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延亮

《乐队的夏天》让人想起黄家驹,这个季节,又是摇滚的夏天吗

作者:火i山小视频直播APP / 关注公众号:TV5349  发布:2019-06-16

这个夏天,有几件事情让炙热的心情更加躁了起来。
首当其冲的,便是由爱奇艺出品,由吴青峰、欧阳娜娜、张亚东、高晓松、乔杉、马东担任超级乐迷的原创音乐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重新掀起了一股久违的金属狂浪。
第二,华语“音乐教父”罗大佑“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巡演,北京站的主题将是“北京摇滚旗舰场”,这个中国第一个摇滚明星,曾经“离家的年轻人”,归来仍是摇滚少年。
还有许巍也在各地的演唱会呐喊着,或许不为别的,只为摇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无尽光芒”。
汪峰也仍然穿着皮裤,在“就这样”的巡演舞台上,在风光、喧闹、迷离的夜幕下,嘶吼着他的焦虑和痛苦:也许征程的迷惘会扯碎我的手臂,可我相信未来会给我一双梦想的翅膀……
——这个夏天,又是摇滚的“夏天”吗?
37年前,1982年的那个夏天,罗大佑用一把失真的吉他,砸碎了华语乐坛民歌时代的小情小调、诗和远方,《鹿港小镇》里“我家就住在妈祖庙的后面,卖着香火的那家小杂货店”,瞬间把缥缈幻境的心灵,一把拽进了人间烟火。
——华语摇滚初现雏形。
随后罗大佑的第二张专辑《未来的主人翁》,其中的《现象七十二变》这样唱到:“彩色的电视变得更加花哨,能分辨黑白的人越来越少。”即使岁月更迭,时代变幻,但放诸近日,仍然犀利精准。
——中国的迪伦·鲍勃诞生。
4年之后的1986年,崔健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的百名歌星演唱会上演唱了《一无所有》,在那个特殊而纠结的年代,让人无比震撼的吼出生命的愿望:“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
这首歌让当时时代背景下,失落迷惘的年轻人,找到了一个精神释放的出口,中国内地摇滚宣布诞生。
2年之后,崔健举办了第一次个人演唱会,当他在北京中山音乐堂再次唱起《一无所有》的时候,在香港那边,出道5年的黄家驹,终于得到了香港乐坛的关注。
1988年,《大地》获得了当年的十大劲歌金曲奖,随后,《不再犹豫》《逝去日子》《光辉岁月》《我是愤怒》等等,蕴藏着黄家驹心灵呐喊的歌曲,伴随着黄家驹那沙哑的声音,还有他那经典的爱你手势,不断的颤抖着摇滚乐迷们的心灵。
再后来,又有了“魔岩三杰”、郑钧等等摇滚人,还有黑豹、唐朝、零点、轮回、超载、鲍家街43号等等摇滚乐队,在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那时,就是“摇滚的夏天”,无比狂热。
但这个夏天,我们蓦然发觉,在摇滚的呐喊里,好像只剩下罗大佑,还有许巍和汪峰的声音了。
去年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当老狼和汪峰、周晓鸥、栾树、高旗、丁武、李延亮、陈劲、马上又一起站在舞台上的时候,有多少人未闻歌声就已经热泪盈眶,多么久违又珍贵的摇滚聚会,只是过后或许已经不会再有了。
于是,黄家驹,那个“离家的年轻人”,总是常常让人怀念。
当年,在香港流行音乐的环境下,黄家驹表达的思考和呐喊,并没有得到香港市场足够的承认,相反,他的歌却在内地疯狂流行,并一直传唱至今。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黄家驹的歌在内地的经久不衰,也代表了一种黄家驹的摇滚精神,在内地仍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那么,假设黄家驹没有离去,他是否能让内地摇滚的夏天,一直延续到如今呢?
这是一个假命题,永远都不会有答案,但是,关于这一切,也带给了我们一些思考,就如2005年白岩松在《新闻周刊》里,说的一段关于黄家驹的话:
“1992年底采访Beyond,我问他们对香港乐坛的看法,家驹说感觉香港乐坛很闷,有些商业。
但是他哪儿知道,跟现在相比,那个时候的商业简直就是不够商业,目前的华语流行乐坛,到处是罐头音乐,速成速吃,记住得快,忘得也快。出一张唱片,只要其中有一首K歌,也就是在卡拉OK常被人点唱的歌,就算是很成功了。”
就摇滚而言,摇滚是浮躁的,但同时也是最不浮躁的,这是摇滚自身的矛盾对立,也是摇滚生存的基本原则。
希望《乐队的夏天》,能给内地摇滚带来重新属于它的季节。
更多精彩
❀筑梦情缘:傅函君弟弟是沈其北?小时候的一幕露馅了
❀筑梦情缘:沈其南为傅家讨公道,无意被大哥认出,说3字两人相认


本文作者 :火i山小视频直播APP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