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杌

陈增弼谈明式家具的几个特点

作者:家怡紫檀 / 关注公众号:jiayizitan  发布:2018-12-06


陈增弼(1933年—2008年),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传统家具学者、中国古典家具鉴定专家,收藏专家,曾任明式家具学会会长,中国家具学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等。
陈增弼先生师从著名建筑大师梁思成先生,是正统的建筑学科班出身。毕业后就职于中国建筑科学院,从事建筑设计。

陈增弼先生
在与中国明式家具研究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杨耀先生相识后,他的人生道路发生了改变:从建筑设计领域改轨到研究传统家具的道路上来。
自此,师从杨耀教授,不仅是杨耀教授的学生、助手,更是杨耀教授学术研究的继承者和发展者。

陈增弼先生手稿
变化中求统一
统一与变化是构成形式美的重要法则。明代的匠师在明式家具的长期生产实践中,懂得了这一美学法则的重要性,并且运用得比较自如,为我们留下了许多不朽的名作。
以黄花梨圈椅为例。一大曲率的椅圈轮廓,突出地成为这件家具造型的主调,构成这件家具的特征。其它构件都与之呼应,烘托了这一主题。

作为此椅视觉中心的靠背上如意团花的形象和设置,更起到提神的作用。以团花为中心,又把靠背两旁站牙头,前椅腿上端的角牙花,以及椅座左、右、后面牙板等都统一起来。
这组小曲率曲线装饰部件又与主圈,靠背等大曲率部件相呼应,起到井然有序烘托作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件圈椅是一部以圆为主旋律的优美乐意。把极为丰富的变化,纳入高度和谐统一之中。

曲线富于弹性
明式家具的造型中运用曲线比例较多,它吸收了中国绘画用线的优良传统,深得其流畅舒展,刚柔相济的精髓。不论是大曲率的受力构件,还是小曲率的装饰线脚,花饰、牙板,大多简洁挺劲,圆润流畅,绝无矫揉造作,妄生圭角,呆滞死涩的弊端。

举黄花梨榻的腿部为例。黄花梨榻的基准线也是榻腿用料的下料线。腿的外缘轮廓分三段,上段自基准线外作小曲率弯向基准线,中段基本与基准线重合,下段则向内作有力地勾裹,形成马蹄造型的外廓曲线。
内缘轮廓线上段作一优美的弧线,自内基准线起,在距地约60-100毫米处返回基准线,然后以另一曲线作弧线折而向外,至地线,构成富于弹性的马蹄脚轮廓线,使脚端雄健有力。

这与晚清呆滞无力的内翻马蹄相比,造型效果的优劣判若云泥。
明式家具富有弹性的曲线,在圈椅、扶手椅、桌、案的许多部位有不同形式的表现。这是明式家具造型上突出地成就之一。

雕饰繁简相宜
雕饰在明式家具中使用得比较广泛,或简或繁,都有很高的水平。明式家具注重雕饰与结构的一致性,不搞虚假的雕饰,更不以雕饰损害或削弱构件的强度。
技法有浅刻、平地浮雕、深雕、透雕、立雕等。构图多采用对称方式,或在对称构图中出现匀衡的图案。

题材是多种多样的,动物纹样有龙、凤、螭虎、虬夔、狮、鹿、麒麟、草龙;植物纹样有卷草、缠枝、牡丹、竹、梅、灵芝、宝相花;其它纹样有十字纹、万字纹、冰裂纹、如意云头纹、玉环、绳纹、云纹、水纹、火焰纹以及几何纹样。

雕饰的部位多在家具的牙板、背板、构件的端部等处,灵活不拘一格。从造型效果看,多起画龙点睛作用和衬托作用。总的特点是刀法圆润、层次分明、疏密适度、线形挺秀、造型完整、形象生动。
金属饰件的功能与装饰效果的一致
明式家具使用金属饰件,首先着眼于实用,或为开启,或为提携,或为保护端角,或为加固节点。在满足功能要求的前提下,金属饰件又起到美化的作用,成为一些家具不可缺少的装饰手段。

明式家具使用金属饰件的主要是箱、柜、橱,其次是交杌、交椅、屏风和一部分特殊的炕桌等。
金属饰件主要是以白铜作材料,白铜为铜镍合金,色泽柔和,远胜黄铜。在帝王用的高级家具上,还有一种在铁板上錾阴文锤上金银丝的金属件。

常用的饰件有面页、钮头、吊牌、穿鼻、锁、合页、拉手提环、包角以及某些专用的金属件。
面页、合页常作圆形、矩形、长方圆形、如意云头形等,吊牌多作桃、葫芦、鱼、蝙蝠、瓶、磬等形状,钮头、锁、拉手等则多取功能所确定的较简洁的造型。
铜饰件多通过轮廓的变化而取得装饰效果。

面叶面条吊牌

合页

面叶面条吊牌

拉手

拍子

举黄花梨柜为例,八个合页、两个页面的设置首先满足功能的需要,是柜门开启必需的五金配件;同时起到了很好的装饰作用。在原色木纹理的衬托下,这些白铜饰件衍射出柔和淡雅的银光,整件家具为之生色。


再举黄花梨交椅为例,这是一件帝王行军、狩猎时用的高级交椅,所用的金属件为鋄金作法,铁与金相映衬,显得极为富丽。
髹饰的民族特色
色彩作为造型美的一个因素,在明式家具上得以应用。家具的髹饰色泽,与使用环境、使用要求有密切关系。是浓妆,是淡抹,是本色,都是手法。
同样是一件椅子,可红,可黑,可浓,可淡。我们不能孤立地说什么是“土”、“怯”,什么是“高”、“雅”。

明代剔红漆盘
明式家具在髹饰方面的主要经验是浓涂淡抹,不拘一格,各得其宜,且富有民族特色。用于家具的漆饰有素漆、彩漆、戗金、描金、雕漆等多种工艺。
题材也多样,动物、花卉、山水、人物,“千文万华,纷然不可胜识”。而硬木家具则使用蜡饰工艺,充分发挥天然纹理和色泽的美。

例如蜡饰后的紫檀家具,在一定角度光线投射下,呈现出一种柔和美妙的绸缎色泽。而蜡饰的黄花梨家具,则具有琥珀般透明的视觉效果。

重新烫蜡处理的官帽椅
家具蜡饰,是明代匠师运用自如的一项先进技术,富有民族特色。
结构科学,构造合理
中国工匠对木材材性的了解及其利用早已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经验,无钉榫卯构造技术的卓越成就在作为细木工的家具工艺上体现得更为充分,对于世界木工工艺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明式家具代表着中国细木工艺发展的高峰。中国家具都不用钉,也很少用胶,主要采用榫卯构造来连结各部件,有时只为辅助加固而使用竹钉、木钉和鱼鳔。



明式家具的榫卯构造已臻完善,十分丰富多样,可满足各不同结构各不同部位的要求,如格角榫、综角榫、托角榫、抱肩榫、长短榫、勾挂榫、燕尾榫、案带榫、夹头榫、插肩榫、销丁榫、巴掌榫、硬格肩榫、飘肩榫、明榫、暗榫、闷榫、穿榫、挂榫、走马榫、盖头榫、等等,不仅于此,实际运用时还有各种创造。
十分讲究材质的选择
明式家具使用得木材、纹理优美、色泽光润、质地纯净、手感细腻、坚固致密。此种木材,大多属硬木,又称细木。
家具在明代的加速发展,首先与社会需求有关。隆万已降至盛清,硬木家具盛行不衰,大量的传世家具就是证明。

黄花梨纹理
竹子也可用于家具,凡木材能制作的也都可以用竹子制作,竹子家具盛行于江南、华南一带。
匠师们精于木材材性,对木材纹理、色泽具有成熟的和高品位的理解,善于驭材,严于取舍,充分发挥了材质的自然美属性。
例如橱柜的门芯板,用一块厚材剖解为二,以中线为准,左右对称使用,既有木纹变化的自然美,又在变化中显出对称,风格隽美而富有匠意。

除门芯板外海包括两个侧小板,都由一块厚板解析而成。又如在椅子、榻或罗汉床等显要观看面如椅背、围板……也都挑选木纹好、色泽美的材料为之。
还有意识地利用不同木材的不同纹理和颜色,在一种家具或一组家具上进行有机搭配,如在紫檀条案上配以黄花梨面芯和牙板,在黄花梨家具上配以瘿木镶嵌等。

文化品位高,具有浓郁的中国气派
明式家具深深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其造型和装饰,并不只注目于美观,更是“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以及一整套中国传统伦理观、道德观、自然观和审美观的体现。

这些观念,影响着家具的方方面面。明式家具特别注重发掘木材本身的纹理美、色泽美、反映出中国人尊重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观念。圈椅上圆下方,体现着古人天圆地方的观念。
坐椅的座屉全是方形或矩形,折射出古人对品德和行为方正的追求。明式家具是浓郁的中国本土文化的几点,具有极高的文化品味和泱泱大国的气派。
- END -


本文作者 :家怡紫檀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