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纹蛙

古代的奇人异事录

作者:道教之家 / 关注公众号:daojiawenhuajingdian  发布:2019-11-03

道士葛玄葛玄和客人一起吃饭,谈到关于法术变幻的事情。客人说:“吃完饭后,先生施法表演一下。”葛玄说:“您有没有什么想要马上看见的东西呢?”于是喷出嘴里的饭,饭全都变成了几百只大蜂,都聚集在客人身上,也不蜇人。过了一段时间,葛玄才张开嘴,大蜂又全都飞了进去,葛玄咀嚼起来,又变回之前的米饭了。
他又指挥虎纹蛙和各种爬行动物以及燕雀一类的,让它们翩翩起舞,像人一样能和着节拍。冬季时为客人准备新鲜瓜果和枣,夏季时又给客人献上冰块雪水。又拿几十个铜钱投进水井里,葛玄用一个器物在井上施咒,铜钱一个接着一个从水井里飞了出来。为客人设酒宴,没有人传递杯盏,酒杯自动就到客人面前;如果杯中的酒没有喝光,酒杯就不会离开。他曾经和吴国君主坐在高楼上,看见在制作求雨用的泥偶。吴王说:“百姓期望下雨,可以求得吗?”葛玄说:“雨容易求得!”于是就画了一道符箓放在神社里,瞬间,大地一片昏暗,大雨倾盆而至,雨水四溢。吴王问:“水里有鱼吗?”葛玄又写了一道符投到水里,一会儿,出现大鱼几百条。吴王就派人去抓鱼。徐光种瓜三国时期东吴有个叫徐光的人,曾经在市场施法。他向人乞讨要瓜,卖瓜的人不肯给,就向那个人要瓜籽,用手杖在地上挖了个洞就种瓜籽。过了一会儿瓜籽就发芽生蔓,开花结果,于是就摘下来吃,还给围观的人。卖瓜人返回去看自己卖的瓜,全都不见了。徐光凡是预言大水干旱都十分灵验。他经过大将军孙綝的家门,都提起衣服快步走,向旁边吐唾沫。有人问他这样做的原因,他回答说:“流血腥臭难以忍受。”孙綝听说后十分厌恶而杀他。斩他的头,没有流血。等到孙綝废了幼帝,改立景帝,即将要祭祀祖陵,上了车,就有大风吹孙綝的车马,车就被吹翻了。孙綝看见徐光在松树拍手指指点点,嘲笑他。孙綝问随行侍从,都没有看见徐光。过了不久景帝就杀了孙綝。汉阴生行乞汉阴生,是长安桥下乞讨为生的小孩儿。常常到集市里行乞。集市里的人都很厌恶他,用粪水泼他。但很快他又在集市里继续乞讨,衣服却没有了污秽,变得和之前一样。县令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将他抓进大牢关押,戴上了脚镣手铐。但他很快又继续在集市上乞讨。县令又想拘捕他杀死他,这才离开。先前往他身上泼粪水的人家里,房屋无故自己倒塌,死了十几个人。长安城流传着一个童谣:“看见行乞的孩子要施舍美酒,以免遭受家破人亡的灾难。”
樊英救火樊英隐居在壶山。曾经有阵大风从西南刮来,樊英对弟子们说:“成都的街上大火很旺。”于是就含了一口水喷出去,又叫人记下当时的日期。后来有从蜀地来的人,说:“这天起了大火,有云从东边来,过了一会就下起了大雨,大火于是就被浇灭了。”营陵道人令见死人汉代时北海营陵有一个道士,能够让生人和已经死去的人相见。和他同郡的一个人的妻子已死多年,听说后就去拜见他,说:“希望您能让我见一面死去的妻子,那我就死而无憾了。”道士说“你可以去见她。若果听见鼓声,马上出来不要逗留。”于是告诉他相见的方法。过了一会儿就见到了他的妻子。于是就和他的妻子说话,或悲或喜,情义恩爱就像活着的时候一样。过了好久,听到悢悢作响的鼓声,不能再待下去。正当他出门的时候,衣襟突然被夹在门缝里了,他扯断了衣襟离去。过了一年多,这个人就死了。家人埋葬他,打开坟墓是,看见他妻子的棺盖下压着一片扯断的衣襟。管辂筮信都令家信都县令家里的妇女受惊,一个接一个地更替着生病,让管辂为她们卜卦。管辂说:“您的住宅的北屋西面有两个死了的男子:一个男子举着矛,一个男子握着弓箭;头埋在墙壁里,脚埋在墙壁外面。举矛的人专门刺妇人的头,所以妇人的头痛得抬不起来;握弓箭的人专门射妇人的胸口和腹部,所以妇人的心口疼痛无法吃东西。这两个男子白天到处游荡,夜里就出来害人生病,所以令人惊恐。”于是县令就挖他的房子,挖到地下八尺的地方,果然挖得两副棺材。一副棺材里有矛,一副棺材里有角弓和箭,箭制作的时间久远,木头都已经腐烂了,只剩下铁和兽角是完好的。县令于是就移这两幅骸骨到离县城二十里远的地方埋葬了,家里人就不再生病了。
许季风卜卦右扶风的臧仲英,担任侍御史。他的家人准备了饭菜,放在桌子上,却有不干净的尘土掉进去把饭菜弄脏了。饭快要煮熟的时候,却不知锅子到哪里去了。兵器、弓箭会自行移动。火在竹箱里烧了起来,箱子里的衣服物品都被烧光了,而箱子还像原来一样完好。妻子、女儿和婢女,有一天她们的镜子全都不见了;过了几天,镜子被人从堂下扔到了厅堂里,有一个声音说:“还你们镜子。”孙女儿三四岁,失踪了,到处找,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过了两三天,才在厕所里的粪坑里啼哭。像这样的情况不止一次。汝南郡有个叫许季山的人,一向擅长卜卦,为这件事卜了个卦,说:“你家应该是有一条老青狗,家里有个仆人名叫益喜,他们一起做的这些事。如果你真想杜绝这种怪事,就杀死这条狗,并遣送益喜回老家。”仲英按照他说的做了,怪事于是就没有了。后来他升官做了太尉长史,后来又升迁为鲁国相。


本文作者 :道教之家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