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举案

看下大师的女人画的画是什么水平!

作者:名师教国画 / 关注公众号:guohua261  发布:2019-11-03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近现代中国美术史,风云人物层出不穷,光书画界就涌现了诸如张大千、李可染、徐悲鸿……这些耳熟能详的著名书画家,在他们的盛名背后,似乎都有一个女人在默默地投入,她们的才情在夫君的男性光环所掩盖。如今,有谁能够记得住她们的名字与满腹的才华呢?这些奇女子身上究竟有哪些出众的气质,留住了男人的心?她们搞起艺术来,又是多有范儿呢?
1
齐白石夫人胡宝珠
齐白石、胡宝珠
胡宝珠,是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齐白石的第二任夫人,1919年18岁时嫁给57岁的齐白石,婚后在陪伴白石老人生活的二十多年里,胡宝琛一直细心照料着丈夫,也贴心地打点着齐白石的书画生意,为齐白石的创作提供了良好的条件。由于天资聪慧耳濡目染,胡宝珠也成了隐藏在大师身后的一位临画高手。
齐白石在看妻子胡宝珠作画
胡宝珠临摹齐白石的画有时竟以假乱真一次,齐白石看到画桌上一幅群鹅图,竟以为是自己所作,挥笔署款三存印富翁齐璜作于故都,并连钤三印过了一天再仔细品味才发觉是夫人的临摹之作,于是题跋更正:此小幅乃宝姬所临。
胡宝珠黄鹅
后来,胡宝珠又作了一幅群虾图,拿与丈夫品评白石老人欣赏之余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者夫人有此成就,构图着色无不酷似自己的亲笔;忧者恐人散布流言蜚语说齐白石作画有夫人代笔,连借山馆出来的画也不可靠了。
胡宝珠 虾蟹图
齐白石题:此幅乃宝珠初学时作,求予书数字,即可令儿女笑存,老夫应之。丙子四月,白石记。钤印:齐大
胡宝珠作画原为消遣,她知道丈夫的心事后,从此搁下了画笔齐白石怀着既感激又内疚的心情在群虾图上题跋:此幅乃内人宝珠画,可与予乱真题毕觉意犹未尽又加题:予使宝珠弃画,因恐人猜疑替老夫代作时年82岁的齐白石还郑重地写上当语儿辈珍藏。
胡宝珠十七雏图
胡宝珠佛手双鼠图
齐白石题:此幅乃予继(屋)室宝珠所画,惜志不坚,未成而弃,且不永年,殊可感也。老夫八十六岁题记,白石。钤印:白石翁、痴思长绳系日 齐良迟题签条:母亲画佛手樱桃鼠子,父亲题字。四儿良迟藏。
胡宝珠 齐白石 老鼠偷书本幅齐白石(1864~1957)题:宝珠画于成都。白石题。
2
李可染夫人邹佩珠
李可染、邹佩珠
邹佩珠(1920.7—2015.5.4)女,浙江杭州人。是当代最早的女雕塑家,著名画家李可染的夫人。李可染如今的成就与妻子邹佩珠的努力与付出息息相关,邹佩珠曾说过:“我从没有一天停止为实现他的理想而努力工作。”这几乎成为她一生的座右铭,她为他活着,为他奋斗着,甚至放弃了自己的事业,专心照顾丈夫,为可染裁纸、研墨、补画、修脚、做鞋、照料起居……直到生命最后结束的时刻。
《夫人邹佩珠肖像》李可染1958年邹佩珠在制作彭雪枫雕像
除却李可染夫人的身份,邹佩珠其实个多才多艺的女艺术家,不仅仅在雕刻艺术方面有着很高的成就,在水墨丹青方面更是有着很深的造诣。绘画方面邹佩珠老人也有着独特的创意,1983年她创作的《虾》被李可染称赞比他本人画得还好。
《黄山烟霞》 邹佩珠 50cm×81cm 纸本水墨 1963年邹佩珠 山水画
3
徐悲鸿夫人廖静文
廖静文(1923年4月~2015年6月),1945年与徐悲鸿结婚后,协助徐悲鸿工作并照顾其生活。作为徐悲鸿最后一任妻子,廖静文是一个为徐悲鸿而生,为徐悲鸿而活的女人,她的生活处处都烙上了徐悲鸿的印迹,可以说悲鸿一直是她生命中的主角。
除了为丈夫著书撰写了一本26万字的长篇传记《徐悲鸿的一生》之外,每次接受采访和出席讲座,廖静文都饱含深情,娓娓道来,为弘扬徐悲鸿艺术精神不遗余力,为记述徐悲鸿与20世纪中国美术这个重要篇章做出了特殊的贡献。生活中的廖静文是极慈祥的女人,她文雅、高贵,也喜欢画画写字。
廖静文 奔马图
廖静文 红春人家
4
谢稚柳夫人陈佩秋谢稚柳、陈佩秋
陈佩秋(1922-),字健碧,著名国画大师谢稚柳先生夫人,其笔下的作品,无论重彩工笔,还是泼墨写意,都别具风韵。
20世纪下半叶的中国画坛,夫妇两人旗鼓相当,并肩称雄,谢稚柳是一位崇尚实际的传统画家,而陈佩秋的特点则在于超越传统,尤其善于将工笔和写意有机结合起来,融为一体。晚年,她更是破除古法,开创了彩墨结合的中国画新风。谢稚柳陈佩秋夫妇在共同作画
据说,陈佩秋个性倔强,她的名言是:“老头子是老头子,我是我。”她不愿沾其先生的名声。有一次,有位主持人称其为谢太太,令她拂袖而去。一生傲骨如此,也难怪她被称为画坛“女飞将”。
陈佩秋作品
5
张伯驹夫人潘素
张伯驹与夫人潘素
潘素(1915—1992),原名潘妃,清朝著名的状元宰相潘世恩的后代,著名收藏家、书画家张伯驹先生的夫人,早年习花鸟,中年转攻山水,晚年善金碧青绿山水及雪景山水。
张大千称赞潘素的绘画:“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杨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潘素《大好河山图》
潘素 梅菊寿石 立轴 设色纸本
潘素《万里春光》
潘素《松岭重峰》
潘素《湖山初雪》
6
吴湖帆夫人潘静淑
吴湖帆、潘静淑
吴湖帆,二十世纪中国画坛重要画家,书画鉴定家。作为一位集绘画、鉴赏、收藏于一身的显赫人物,其妻子自然也是知书达理。潘静淑是位富贵人家的千金,她既无金玉纨绮之好,又不喜应酬,从小就在深深庭院接受传统的淑女教育,读书习字,吟诗作画。
吴氏夫妇是包办婚姻,吴湖帆7岁,潘静淑5岁就定下的娃娃亲。情人眼里出西施,潘虽长得并不出色,但她却是吴湖帆的一生挚爱。步入婚姻殿堂后,俩人的生活更是是充满情趣与快乐的,“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潘静淑也喜欢画画,两人有着共同的爱好,每日徜徉在吴家深深的庭院里,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潘静淑《彩蝶纷飞》
潘静淑《后园仙眷图》
潘静淑 花卉
7
吴作人夫人萧淑芳1946年吴作人与萧淑芳新婚留念
萧淑芳(1911~2005),中国当代著名画家,吴作人的爱妻。1948年6月,在北平,在两人共同的恩师徐悲鸿先生的见证下,吴作人与萧淑芳喜结良缘。那年,吴作人四十岁,萧淑芳三十七岁。
萧淑芳供养菩萨(临摹麦积山004洞)1953年
萧淑芳以花卉画作,享名于世,兼擅风景、静物、肖像等绘画。其作高迈行云,渐至化境。
萧淑芳 花卉
8
刘力上夫人俞致贞
刘力上、俞致贞夫妇
俞致贞(1915—1995)和刘力上(1916年—)同为国画大师张大千入室弟子,是一对画坛伉俪。若论名气,恐怕这位夫人已经超越了刘力上。
从他们的作品中,我们时常能看到两方闲章,一方是“画里齐眉”,一方是“相得益彰”,夫妇齐眉举案入画中,真可谓如鱼得水,相得益彰,是为画界美谈。
俞致贞 工笔花鸟
书画界从不缺少浪漫,夫妻书画家更不在少数,这些神仙眷侣因笔墨丹青在一起,连同本人的作品一起,被世人津津乐道。
他们的故事恰恰说明:
真正的爱情是,
时光静好,与君语的如胶似漆;
细水长流,与君同的相知相守;
繁华落尽,与君老的不离不弃。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
每年花开时节,我邀约朋友来家共赏。赏花只让识花人。我们有时在露天,有时搬到客厅,有时搬进阳光房,轻松音乐,焚香品茗,谈天说地;瓜果佐酒,漫论诗书。用一位作家朋友说的话,“醉里挑灯看花”,是有意思的事:等待羞涩的美人,在在千呼万喚中,一点一点地展现它的秀色。未开放时绛紫色的花苞象小家碧玉;开放时,它有着別的花所不及的气度,洁白的花瓣,一点点向外舒展,如美人伸着懒腰,虽然柔情似水,但它开放的样子,极其狂放,闭谢的姿势也刚烈异常,象倒挂金钟,不减姿态。宗彪、王寒夫妇,文字唱和,各领千秋。他们连续三年,每次坚守三五小时,观察细致入微,与我们共享昙花开放的美好时光。《江南草木记.昙花》,讲到了这件乐事。撮影家叶晓光,为昙花留影作画册;卢霞客与台岳学子,诗词唱和:小暑台风送清凉,安心静观渐开花,妙曼多姿色。人到闲处,你我他。
赏昙花能让人变得清明与宁静。如果地球与宇宙相比,地球只是“太平洋上的一粒沙”。昙花虽然弾指芳华,轰轰烈烈,但也是刹那美丽,瞬间永恒!人呢,以百年记,也不过是三万六千五百多天,在历史长河中,能有雪爪鸿妮,实是不易。有一付对联说得有意思:若不撇住终有苦,各能捺住即成名。横批:撇捺人生。撇不出即苦,捺收得住是名,一撇一捺是人字。人生几何?我欣赏昙花。巜人类简史》中有一句著名的话:“新世纪的口号,快乐来自于内心”。
蜜多时,
每年花开时节,我邀约朋友来家共赏。赏花只让识花人。我们有时在露天,有时搬到客厅,有时搬进阳光房,轻松音乐,焚香品茗,谈天说地;瓜果佐酒,漫论诗书。用一位作家朋友说的话,“醉里挑灯看花”,是有意思的事:等待羞涩的美人,在在千呼万喚中,一点一点地展现它的秀色。未开放时绛紫色的花苞象小家碧玉;开放时,它有着別的花所不及的气度,洁白的花瓣,一点点向外舒展,如美人伸着懒腰,虽然柔情似水,但它开放的样子,极其狂放,闭谢的姿势也刚烈异常,象倒挂金钟,不减姿态。宗彪、王寒夫妇,文字唱和,各领千秋。他们连续三年,每次坚守三五小时,观察细致入微,与我们共享昙花开放的美好时光。《江南草木记.昙花》,讲到了这件乐事。撮影家叶晓光,为昙花留影作画册;卢霞客与台岳学子,诗词唱和:小暑台风送清凉,安心静观渐开花,妙曼多姿色。人到闲处,你我他。
赏昙花能让人变得清明与宁静。如果地球与宇宙相比,地球只是“太平洋上的一粒沙”。昙花虽然弾指芳华,轰轰烈烈,但也是刹那美丽,瞬间永恒!人呢,以百年记,也不过是三万六千五百多天,在历史长河中,能有雪爪鸿妮,实是不易。有一付对联说得有意思:若不撇住终有苦,各能捺住即成名。横批:撇捺人生。撇不出即苦,捺收得住是名,一撇一捺是人字。人生几何?我欣赏昙花。巜人类简史》中有一句著名的话:“新世纪的口号,快乐来自于内心”。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把时间交给阅读


本文作者 :名师教国画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