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浩

【关学天地】“关学”并非“关中之学”

作者:张载祠 / 关注公众号:zzc5755456  发布:2019-06-16


点击关注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近年究读张载关学(简称关学)后,为其至诚至理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和处世观点而走心。爱之深亦问之深,敬仰之际,难免对其中的些许观点有了新的认识。而其中最大的困惑当属时人一直以来将张载关学作为“关中之学”或“关中的学说”来理解,并大有根深蒂固之态。这不能不是一个严肃而严重的“文化学案”。
关学本是理学(新儒学)四大学派濂学、洛学、关学、闽学中重要的一支,因其创始人张载和其理学的大部分门徒及后继者主要来自陕西关中地区,所以张载理学又称“关中理学”,后世便于说教和区分称其为“张载关学”或“关学”。而“关中之学或关中学说”是指八百里秦川的关中地区所有学说的通俗说法而已,是为一个地域性的学说或文化的口语统称,就像广东的学说俗称为“岭南学说”,湖南湖北的学说统称为“湖湘文化”,山西山东的学说被说成是“齐鲁文化”一样。二者绝非一语,也并无直接的因由关联。
作为孔孟新儒学(理学)重要一支的关学,因其萌芽于北宋亲历年间关中地区的仕子学人申颜、侯可等人的发端思考,其后经同属关中的张载在此“关学胚胎”上将其全面梳理、提炼、构建后形成了一个以“气本论”为思想核心的相对全面的新儒学(理学)体系。与张载同时期究学孔孟创设理学的有周敦颐、程颢程颐兄弟、邵雍及南宋的朱熹等等,这些学术大家在各自的生活环境和观点角度研究并发展着理学,从而形成了出发点相同但角度和视野各异的理学宗派。比如北宋理学的开山鼻祖周敦颐的理学思想体系以“诚”为核心,二程和朱熹的思想体系以“理”为其重心,而张载研究儒学的理学思想宗旨和观点则以“气”为究学的根本,及至于稍后的南宋陆九渊和明朝的王阳明,他们所倚重的理学思维体系则是以“心”为始终。既然理学的先宗们都有其鲜明的哲学观点和思想体系,显然名为共同传承孔孟儒学的理学,其各自的儒学思想精髓却有着千差万别的鲜明特色和风骨各异的学术初衷。再加之初创理学的先贤们各自并未在同一地理范畴的区域进行学术发展,自然各个学派从门徒源流、及所处环境等肯定有着不一样的体现。所以种种差异使得后世在区隔北宋各个理学派别时,以其思想特色为介质,以其所在地域为符号,最终形成了我们现在所熟知的代表周敦颐“诚”的濂学、二程兄弟的洛学、代表张载“气”的关学、朱熹以“理”为宗的闽学。这就是被后世称作的在理学上有着卓越贡献但观点各异的“濂洛关闽”理学四大派。张载创建的学说在理学四大派中有其一,称作“关中理学”,简称“关学”。
而将“关中理学”理解成为“关中学说”或“关中之学”的这些学说又秉持怎样的说法呢?
首先要弄清楚张载创建“关学”前的关中地区是什么学术思想为主导的问题,显然不是今天所说的“关中理学”,因为有宋以前哪有什么新儒学诞生了。史料表明,北宋以前的关中地区的学说文化氛围可分几个阶段。首先是先秦时期的诸子百家学说,这其中就包括了孔孟儒学、纵横学、道学、墨学、法学、兵将学等等,这些学说有的以关中为中心向外拓展和辐射,比如老庄学说(道学),据说是发源于关中地区终南山的楼观台一带。有些是由外而内引进,比如纵横学,本是春秋早期流行在齐楚一带的政治说客,而引发诸多的春秋有识之士为施展才能获得政治抱负,而形成风靡各国的权谋学说。秦国也成为当时纵横家们竞技的舞台,像知名的苏秦、苏历、张仪、范雎、公孙衍等等都活动在关中一带,自然这样阴谋和阳谋交织的纵横学,绝对不是张载四为思想所倡导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胸怀苍生道济天下”的张载关学思想体系。及至两汉三国时期,在董仲舒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思想学术“管控”下,一度出现了仕子学人争相研读儒学经典之学的风气。而其中以关中地区的经学大儒最为踊跃最为集中,比如关中扶风人马融,堪称东汉末年的经学大儒,据说其收徒讲学时分为帐内帐外数层,前来学习的门人及续传门人达数千人之多,而大部分人是无法目睹马融“真身”的,只能通过“口口相传”获得学习。其他的关中经学大师如班彪、杨震、摯恂等都在经典之学的儒学上做出了彪炳学界的贡献。这个阶段的“关中之学”的主体就是“经典之学”,简称“经学”。及至于两晋之后的南北朝及隋唐五代时期,各个朝代纷纷推崇佛学,一时儒学冷落佛学大盛,关中也不例外,佛学在关中的盛行不亚于其他各地。比如著名的儒道通人马枢、佛门高僧智永、唐朝宰相王珪、佛学大家玄奘、高僧鉴真等等,要莫源自于关中,要莫落脚于关中,不管如何,在这些佛学通人的引领下和法门寺、兴善寺、大雁塔等佛门的大兴大旺下,“关中佛学”一时风头无两,显然“关中学说”一说,在这个时期就是绝对的“关中佛学”当道。
实际上,“关中学说”不单是指思想学术层面的意识形态,文化艺术方面的“关中之学”的影响力不在思想学术之下。从西周早期尹吉普的《诗经》开始,到西汉司马迁的《史记》、东汉班固的《汉书》及杜佑的《通典》等等,关中文人名作层出不穷。延及现当代也是人才辈出大家不断,比如柳青、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等等。从文学角度审视关中之学后,其又成了“关中文学”或“关中历史”的文化流派。此外还有绘画、书法、科学、戏曲等等有着浓厚关中文化特色的艺术名人名作,也是“关中之学”的一个重要特色呈现。
无论怎样,以上这些文化或学说绝非“关中理学”一派而能涵盖。诸多学说和文化流派一起构建了波澜壮阔的“关中之学、关中学说或关中文化”。而文献中对“学说”的定义是指根据所学到的某方面知识并加以总结而得出的最终结果。比如国家学说、分权学说、板块学说、阴阳学说、五行学说、运气学说、老庄学说、种质学说、取代学说、包围学说、 达尔文学说、巴甫洛夫学说、基因学说、染色体学说、原子学说、氧化学说、摆动学说、归还学说、占领学说、信号学说等等。如果参照以上对学说的定义,那还有什么可以辩驳“张载关学”就是“关中学说”呢?此说显然属于匿论。还须回归“学说”概念本身对其究读辨识才行。
从炎帝、黄帝时期就深耕于关中大地的文化学说是丰富而广袤的,社会应用也是千差万别的。不要说张载关学不能替代“关中之学”,作为张载关学本身而言,也是不能“点面相融”,毕竟针对于“关中学说”来说,张载关学木秀于林,又怎么能让灿若星汉的理学大派掩映于芸芸学说之中呢?这显然不合乎逻辑和理论。
(说明:本文为原创文章,作者为张载祠马苏彬老师。如有引用,必须注明“张载祠马苏彬”。)
编辑:李正浩 校版:马苏彬 审核:高少丽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本文作者 :张载祠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