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山

又—名人离世,原因让人大吃—惊!

作者:往事如书 / 关注公众号:wsss-101  发布:2019-11-03

注释:标题为部分内容简介,故事很精彩,请观看!
第一章
天元王朝,天羽城。
秋风袅袅,给天羽城平添了一分惬意。
此时,熙来攘往的街上,步行着一名穿着红色长袍的年轻人。
他看起来十七八岁,长得不算很英俊,但一张脸却很清秀、干净,像一块一尘不染的白玉。身上,散发着沧桑的气息,不像他这个年龄的人该有的,更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目光,也有着说不出的味道,像夜里的星辰般的深邃,仿佛能洞悉世间一切事物。
他的背上背着一柄没有剑的空剑鞘,空剑鞘上刻着神秘的纹路,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
“或许,唯一能让我感到安慰的是,仙界跟凡人界的时间流速不同,整整相差了一千倍,仙界三千年,天星大陆只过去了三年时间。”看着记忆中的街道,重新呈现在他面前,云青岩忽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爹,娘,妹妹,我在仙界,熬了整整三千年,而你们……这三年下来还好吗?”
一想到即将就要见到亲人,云青岩就忍不住激动起来,对亲人来说,他们不过分别了三年时间,但对云青岩来说,他却离开了家人整整三千年。
没人知道,这三千年下来,云青岩是何如熬过来的。无数个日夜,他因为梦到父母,梦到妹妹而惊醒过来。
泪水,湿了他的脸庞。
天星大陆的三年前,云青岩到野外历练,遇到了亿万年都未必会出现一次的空间风暴,等他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离开了天星大陆,来到了传说中的仙界。
仙界是一个与天星大陆完全不同的世界。
传说,天星大陆的武者,修炼到武道巅峰后,才能破开空间,飞升到仙界。
在天星大陆的传说中,仙界是一片乐土,是武者的天堂。但云青岩却知道,仙界不是天堂,甚至许多时候,仙界比地狱都要来的残酷。
仙界没有王法,只有实力尊卑,弱肉强食。只要修为足够强大,就能肆意妄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发挥到了极致。
有些仙人会因为心情不好而杀人泄愤。
炼丹家族会随意抓捕实力弱小的人充当药奴,把他们当成小白鼠实验各种丹药。
大多数仙矿的矿工,也都是被虏来挖矿,不仅领不到报酬,甚至连一日三餐都得不到保障。
……
云青岩甚至见到一个邪恶仙人,为了炼制一件法宝,而出手将一座有着数百万生灵的城池屠戮一空。
在仙界,最不值钱的,就是生命。
云青岩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到天星大陆,也为了能在物竞天择的仙界活下去,开始了他的自强不息的修炼生涯。
这个过程,遍布荆棘,遍布坎坷,甚至一个不慎都会万劫不复……但,云青岩还是成长起来了!
历经过不知道多少次生死难关后,他成为叱咤仙界的十大仙帝之一。
仙帝,已经是仙界金字塔最顶层的人物,跺跺脚,就能让仙界震上三震,一句话都能决定上百亿生灵的命运。
可尽管,有着通天的修为,滔天的权势,云青岩骨子里却还是融入不了仙界。
故国难舍,故土难离,在云青岩心里,天星大陆才是他真正的故乡,他最在乎的人,都还在天星大陆。
成为仙帝后,云青岩就开始寻找返回天星大陆的方法。
他发动了手中所有的资源,终于寻到了仙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空间神剑‘斩天’。
仙界的空间极为稳固,就算是仙帝全力一击,都不能撼动其一分。但有了‘斩天神剑’后,云青岩终于将仙界空间撕开了一道口子。
进入空间裂缝后,云青岩就开始用‘斩天神剑’开辟前往天星大陆的通道。
过程充满了险阻,因为在开辟空间通道的同时,他还要时刻防备外来攻击,单单饕餮巨兽,他至少就遇到了不下百只,甚至连仙界都早已绝迹的混沌古兽他都遇到过。
待云青岩成功回到天星大陆,一身修为已经近乎耗尽,连‘斩天神剑’都遗落不见,只剩下了空剑鞘。
“修为耗尽,还可以慢慢恢复,斩天神剑没了,也有机会寻回来,唯独储物戒指……”想到储物戒指,云青岩就忍不住一阵肉痛。
储物戒指里面,可是放置了他所有的家当,有功法,有丹药,有法宝……以及堆积如山的仙石!
值得一提,仙石是仙界的通用货币。
斩天神剑虽然遗失掉,但还留有剑鞘,只要等云青岩修为恢复到一定程度,就能利用剑鞘找回神剑。
但储物戒指,只怕没什么机会找回来了!
“还好仙界跟天星大陆的时间流速相差了一千倍,我虽然在仙界渡过三千年,但天星大陆的父母跟妹妹都还健在。”
想起亲人,云青岩心情顿时又变得愉悦。
“不知道爹晋升月境没有?若是没有,我就点拨他一下,让他十年内成为天星大陆的第一高手!”
“娘无欲无求,唯一的心愿,就是一家人都能平平安安,如今我回来了,自然没人能欺负我们!”
“至于妹妹……采儿,如果没意外,她所谓的寒症并非疾病,而是先天灵体‘九阴寒脉’,只要灵体苏醒,她在修炼一途上将会无往不利,一日千里!”
“真期待跟他们重逢啊!就是不知道,爹那张严肃的脸,看到我回来后,会不会激动的落泪?”云青岩脸上出现几分恶趣味。
从小开始,云青岩的父亲就扮演着严父的角色,在云青岩面前,父亲从来都是不苟言笑,说话冷得跟万年冰山似得。
当然,严归严,但云青岩却知道,父亲对他的爱,一点都不亚于母亲。
半个小时后。
云青岩的身影,停在了一座大家族的门口。
“摆设还是跟三年前一样,只是守门的护卫换了……”云青岩看着大家族的门口低声呢喃道。
“族长!”
就在这时,门口里面,忽然走出一名四十几岁,有着不怒而威气势的中年人。守门的十名带刀侍卫,连忙弯身请安。
“这不是大伯么,他什么时候成为族长了?”云青岩眼中出现意外,云氏家族的族长,从他出生开始,就一直是他父亲担任着。
“你……你是岩儿?”中年人很快就发现了云青岩。
下一刻,中年人已经扑过去,紧紧抱住了云青岩,一脸激动地说道:“岩儿,你终于回来了,失踪三年,我们几乎都以为你已经……”
大伯云瀚话没说完,声音就已经变得哽咽,他这是喜极而泣,云青岩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心里,几乎都将云青岩当成自己的小孩了。
“对不起大伯,让你担心了!”云青岩也忍不住鼻子一酸,他能感受到大伯身上浓浓的关切之意。
“不担心,不担心,你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是对大伯最大的安慰了!”大伯云瀚说着,还习惯性摸了摸云青岩的额头。
好在这一幕,没有被仙界的人看到,否则非被吓死不可。居然有人胆肥到,敢去摸仙帝云青岩的额头!
“若是你爹娘还在就好了,他们知道你回来,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大伯云瀚叹了一口气道。
“大伯,我爹娘发生什么事了吗?”云青岩面色猛地一变,联想到家族的族长,已经换成大伯,下意识就往不好的方面想去。
“咳咳,岩儿,不是你想得那样!”大伯连忙干咳一声,有些歉意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先把大概经过跟你说下。”
“两年前,采儿的寒症忽然不药而愈,修炼天赋也一夜之间变得妖孽无比,短短一年之间,就从星境一阶暴涨到月境三层,成为了天羽城的第一高手……这事不仅在天羽城引起轰动,甚至在整个天元王朝都引起极大的波澜。”
“但在一年前,采儿跟你爹娘,也发生了跟你一样的情况,他们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但与你不同的是,他们三人在失踪前,留下了一块神秘腰牌。”大伯说着,便从怀中拿出了一枚腰牌。
云青岩第一眼就认出,这腰牌的制作材料是‘地心陨铁’,取自万米深的地底深处。在仙界,地心陨铁通常被用来制作挂坠、手链等随身佩戴的物件。地心陨铁有着静谧人心的功效,长时间携带,可以减少走火入魔的风险。
“天?剑?”云青岩接过腰牌,在腰牌的正反两面,看到了‘天’、‘剑’二字。
“莫非是天剑宗?”云青岩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势力。
“岩儿也想到了天剑宗?”大伯云瀚眼中出现意外,“我当时把腰牌给太上长老看后,太上长老也想到了天剑宗。”
“毕竟当时采儿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神乎其技……天剑宗得知后,很可能会将采儿收入门下!而你父母,则跟着被带去天剑宗照顾采儿的生活起居。”
“当然,这一切毕竟只是猜测,所以知道这件事的人,只要我跟太上长老。”
天剑宗是一个放眼整片天星大陆,都极有名气的修炼门派,麾下统治着数十座人类王朝。
天羽城所在的天元王朝,就是天剑宗统治下的王朝之一。
云青岩眼中闪过一道失望。
他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父母跟采儿,没想到他们都去了天剑宗。
是的,云青岩已经肯定,他们是去了天剑宗。因为在仙界也有天剑宗,仙界天剑宗的腰牌,除了制作材料换成更高级材料,剩下的地方,跟眼前这块腰牌一模一样。
“大伯,天羽城到天剑宗,有多远的路程?如果骑上日行五千里的血鬃马,需要多少天才能到达?”云青岩动了前去天剑宗的心思。
“岩儿,这你恐怕要失望了。天剑宗的位置,除了天剑宗的弟子外,没有一个外人知道,不然大伯早去天剑宗确认他们的踪迹了。”大伯一脸苦笑地说道。
这其实不能怪天剑宗故作神秘,主要是想拜入天剑宗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果天剑宗不将山门隐藏起来,山门早就被人踏破了。
毕竟天剑宗是正道门派,骨子里怎样不说,但在表面上,天剑宗不方便对普通人出手。
听大伯说完,云青岩变得更加失落。
他的一身修为已经近乎耗尽,神识也损耗到连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都不到,已经做不到用神识找人,否则以他逆天的神识,一个念头就能笼罩整片天星大陆。
“为今之计,只能先恢复修为,再去跟爹娘、采儿团聚了!”
第二章
大伯云瀚,带着云青岩进入府中,把他安置到了他以前的住所。
云青岩看着熟悉的院子,以前的回忆,一下子浮现到了心头。儿时的时候,他跟采儿,最喜欢在院子里嬉闹。
“岩儿,你失踪的三年里,都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安置好云青岩后,大伯云瀚便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道。
“我当时去琅琊山历练,没想到遇到了琅琊山的山贼,被他们囚禁在贼窟三年,前不久才侥幸逃了出来。”云青岩把早已想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你居然跑去了琅琊山……”大伯云瀚面色一变,琅琊山是出了名的贼窟,聚集了数十伙烧杀掳掠的山贼,因为琅琊山地势凶险,天元王朝好几次派兵剿匪都以失败告终。
“幸好你逃回来了,不过岩儿,以后可不能再贸贸然去这种危险地带了!”大伯云瀚一脸心有余悸地说道。
大伯哪里知道,云青岩的确是去了琅琊山历练,但不是被山贼抓走,而是被空间风暴卷到了仙界。
“不过岩儿,这三年里,你可有机会修炼?如今是什么修为了?”大伯云瀚又问道,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
“修为么……”云青岩苦笑了一声,说道:“大概相当于星境三阶的凡人武者吧!”
大伯云瀚没注意到,云青岩的介绍中加了‘凡人武者’四字。眼中闪过一道失望,三年前,十五岁的云青岩,就已经是天羽城的第一天才,有着星境五阶的修为。
没想到三年前过去,修为不进反退。
但想想也正常,被山贼囚禁三年,哪里还有时间修为?甚至,修为没被山贼废掉,都算是万幸了。
“岩儿,你也无需沮丧,以你的天赋,就算现在重新修炼开始,也必定能在几年内重回巅峰。”大伯云瀚安慰云青岩道。
“恩,我会的!”云青岩点点头,脸上没看到坚定之类的情绪,有的,只是理所当然。
“大伯,你能带我去家族的药材阁一趟吗?”云青岩冷不丁地说道。
天星大陆不像仙界,有充足的仙灵之气,有的,只是最低等的灵气。
如果仅仅依靠灵气,云青岩想恢复全部修为,至少要百年以上的时间。而百年时间,云青岩显然等不了。
因此,他动了炼制丹药的念头。
有丹药辅助,他恢复修为的速度就能几何倍数地增长了。
“药材阁……”大伯云瀚脸上闪过为难之色,随即问道:“岩儿,你要去药材阁做什么?莫非你被囚禁的三年中,学会了炼丹之术?”
“是的!跟我一起被囚禁的,还有一名炼丹师,这三年里,我一直偷偷跟他学炼丹之术,已经得到他所有的真传!”这也是云青岩早就想好的说辞。
大伯脸上顿时出现喜色,炼丹师可是天星大陆最高贵的职业之一,就算只是最低级的人级炼丹师,地位都不在他这个云氏家族的族长之下。
“这样吧岩儿,你把你需要的药材告诉我,明天我就给你送来!”大伯云瀚想了想说道。
“好吧……”云青岩虽然不明白大伯为何不带自己去药材阁,但还是将需要的药材报了出来。
仙界的面积,比天星大陆不知道大了多少万倍。因此天星大陆所有的药材,仙界基本也都会有。
云青岩现在所报的药材,都是最普通,最寻常的药材,对生长条件没什么要求,不出意外,天星大陆都会有。
“爹,我听说岩弟回来了!”就在这时,院子外面,传来一道激动的声音。才几秒的时间,一名青年就出现到了云青岩面前。
青年相貌英俊,长得高挑,美中不足得是,他的左手衣袖是真空的……
“岩弟,真的是你……”看到云青岩,青年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扑过去抱住了云青岩。
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云青岩的堂哥云轩。
云青岩跟云轩,虽然只是堂兄弟,但两人的感情,却无异于亲兄弟!
“哥,你的左手是怎么回事?”不同于云轩的激动,云青岩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身上散发着冰冷的寒气。
如果有仙界的人在场,一定会惊恐不已,仙帝云青岩,一旦做出眯眼动作,就代表他动杀机了。
接下来,将会是腥风血雨的杀戮。
“没……没什么,就是不小心受伤掉断了一只手臂。岩弟,现在是你回来的大喜日子,我们哥俩不说这个好吗?”云轩眼中闪过黯然,抱住云青岩的一只手,也松了下来。
“好!”云青岩点点头,便不再询问。但他心里,却弥漫着极其浓烈的杀机,云轩不止是左臂被人断掉,连修为都被废了。
“爹,今天晚上,就让我跟岩弟单独相处吧!三年没见,孩儿实在有太多话想跟岩弟说了!”云轩转头看向其父云瀚,眼中带着几分迫切。
“好,不过事先申明,不能喝太多酒!”云瀚心里,其实也很想跟云青岩叙旧,但接触到云轩目光,不由心头一软。
自从半年前被人废掉以后,云轩的性子就变得孤僻,甚至是自暴自弃。今日见到云青岩,还是他半年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
大伯云瀚走后,云轩就让下人准备了一桌酒菜。
席间,云轩不断跟云青岩碰杯,他的酒量很好,十多杯下肚,还脸不红气不变。
云青岩喝惯了仙酒,这天星大陆的凡酒,自然也喝不醉。
“岩弟,你给我说说,这三年你都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失踪那会,我们倾尽了整个家族的力量去寻你!”酒桌上,云轩说道。
云青岩当即就把跟大伯说的说辞,又重复一遍给云轩。
两兄弟聊了很多很多,几乎都快把三年下来没说的话全部都补齐了,以至于到后来,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喝酒。
不知不觉间,时间走到了深夜。
“岩弟,没想到……三年不见……你的酒量变得如此惊人,我这个做哥哥的……都不如!”云轩直到现在才有醉意,五斤一坛的竹叶青酒,他已经喝下了三大坛。
云青岩看到云轩这幅样子,心里不由一痛。
喝下整整十五斤才有醉意,可见云轩如今的酒量有多好。而酒量,只有常喝酒才练得出。
以前的云轩,可是滴酒不沾。
不难想象,断臂后,云轩肯定一直靠着酒精麻痹自己。
这一夜,云轩喝到了不能再喝,直接趴在酒桌上呼呼睡去。
“哥,你放心吧,等我修为恢复到一定阶段,就为你重塑修为跟断臂重生。”云青岩看着醉得睡去的云轩嘟嚷道,冷不丁地,他的目光又寒了下来,“至于废你之人,无论他是谁,有什么背景,本帝都会让他付出最惨烈的代价!”
……
把云轩扶到床榻上休息后,云青岩就走到了外面的院子。
此时距离黎明,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隐约间,已经能看到东方天空露出的曙光。
“我所修炼的功法,都是先天生灵修炼的,眼下,我必须要修炼一些凡间武者的功法!”
仙界的生灵,从出生开始,就是先天生灵,用天星大陆的话来说,就是先天境的武者。
天星大陆的武者等级,初始阶段分为:星境、月境、阳境。
阳境之上,就是先天境,也就是仙界的先天生灵。
严格来说,先天生灵,已经不算是寻常意义上的人类,因为每一个先天生灵,寿元都在500载以上。
云青岩现在的修为,已经跌落到星境三阶,以前所修炼的仙界功法,以现在的修为根本难以施展。
云青岩想加快恢复速度,除了靠丹药,还必须修炼凡间的功法才行。
打个比方来说,云青岩现在的情况,就好比一个婴儿,身旁虽然摆放着一把无坚不摧的神兵利器,但以婴儿的力气,根本拿不起这把神兵。
婴儿想用神兵,就必须要长大到一定阶段才有力气拿起神兵。
同样的道理,云青岩想动用仙法(仙界功法),至少也要把修为恢复到先天境。
次日一早。
大伯并没有把药材送来,而是临近中午的时候,才让老管家把东西送来。
“岩少爷,族长有事脱不开身,所以让老奴将药材送了过来。您清点下上面的药材,看看有没有遗漏。”老管家恭敬地说道。
“不用清点了,大伯既然让你送来,肯定一分都不会差。”云青岩看都没看就说道。
“林爷爷,我有件事想问你一下,还望你能如实告诉我!”云青岩的目光,不自觉冷了下来,“我哥的修为跟左臂,是谁废掉的!”
‘林爷爷’全名云远林,世代都是云氏家族的管家。
老管家云远林出现为难之色,随即苦笑了一声,“岩少爷,如果您真想知道,还是自己去问轩少爷吧。这件事不止是轩少爷的个人耻辱,也是云氏家族近年来最大的耻辱。以老奴的身份,实在不方便多说。”
老管家云远林迟疑了一下,又说道:“岩少爷要是真想为轩少爷出头,老奴建议您先拿回家族继承人的身份。”
继承人指的是下一任族长的继承权。
以前的云青岩,就是下一任族长的继承人,不过他三年前消失后,继承权就自动丧失了。


本文作者 :往事如书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