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欧

| 《肖申克的救赎》 影评

作者:分你一颗糖 / 关注公众号:t1061922  发布:2018-12-06


“I believe in two things: Discipline and the Bible. Here, you'll receive both. Put your trust in the Lord.Your ass belongs to me. Welcome to Shaw shank.”
——Norton
“我只相信两样东西,纪律和圣经,在这里,你们两样都有,把你们的思想交给上帝,你们的身体交给我,欢迎来到肖申克监狱。”
——诺顿


诺顿典狱长仿佛是故事报幕人,他的一句话,安迪·杜佛兰真真正正地开始走上肖申克救赎之路。而这一走,就是20年。

《肖申克的救赎》自1994年被导演弗兰克·达拉邦特搬上世界影视荧幕后,便一直饱受好评。直到今天,这部电影仍旧是IMDB top 250排名第一的佳片。
整体来看,这是一部大情节电影,主线故事完整,有起因有结果,并且高潮部分有意料之外的惊艳。虽说描写的是囚徒生活但却与反情节故事截然不同,个别片段甚至还有些温馨动人。

故事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末,采用第三人称形式叙述,借安迪在肖申克监狱里的朋友瑞德之口。他是这个故事的目击者,也是故事发展的线索。能胜任线索人物的前提就是这个人必须在肖申克里比别人更有两把刷子,瑞德除了越狱,便没有什么事是他办不成的了,这也才成为主人公安迪与瑞德相识的理由。安迪·杜佛兰,故事的主人公,是当时某家大银行的副行长,年轻有为,前途光明。但却因为妻子与情夫双双遇害,而所有的证据矛头都指向他,最终不得不“无罪”入狱。




故事的主人公与线索的初次交涉,安迪希望瑞德帮他购置一把鹤嘴锄,瑞德以为他打算越狱,但安迪却只是淡淡一笑。在后来,瑞德看到安迪所谓的石锤,哼笑。“安迪说得对,看到它才明白,用它挖地道,得600年...”瑞德的话似乎是在埋下伏笔,但安迪当时的反应却又像是在否定这一笔。除此之外瑞德还与安迪善意地闲话过几句,比如监狱里“三姐妹”的奇怪嗜好。再往后的情节,安迪与瑞德也逐渐熟络起来。



在肖申克的前两年生活,对安迪来说,或许比地狱还让人煎熬。“三姐妹”时常对安迪进行猥琐的侵犯行为,安迪虽然反抗却很少能逃过一劫。直到有一次,杜佛兰帮助看守长哈得利逃了一笔3.5万美元小财的税,故事也随之来到了第一次转折点。此后,安迪暗暗受到了狱警的保护,而“三姐妹”最终也因为将安迪重伤至住院一个月而受到应得的惩罚,这三位演员也顺利领盒饭了。

在之后的十几年里,安迪在肖申克的生活风平浪静,这也许是在为即将掀起的惊涛骇浪给观众们事先安排时间做好心理准备,迎接剧情过山车。虽然说风平浪静,但是故事发展并没有跟着偷懒,在这十几年间,安迪受到诺顿典狱长的精神压迫(比如对安迪进行独囚或是威胁安迪不再对其进行保护),不得不帮他进行洗黑钱的勾当。

这样的平静一直持续到一个因为盗窃罪被送往肖申克的小偷将安迪当年受冤真相公布出来为止。安迪知道真相后当然没有冷静下来,马上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了诺顿。诺顿当然不希望安迪最终因为重审通过而被释放离开肖申克,这个帮助他洗黑钱十几年的“好帮手”。趁着安迪被独囚一个月的机会,最终把那位揭穿真相的年轻盗贼陷害,破灭了安迪的重审愿望。

安迪结束残酷痛苦的独囚后,看似心灰意冷甚至被瑞德等人误以为他会自杀。但是相反,他沉着得让人有些害怕,害怕他突然间就带着灵魂离开这副肉躯。安迪继续被迫帮助诺顿洗黑钱,帮他打理着一些无聊的日常事务。故事的高潮就在这一小段平静后悄然而至。

有一天,安迪向赫伍索取了一条六尺长的麻绳,赫伍没有理由不给他,即使怀疑他是用来自杀的。而那一天晚上,安迪也和平常一样,行为没有任何异样。但是第二天,他再没有从他的牢房中走出来了。诺顿暴跳如雷,带着狱警们将安迪的牢房翻了个底朝天。最终,诺顿撕开了丽塔 · 海华丝的海报,那是他管瑞德买来的第二件物品。海报撕开后,便是一个深不见头的墙洞。是的,安迪最终还是离开了,花了二十年就打破了瑞德的六百年之说。

此时,瑞德才回忆起,安迪这二十年来的许多细节,恍然大悟,这不是一个突然的冲动,而且隐忍了二十年之久的希望。

故事的最后,十分明朗。诺顿因拘捕举枪自杀,安迪则用他十几年间帮助诺顿洗黑钱的时候攒下的37万美金去往了他梦中的芝华塔尼欧。



而瑞德,终于在无数次被反驳假释之后,也离开了肖申克。瑞德找到了假释前与安迪最后一次促膝长谈时候安迪请求他一定要去的那块田地,找到了安迪给他就下的礼物。

故事的结局,瑞德与安迪再次相见,老友相视而笑,在芝华塔尼欧,那里有沙滩,船,海,自由。


其实电影中还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片段,以及人物。老布鲁克,一位在肖申克里呆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在肖申克里,他是个受人尊重的老者,但当他时隔五十年后再次回到社会里,却早已无法立足。他的生命结束于一间客栈里,他用毕生最后的力气,在屋子上方的横木留下了他的痕迹。“Brooks was here.(布鲁克到此一游。)”后来瑞德假释起初也住到了那个房间,在深思熟虑决定去寻找安迪,离开那个地方前,他在布鲁克遗句旁也留下了一句“So was Red.(瑞德也来过。)”就像两个老友,隔着时空对话。

经典的台词和对话不少,细品出百味


杜佛兰的一生,原本可以顺风顺水,利用他的职业天赋,攀爬到更高的位置。然而在经历了二十年的冤狱生活后,他所想的,却只是平淡地度过余生,不再回喧嚣的城市空洞地喝着白兰地,只愿在最偏静的海岛上豪饮一瓶威士忌。一个错误的审判,改变了他的一生,并且最终也没有人能为这一过失埋单。

更多的细节,就留给观众们自己去探寻了
文字编辑:陈志诚 153310243
图片编辑:陈志诚 153310243
排版编辑:刘悦婷 153310224


本文作者 :分你一颗糖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