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晚报

【另附国林评论《黄河》】 【朝花夕拾】秋云

作者:江西散文诗 / 关注公众号:jxswslst  发布:2019-10-20

点击上面蓝字免费订阅!
【朝花夕拾】秋云
熊亮
1
秋天的云,那种充满野性与成熟的云。
这些云彩,就这样自自然然地交汇着排斥着展现着,那样的原始、古朴和壮美。浸染透了整个天空的画布!只消一眼,就难以形容那种铺天盖地的宣泄之雄奇,那是只能出自天神的醉书狂草泼墨!
艳丽极致畅快极致的秋云,就这样从西天一直铺张演绎到东方的尽处,甚至涣漫在目之所及的地方,与无边的大海,与起着秋波白浪的大江,与稻田、民居,交相辉映着,让处于闲居愁闷中的我一时间有了要革去这副臭皮囊的冲动!
大片大片红色、橙色、金黄色云彩割据、融合在中秋后的天空,这些夕照的火烧云。那样的斑斓、肆意、汪洋!直如大胆而技艺高超的艺术家,颇不耐谨小慎微点染勾勒的拘泥,兴致高处,勃然喷发,将各色的彩汁颜色尽数泼洒开去,朝着三丈白壁朝着无边的天际!
2
莫非是又一个轮回?秋月再次的浑然圆满,高悬无垠的天空,妆点这无限关山风情万里清秋。桂花香气浓,孤旅心事重,就连蛐蛐儿在草间的鸣叫也兑变作另类《秋声赋》。
秋衣乱穿,厚薄均可,前方迷乱,东西莫辨。盛大圆满之后,渐渐残缺,难道是万物万事的难以挣脱的宿命?清清轻轻的风,缕缕丝丝层叠着交织着的斑驳百种人间颜色的金秋早晨,请将这内心千重翻倒的浑浑噩噩整合为脚下实实在在的尘土,忘却悲喜苦痛无数。【江西散文诗】征稿活动开始啦!
给大家分享您的散文诗吧!
致力于当代散文诗创作发展与推广的来自《江西散文诗》的微信平台
投稿邮箱:569209298@qq.com
联系电话:13870842749
联系人:熊亮
江西散文诗微信公众号jxswslst
献给祖国的散文诗:江西熊亮电视散文诗《黄河》
献给祖国的散文诗:江西熊亮电视散文诗《黄河》 诵读:张青
我们都在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点击观看】第十八届散文诗笔会.之一
说说熊亮和他的长篇散文诗《黄河》 国林【湖北】
散文诗是一种介乎散文与诗之间的文体,一方面有着散文的形式,另一方面又有着诗的韵律。因此,有人称它为诗化的散文,有人称它为散文式的诗歌,还有人干脆就说它是一种新的文体。其实,就散文诗的文学表现形态与传递的文学意境来看,它还是属于诗歌的范畴,是诗歌的另一种表现形式的存在。南昌晚报的熊亮先生,是散文诗这种文本模式的一位写作者和探索者。之前的他,写过约定俗成的现代诗,后因为热爱散文诗这一文学表现形式,便转向了这种文本模式的写作与专攻,而且是一进行这样的写作就有点不能收手,大有奋勇前往而不回头的猛烈架势。因为他在这方面的勤奋拼搏,因为他于此种文体写作中的执着探索,目前,他在散文诗领域的创作,已有了业内人士共同认可的骄人成就。就我这几年对熊亮先生的一些接触,知道他是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江西散文诗》主编,资深媒体人,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会员,南昌航空大学文法学院客座教授。此外,他还是南昌市的美协会员,还时常弄弄书法、古琴、古筝和一些收藏。2017年7月,他被中国古琴文化研究会聘为中国古琴文体传播使者。可以说,他除了倾注散文诗的写作外,兴趣十分广泛,有时候会在兴致起时而手舞足蹈,给人一种古人的那种风流倜傥、飘洒雅士之感。熊亮自入散文诗的写作行道后,越写越多,越写越喜爱,越写范围越广。每当他进行这方面的写作时,就会把自己给忘了,就会把岁月给忘了,大有“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忘我情怀,而且是一写就写出了好多的散文诗篇章。他的作品,散见于《星星》、《散文诗世界》、《天津诗人》、《名作欣赏》、《休斯敦诗苑》、《江西日报》等报刊,一些散文诗选本如《中国先锋作家诗人》以及诸多国内的大型文学网站、微信平台等,也多有他的大量散文诗篇章出现。先后结集出版了《破茧》、《清明》、《梅》、《秦俑》、《马头琴.短歌行》等多个散文诗集子,另外还出版了诗歌集《东望》,散文诗集《等谁一壁画书》等。其中《梅》是2016年江西省“文学创作重点扶持项目”书,该书出版后入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秦俑》在2017年被江西省文联推荐申报“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项目”,2018年初作者因此书而受邀于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签售该书,使之成为江西省第一个于该院签名售书的作家;2017年5月,他在南昌市成立了“亮书堂文传中心”,注册了“亮书堂”商标。除了进行个人的一系列创作活动之外,熊亮为了给众多散文诗作者一个展示作品的平台,他还创办了《江西散文诗》杂志,吸引了全国诸多散文诗作者走进这个阵地。此外,他还经常外出参加一些笔会、采风活动,还在南昌市开展一些散文诗的讲座活动,并把课程弄到了大学的讲堂上。熊亮在散文诗领域的勤奋写作及其不遗余力地对散文诗这种写作模式的广泛传播,让亮书堂、江西散文诗杂志一起,在江西省及周边省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诸如安徽、湖北、湖南、陕西、内蒙古、贵州等省区都有广泛的文友联系与互动。在这里,对于他于这一领域的活动与写作,我可用两个成语来形容:热火朝天,风生水起。熊亮在散文诗领域的这些作为,使他和他有着各方面联系的一批喜爱散文诗写作的文友们一起,在江西省文苑这块阵地上,形成了一道光芒亮丽的风景线。
献给祖国的散文诗:江西熊亮电视散文诗《秦简》诵读:梦儿、君盈
二熊亮的几个散文诗集子,我大多陆陆续续地看过,有些是从集子中看到的,有些是从刊物上看到的,也有些是从网站与微信平台上看到的。他写的散文诗,多以内容宏大为基点,给人的感觉,似乎是要用散文诗这种有限的文学表现形式,于写作中不把天地万象之景吞纳笔下,不足以展现自己的胸襟意蕴。因此,熊亮在构架长篇散文诗的写作过程中,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独特的写作风格与套路。这是他长期坚持写作与探索散文诗进行的经验总结、写作积累而形成的风格,与其他诸多此种文本写作的作者有着很大的不同点,具有鲜明的个性特质。就我个人的一点不成熟看法,熊亮的诸多长篇散文诗写作,综合起来可概括为:激情饱满的诗意人生、思路开阔的宏大叙事、想象丰富的瑰丽景象、古今穿梭的历史沉思。这些特质,充满在作家的每部长篇作品中,就是一些短篇有时也会有着这样的特点,从而在他的诸多散文诗篇章中,形成了一种浓浓的、气象万千的峥嵘景象。熊亮是一位诗人。诗人的特质之一是激情,激情是诗人的必备要素,也是能够写出好诗的必须之料。在熊亮的身上,有着诗人的气韵,有着诗人的特质,也有着丰富的、瑰丽的想象头脑。所以他在构架每部每篇诗作的时候,首先调动的是激情,产生的是想象。也因之,他的散文诗,多会自然而然地让你体会到,他在诗中呈现出来的,是诗人的激情迸发的一面,是丰富想象的一面,而且都是饱又饱的激情与想象。熊亮是一位记者。记者的最大特质就是社会的担当,因为他的职责就是要服务于人民,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国家,服务于当下。记者没有这样的一些社会担当职责,何能成其为记者的特殊身份?因此,当记者的熊亮,在写作中也就有了历史的深思感,就有了古今的穿越感,就有了时代的、昂扬向上的一面。当然,熊亮在每部作品中,因为要表达的思意不同,在呈现上述特质的时候是有所侧重的,有的偏向于诗意,有的侧重于叙事,有的注重于想象,有的舒展于历史,有的展示于瑰丽,等等等等。但有一点则是相同的,那就是结构宏大这一点是一致的。我几乎发现,他在构架每部长篇散文诗的时候,多是站在历史的高度,站在时代的高度,站在多维空间的高度,进行着自己的精思妙想,进行着自己的无边寻探。他写作的散文诗,不仅仅是在进行文字的堆砌,不仅仅是在抒写个人的一己之感。他要唱出的是历史的沉重感,他要抒发的是时代的使命感,他要展现的是一个多彩的缤纷世界。一句话,熊亮是站在时代的大视野上,进行的一种民族性质的抒情,是在古往今来的历史中进行的一种探寻,从而让人们去思考时代的大事,去开拓民族的美好未来。可以这样说,在作家的每一部作品中,都有着这样的意蕴在其间,相信诸多的读者,在细细品味他的散文诗作品时,多会有着别异的俏丽惊喜。熊亮的散文诗集子太多,内容太宏范,仅用一个小篇章来谈这样的内容是不现实的。下面,只说下熊亮今年完成的长篇散文诗新作《黄河》。三与上面提到的多部散文诗集子相比,《黄河》算不得长篇巨著,也不能成之为一部书,只能算是他众多长篇中的一个“小弟弟”。然而,就是这个“小弟弟”似的篇章,给人的感觉却有着构架博大、诗意蓬勃、历史思索、多维世界、激情澎湃、赞美时代等特征。通观《黄河》一诗,处处充满着诗意的特征,展现的是激情的突出流露,体现的是哲理性的历史思考,自然也是对黄河母亲的一种深情礼赞。作品里的“黄河”,不仅仅是字里行间的字句叠加,也不仅仅是对黄河历史的一种简单描述。作家笔下的“黄河”,是一个多维的空间书写,有着往来纵横的旋转多样性:虔诚性,赤情性,意象性,亘古性,原始性,绵延性、历史性,变迁性,哲理性,思想性,精神性,导向性,峥嵘性,闲云性,澎湃性,激越性,发展性,未来性......《黄河》一诗,已经不是我们寻常想象的那个“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特有的高亢激越情思,也不那个“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的那种飞霞长空一跃万里的八荒牵带。它给我们带来的,是意韵绵延的广博,是远古未开的溯源,是纵横八万里、高天显雷动的不尽思索。《黄河》是一曲声音悲壮、涤荡心胸的雄浑之歌。《黄河》是一幅巨龙绕万壑、千帆趣竞风的峥嵘之图。我们可以看看这首诗中展现的宏大结构与阔远的场面:圣水焚香,顶礼膜拜,笔墨溯流,面壁而思。青藏高原,黄沙大漠,巴颜喀拉,洪荒巨制。盘石女娲,神龙高昂,山川沟壑,南海北国。蓝天雄鹰,深山丛翳,风马旗舞,史书秋色。激流险滩,惊世骇俗,汹涌肆虐,桀骜不驯。泛滥成灾,花园溃堤,万般符咒,颠沛流离。排山倒海,战鼓铠甲,金旗梦游,光芒遮蔽。牧游三星,绵延峡谷,壶口飞瀑,感天动地。高峡平湖,碧水朝阳,百舸竞帆,青山白云。九曲回肠,激情拥抱,辽阔无疆,城市跨桥。乾坤旋转,大地清澈,壮情千丈,海疆空濛。......不难想象,在这样一篇不是很长的篇幅内,要展现如此众多的内容与场面,需要的是文笔的灵巧,着笔的精思,语句的凝练,构思的精到。一句话,这样的写作,体现的是作家的心胸、思维与文学才情。我们看看这样的句子,大致就了解了该诗的叙事风格:黄河,在太阳醒来的时候,你也将醒来。五谷。雄鹰。水草。渡口。静默的白云,湛蓝的苍天。史书,在秋色里老去。黄河,在晨曦里启程。这样的句式,很明显,是诗的韵律,是诗的节奏。它所展现的内容,若以散文的阅读方式看待,常常会让阅读者有些“莫名其妙”。因此,这样的句子,只能用诗的意境看读,只能用想象的文学意象来品。有了这样的思路,你再来细细地读,你再来细细的品,那会是另一番风味在心头、在口中:黄河也有沉睡的时候,而这种沉睡还会是经常的。但黄河的沉睡不是一直地沉睡,它会在适当(太阳醒来)的时候醒来。这是文内没有明言的内容,是潜在的内涵。这样的引申,是一种意象,也是一种象征,是留给读者的想象品味的空间。有了这样的想象,就有了后面的铺垫,就有了作者实际展现出来的景象:当黄河“醒来”的时候,我们会看到什么呢?比如黄河的冰开,比如黄河的涨水,比如黄河的泛滥,等等。但作者在这里没有写黄河的这些场面(后面自然要写这方面的经历),虽然这些场面对于“黄河”来说也并不新鲜,还有点历史性的“老生常谈”、“累教不改”的一面。可作者在这里展现的意象是黄河的另一面:温驯,馈赠,可爱,闲适,恬静,等等等等。因此,当黄河“醒来”后,我们就看到了浓浓秋意里的五谷,就看到了肥美的草地、牛羊,就看到了大地的丰收景象(当然也不泛春天的欣荣、夏天的繁茂、冬日的萧杀等等)。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湛蓝的天空、悠闲的白云、展翅的雄鹰,还看到了滚滚黄河古渡口处的码头、船只、流水、行人、车辆、房舍,以及诸多的热闹与繁忙景象。至于下面的两句,是诗人哲理性的转折,意象已经很明白,这里就勿需再赘言。由上面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知道这样的一件事,那就是作者在这里只用了短短的几句话,就把与太阳一起“醒来”的黄河,以及与黄河关联的大地、五谷、草地、渡口、白云、蓝天、雄鹰等等的景象给意象性地展现与传递到了读者面前,为读者展示了一幅风景绝佳的廖廓美景图。这种意象性地展现黄河场面,在后面的诗篇中还有好多处。由此一点,我们已经知道了作者为何能在一个不太长的篇幅内,能够构架那么多那么宏大的历史场景与时空内容。这是作家的功夫之所在。四《黄河》一诗,虽然篇幅并不长,若论字数,只有4500多字,不过是一篇普通散文的书写篇章。然而它的表现内容,却不是一篇此种篇幅的普通散文所能承载与容纳的,是有着沉甸甸的历史承载之感。我们知道,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是华夏儿女心中的圣河。千百年来,无数的文人墨客,无不对其进行过诸多的歌咏,对其进行过最为倾心的礼赞。在我们的印象中,诗仙李白写黄河是最具豪迈之情的,而且有诸多写黄河的豪迈诗篇,也有许多流传千古的雄浑黄河诗句。像“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等等,都写得非常的豪气,非常的有品位。其他如王之涣的“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张蠙的“白日地中出,黄河天外来”等,都是大气势的写黄河,把黄河的连天接地、吞纳万物的气势写了出来,给人无限的震憾之力。熊亮的《黄河》不是这样的笔调。他在诗中,虽然也不泛这方面的诗句:“百万年时光过去”,“卷起万重浊浪”,“在天地间行走的黄河”、“跌宕三千里,回旋三千里”等描写黄河的惊天动地的一面,但它的笔调不是以此为主旋律的,而是写的另一层面的黄河,是另外的一种笔调。这种笔调,是刘禹锡的“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是张养浩的“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是柳中庸的“三春白雪归青冢,万里黄河绕黑山”,是佚名的“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等等。熊亮之所以用这样的笔调写黄河,目的就是想写出黄河的历史承载。从古到今,黄河于历史上有过诸多大诗人的吟咏歌唱,但她也有另外的不羁一面:洋洋洪流,涛涛河水,几经改道,人为造灾,如此而使其泛滥成性,经久不绝。作者想用自己的这支笔,在对母亲黄河进行欢唱吟颂中,道出她桀骜不驯的一面,道出她造成的多灾多难的一面,道出她给人们留下的深思一面。如此我们会问,黄河因何为会有这样的一种局面?是她自身的原因吗?是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吗?是人们自行作为的结果吗?从诗中我们可以看出,这几个方面的原因都有。但更为主要的,是历史的因素,是人为的因素。为什么?我们可以看看今天的黄河,那不断变清的黄河,那不断温顺的黄河,那高峡出平湖的黄河等,我们就知道了上面所讲的原因。熊亮的《黄河》,就是要承载这样的历史,就是要给今天的我们一种启迪,这种启迪就是要认识自然,认识黄河,调整思维,长远谋划,顺理而为。这样的历史承载之情,无需我在这里多言,请看看下面的几段诗句,我们就不难理解和想象了:你总在思索天地如何才能清澈,你总在把河道倔强为一条铁鞭。你的桀骜你的痛苦你的反思,那些无意的让人间涂炭的无心,千万年在你奔流的象形中,谁在风中叹息?——第十二节走近黄河岸边,借一只飞鸟的翅尖,那些百里千里的苦难的黄泛区,是遮蔽你光芒的阴影,是大地的伤疤。一千五百多次的决口泛滥,夺淮入海,你奔腾万里闪展腾挪而来究竟为何?灾难,不是你有心为之啊!我的母亲河!——第十七节黄河流域沙地保持扎实,大量光洁度投入使用,从呼和浩特河口镇到郑州桃花峪,1200多公里的黄河中游,泥水量锐减,碧水照朝阳。人民有亲生,清澈飞瀑现壶口。恍如隔世,恍如隔世,黄河,伟大的中华民族母亲河,你重又披上青春的靓装,河道转弯处,白鸟竞争翔,那是你依依的回首?——第十八节五诗人是需要激情的,而且是时时刻刻。诗人缺少了激情,剩下的可能就只是理智的一面,那诗也就难成其为诗了。熊亮作为一名诗人,他在自己的这篇作品里,与他的其他诸多作品一样,字里行间无一不流露出饱满的诗人情怀。不过,他在《黄河》这部长诗里,虽然激情也是满怀的,处处都能看到诗人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激越之情,但这里的激情是低沉的,是沉吟的。这里的激情,不像其他诗中展现出来的那种高亢的一面,多给人以激越的感受。这里的激情,是一种悲悯的激情,是一种地火运行的激情。这样的笔调,旨在颂咏黄河母亲的同时,还有着面对历史、现在和未来的不尽思索。作家的这种悲悯情怀,展现的是中华民族历史的大情怀,体现的是对黄河母亲的一种企望大思索。作家在写黄河的时候,是极其慎重的,是用最真诚、最虔诚的心来书写的:“让我焚香,我要用圣洁的春水,洗濯我的衣襟,清洗我的尘垢,荡涤我的躁动的心/然后,我要面壁三天三夜/让壮烈的西风在天际劲吹,牵引我的一叶羊皮筏,在黄河的浪尖颠簸。”作家为什么要这样的呢:“我的沉香,从南海到祥云、海韵为伴,起于深山丛翳,大鱼为鲲鹏。我呢?南来的赤子,乘着长江的碧波,高举香烛,黄河的水浸润我的羊毫、狼毫,我的笔墨在溯流而上。”很显然,作家面对黄河,是在溯源,是在探古,是在畅思,他想寻找到黄河最原始的时刻,是想把千万年来黄河的游走路线给记载下来,然后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黄河,一个历史的黄河,一个现实的黄河,一个让人受到诸多启迪的黄河。然而这样的任务是极其艰难的,也是带着神圣的、神秘的一面,因此作家不能不虔诚,不能不细心,不能不面壁。那么,黄河在哪里呢?作家在虔诚的面壁之后,看到了什么?黄河是我们想象的黄河、是我们知道和了解的黄河吗?在这里,作家看到的是一个高天雷动的黄河:你的源头在青藏高原,你的源头在三皇五帝的为民深陷的眼窝里,苍苍茫茫。暴烈。迅疾。桀骜。洪荒大泽是你的,壮阔的绝望的万物的拯救者和毁灭者。鲲鹏与你为朋,日月共你为伍。山崩地裂是你初生的背景,西北有昆山,黄河出其间。巴颜喀拉。你这云间的修行者,你这长江与黄河的分水岭。扭转乾坤是你,开天辟地是你,醉酒一样的巴颜喀拉,你酿制了亿万斯年的华厦醇香,这一泄千万里的中国醇!从这段文字里,我们已经看到了作家面壁后沉吟的澎湃激情,已经看到了作家要展示的黄河是多层面的不朽场面。这样的书写,为黄河已经注入了广阔的背景,注入新的激动人心的元素。看到这些,我的心似乎要跟着作者一起澎湃,似乎要跟着作者一起朗读,也似乎要一起来颂唱我们的伟大母亲河——黄河。虽然这样的吟唱并不显得高亢响亮、激越长空,没有“黄河之水天上来”的铿锵气势,但是我们的情绪却已得到了少有的迸发,我们的心灵却受到了巨大的撞击,我们的眼光已经被刷亮了!然而,熊亮不愧是写过多部长篇散文诗的作家,能够在诸多激越情调的书写中,会随着波浪的起伏而制造着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会旋转出一浪高过一流的峰流浪尖。因此,作家写到了这里,并不满足已经取得的纵横交错的黄河描述,他还要进行进一步地展示这种意境,进一步地拓宽已有的描述场景:盘石。巨人醒来。女娲。悲悯醒来。混沌初开。混沌已经打开,太阳的光在海底升起,向上,从南海、东海、北海,从长江,从我无法抵达的江河湖泊的水平面升起。光芒。希望的火种,上古,是英雄的舞台。......于是,青藏高原、河套,于是,黄土高坡、渤海,都在这圣洁的光芒里——醒来了啊!摒弃昨日的征尘,于是,一部史诗开篇。这就是熊亮的写作,能够把自己的思绪拓得广广的,宽宽的,然后游刃有余地进行自己的铺垫,进行自己的推波助澜,进行自己的黄河书写。不难看出,熊亮书写的《黄河》,从虔诚的顶礼膜拜,到面壁而思,到黄河的纵横交错,再到黄河的苏醒引领,然后一路潇潇洒洒地、多层面地展示黄河,吟咏黄河,思索黄河,歌颂黄河,直至黄河奔流入海:让我掬一捧融合了天地的黄河的水,膜拜,痛饮!雪山。冰川。草地。沙漠。......当你已成为海的一部分,海更加辽阔。还我壮心的黄河哦,荡涤我的灵魂。在黄河入海口,与黄河一道走进海的空濛。作者在最后这一节里,写了黄河入海的消息,写了诗人对黄河的一种心情:奔流万年而不息的黄河,在万里的征途中已经尽显风流,已经书写了人类历史上最为壮观、最为瑰丽的宏伟篇章,而到了入海之地则显得风平浪静,则显得辽远无际。因为黄河到了这里,已经与大海连为了一体,已成为海中的一分子。这样的融合,自然是人类走向世界的一种融合,是人类走向更加美好明天的一种融合。黄河入海,那么“我”呢?这里的“我”是作者自己,但又不仅仅是他自己,而是另外的一个自己:“我”站在黄河的入海口,已经被黄河“荡涤”了“灵魂”,已经有了更高的精神与理性的升华,然后也就自然而然地与黄河相融合了。“我”与黄河一起,走进大海,眼前更加开阔,视野更加辽远,那里呈现的是一片海的“空濛”!《黄河》一诗写作到了这里,作者最后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片茫茫的大海,是一个悠扬(无边的“空濛”)的休止符。通读《黄河》,我的心与作者一样,是起伏的,也是澎湃的,是随着作品的文字意蕴的一种起伏与澎湃,最后又在“入海口”处的“空濛”中慢慢地平静下来。很显然,《黄河》对我也进行了一次“灵魂”的“荡涤”。这功劳是诗人熊亮的。不难想象,一部作品的问世,自然倾注了作家的许多心血,也展示了作家的许多才情。长篇散文诗《黄河》有着多层面的收获,是值得我们庆贺的。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作品中的有些方面比如前后的过度、黄河的气韵、相关的诗句等,感觉还需进行些许的斟酌、润色。当然,这只是个人的一点看法,也是瑕不掩瑜的方面,不影响整部作品的写作成功。整体说来,《黄河》一诗,是熊亮从六月到十月花费数月完成的一部力作,是具有震憾力度的一部作品,也是值得我们特别是进行散文诗创作的朋友们一读的。同时也相信,当你读了熊亮的《黄河》后,一定会收益多多,喜悦多多的。二0一八年十二月中旬写于家乡枣阳个人简介:国林,原名李军,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作品先后在多家报刊、网站与微信平台发表,多次获得过不同级次奖项。2018年2月出版的长篇小说《刘秀归来》


本文作者 :江西散文诗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