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和

姐弟朗读: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

作者:福娃之声 / 关注公众号:fwzhisheng  发布:2019-02-06

播读:福娃、钟禹墨
录音及音乐选材:福娃妈妈
后期剪辑:福娃爸爸
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
年,近了!对家的思念侵蚀着心,也在冲撞着味蕾,有没有一道菜?食之,解乡愁化郁结展笑颜,让你直呼:家,就是这个味儿
《冰糖芋泥》节选作者/林清玄
最不能忘记的是我们在冬夜里吃冰糖芋泥的经验,母亲把煮熟的芋头捣烂,和着冰糖同熬,熬成迹近晶蓝的颜色,放在大灶上。就等着我们做完功课,给检查过以后,可以自己到灶上舀一碗热腾腾的芋泥,围在灶边吃。
二十几年时光的流转,兄弟姊妹都因成长而星散了,连老家都因盖了新屋而消失无踪,有时候想在大灶边吃一碗冰糖芋泥都已成了奢想。天天吃白米饭,使我想起那段用番薯和芋头堆积起来的成长岁月,想吃去年腌制的萝卜干吗?想吃雨后的油炯笋尖吗?想吃灰烬里的红心番薯吗?想吃冬夜里的冰糖芋泥吗?有时想得不得了,心中徒增一片惆怅……
我成长的环境是艰困的,因为有母亲的爱,那艰困竟都化成甜美,母亲的爱就表达在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食物里面;一碗冰糖芋泥其实没有什么,但即使看不到芋头,吃在口中,可以简单的分辨出那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种无私的爱,无私的爱在困苦中是最坚强的。它纵然研磨成泥,但每一口都是滚烫的,是甜美的,在我们最初的血管里奔流。


《劳动最有滋味》节选
作者/老舍
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家里很穷,快到年底,活计都交出去了,我们就忙着筹备过年。我们的收入有限,当然不能过个肥年。
可是,我们也有非办不可的事:灶王龛上总得贴上新对联,屋里总得大扫除一次,破桌子上已经不齐全的铜活总得擦亮,猪肉与白菜什么的也总得多少买一些。
每逢我向母亲报告:当铺刘家宰了两口猪,或放债的孙家请来三堂供佛的,像小塔似的头号"蜜供"。母亲总会说,咱们的饺子里菜多肉少,可是最好吃!
当时,我不大明白为什么菜多肉少的饺子最好吃。在今天想起来,才体会到母亲的话里确有很高的思想性。是呀,刘家和孙家的饺子想必是油多肉满,非常可口,但是我们的饺子会使我们的胃里和心里一齐舒服。

一年四季的馋,
周而复始的吃,
当美食遇到爱,
便幻化出了世间热腾腾的美好。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
你喊一声"好饿",
总有人回应"开饭啦"。
不胜感激——
那个为了你的一日三餐而忙碌的人!

留住童音 纪念长大!


本文作者 :福娃之声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