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子

拉杂窝窝,黑豆面糊糊饭 记忆中的美食:

作者:五寨在线 / 关注公众号:wuzhai1688  发布:2019-09-26

妈妈捏的那个窝窝头
喧腾腾那个香喷喷
一辈子也吃不够
而今好菜好饭天天有
还是想把家乡的那饭菜尝几口
……
一首《妈妈捏的窝窝头》,甜美而悠扬,听着这动听的歌声,又想起了当年的窝窝头。
小时候,我们这里种的玉米很少,做窝窝头的面主要以小青糜面为主,叫“拉杂窝”。
小青糜生长期短,是一种早熟植物。人们在种别的庄稼瞎苗时,都用它来补苗。小青糜子只能连皮磨成面做窝窝头,去了皮做捞饭很糠,口感不好,又浪费了糠皮。那时候,人们恨不得连庄稼的蔓子吃了,顾不上什么口感和营养,只要能充饥就是好东西。
初秋,小青糜子抢先熟了,人们把这救命的小青糜连夜抢收。分到各户。分到小青穈的人们,迫不及待地把它磨成面,好给饿了大半年的娃娃们吃个饱饭。
那时妈妈还不到三十岁,生活的贫困并沒有掩盖了她那俊美的容颜。她不仅长的美,而且是村里出名的巧媳妇,当然做饭更是一把好手。
爹把磨好的新糜面放在炕上,我们姐弟三个就大呼小叫起来,吵着让妈妈给蒸窝窝。妈妈被吵烦了,骂我们是“饿死鬼转世”,嘴里骂着,手却抻进面口袋,舀水和面做起了窝窝。
妈妈捏窝窝的样子很优美,她从盆里揪出一团大小适中的面团,两手松松的扣在一起,一上一下,下面的手掌托住面团,上面的手伸出食指和中指按在面团上,随着下面的手托着面团轻轻地上颤让其往一边滑动,用上面的手做助力,面团的中间渐渐出现了个圆圆的洞,这时候的我们眼巴巴地看着妈妈,盼望着妈妈不用把窝窝捏的太精美,只需快点蒸到锅里。窝窝终于捏好了,它的形状像小山,更像蒙古包,光溜溜,顶尖尖,里面的小洞洞还留着妈妈的手指印。
蒸熟的“拉杂窝”黑油油发着幽幽亮光,妈妈用筷子打退了我们抢窝窝的手,把窝窝放到烤片上,用文火慢慢烤,直到把窝头的外皮烤的起满了米粒大的小泡泡,然后,再在窝窝里放点油,再搁点盐。
这时,才会把烤好的窝窝递给早让口水流到衣襟的我们。
外皮焦脆,内里油盐喷香,闭上眼睛,享受着那一瞬间的香甜。
尽管吃到嘴里涩啦啦的,下咽的时候拉嗓子,油香诱人啊,再说,那样的待遇也是少之又少的。
一整年全家五口人都分不到一斤油,每天一滴都划不着,更别说蘸油盐的窝头了,这样的美食绝对是一种奢侈。
“拉杂窝”还有一种做法会让它更香甜,那就是把捏好的窝窝放在文火(决不能用大火,火大了把窝窝蒸熟,就起不到发酵的效果,文火让它慢慢地发酵,把窝窝里的蛋白质转变成糖,这样做出的窝窝会带点甜味,口感会更好。
好花还需绿叶配,拉杂窝再香,还的配上一碗黑豆糊糊,不然干巴巴的,吃着口感就会大减。
黑豆糊糊饭,主要是由黑豆和莜麦稍微炒制磨成的面为主,再加小米和山药蛋熬成的一种稀饭。饭里既有黑豆的豆香,又有莜面的爽滑,还有小米的清香,山药的软糯,其中的味道,只有喝过的人才知道。
做黑豆糊糊饭的工序并不复杂,只要把火候和时间把握好就行了。
切记凉水下面,按水量撒入一定数量的面,边撒边搅动,打散面,让面充分溶入水中,小米和面一起加入,等锅内起小泡时,再放入切好的山药块和少许盐。
千万不能心急,温火慢慢地熬,熬至山药蛋锦软入味既可。
黑豆糊糊饭做好了,妈妈把盛拉杂窝的盆和老腌菜的坛子放在炕桌上。
全家人围坐在炕桌边,盛一碗黑豆糊糊,吸一口不稠不稀、浓香滑溜的稀饭,再吃一口黑油油的拉杂窝。吃饭时,全家人不说,屋里只有吸稀饭和嚼腌菜的声音。
现在还常想起小时侯吃的拉杂窝,想起每次咬窝窝时,留在窝上的那几个白白的牙印印……


本文作者 :五寨在线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