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古不化

看尽罗马,却才识长安(八)

作者:启成撩长安 / 关注公众号:xqctg2016  发布:2019-01-12






(八)

编辑:LEMON
笔者:JOE《古风》
李白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尚采不死药,茫然使心哀。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额鼻象五岳,扬波喷云雷。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徐巿载秦女,楼船几时回。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

从中华民族的繁衍和发展来看,秦始皇的历史功绩永远值得铭记。
他用一个王朝的命运和一个时代人们的命运,为中华民族之后的两千年延续不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各位试想几种可能性:

1、如果没有修建长城
如果没有修建长城,北方的草原民族便能够从绵延几千公里的农牧交接地带进入农耕区肆意抢夺和杀戮。你可能会说:修了长城匈奴还不是照样进来。的确如此。但这其实是一笔经济账。
首先,秦始皇统一后的国家主体民族是农耕民族,农耕就是春种秋收、靠天吃饭。好不容易收成好了能够储蓄粮食,草原民族骑着马跑过来抢了就走。整个中国北方遍布着马背民族自由进出的通道,请问你拦什么地方?
其次,一旦打起仗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农耕地区派出去的士兵吃什么?粮食啊。你想一想出去十万人一个月得吃掉多少粮食?几千公里的防线得多少士兵驻守?这么多士兵一年需要多少粮食供养?我没有相关数据,但我知道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况且,秦长城是在燕、赵、魏的长城基础上连接、加长和巩固提升。你再看看整个中国以华北平原为中心,东有大海。南有岭南山脉和云贵高原,西有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只有北方缺少大型的天然屏障。
一旦长城修筑完成,中国的主要军事防御力量就只需要放在各个关口,这样极大地减少了兵力部署,减轻了农耕民族的经济负担。现代研究也发现,长城基本上是沿着400毫米降雨线修建,正好是农耕区和游牧区的分界线。
而中华民族的发展史,就是农耕民族和草原民族不断争夺、融合的过程,而长城就是这一历史进程最忠实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2、如果没有统一文字
这个假设比较简单,看一看今天的欧洲吧。以拉丁字母和希腊字母为基础创造出来的欧洲文字,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语言文字系统。如果没有统一文字,也就不会有“篆、隶、草、行、楷”字体的迭代演变,也就不会有“中国书法”这一中国人独有的美学。也正是因为文字的统一,让你不管身处何地,只要能读懂汉字,你就立即能找到文化认同感。
通过汉字为载体传播的文献典籍,也只有从小受汉字熏陶的人才能快速地阅读。无论是四书五经还是唐诗宋词,一旦你把他们翻译成其他文字,试问还能有那些韵味么?

3、如果没有统一货币和度、量、衡
如果没有统一度、量、衡,这个世界早乱套了。这方面无论东西方的帝国都会做。你的一米和他的一米不一样,你的一升和他的一升不一样,你的一公斤和他的一公斤也不一样,麻烦不?至于统一货币嘛,回头看看“欧元”的诞生,就知道这有多重要。试想一下你去欧洲十国旅游要换十种钱带着,好玩儿吧。

4、如果没有车同轨
如果没有车同轨,哪儿还有什么高铁。火车是在轨道上开的,如果各个国家和地区轨距不一样,想象一下每到一个边境你就得卸货、换车厢。当年马车跑的道路就跟现在的铁路一样,会碾出轨迹,所以轨距很重要。

5、如果没有郡县制
如果没有郡县制,如今中国的各个省就是一个国,如同今天的欧洲,本是一个大家庭,奈何分成许多家。想一想历史上无数次的“七王之乱”、“八王之乱”。秦帝国的郡县制和罗马帝国的行省制还不同,郡县制做得很彻底,几乎就消灭了地方贵族。汉代吸取教训后将郡县制和分封制糅合了一下,但始终弊大于利。
最终,郡县制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不仅中国用到现在,几乎影响了全世界的行省制度。要知道,在欧洲长达一千年的中世纪期间,教会和贵族统领着一切,基于郡县制的官僚制度和体系对于欧洲人来说就是天方夜谭。欧洲的文官制度要直到清朝时期才从中国学过去。
能够假设的事情太多了,无论当时效果怎样,留到现在还能够为我们所用并且对人民有益的东西就是好的。因此,从制度设计层面上来讲,秦始皇对中华民族的统一、延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可以说秦始皇是中国历史“顶层设计”第一人。

最后,总要谈谈“焚书坑儒”这件事。能够最终把秦始皇钉上耻辱柱的应该就是这件事了。可是,凡事总要多了解一点事实。先来看一段《史记》里面的关于“焚书”的记载:
秦始皇在咸阳宫摆设酒宴,七十位博士上前献酒颂祝寿辞。仆射(yè,夜)周青臣走上前去颂扬说:“从前秦国土地不过千里,仰仗陛下神灵明圣,平定天下,驱逐蛮夷,凡是日月所照耀到的地方,没有不臣服的。把诸侯国改置为郡县,人人安居乐业,不必再担心战争,功业可以传之万代。您的威德,自古及今无人能比。”始皇十分高兴。
博士齐人淳于越上前说:“我听说殷朝、周朝统治天下达一千多年,分封子弟功臣,给自己当作辅佐。如今陛下拥有天下,而您的子弟却是平民百姓,一旦出现象齐国田常、晋国六卿之类谋杀君主的臣子,没有辅佐,谁来救援呢?凡事不师法古人而能长久的,还没有听说过。刚才周青臣又当面阿谀,以致加重陛下的过失,这不是忠臣。”
始皇把他们的意见下交群臣议论。丞相李斯说:“五帝的制度不是一代重复一代,夏、商、周的制度也不是一代因袭一代,可是都凭着各自的制度治理好了,这并不是他们故意要彼此相反,而是由于时代变了,情况不同了。现在陛下开创了大业,建立起万世不朽之功,这本来就不是愚陋的儒生所能理解的。况且淳于越所说的是夏、商、周三代的事,哪里值得取法呢?从前诸侯并起纷争,才大量招揽游说之士。现在天下平定,法令出自陛下一人,百姓在家就应该致力于农工生产,读书人就应该学习法令刑禁。现在儒生们不学习今天的却要效法古代的,以此来诽谤当世,惑乱民心。丞相李斯冒死罪进言:古代天下散乱,没有人能够统一,所以诸侯并起,说话都是称引古人、为害当今,矫饰虚言、挠乱名实,人们只欣赏自己私下所学的知识,指责朝廷所建立的制度。当今皇帝已统一天下,分辨是非黑白,一切决定于至尊皇帝一人。可是私学却一起非议法令,教化人们一听说有命令下达,就各根据自己所学加以议论,入朝就在心里指责,出朝就去街巷谈议,在君主面前夸耀自己以求取名利,追求奇异说法以抬高自己,在民众当中带头制造谤言。这样却不禁止,在上面君主威势就会下降,在下面朋党的势力就会形成。臣以为禁止这些是合适的。我请求让史官把不是秦国的典籍全部焚毁。除博士官署所掌管的之外,天下敢有收藏《诗》、《书》、诸子百家著作的,全都送到地方官那里去一起烧掉。有敢在一块儿谈议《诗》、《书》的处以死刑示众,借古非今的满门抄斩。官吏如果知道而不举报,以同罪论处。命令下达三十天仍不烧书的,处以脸上刺字的黥刑,处以城旦之刑四年,发配边疆,白天防寇,夜晚筑城。所不取缔的,是医药、占卜、种植之类的书。如果有人想要学习法令,就以官吏为师。”
秦始皇下诏说:“可以。”

终上所述,“焚书”的起因是博士齐人淳于越“借古非今”,否定郡县制,非得要秦始皇退回到分封制,这不脑子进水么?要不是他们如此顽固不化,也不至于引来李斯如此恶毒的建议,你可知道多少珍贵的文献典籍被付之一炬么?以至于当时民间已经没什么藏书可言,刘邦占领咸阳以后,萧何第一时间就是去宫廷图书馆把图书典籍收起来。这件事,不能简单地怪到某一个人身上。
其次是“坑儒”。在秦始皇三十五年(公元前212年),方士卢生、侯生等替秦始皇求仙失败后,私下谈论秦始皇的为人、执政以及求仙等各个方面,之后携带求仙用的巨资出逃。秦始皇知道后大怒,故而迁怒于方士,下令在京城搜查审讯,抓获460人并全部活埋。说到底,这件事的起因就是秦始皇被一群“方士”忽悠了,最后的结局就是“我不能长生不死,尔等也休想善终”。

所以,从这两件事情上来看,儒生们泥古不化的思想动摇了秦的国本,方士对秦始皇的“忽悠”点燃了皇帝的怒火,出于历史的局限性,秦始皇使用暴力也是理所当然。但是,能够轻易地做出这样的“文化戕害”行为,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或是机构可以阻拦,可见专制已到极致,是可忍,孰不可忍?从此以后,朝堂上遍布谎言和小人,再也没有谁敢说真话,如此,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由此可见,秦始皇的确是文化专制方面的“暴君”,以此开启了之后两千多年文化专制的“潘多拉魔盒”。直言极谏、言论自由,成为了开明时代的象征和“奢侈品”。
最后,秦始皇用他巨大的陵墓昭告后世: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阻塞言路便是自掘坟墓。
静哥哥
7月11日 于成都
作者简介

李静
四川八千里路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CEO
成都他山书院 执行院长
国家旅游局"金牌导游"培养项目负责人
国家高级导游
全国导游人员资格考试评委
途牛国际旅行社 金牌领队
所获荣誉:
2010成都市金牌导游
2012四川省金牌导游
2012全国导游大赛优秀选手
2014四川省最美导游
2017年成都十佳领队
图片/文字部分来自网络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解启成
国家高级导游员,中国好导游;
陕西旅游形象大使;
入选国家文化与旅游部课堂师资库;
文化与旅游部旅游英才计划解启成导游大师工作室负责人;
全国导游资格考试口试考官;
陕西省旅游协会导游分会理事培训部部长;
甘肃省导游行业协会发展顾问;
宁夏导游行业协会培训导师;
广东聚星旅游商学院客座教授;
陕西青年职业学院旅游管理专业职业辅导师;
西安秦远旅游会议公司副总经理。



本文作者 :启成撩长安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