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举案

《夜雨秋灯录》—秦二官

作者:烟雨楼台说经典 / 关注公众号:A19723211  发布:2019-05-21

河南有个农家书生,叫秦二官,他神采清秀俊逸,气度不凡,仿佛是个富贵公子。他喜欢穿着白夹衫,村中一些风骚的妇人,又称他为秦白风。
秦二官虽然长相姣好,但却生性胆小,不敢追逐女子欢好,直到十六岁了,仍没娶妻。失学后,又不想种地,就打算去学经商。秦二官的东邻是个演杂技的,名叫寇四娘,时常包着头巾在大都市士大夫家中来往。她丈夫也会一点杂技,能吐旗吞剑,卖狗皮膏药,比种田的要获利百倍,两人以此为生。
他们有一个独生女名叫阿良,十四五岁时就对画眉、施脂粉等颇有研究,把自己打扮得十分漂亮,再加上梳掠云鬓,簪珠花,又学人轻盈地走路,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村姑。表演完毕后,阿良就会手持百折扇向观众要钱,大眼睛不停地眨呀眨,好不娇媚风骚,那些富家子弟都纷纷把钱拿出来毫不吝惜。
阿良天性聪敏灵巧,她母亲也教了她一些练气轻身的功夫,如小脚走绳索、舞绳、顶缸、爬梯、转碟子等杂耍技艺,仅一个多月就把各种技艺学得精熟,就好像穿花的燕子,脚步十分轻盈,至于掌中舞之类的玩意,更是熟透于心。
他们曾到中州巡回演出,就在上河边搭了个敞着的大布幕,击鼓鸣锣,伴奏着胡琴、阮咸琴之类的声音。一群群男女观众都争着让阿良唱一曲,她也不推托,娇羞地唱了起来,歌词是:陇有青苗防岁歉,案有黄金防盗劫。不及花间雌蛱蝶,到处飞来到处歇。飞栩栩,还翩翩,歇上枝头香可怜。情人莫唱古离别,太息韩凭欲化烟。一曲作罢,观众都听得入了神,好久才反应过来鼓掌称赞,认为这女孩是锁子和尚的化身,真是个无价之宝。等腰包装满后,她们就结队返回家乡。
有一天,阿良偶然来到田埂上,见秦二官生得如此俊俏,也被勾去了目光,不舍得离开。秦二官低下头来,羞红了脸。阿良笑着迎上前去说道:“真没想到才不见三年,你竟然长得如今一表人才的模样,差点害我认错了人。”
二官听后十分难为情,转移话题问道:“阿良妹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现在也不是扔毛球荡秋千的黄毛丫头了,已经变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阿良听后十分欢喜,仍是含情脉脉地看着二官,女子的心恐怕已经丢了。这天,秦二官换上一套新衣,身靠大树在看野景,阿良躲在背后用纤纤玉指搔他手腕。二官知道是谁,回头嫣然一笑,笑得美极了。阿良笑着说道:“二郎的容貌真好比那美丽的女儿红,娇艳鲜美。如果到我们队里,稍稍施点胭脂,画上眉毛,男扮女装,可真要叫那些小女戏子甘拜下风了。”
说罢从怀中掏出绣花手帕,只见里面裹着樱桃脯、蜜枣干,拿到二官鼻子底下,笑问:“你闻闻看有汗香吗?”就把手帕塞进二官的袖中,还趁机抚摸了二官的手臂,喜爱之心如此明显。
二官笑着说:“妹子对我的一片深情,已刻印在我心上,但还是要庄重一点,不然让父母见到,你我可要被责罚的。”阿良笑出声,说:“你又不是个木头人,我很讨厌你说这样的痴话。如果妹子在中州时,见到像你这样的美男子,那我早已不是处女了。你几时看到玩杂耍人家的女儿,能坚守住贞操的呢?”
如此挑逗让胆小的二官不知所措。没多一会儿,又有邻居家女孩前去打趣,两人就分开了。到晚上,熄了灯,二官仍靠着枕头回想白天的事情,忽然听到檐头上好像掉下了什么东西,随后又见窗外光影一闪,就听到细手指敲窗的声响。
二官正感到诧异时,就听见如黄莺般美妙话语:“秦二官睡了吗?”听声音,二官知道是阿良来了,就赶紧披衣下床去开门,阿良快速闪了进来。只见她提了个白纱小灯笼,身穿碧罗纱短袄,把美妙的身段映衬得恰到好处,更显出美艳无比。
二官问她怎么这么晚还能出来,阿良说:“父母一直坐在床榻上拉家常不睡觉,叽叽咕咕说了好长时间,等他们睡了我才赶紧出来找你,刚才我在瓦上行走,你没听到响声吧?”
秦二官听后内心狂喜不已,一把把阿良拥入怀中,说:“妹子的轻功,连聂隐娘见了都要自愧不如。”阿良说:“只不过是一点小技,这有什么稀奇的?我对你前世是怎么修来的,不花一文钱,就能让妹子自动投入怀抱的功夫很感兴趣呢。有富家子弟对我大献殷勤都没得逞,你怎么有这么好的福气呢。”
说完两人就迫不及待脱衣上床,大胆放纵,彻夜欢愉。直到鸡鸣啼叫,东方天色发白,阿良才赶紧不舍地穿上衣服离去。从此由于两家相隔不远,两人往来更加密切,有将近半年之久。好景不长,一天深夜,村里的牧童起来喂牛,见二官房屋中灯烛仍没熄灭,亮堂堂的,好奇这么晚怎么还没休息,就偷偷从窗子朝里张望,见到一男一女正搂抱着互相饮酒,手中敲击象牙筷子,低声唱着山歌,关系十分亲密。
牧童看到两人的面目后,十分吃惊,回来后就把所见的情形告诉了伙伴,逐渐将此事传开,外人才知道他们好上了。后来四娘也听闻了此事,责怪女儿不检点,但也只稍微规劝了几句,阿良只是沉默不语,也不发火。
一天晚上,父亲又找不到阿良,就大声呼叫。这时阿良就忽然像老鹰一样从檐上飞落,其父怀疑阿良又去找秦二官了,就站在屋边空地上放话说:“秦家这放牛郎如此胆大包天,竟敢来撩虎须,总有一天我要让他尝尝拳头的厉害,看看怎么死的。”这时秦二官父母都已去世,只剩孤单一人,依靠叔父过活。他叔父生性忠厚老实,本就对寇家惧怕,私下流着泪劝说:“是阿叔没出息,田地又少,没能让你娶上亲,才发生现在这样的丑事。可是侄儿本就生得清俊,像个书生相公,将来一定会发迹光耀门庭的,怎么可以和虎狼之女厮混在一起呢?她的父亲本就是不好招惹的人,不如你离开此地去学经商,躲避一下吧?”
秦二官哭着答应了,他叔父连夜给镇江的朋友写了封信,托他照应侄儿。二官离开时,叔父一直送到十里之外才回去。秦二官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叔父,自己一个孤零零地赶路,好不凄凉,流下了伤心的泪水。之后来到镇江,以晚辈之礼拜见了父亲好友。好友就把他留下学习经商。阿良听到二官走后,就经常打听二官的行踪,打听了好几天,才知道二官去了哪儿。并没有责怪他薄情寡义,反而怜惜二官生性软弱,身子单薄,自己一个人在外谋生的辛苦。从此朝思暮想,时间越久思念之心越浓。
父亲把阿良当作摇钱树,所以也不忍心责打她,只说:“我们这玩意是门死功夫,只要有了男女之爱就会把功夫减损。咱们卖艺不卖身,是前辈留下的规矩,你也别怪我狠心。”从此后阿良对父亲十分怨恨。
那年八月,寇四娘一家准备上山西演出,让阿良骑在马上一起前往,一家子整理好行装就连夜赶路。走到钟离时,阿良突然在半夜时,换上男子的衣衫,偷了匹马,带着钱逃走了。当时秦二官正在镇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一夜,他正要熄灯睡下,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还来不及喝问,就看见一个人影来到面前,耳边响起带着口红香味的声音:“秦郎,我的好夫君,你怎么就忍心撇下你的情人离开,你可知道我想死你了。”
二官起床一看,惊诧不已,竟是一位高挑身材的美男子。看着二官傻愣愣的样子,那人笑着说:“秦郎不认识妹子了吗?”说着把帽子摘下,露出秀丽乌黑的头发,又把靴子脱下,露出玉笋般的小脚。
秦二官这才知道是阿良女扮男装,十分惊喜就问她:“你从哪儿来,怎么找到我的地方的?我不会是在做梦吧?”阿良笑着说:“你个呆子,这不是梦,妹子真的来啦。”随后又吹灭了灯,上床相抱而眠。
阿良向二官倾诉:“我实在爱你,这才大胆偷偷地来到此地,在古庙中借宿已经三天了,打听好你的住处,才找寻了过来,仍从屋上翻下,你不要害怕。”二官听后十分激动,惊喜交加,彻夜欢好。事毕后,听到他不时发出叹息声,阿良知道他害怕遭难,就说:“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了一个好办法了。”天快亮时,阿良就飘然而去。第二夜,阿良又来了,还带着小菜,绿酒一瓶,像竹叶般青碧。阿良百般劝酒献媚,让二官喝了一盅又一盅,之后不胜酒力,顿觉醺醺然,头昏目眩,迷糊不已,就直接在桌上睡下了。
阿良见状起身拿被子把他裹好,然后用带子扎紧,随后伸出手指念动咒语,只见二官的身子就比婴儿还轻了。阿良不费劲地把他背在肩上,吹灭了灯,拉开门闩走了出去,仍跳上屋面,如旋风一般越过一座座高楼,穿过小径,进入古庙。
之后解开被子,拿出药朝他鼻中吹去。只见二官打了个喷嚏就悠悠醒来,茫然地朝四壁看了看,说:“这古庙也不是我俩的藏身之处啊。”阿良说:“我们当然要走得远远的。不然的话,随后我父母就要追来了。”天刚亮,晨钟才敲,阿良仍换上男人的装束,叫来道童,给了房钱,两人就同骑一马离开了。他们来到了浙江西湖,看着口袋的钱快要用完了,二官担心起来。阿良说:“郎君不用担心,妹子随身带着吃饭技艺,还怕把你饿着吗?”之后找了家旅店住下,换回了女儿装的衣服,涂脂抹粉把自己打扮得很艳丽。
第二天,选了一处宽敞的地方,让二官坐在场角上压阵。之后阿良使出绝技,表演了各种精彩的杂技节目,观众纷纷叫好,挣了很多钱。从此两人和正式夫妻一样住在一起,吃好的,穿好的,二官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愿意就这样过一辈子。
一天,阿良说:“过去咱靠演技赚了些钱,但是如果以后用法术赚钱,一定会挣得更多。等我们有了足够的钱,就买一匹宝马,从此和郎君骑着,谈笑过钱塘江。”
从袖中拿出一卷书给二官看,说这是一本道家的秘书,说:“这书是我从父亲那儿偷来的,当中奇幻百出,可以把人灵魂都取了,给人观赏取乐。有了它,我们就不用再担心过穷日子了。”二官有点担忧说:“我昨夜做了个不好的梦,醒后仍是担惊受怕,我们还是别再继续冒险了。”可是阿良不听,中午时分,她就带了演出道具来到城隍山下,找到了块空地,然后从袖中取出青色的绸幕,围了约有十来亩地一块场地。敲锣来吸引人过来。不一会儿,就聚集了蚂蚁似的人群,都快把全城的人都招来了。阿良口中嘟嘟叫了几声,幕布忽然分开,里面有门,有窗,有房舍,密密层层,曲曲折折,像蜂房一般。
从房中走出一个身形苗条、穿着红衫绿裤的小丫头,梳着堕马髻,鬟边插着一朵鲜艳的牡丹花,花像碟儿一样大,小脚尖尖上翘。小丫头见到阿良,下跪问道:“姐姐要让我做什么?”
阿良笑笑说:“我身体抱恙,你姐夫又是个文人,这样下去我们恐怕要坐吃山空了。知道你有绝技在身,能否请妹妹随意表演几个节目,让观众开开心,也给姐姐挣点吃饭的钱。”于是小丫头就举袖跳起舞来,一边唱道:茫茫兮,匆匆兮,翩翩跹跹兮,柔若无骨兮,金银楼阁仙人栖,愿为仙人梯长梯,仰视碧落神迷离。唱完,又从袖中取出十几丈长的绿绸带,在带子头上打了个结,向空中抛去,只见带子直上云霄,笔直笔直,就好像空中有人拉着,众人此时已经被惊得张开了嘴。小丫头又对阿良施了一礼,禀告说:“我打算到天上去,邀请王母身边诸位侍奉的仙女都过来献艺,姐姐你认为怎么样?”
阿良说:“唉,湛湛青天,如果不小心失足跌下来,恐怕就要粉身碎骨了,你不怕吗?”小丫头说:“我有本领,不用担心。”说完就攀附绸带,手拉脚盘,像猴子爬树一样向上攀爬。过了一会儿,人影就比燕子还小了,随后又听见从高处传来仙乐,乐声美妙。
只见有六个仙人,身穿彩凤流云图案的衣衫,蝴蝶莺花图案的裙子,戴着夜光珠的耳环,穿着凤头鞋,一个个从云中相继出现,然后沿着绸带降下地来。她们对阿良略略施礼后,就有的吹笙,有的吹笛,有的弹筝,有的弹箜篌,有的奏着琵琶,声音铿锵,好不动听,令听众神往,都认为“此曲只应天上有”。
一时间,五光十色,天花乱坠,让人眼花缭乱。可再细细一看时,已不见绿绸带的踪影,不禁好奇。这时阿良起身,用白绢承着向观众要钱,观众纷纷叫奇,都拿出钱来,顷刻之间,十万贯钱就堆满在二官面前。这时阿良娇声骂:“这个死丫头,去迎接客人可自己却忘了回来,不会是逃走了吧?”请各位仙女席地而坐后,自己就提起嗓子唱道:遇子兮山阿,期子兮银河,凉颸习习生微波,飞琼赠我青雀舸。劝子且倾金叵罗,白邱山下冢何多。人不学仙可奈何?正要变换节奏时,她向帐帷中唤出两个鬼仆,一个头大身矮,一个头小身长,行动十分缓慢,但步伐却很大,来到阿良跟前,慌张地朝四处张望。阿良在后面狠狠踢了一脚,两个鬼就老老实实地,垂手听候号令。
阿良说:“你们把梯云术的本事露一手,赶紧把各位仙人送回天上去,到晚上赏猪肉给你们吃。”二鬼点头。阿良又叫出来十几个小鬼,只见大头鬼在底下垂头丧气地站着,小头鬼把脚踏在大头鬼肩上,一个接一个都按次序登上去。重重叠叠像叠着十二颗泥丸而不掉下来,叠得高高的。
阿良起送客,仙女们向阿良施礼后退在一边。过了一会儿,都也按着次序搭着鬼的肩膀,攀登上去,没多久都不见了踪影,而那些鬼还在一长串叠在那里。还未结束,只见闯进来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婆子,一把揪住阿良的头发,骂道:“骚丫头可真不要脸,竟然私自逃到这里!”二官见状可被吓坏了,赶快从人群中逃了出去。原来是阿良父母跟踪而来,只顾着责骂阿良,没看见正在要钱的二官,才让二官溜走了。
二官害怕阿良父母的威严,之后沿路讨饭步行回到镇江,来到主人家中。自二官走后,主人正四处找寻,见到二官,问了详情,说:“可真危险啊!这全是魔术啊。如果一不小心你死在她手中,我怎么向你叔父交代呢?你先住些日子,定定神,之后再给你安排事情。”阿良父母已参加了白莲教,担心女儿在外泄露秘密,所以就把她捆绑回家。阿良父亲说:“如果不杀了这孽种,我们家的脸都要丢完了,怎么办呢?”寇四娘于心不忍,说:“阿良是我的掌上明珠。从前在中州时,也算是还了前世欠你的债,现在你怎能如此翻脸无情呢?何况女儿已经长大了,早晚要嫁人,不如我们把她嫁出去,也去了你的眼中刺。”
其父认为有理。刚巧他想到家里有个姨侄,袁三小,也住在甘泉山务农,三十岁了,仍没成家,就派人把他叫来,让他洗澡换上衣帽,逼着他当了上门女婿。婚后三天,又拿了百两银子给他,说:“婚礼举行得太匆忙草率,也没准备什么陪嫁礼品,这百两纹银就算陪嫁吧。”袁三小感谢着收下,之后拜别了岳父母,带了阿良骑着毛驴走了。
这事二官一点也不知道。第二年,二官乡里有人到镇江客居,在路上偶遇二官,二官十分开心见到家乡人,硬拉着他到茶店聊天。听到那人说阿良已经再嫁,但不知嫁在哪里,她父母也忽然神秘莫测地弃家外逃时,秦二官心里终于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就起了回乡的念头。当时正值岁暮,二官去向主人拜别,说是想回去看望叔父。主人给他结算了工钱,叫他把其他行李都留在店中。二官只背了个小包裹,乘船渡江。走了三天,来到了扬州竹西,这时已夕阳西下,他还在不停地赶路。
刚匆匆出了西城门,就碰到了袁三小,因为两人从未见过面,所以就结伴同行。路上两人相互攀谈,互道姓名,讲述旅途况味,谈话十分投机,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这时西风刮个不停,天色也渐渐昏黑,快要到袁三小家门了,二官拱手作揖,和他告别。
袁三小见天色太黑,拽住他衣袖,说:“这深更半夜的你能到哪里去?路上盗贼众多,不能冒这个险!我家就在附近,如果你不嫌弃,可以在我家睡一宵,等明天早上,我送你到江都大仪镇,之后路途就很好走了,就平安无碍了。”二官推辞说不好意思打扰。
袁三小说:“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俩能够遇见还能投机,这就是缘分,这一餐一宿算什么呢?”热情挽留。二官这时听到村中敲更声起,狗朝着行人乱叫,便不再拒绝,爽快地随袁三小进入家门,到屋中坐下。
袁三小进入内房对妻子说:“我回来了,今天有客人来此借宿,你赶快去温酒,备些洁净菜肴来,不能怠慢了客人。”他妻子从屏风后面窥探,十分惊讶,可二官还不知自己现在身在阿良家中。
过了一会儿,袁三小提了盏灯到来,随即捧上香茶,又带来杯盘酒菜,来来去去里外奔走,十分热情殷勤。两人坐下欢饮畅谈,十分开心。之后两人都喝得有点醉了,眼睛也有点睁不开了。袁三小起身为二官铺好了床,把被褥枕头放好,看着二官脱衣摘帽,这才道了声“珍重”,回到内房去了。二官把油灯剔亮,只见房舍院落十分整洁,便摊开被子躺下。正在想着庆幸遇到此朋友,忽然有人推门进来。细一看,竟是阿良,惊诧不已。阿良搂着二官坐下,流着眼泪说了父母逼她嫁人的事。
二官恍然大悟,原来袁三小就是阿良的丈夫,就说:“既然你已经有了好的归宿,只要田中收成好,就是一个富户的家主婆。那么就别再留恋过去的事情了。说起来惭愧,在下东西漂泊,年轻不懂事,蒙你错爱,才害你受苦。你赶紧回去吧,省得招致瓜田李下的无端猜疑。”
阿良骂道:“你这没良心的东西,和你一起,我挣钱养你,哪一点对不起你!我为你吃尽千辛万苦,当初我找你时跑得连脚底也碎了,后来又遭父母羞辱,至今身上还有鞭打的伤痕,一到阴雨天就要作痛。我被逼嫁给袁三小,即使你不来,我也要逃往远方。今夜相逢说明上天也被我的痴情感动,是注定的缘分,可你怎么能说出这样无情的话,让人寒心。”
见二官惊吓不已,阿良又说:“没事。他喝醉了必定就睡着,睡着时鼾声如雷,即使打他也不醒,你怕什么?”二官说:“你究竟要怎样?”阿良说:“我想和你一起逃走,以了百年之情。”
二官急忙摇手说:“你快别说了,你已经有了丈夫,而我也终究要娶妻,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丈夫对一个陌路相逢的人都如此有情,更何况待自己的妻子呢?有这样的好丈夫,你应该好好待他,千万不要起坏念头。”
阿良大吵大闹,二官害怕,赶紧起来寻找行李,打算夺门而走。阿良冷笑说:“你这胆小如鼠的小耗子,你觉得能在我面前顺利逃走吗?”说着就并起两根纤纤玉指,向二官肩上一击。二官顿时觉得像是挨了一斧子,人立即就瘫了下来,怎么也爬不起来。之后阿良慢慢拿出条白花腰带,把二官捆绑好,脸上布满了杀气,拿出火烛就向外奔去。过了一会儿,阿良衣袖上鲜血淋漓,回来对二官说:“好啦,你不用再担心了!”说着把缚二官的腰带解开,拉他进内房去看,只见袁三小肢体已断裂,躺在血泊中。二官见状失声痛哭,身子不住地颤抖,阿良吆喝着加以制止。
随后她用锄子在床下挖了个坑,把袁三小的肢体掩埋好,把血迹清除干净,然后把家中的资财席卷一空,拉着二官逃走。这时家中的雇工还在睡梦之中,没有人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阿良挟持着还在惊吓之中的二官出门,把火种扔在茅屋里,向东走了里把路,回头一看,只见火光冲天,村落已化为灰烬了。
二官不得已,闷闷不乐地跟着阿良,改了名姓,在扬州城中租了间屋子住下,二官总是胆战心惊的。阿良每夜总要求他欢好,可是二官却瘫在床求饶。阿良取出一颗红丸,和他嘴对嘴吞来吐去,这其实是一种春药,逼迫二官欢爱。此外阿良还对二官早晚防范,不许他随便出门。有一天,阿良喝酒,有了几分醉意,二官趁机逃出家门,来到县中击鼓鸣冤,向县太爷哭诉了阿良杀夫的惨状。县令在三天前就收到袁氏族中的诉状,还未查清缘由,听了二官诉说,立即命捕快把阿良抓来。开始,她死不承认罪行,即使用鞭抽打,她也不哭。
二官说:“她头发里藏有盖印的符咒,只要把它拿掉,即使不用刑,她也就老实招了。”阿良骂道:“你可真狠毒,我哪里对不起你,你却要置我于死地!”
因为二官并非此案的同谋,而且是首告,所以县令对他很同情,想替他开脱死罪,但袁三小的死是因为他和阿良的奸情所致,最后就把他从牢中提出,打了一百棍,发配到辽阳充军,永不赦免,到了冬至就动身。一天,二官听到市上有人叫喊说:“寇阿良今日就被凌迟处死了。”大快人心,又请来画工画了袁三小的图像,扎在长竿上挑着到市中心去看。阿良的皮肤如雪一样洁白,行刑刽子手看后也不自觉地颤抖着,迟迟不能砍下。
这时二官在旁斥骂说:“好男子,多砍她这个毒妇几刀,以慰问袁三小的在天之灵。”之后刀口落下,行刑结束。之后二官夺过大刀,跳着叫道:“好友是因为我而死,情人也为我而死,我不能一个人活着。”说完举刀向颈上抹去,刽子手赶忙夺下,可仍没有救下他,只见身首分离。
扬州市人把他当作有义气的人,纷纷集资为他买了棺木,大殓后寄放在寺庙中。二官的叔父听说后大哭不已,来扬州把棺木运回故乡埋葬了。当阿良被捆绑着走向刑场时,要先经监狱官点名核对身份年貌,这时阿良斜着美目朝他暗送秋波,对他嫣然一笑。监狱官回家后痛哭说:“寇阿良果真是绝色美人,不能和她寻欢,我情愿身死殉她。”
行刑当晚,只见阿良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他办公的地方来,觔斗虎跳,表演各种杂技,身姿妖艳风骚。过后就和监狱官欢爱,他全忘了阿良是个已经被砍了头的鬼。
从此以后,阿良夜夜都前来欢会。一天晚上,阿良自己把头摘下来,放在桌上用木梳把头发梳成一个盘龙髻。监狱官在帐中不小心往外看,惊吓不已,暴毙而亡。


本文作者 :烟雨楼台说经典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