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天大醮

不 起 ,我 无 法 同 情 巴 黎 圣 母 院 ! 这 段 历 史 不 能 忘 记 ... 对

作者:农村一手爆料 / 关注公众号:ncysbl8023  发布:2019-04-18


阅读本文前,请先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农村一手爆料”再点击“关注”,这样就可继续收到农村最新资讯了。
北京梁中书为给岳父蔡京贺寿,搜刮十万贯金珠宝贝,命提辖杨志送往东京,号称生辰纲。公孙胜认为生辰纲是不义之财,便有意劫取。各类公孙胜形象 各类公孙胜形象(35张) 他久闻托塔天王晁盖之名,便到郓城县东溪村投奔晁盖,想请晁盖一同劫取生辰纲。当时晁盖已得赤发鬼刘唐报信,并通过智多星吴用结识阮氏三兄弟,正在家中谋划劫纲之事。[2] 晁盖得知公孙胜来意后,将他请进后堂,与吴用、刘唐以及阮氏三雄相见。七人一同定下劫纲的计策,是为“七星聚义”。[4] 杨志押送生辰纲经过黄泥冈,晁盖七人扮作贩枣商人,也到冈上休息。七人在白日鼠白胜的配合下,用蒙汗药酒迷倒杨志等人,劫走了生辰纲。[4] 之后,阮氏三雄返回石碣村,公孙胜则与吴用、刘唐留在晁盖庄上。[5] 入伙梁山 生辰纲被劫后,济州府尹派三都缉捕使臣何涛查办此事。何涛探知晁盖七人假扮卖枣客商的事情,又捉拿白胜,严刑逼供。白胜熬刑不过,被迫招出了晁盖。何涛便到郓城县敦促县衙捉拿晁盖七人。郓城县押司宋江却提前向晁盖报信,而负责捉拿的都头朱仝、雷横也有意私纵。晁盖与吴用、公孙胜、刘唐得以逃到石碣村阮氏三雄家中。[5] 晁盖四人虽然逃脱,但庄中却有庄客被官府捕获,并供出公孙胜等六人的大致情况。济州府尹又向白胜问供,白胜只得供出公孙胜六人的姓名以及阮氏三雄的住处。府尹命何涛到石碣村抓捕。[5] 石碣村一战,公孙胜施展道术,祭起狂风,风助火势,火烧官军战船,大败何涛,而后与晁盖等人投奔梁山泊入伙。[6] 梁山寨主王伦见晁盖等人本领高强,不肯收留,婉言劝他们下山离去,结果被林冲火并。[6] 林冲推举晁盖为寨主,并推吴用为军师。公孙胜则居第三位,与吴用同掌兵权。[7] 宋江上山后,公孙胜以探母参师为名,返回家乡蓟州,自此一去不回,期间曾推荐锦豹子杨林到梁山入伙。[8-9] 高唐斗法 央视版水浒中的公孙胜 央视版水浒中的公孙胜(14张) 宋江攻打高唐州,却败于太守高廉的妖法。吴用让戴宗去蓟州寻取公孙胜,李逵也随同前往。二人在蓟州机缘巧合遇到公孙胜的邻居,得知公孙胜居住在九宫县二仙山。戴宗赶赴二仙山,让李逵假意伤害公孙胜的母亲,将公孙胜激出相见。但公孙胜却不肯出山,称师傅罗真人不肯相放。戴宗苦苦哀告,又去拜见罗真人,请他放公孙胜下山。[3] 罗真人传授公孙胜五雷天罡正法,让他下山辅助宋江“保国安民,替天行道”,又送八字真言,命他“逢幽而止,遇汴而还”。公孙胜到高唐州后,与高廉斗法,以五雷天罡正法破了高廉的妖术。高廉欲要驾云逃走,结果被公孙胜用法术从云中打落,最终被雷横砍死。梁山军得以攻破高唐州。[10] 大聚义 攻打芒砀山时,公孙胜摆下八阵图,擒获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降服混世魔王樊瑞,后收樊瑞为徒。[11] 智取大名府时,公孙胜扮做云游道士,与轰天雷凌振一同潜入北京。[12] 梁山大聚义时,公孙胜主持罗天大醮,掘出定下头领排名的石碣碑。他位居第四,星号天闲星,担任掌管机密军师。[13] 二败高俅时,公孙胜作法祭风,协助刘唐火烧官军战船。[14] 南征北战 梁山受招安后,公孙胜随宋江南征北战,先后征讨辽国、河北田虎、淮西王庆。征讨辽国时,公孙胜在幽州青石峪破除统军贺重宝的妖法。[15] 后又以五雷天罡正法,协助宋军大破太乙混天象阵。[16] 景岗山饰演的公孙胜 景岗山饰演的公孙胜(20张) 征辽期间,公孙胜曾带宋江去蓟州二仙山,参拜罗真人。罗真人让公孙胜随宋江“去干大功”,并请求宋江在“奏凯还京”时能放公孙胜归山。[17] 征讨田虎时,公孙胜与关胜、呼延灼一同镇守卫州。[18] 后在五龙山与乔道清斗法,先用法术操纵兵器在空中打斗,又召唤出神兽相斗。乔道清尽皆不敌,大败而逃,遁入百谷岭。公孙胜有意降服乔道清,只是围而不攻。乔道清最终被孙安劝降,并拜公孙胜为师。[19-20] 后来,公孙胜又赶赴汾阳卢俊义处助战,以神火破了马灵的金砖法,降服马灵。[21] 征讨王庆时,卢俊义在南丰之战中大战金剑先生李助,却不敌李助的剑术。这时,公孙胜随中军杀到,以法术使李助手中剑脱手落地。卢俊义方才将李助生擒。[22] 而在简本水浒中,公孙胜曾“布起五里黑雾”,协助孙安夺取石祁城,又献计攻克秦州。[23-24] 人物结局 平定淮西后,宋江班师回朝,驻扎在东京城外陈桥驿。公孙胜想起罗真人“遇汴而还”之语,便向宋江辞行,返回蓟州二仙山,“从师学道,侍养老母,以终天年”。[25] 出处考究编辑 历史上的宋江起义三十六人,多数并无名字记载,公孙胜这一人物最早出现于宋元时期的《大宋宣和遗事》中。《大宋宣和遗事》是《水浒传》蓝本之一,其中对公孙胜的事迹并没有单独的阐述描摹,形象非常模糊。崇武石雕工艺博览园中的公孙胜雕塑 崇武石雕工艺博览园中的公孙胜雕塑 而在《宋江三十六人赞》(《水浒传》另一蓝本)以及元杂剧水浒戏中,都没有公孙胜的名字。明代李开先的《宝剑记》中,公孙胜则是一名世俗军官,官拜参军。[26] 有研究者认为,《水浒传》中的公孙胜形象很可能到小说创作的最后阶段(明代嘉靖年间)方才定型,而他在之前的水浒版本中很可能与《宝剑记》中相似,是世俗军官形象。至于公孙胜有了道士的身份,以及梁山第四的排位,则应与嘉靖年间道教社会地位的提升有关。[27] 也有研究者认为,公孙胜这一人物的塑造,糅合有《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形象,承继的是诸葛亮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本领。吴用虽为军师,但与诸葛亮相比,却缺少一些仙道色彩,显得质实有余而飘逸不足。而公孙胜以道士面目出现,正好与吴用相辅相成、优势互补。二人各自体现了诸葛亮才能的一个侧面,合起来刚好“生辰纲”事发后,观察何涛得到了消息,前来郓城县找到了宋江与宋江一起抓捕主犯晁盖,宋江假意答应,却偷偷私传讯息,使晁盖等人脱险。一天·,被宋江救济过的阎婆来报答宋江,并在做媒的王婆撺掇下,把女儿阎婆惜嫁给了宋江作小妾。但宋江并不钟情于阎婆惜,因此阎婆惜与押司张文远渐渐勾搭成奸。晁盖上梁山后,为报宋江之恩,派刘唐携礼物夜走郓城县答谢,宋江推辞不成,只好留下书信和一条黄金, [3] 不料被阎婆惜发现,并以此要挟,宋江要信不给,无奈之下,怒杀阎婆惜。四处流亡 宋江 宋江 宋江杀人后,逃回家隐藏起来,后得好友朱仝私放,于是与弟弟宋清一起到了柴进庄, [4] 在这里与武松结为了异姓兄弟, [5] 孔家庄上的孔太公十分担心宋江安危,得知宋江在柴家庄后便把宋江接到了孔家庄去,宋江在孔家庄见孔家庄两位少庄主孔明、孔亮喜欢学习棍棒,便留下来指导,一天孔家庄抓到一个人,却是已经变装为行者的武松,宋江连忙救下,互相讲了近况并澄清了误会后,宋江决定与武松一起离开孔家庄,武松独自去了二龙山,而宋江决定前往清风寨投靠花荣,并于清风山结识锦毛虎燕顺、矮脚虎王英、白面郎君郑天寿三位山寨头领,又救了清风寨知寨刘高的夫人。[6] 一天,宋江在清风寨观灯时遭知寨刘高之妻陷害入狱,花荣相救宋江也被镇三山黄信用计抓捕,黄信与刘高决定把宋江押送到青州。[7] 途中却被锦毛虎燕顺、矮脚虎王英、白面郎君郑天寿三人劫走了宋江,杀死了刘高。黄信回到青州,其师傅霹雳火秦明性急想与徒弟报仇,结果被擒,于是宋江用计让秦明、黄信都入伙上山。[8] 宋江提议弃了清风寨投奔梁山,于路在对影山劝收吕方、郭盛,不期路遇石勇得宋江家书,原来是宋父为了骗宋江回家写书称自己已病逝。[9] 于是宋江独自回家奔丧被擒,发配江州。[10] 发配江州 宋江在发配途中被梁山人马所救,梁山众人让宋江落草,但宋江不愿并以死明志,众人无奈,梁山军师智多星吴用向宋江介绍了在江州的相识神行太保戴宗。宋江离开了梁山后,路过揭阳岭被催命判官李立用蒙汗药迷倒,得混江龙李俊、出洞蛟童威、翻江蜃童猛所救。因在路上打赏了使棍棒的病大虫薛永, [10] 宋江得罪了当地恶霸没遮拦穆弘、小遮拦穆春,二人追宋江等人。宋江等人逃跑时误上了船火儿张横的贼船,幸得李俊、童威、童猛三人及时来救,三人解释误会后,宋江在穆弘宅中与在揭阳岭遇上的人进行了小聚会。到达江州后,宋江广施人情,因此当地没有人不喜欢宋江。宋江在江州故意不给戴宗贿赂,引得戴宗坐不住亲自来找宋江。[11] 由此宋江得以认识戴宗,一天戴宗与宋江饮酒,恰逢黑旋风李逵在闹事,因此戴宗将 黑旋风李逵引荐给了宋江,李逵后来因为输掉了宋江借给他的钱又在赌场闹事,宋江和戴宗出现把事情摆平,三人去浔阳楼喝酒,期间李逵与当地船主人浪里白条张顺出了争执,李逵在水中被张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幸好宋江及时出现拿出张顺兄长张横的书信平息了误会,李逵二人和解。四人在喝酒时,李逵又不慎弄伤卖唱的宋玉娘, [12] 宋江替李逵赔了钱。回到牢房后,宋江就病倒了。过了五七天,宋江病好了,想找好友们喝酒,可惜找不到。一个人闷闷不乐到了浔阳楼,加上酒醉,宋江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在墙上写上了一首诗,却被后来看到的黄文炳理解成反诗。于是蔡九知府便派人抓捕宋江,戴宗建议宋江装发疯。却被黄文炳识破,重刑之下宋江被迫认罪。于是戴宗唯有到梁山找帮手, [13] 结果吴用的假书信计谋被识破,戴宗也因此被捕,在二人行刑将要被处决那天,梁山、揭阳、江州三路人马齐聚,劫走了宋江。二十九人在白龙庙英雄小聚义。[14] 宋江决定向黄文炳报仇,薛永推荐了熟知无为军情况的通臂猿侯健,于是宋江得以用计杀了黄文炳一家,并活捉了黄文炳。残杀黄文炳后,三路人马决定起程一起上梁山,途中宋江又收伏了摩云金翅欧鹏、神算子蒋敬、铁笛仙马麟、九尾龟陶宗旺四位好汉一同上梁山。上梁山后,宋江坐了第二把交椅,为晁盖之后。[15] 梁山聚义 宋江上山后,担心父亲与弟弟受牵连,不顾众人反对亲自下山接父弟上山,却被埋 宋江受三卷天书 宋江受三卷天书 伏已久的官军追捕。宋江躲进破庙,见到了九天玄女,得知自己星宿下凡,并从九天玄女手中得到了三卷天书。梦醒后,梁山好汉们及时赶到杀退官军,救走宋江一家。[16] 后在攻打曾头市晁盖被史文恭毒箭射死后,宋江坐上第一把交椅,打退朝廷多次围剿后归顺朝廷。从此,梁山主事厅由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头目增长到了一百单八将,又相继两胜童贯、三胜高俅以及天下八方十位节度使,并活捉高俅,梁山事业也发展到了鼎盛。南征北战 面对梁山义军越战越勇的形势,朝廷改变策略,派人安抚。于是,在宋江等人妥协思想的指导下,梁山全体接受招安,改编为赵宋王朝的军队。统治者还采用“借刀杀人”的策略,命令梁山好汉前去抗击辽国的侵略和剿灭国内造反的河北田虎、淮西王庆、江南方腊势力。梁山泊义军接受招安后,正遇辽兵侵犯,宋江受诏破辽。于是大军北进,攻下檀州,夺回蓟州,智取霸州,占领幽州,兵围燕京,辽主请罪投降。宋江班师回国,遵照徽宗旨意,将所夺州县仍退还给了辽邦 。破辽成功后,宋江等梁山军又奉旨平定了河北田虎。在平定田虎的过程,宋江又收服许多降将。平定田虎后,又奉旨出征淮西王庆。出征王庆,仗打得十分惨烈,不少河北降将也因此牺牲了,其中包括卞祥、山士奇、安仁美、余呈等猛将也不幸牺牲,孙安等几员猛将也相继病逝。平定田虎、王庆后,河北降将乔道清、鄂全忠等将领相继向宋江辞别,归隐。宋江凯旋班师。皇帝又下诏令宋江去平定江南方腊。在平定方腊军的过程中,义军损失惨重,虽然最后擒获了方腊,大功告成,但却阵亡59条好汉,回军途中,鲁智深在杭州六和寺坐化(和尚盘膝打坐安然而死),残废的武松不愿回京,就在这里出了家。离开杭州后,林冲瘫痪,杨雄、时迁、杨志、穆弘病死,燕青又悄然离去。到了苏州,李俊、童威、童猛又离去。等到大军回京驻扎陈桥驿时,只剩下27名头领(PS:梁山军共108将,5人留在京师没有出征(其中安道全在战斗中被调回京), 公孙胜战前离去,即102(不包括战斗中被调回京的安道全)人参战,59人阵亡、10人病死、1人坐化,合计死亡70人,还有5人虽然在战斗中存活下来但是离开军队(其中1人出家),回京的只有27人。“顶个诸葛亮”
来源:环球视野
巴黎圣母院的塔尖终是在熊熊烈火中倒塌,一座800多年的艺术殿堂惨遭浩劫。
对此,网上不少人表示同情、心痛还有祈祷。
▲燃烧的巴黎圣母院
这是一个拥有近千年历史的艺术殿堂,也是欧洲文明的瑰宝,如今遭受这样的劫难,笔者也表示可惜,但是,我却无法同情它。
因为,我想到了159年前的圆明园。
1860年10月6日,英法联军直扑号称“万园之园”的圆明园,洗劫了里面无数的金银财宝与艺术珍品。很多人将里面能拿的全带走,拿不动的就找马车拉,实在太重拿不走的,就任意破坏。
很多人抢劫的财宝都是用马车一车一车的拉走。
比如有一个叫赫利的英国二等兵,他抢劫了两尊金佛塔以及其它大量财富,使得他靠劫掠致富,最后享用终生,一辈子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1860年10月11日,英法联军再次对圆明园进行洗劫,由于抢劫散落了很多财宝,他们不是用手在地上捡,而是将尘土直接刮起来用筛子筛,使得园中尘土飞扬,当时有谚曰:“筛土,筛土,一辈子不受苦”。
他们将财宝与文化艺术珍宝抢走,抢不走的就肆意破坏掉,到底抢走了多少?根本无法统计。
最可恨的是那帮强盗抢走了天量的财宝与艺术珍品不说,还将整个圆明园烧毁。
1860年10月18日,3500名联军冲入园中,纵火焚烧圆明园,火光冲天,大火烧了整整3天3夜不熄灭。
就这样,这座人类艺术殿堂、这座东方文明瑰宝就这样被毁灭。
雨果曾说,即使将整个西方博物馆的艺术品加起来,也不如圆明园的多。
是的,即使将希腊帕特农神殿、埃及金字塔、罗马大剧场、巴黎圣母院还有白金汉宫全部加在一起,也不如圆明园宏伟。
然而,当大火烧得正旺的时候,带头的英军头领额尔金得意忘形地宣称:“此举将使中国与欧洲惕然震惊,其效远非万里之外之人所能想象者”。
显然,放火者将这种毁灭性的破坏当作了自己的骄人战绩。
时至今天,当巴黎圣母院遭到劫难,我不想对它幸灾乐祸,因为对别人的灾难“叫好”这显然不合适,却也无法对它表示同情,请原谅我的狭隘与不够大度,只因至今依旧耿耿于怀。
当有人站在道德制高点批判别人,当他们批判别人是民族主义者时;
当他们说烧圆明园的不是现在的法国人,祖宗犯下的罪不应由现在的人来承担时;
当他们说巴黎圣母院是无辜的时;
当……
我只想问,巴黎圣母院是无辜的,圆明园就是“有辜”的吗?
如今的法国真的变好了吗?
如果真的变好了,它们曾抢劫的中国财宝与艺术珍宝就应该归还给我们,如果他们真的变好了,就应该为自己昔日的罪行感到忏悔、道歉并改正。
但是,他们只是将抢来的东西以合法拥有者的身份摆在那里展览、拍卖;
当法国的炸弹扔到伊拉克人民头上,当法兰西的战机呼啸着飞越利比亚时,当法国带给叙利亚的战火让那里的人民痛苦不堪时,当法国第一时间承认委内瑞拉反对派瓜伊多并试图制造那里的分裂时,我想问,法国真的变好了吗?
显然,它们没有。
是的,法国乃至整个西方现在都对我们更好了,那不是因为他们变好了,而是因为他们对中国已经无可奈何了。
雨果曾说,“有一天,两个强盗闯入了圆明园,一个动手抢劫,一个把它付诸一炬......,在将来交付历史审判的时候,有一个强盗就会被人们叫做法兰西,另一个,叫做英吉利。”
圆明园的断壁残垣在风中摇曳,整整159年了,他还站在那里哭。
它记录了那个时代下中国的多灾多难,不是因为我们没努力过,而是一次次努力,又一次次失败,当如今国运重开,吾辈更需努力,当再过30年我们足以同美国分庭抗礼的时候,那时别人会对我们更好。
转发+支持!
多一个人关注我们,我们就多一份呐喊的力量!
天下热点大事
识别二维码选择关注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作者 :农村一手爆料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