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矜

李清照:半世颠沛流离,一生诗情画意

作者:竹邀月庐艺术馆 / 关注公众号:zyylart  发布:2019-11-01

欢迎关注竹邀月庐艺术馆官方微信:zyylart
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淘尽万古英雄汉;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枝女儿花。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汉族,宋代女词人,婉约派词代表,她不仅有“词压江南,文盖塞北”之称,更有“千古第一才女”的名号,一本《漱玉词》和一篇《词论》惊艳了岁月。自小被封为才女,诗、文、词无一不通的她带着自己的傲气和骄矜,写了《词论》,讲自己的词是“别是一家,知之者少”,这种不拘于流俗的非主流少女思想使得她在文学史上更加另类而区别于其他人。
在文学造诣方面,李清照的婉约词甚是令人钦佩,但由于她家庭的变故,她的词也发生极大变化,后期她写的词有了豪迈悲叹的感觉。在当时特定年代下,在“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禁锢下,李清照打破世俗,她不按条条框框而生活,活出了自己的个性。
然而,除了才华,最让我羡慕的还是她的爱情。
公元1101年,李清照18岁,赵明诚21岁,“见有人来,袜划金钗溜。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少年和少女就这样开始了崭新的生活,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婚姻在千年之后还是令人倾羡。
赵明诚是宋朝有名的金石家,十分爱好诗词艺文,两人志同道合,彼此爱慕,词赋唱和,勘校诗文,收集古董,“夫妇擅朋友之胜”,是同舟共济的柴米夫妻,也是心意相通的灵魂伴侣。此后,李清照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赵明诚在李清照的协助下,也完成了《金石录》初稿。
婚后不久,赵明诚离家远游,李清照思念丈夫,闲愁万种涌上心头,只好填词解闷,遥寄相思。这段时期的作品,比较少女时期的生活丰富了些,词作也增加了些少妇的忧愁。但总体上说,多属内容浅近、语言清新的类型。李清照也从擅长的小令渐渐转型,开始尝试中调的创作。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首词从清秋的景色起笔,红藕香残,在这清冷的秋天,独自登舟。雁字空回,无人寄锦书。满月正圆,望月的人却没有团圆。下片直写“花自飘零水自流”,年华如水,所谓青春与爱情都是有缺憾的,一种淡淡的悲凉渐袭心头。而在这清冷幽静的环境中,她始终相信丈夫也在这样思念着自己,这“相思”一化为二,两个人共同分担。想到此处,她心里又约略得到些宽慰。但这离愁别绪始终无法化解,“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结尾两句对仗工整,眉头上放下的闲愁又被自己放回到心上,更坐实了“此情无计可消除”。全词流畅自然,意境清雅幽怨,艺术感染力极强,历来为人所称道。
对于专于情、深于情的李清照,在与赵明诚离别的日子里,愁绪万千,相思绵绵,佳作连连。丈夫赵明诚在外做官时,那一年的重阳节,李清照作了那首著名的《醉花阴》,寄给在外当官的丈夫: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据说当时赵明诚收到书信曾闭门三日,力求写出比这阙还要美的“瘦”,当然没有成功。但故事的背后似乎也暗示了赵明诚对李清照才华的认可和钦佩。
在历史螺丝松动的时期,北宋的繁荣和自由滋润了她的秀美和温柔,给了她怦然心动的爱情,琴瑟和谐的婚姻。她从亭亭玉立不识愁滋味的少女,长成为闲愁万种却又家庭幸福的少妇。虽然父亲李格非和公公赵挺之因为政治原因屡遭宦海沉浮,她亦提心吊胆跟着时喜时忧,但大多数时候,有赵明诚遮风挡雨、温柔呵护,她的生活还是乐多于苦,喜多于忧。
公元1127年,“靖康之变”爆发,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也随之南迁。在南迁途中,李清照受尽了磨难,丈夫赵明诚病故 ,李清照带着丈夫的临终遗嘱,辗转流落于江南一带,途中,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多年收集的金石文物被盗,李清照开始了各地漂泊。在路途中,她遭遇过抢掠、偷盗,金石古玩也在漫长的路途中不断散失。兵荒马乱中,李清照孤身一人,几度出生入死,身心备受煎熬。然而更令她痛心的是,无论李清照怎样努力,朝廷军队的逃跑速度永远比她追赶的速度还要快,每到一处,她都发现军队刚刚逃走。
建炎四年(1130)春,据《金石录后序》记载,李清照曾在海上航行,历尽风涛之险。后来创作的《渔家傲》便成为她毕生词作中最为豪迈的一首。
《渔家傲》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
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在这首词中,李清照将天、云、雾、星河、千帆等意象都囊括在自己笔下,描绘了一幅壮美的画卷。借“梦游”这样的形式,与天帝进行问答,痛诉心中的愤懑,流露出对现实生活的不满,也抒发了自己的豪迈之情,倾诉了远大的志向。梁启超评论说:“此绝似苏辛派,不类《漱玉集》中语。”可谓一语中的。李清照后期词作多感怀伤时,笔调沉郁伤痛,该篇是少有的豪放之作。
孤独无依的李清照之后再嫁张汝州,而张汝州是为了觊觎李清照的图书文物,于是一纸告夫状结束了她第二次的婚姻,在那个封建制度的社会里,她成为了乱世之秋的一朵盛开的花,然而又被无情地摧残,她站在了精神的最高点,用她独特的才华给我们留下了数不尽的财富。
我们仿佛可以隔着千年时光,依稀看到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站在满地黄花的背影里叹息,我们仿佛仍然可以感受到当时她琴棋书画、吟诗作对的那种才华和魅力。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就是这样一个李清照,她既有小家碧玉的温柔,又有巾帼不让须眉的胆识。被上天宠爱过,也遗弃过。少女时被家人宠爱,天性烂漫,才华横溢,青年时与丈夫琴瑟和谐,纵享幸福时光,变故后坚强勇敢,努力自信,优雅从容,自强自立。就像一朵蔷薇,在北宋这辆滚滚驶过的历史马车旁,自顾自美丽。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往期文章
在故宫修文物的匠人走了,无数文物上有他的印,三代单传的手艺下落未知……
74岁老人用铅笔画雪景60年!连普京都被骗了......
收藏抵得上一个博物馆的收藏家
李苦禅:从洋车夫到一代宗师
钱松喦 | 风云突变 历经磨难
竹邀月庐创艺中心取自“留云笼竹叶,邀月伴梅花”之诗意。坐落在三圣花乡红砂村的这座川西民居小院,青瓦古墙,曲径通幽。邀三五好友,月下而坐,竹影、梅影、人影,诗酒酬唱,话艺品茗。中心致力于打造新型的综合文创空间,是一家集文旅规划、艺术创作交流、艺术资讯传播、学术研究探讨、艺术品展览展销、文艺创新创意、文创旅游产品研发展销的开放性平台,兼具手工坊体验、创客咖啡、创意市集、创意路演等功能。中心在建立学术高地的同时,探索着公共艺术的“在地性”,致力于打造艺术社区,为当地居民及外来者搭建开放自由的交互性平台,用艺术的语言、方式去实现地方环境、人文精神的重塑。


本文作者 :竹邀月庐艺术馆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