遇已经消失在人流里了。
她扭头看着变红的红绿灯,想过马路的人只能在那里等着。
本来一腔怒火,带着狐疑想去找赵君衍的,被这样一折腾,她找了一个休息区,抱着自己的包包安静的坐在那里。
从自己有这样的猜测到现在,贝安一直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表面的平静也是一点就着,路上这一折腾,反倒让她真的冷静下来了。
她看着自己的包,二百块钱买的时候,她还有些心疼,而她在对方动态里看到的包,最低是三千块钱的。
想到这里她扯下脖子上赵君衍给她戴上的项链,三千块钱,是她收到赵君衍最贵的礼物。
女人不管多生气,都要看好自己的口袋,那是你最后的骄傲。
她想着那个人给她说的话,起身走到一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瓶水喝了起来,一直到把两瓶水给喝完了,她才吐了一口气。
再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她的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包,纵然这包只是二百块钱买的,那也是她自己买的。
她又拨通了赵君衍的电话,她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就分手。
赵君衍去洗手间了,手机在桌子上放着,苏茜茜看到赵君衍的电话亮了,凑巧看了看,然后直接把电话给按成静音了,又翻着放了。
虽然她和赵君衍在一起很长时间了,赵君衍并不让她动他的手机,她也不敢不听赵君衍的话偷偷的接贝安的电话,可是她怎么可能甘心。
贝安拨了两次电话都没接通,她刚按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直接去顶层餐厅了。
第四章:同款男朋友
贝安拨了两次电话都没接通,她刚按下去的火气又上来了,直接去顶层餐厅了。
-----------
“你好,请问你有订餐位吗?”服务生拦住了贝安。
“我……男朋友在里面。”贝安有点不想说男朋友三个字。
“请问是几号餐位。”服务生依然笑着,但是眼神很挑剔,让贝安很不舒服。
她今天是临时出来的,穿着只能算干净整齐,这个顶层餐厅是高档餐厅,尤其今天晚上来的人,都打扮的异常靓丽。
“我找我男朋友,还需要经过你们允许吗?”贝安盯着服务生。
“今天是七夕专场,所有客人都是提前预定的,为了保护客户能有一个温馨浪漫的夜晚,没有预约是不能进去。”服务生话说的客气,眼里有几分嘲讽。
这年头,情人节抓对象的小情人的事儿太多了,那是他们的家事,餐厅不想这些人在餐厅里闹开。
贝安看向里面,刚好看到林遇,林遇很挑剔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了,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原本她应该生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人,她突然冷静下来了,想他说的,那是你最后的骄傲。
想到这里贝安转身就走,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查了一下这个餐厅的餐位消费,然后开始把赵君衍卡上能转的钱转到自己卡上。
在赵君衍事业没起色的时候,两个人的生活靠贝安维持,这三年贝安赚的钱两个人几乎给花完了。
赵君衍事业有起色之后,把自己所有的卡给贝安开了副卡,给她绑了电子支付,这也是贝安从不怀疑赵君衍的原因。
贝安以为赵君衍看到她的转账提醒会给她打电话,结果一点消息都没有,贝安冷笑了一下,看来两个人甜蜜的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转了能转的现金,贝安直接下楼。
星河湾本来就是一个高档的卖场,贝安拿着卡给自己换了一身行头,衣服、包包、手表、首饰,一直到所有的卡都刷不出来钱了,贝安才心满意足。
看着镜子里明艳的自己,她笑了一下,二十八岁,才是一个女人最耀眼的时候,何必要委屈了自己。
等她再次来到顶层花园餐厅,门口的服务生什么都没问,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贝安优雅的走到餐厅,柔和的灯光、芬芳的鲜花、舒缓的音乐,这些都是赵君衍喜欢的,他是一个很喜欢格调的人。
看了几个赵君衍喜欢的位置,都不是赵君衍,于是她若无其事的往前走。
宝蓝色的长裙,碎钻的小手包,踩着高跟鞋优雅的步伐,所过之处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最后在一个拐角看到了赵君衍,坐在他对面的女孩正笑着喂赵君衍吃东西,贝安握了自己的手包,把手机拿出来了,打开录像走了过去,站在他们一边继续录。
“贝安?”赵君衍看到贝安猛的站了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贝安会突然出现。
贝安笑了一下:“惊喜不?”
赵君衍看着贝安笑的疏离,侧目看着苏茜茜:“你先走吧。”
“哦。”苏茜茜低头,慢慢的去拿自己的包。
“别呀!”贝安坐在苏茜茜一侧,把自己的手包放在桌子上,那闪亮的包包让苏茜茜多看了一眼“遇到喜欢同款男朋友的多不容易啊,介绍一下。”
赵君衍看着贝安的样子:“我们回去再说这件事,这里是公众场合。”依着贝安的脾气,肯定要让他颜面扫地。
贝安直接坐在一边,按了一下招呼服务生的按钮:“我这饭还没吃呢,急着让我走?”
赵君衍慢慢的坐下,示意苏茜茜离开。
苏茜茜慢慢的去拿自己的包,小心翼翼的样子。
“先说叫什么吧。”贝安双手交错支着下巴,歪头看着苏茜茜。
苏茜茜标准的网红可爱风装扮,空气刘海,大大的眼睛,桃色腮红还有粉嘟嘟的嘴唇。
“让她先走。”赵君衍看着贝安的样子。
“我又不会吃了她。”贝安转即看着赵君衍“对了,你不是最讨厌这样的位置吗?人来人往比较吵,隐蔽性又差,怎么定了这样的位置。”
赵君衍看着贝安的样子,今天的贝安打扮的很精致,让他觉得贝安是故意的。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点餐。”贝安直接说。
“好的。”服务生放下精致的菜谱。
“一份烧烤神户菲力,加五克松露,有白松露吗?”贝安问到。
“不好意思,现在只有黑松露。”
“那就黑松露,美式蛤蜊汤,法式布丁,哦,对了,还要一瓶柏图斯1989。”贝安说着合上了菜谱。
“好的女士,请稍等。”服务生觉得自己遇到土豪了。
赵君衍看着贝安,他知道贝安点的菜的价格,他不至于付不起,只要贝安不在这里闹起来就行。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贝安看着苏茜茜。
苏茜茜偷偷的看着赵君衍。
“贝安。”赵君衍看着贝安。
“看着还没二十吧,怪不得你藏的这么严实。”贝安转即笑着看着赵君衍“你这上衣穿了两年,也是时候换新的了。”
现在赵君衍听贝安说什么都觉得是冷嘲热讽,他慢慢的吐了一口气:“不管有什么事儿我们回家再说。”
“回家?”贝安嘲讽的笑了一下。
“是我不好,贝安姐要是生气,你就骂我吧。”苏茜茜可怜巴巴的说。
赵君衍和贝安同时看着苏茜茜,苏茜茜坐在那里低着头,一脸的柔弱,好像别人欺负她了一样。
“你不要说话。”赵君衍有些生气。
他和贝安异地恋,只是找了一个小女孩而已,没想过会有什么结果,他要娶的还是贝安。
“君衍哥哥。”苏茜茜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贝安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了一身,真想直接甩到那女人脸上:“这把人骨头都叫酥了,赵君衍你真是好福气啊。”
“贝安。”赵君衍不知道怎么说。
“你知不知道,你生气的时候,就会叫我全名。”贝安似笑非笑的说“我有些不明白,你生什么气?”
“你不要这样。”赵君衍觉得贝安随时会发脾气。
“哦。”贝安恍然“你不是生气,你是害怕,害怕自己在公众场合没面子。”贝安自顾自的说“既然那么爱护自己的羽毛,为什么还要沾染污泥?”
赵君衍的确担心,现在的贝安也真的让他害怕,他突然反应过来:“你跟踪我?”


本文作者 :文集大叔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