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日兰

| 停驻的时光——印度北方行记 研图·摄影师系列

作者:源流运动 / 关注公众号:wellspringchn  发布:2019-05-25


《研图》栏目的初衷,是通过多元的图片寻获不寻常的认识和思考。在此过程中,我们常需通过摄影师的作品观察历史遗留的物与景。摄影者是今古之间的重要媒介,他们是回眸过往的“今人”代表之一。“研图·摄影师系列”将从摄影者本人的视角和更贴近观者的角度出发,展现今人的体悟与思考。
本期作者
陈庆丰
自由职业
二十年户外运动,半生风雨兼程,也曾爱过哭过拥抱过生活,如今转身回到江湖里。相信所有的风景都在永不停息的路上,只有停下来才可以用心陪伴!
对大多数国人而言,有关印度的最初印象源自《西游记》。玄奘取经的艰辛,让印度之于我们好似遥远的天国。直到飞机降落在新德里机场,我还似乎一直困于梦中。正基于此,我选择了最能深入印度的旅行方式——从朋友那里转来一辆500cc的Royal Enfield摩托车,开始我的北印之旅。
(制图:杨佳帆)
图一 泰姬陵东侧建筑
在地球曾经孕育过的文明古国里,古埃及成了撒哈拉沙漠里的几座金字塔,古巴比伦早就消逝融合于两河流域残酷的宗教争斗里。同样位于东方的古中国与古印度,前者由于近现代的改革与再建已然天翻地覆,而对于后者它的过去似乎就是它的现在。它不在历史书里,也不在地下遗存里,它就在当下,在那块土地上生动地重复着种姓的轮回与再生。
图二 恒河边的圣徒
从瑞诗凯诗到阿姆利则
瑞诗凯诗(Rishikesh)——恒河冲出喜马拉雅山遇到的第一块平原之地,世界瑜伽之城,当年披头士以及许多的嬉皮们来此寻找东方的神秘主义;这里也是孟加拉虎的栖息地,我到的前几天,一位比利时的女游客,在晚间散步去恒河边的林间小路上,被一只孟加拉虎叼走了。
图三 一路陪伴的摩托车
拜访过瑜伽之城后,从恒河平原渐入喜马拉雅深山,前往喜玛偕尔邦的度假胜地西姆拉(Shimla)。出小镇甘达哈特(Kandaghat)的山路上有处漫长的下坡,骑着摩托车,听着大提琴忧伤的声音,居然就睡着了。惊醒时正是坡道尽头的发夹弯,猛然间摩托车就侧向滑出去。反应过来时,脚已经被压在了摩托的下面,汽油咕咕地流了一地,右侧肩膀狠狠地撞在了地上,感觉到廉价的头盔尽其所能地保护了我。
一个路过的印度司机将我扶起,老练地抬起我受伤的胳膊,不由分说地前后绕几圈,用标准的印度英语问我:痛不痛,要不要去医院? 我只能咬牙切齿地回答:I am fine。越来越多印度人耍猴似的将我围起来,荒山野岭的也不知他们从何处冒出来。我一面感谢那位好心扶我起来的司机,一面发动摩托车准备仓皇逃离,而摩托的点火系统却出了问题,一直发动不起。最尴尬的是每启动一次,围观人群就笑个不停,于是我急中生智将摩托挂上空挡,顺着下坡路滑行一会儿,再用力挂上一档,强行发动摩托飞似的走了,留下身后大声唏嘘的人群。
开出很久才发现右肩生疼,遂停在山崖边的小卖部,喝杯可乐,靠在椅背上长长地舒口气,掏出黄道益活络油擦拭痛处,竟然就昏昏沉沉地睡去了。醒来时发现一群小孩围着摩托,我强忍疼痛,解开胸口牛仔服扣子,将右手伸进衣服里挂住,艰难地用一只手在崎岖陡峭的喜马偕尔邦连续行了四个小时,终于到了山巅之城西姆拉。而后经莲花生大士曾居住过的拉瓦萨尔(Rewalsar),并在达兰萨拉(Dharmsāla)的山谷里养伤一个多星期后,到达旁遮普邦的锡克教圣城阿姆利则(Amritsar),中间的千辛万苦此处不表。
图四 阿姆利则金庙——金庙是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15世纪时由锡克教第五代宗师阿尔琼(Arjan Mal)创建,修建金庙花费了750公斤黄金。
阿姆利则是锡克教的圣地,相当于伊斯兰教的麦加,基督教的耶路撒冷,印度教的瓦拉纳西。这座城市地处印巴边境,部分受其管辖的瓦加(Wagah)有唯一一条通往巴基斯坦的公路,每日上演着印巴两国升降旗的武林大会。
图五 金庙入口存鞋处——在印度,几乎所有的庙宇,不论是印度教、锡克教还是耆那教的寺庙,都需脱鞋才能进入。许多寺庙门口都有存鞋处,最恐怖的当属比尔内尔(Bikaner)的老鼠庙,庙里供奉女神杜尔迦(Durga),饲养着几万只老鼠,数百年来香火旺盛,所有信众都必须光脚穿行在老鼠群中朝拜。
图六 金庙内准备早餐的义工
图七 阿姆利则金庙主殿内二楼局部
图八 阿姆利则金庙内部
金庙的圣殿顶部有一座大金圆顶,庙宇四角还各立有一个小金圆顶。整座建筑共有三层,融合了印度教建筑和伊斯兰教建筑的特点。金庙内部有镶嵌着大理石地板的教徒祈祷大厅和经室、圣物室等,成书于1604年的《阿底格兰特》根本经典仍置放在神圣的祭坛上。
图九 阿姆利则金庙朝拜——这是一处纯粹干净的圣地,包容开放的锡克族用骑士精神建教,金庙每天接纳约5万人,并给所有朝拜的信众提供免费吃住。即使是游客,只要戴上头巾便在此刻成为锡克教的一份子,可以在食堂做义工,享受免费的食宿,可以真诚地对着每一位信徒微笑。在那里,不论是哪种信仰,从哪里来的人,都一定会感动于真挚美好的人类共同体所表现出的热忱、自由、平等和善良,真心愿世界和平,没有饥饿,没有战争。
前往“金色之城”贾沙梅尔
图一〇 贾沙梅尔古堡看日落
离开阿姆利则,我穿越富庶的旁遮普邦和拉贾斯坦的荒漠,前往沙漠边陲的金色之城贾沙梅尔(Jaisalmer)——那里有全世界唯一一座“活着的”城堡。
途中经过珀丁达(Bhatinda)的吉拉·穆巴拉克(Qila Mubarak)古堡,它大概是印度历史上幸存下来的最古老的城堡。传说德里苏丹国的女性统治者拉兹亚特丁·苏丹娜(Raziyyat-din Sultana)遭废黜后,便被关押在这座古堡。古堡上现存有锡克教寺庙,传说是为回报在此降伏妖魔,恩泽当地百姓的锡克教第10代上师而建。
图一一 吉拉·穆巴拉克古堡外部的西侧
图一二 吉拉·穆巴拉克古堡西侧路边缝被子的人
图一三 吉拉·穆巴拉克古堡东部的外侧
图一四 吉拉·穆巴拉克古堡的正门外侧
图一五 吉拉·穆巴拉克古堡大门的左侧
图一六 吉拉·穆巴拉克古堡门内图一七 在拉贾斯坦邦偶遇的印度女人
贾沙梅尔堡是世界最大的一座城堡,位于拉贾斯坦邦西部边陲,建于1156年。它处在古印度和中亚的商路要道上,曾经繁华一时。城堡用黄色砂岩建造,在日出日落时分的阳光里,整个城堡呈现出耀眼的金色,所以贾沙梅尔又称黄金之城。
图一八 贾沙梅尔古堡的外侧一角——骑着摩托、乘着月色,沿着光滑的石头路,开进贾沙梅尔城堡,那种瞬间穿越到中世纪的即视感实在太过魔幻。
图一九 贾沙梅尔古堡的北侧立面
图二〇 贾沙梅尔古堡第一道门内的立面
图二一 贾沙梅尔古堡内建筑外观
图二二 贾沙梅尔水庙一处拱顶
图二三 贾沙梅尔古堡内东侧的庙顶
图二四 贾沙梅尔古堡西侧
图二五 古堡上看贾沙梅尔古城
图二六 从城内看贾沙梅尔古堡
图二七 贾沙梅尔古城内建筑
蓝色之城
拉贾斯坦邦拥有四色之城:金色之城贾沙梅尔,粉色之城斋普尔(Jaipur),白色之城乌代普尔(Udaipur),而蓝色之城便是焦代普尔(Jodhpur)。焦代普尔有着迷宫般的街道,在错综复杂的街道里,只要有一条缝隙露出天空,就能看到漂浮在城市上空的梅兰加尔(Mehrangarh)古堡(以下简称梅堡)。
图二八 远观梅堡——梅堡建于1459年,屹立在125米高的巨崖上,古堡不止远远望去显得壮观威严,建筑内部装修也很豪华。
图二九 仰望梅堡
图三〇 仰望梅堡
图三一 梅堡建筑外立面
图三二 梅堡主殿外侧
图三三 梅堡观蓝色之城
图三四梅堡外立面
图三五 梅堡第四重门附近仰望
图三六 梅堡第四重门附近外立面
从蓝色之城去粉色之城斋普尔的路上,会经过印度教圣地普什卡(Pushkar)。圣城普什卡仅有14800人,却拥有多座印度教神庙;街头巷尾,小道两旁,几乎全部被寺庙占领,许多的住家前庭就是神庙。小城里的市民都是虔诚的印度教徒,并且都是素食者,城里禁售酒、肉,甚至包括鸡蛋。这里有印度唯一供奉大神梵天的寺庙,可惜该寺庙不给拍照。古老的普什卡有众多的庙宇,我去了一座没有正式开放给游客的古老寺庙。
图三七 Sri Raghunatha Swamy Temple的一处门——寺庙里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每一扇门都通向隐秘的真理;推开其中一扇,门内正对着楼梯,静静的上到天台,那座古老庙宇的塔尖群突然就出现在眼前,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说,便在阳光里坐了下来,一坐就是整个下午。
图三八 Sri Raghunatha Swamy Temple内侧
图三九 Sri Raghunatha Swamy Temple回廊
图四〇 Sri Raghunatha Swamy Temple顶部
图四一 Sri Raghunatha Swamy Temple顶部塔群
图四二 Sri Raghunatha Swamy Temple塔群
图四三 普什卡的圣湖
图四四 普什卡圣湖——普什卡又称花手之城,传说普什卡圣湖是由印度教的创造之神——梵天手中的荷花落下的花瓣所形成的。这里的湖水对虔诚的印度教徒来说如同恒河水般神圣,他们相信圣水可以洗去身上的罪孽,得到神灵保佑。
从德里一路向北,经喜马偕尔邦向西进入旁遮普邦,再沿着印巴边境公路向南骑行穿过整个拉贾斯坦邦的荒漠。印巴边境一座座古老的城邦穿越深沉的年代,依然生动且无序地活着,视时间为静物,视过去为当下。
经过一个多月的且行且驻,我也即将告别炽烈的拉贾斯坦邦,告别无数次被当间谍盘问的边境地区,向着阿格拉的泰姬陵,向着圣城瓦拉纳西一路向东,进入恒河流域的城邦。
我们将跟随作者的脚步一路向东,走入另一座圣城瓦拉纳西,敬请期待下期。
联系作者
新浪微博:忘城
Facebook/Instagram :qungfun
邮箱:lostcity@vip.sina.com
微信:timehostel
《研图》往期悦读
研图 | 万古永相望,七夕谁见同
研图 | 忽复九月九
研图 | 将与买人看——唐宋遗物中的商业“广告”
研图 | 玉见良渚——良渚的玉器及其纹饰
研图 | 一眼千年,回眸宋代
研图 | 能不忆江南——探访五千年前的渚上家乡
研图 | 国际古迹遗址日特稿:有人等待的地方才是家园——文化遗产的景与人
研图 |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X射线在文物保护中的应用
研图 | 鸟兽来仪,执礼尊彝——青铜器中的动物世界
研图·摄影师系列 | 回眸千年——从北京到“史国”的四十天
研图·摄影师系列 | 柬埔寨的诅咒?——真腊故地风土记
研图·摄影师系列 | 回眸千年——由“史国”向西的八千里路云和月


本文作者 :源流运动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