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乡

人生哪有“衣锦还乡”,其实都是世间游子

作者:温乎 / 关注公众号:wenhu491001  发布:2018-12-07


温乎曰:
游子归故乡,是人生的终点。
只要活着,
我们都是他乡之人,
奔跑在奋斗路上,
梦想着能够只手摘星辰。
1
又到一年底,很多人都面临着一件大事:
回老家。
原本是一件喜事,却偏偏会发生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情,而这一切都来自一个战斗力特别强的群体:
亲戚、长辈、邻居。
他们会用“十面埋伏阵”包围你,问一些的问题:
“谈女朋友了吗?”
“在哪里工作啊?”
“一年挣多少啊?”
“当啥官啊?”
有时候,这种场景会引发一些攀比:
混的好,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会大大方方,眉宇间掩饰不住一股得意劲,毕竟“衣锦还乡”了嘛。
没混好,就会显得有些局促,总感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摸着良心说,“别人家的孩子”有几个?
所以,每到年底的时候,很多人的朋友圈都在吐槽,简直比女生的大姨妈还要准时。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嘛。
对我们而言,“老家”是安放灵魂的神殿,肃穆的殿堂会安抚一年来受伤的心灵,而亲情则是洁白的圣光,为下一年的奋斗注入动力。
至于包围你的亲戚和邻居,就是献花供奉的香客。
千年古刹中的香客络绎不绝,又何时打扰了得道高僧的清修?

2
中国历史上,有两次“回老家”特别感人。
公元前196年10月,刘邦回到沛县。
那时,他已经打败所有的竞争对手,占据了天下的市场份额,大汉成为唯一的独角兽集团。
刘邦原本只是一介布衣,每天上上班、喝喝酒、打打牌,他被生活磨灭了所有棱角,唯有少年时的梦想还在蠢蠢欲动。
一腔热血,一生未凉。
可命运的大门打开了一条缝隙,让刘邦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他带着一帮泥腿子,居然打败了血统高贵的贵族。
而这一切的起点,就在沛县。
就像外出打工然后发家致富的土豪,回老家给小孩压岁钱、发糖一样,刘邦也特别豪气:
“我虽然在长安买房买车开公司,但我的灵魂依然在这片热土上。我宣布,沛县人民以后都不用交税啦。”
我很怀疑,刘邦心心念念的是沛县狗肉。
然后,他在沛县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大摆宴席,请全县的乡亲们吃饭。还亲自选拔了120人的儿童歌舞团,让他们唱自己写的新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儿童歌舞团一遍又一遍的唱,刘邦一遍又一遍的和。直到销魂的气氛把自己都感动了,他跳上主席台拉起孩子们的手,翩翩起舞。
跟随节奏的韵律,刘邦的身体夸张摆动着。
可如果把镁光灯照在他脸上就会发现,刘邦早已老泪纵横,傲娇扬起的脸仿佛在说:
“奋斗多年,我还活着,真好。”

公元632年,李世民回到武功县庆善宫。
34年前,他出生在这里。
34年后,回到这里时已经站在世界之巅。
李世民的身边有各种人才,但唯独缺一名优秀的文案,以至于想搞一场“回乡联欢晚会”都没有好创意。
于是,他打算抄袭刘邦。
首先,李世民赏赐了随从的大臣,并且给闾里的父老乡亲发放了米、面、油,为他们带来亲切的问候。
然后,他选了64名儿童组成歌舞团,戴上进德冠、穿着骚气的紫色裤子,在舞台上边唱边跳。
歌词是李世民新写的《功成庆善乐》:
寿丘惟旧迹,酆邑乃前基。
粤予承累圣,悬弧亦在兹。
黄帝的老家寿丘、刘邦的老家丰邑都曾办过联欢晚会,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最耀眼的,是我出生的武功县。
弱龄逢运改,提剑郁匡时。
指麾八荒定,怀柔万国夷。
18岁那年,正好有一个创业风口,于是我走出家门去闯码头。凭借我的努力奋斗,终于打下一片自己的天地。
梯山咸入款,驾海亦来思。
单于陪武帐,日逐卫文俾。
曾经的竞争对手,都折服在我的大头皮鞋下,每天陪我谈笑风生。可想而知,我的事业有多成功?
芸黄遍原隰,禾颖积京畿。
共乐还乡宴,欢比大风诗。
虽然天气冷的要穿秋裤,但看到满仓的粮食,心里却是暖暖的。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间。
如果让刘邦看到,肯定会拎着酒瓶来砸场子:“李世民,你丫是抄袭。”

3
如果按照拍电影的套路,这是完美的大结局。
中年老炮外出打工,仅仅用了8年就荣登福布斯排行榜第一名,再过6年又把竞争对手全部消灭。
第一名至第八名,全是刘邦。
这次衣锦还乡,给家乡带来了生生世世免税的福利,还不摆架子与民同乐,可谓前无古人矣。
辍学青年赶上创业风口,鼓动爸爸拿出一切资源来投资创业。仅仅10年后,李世民就成为天下人的爸爸。
于妈都编不出如此玛丽苏的剧情啊。
可当我们把目光放大一点,就会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刘邦和李世民所谓的“衣锦还乡”,其实不过是休养生息。

那时候的刘邦早已病入膏肓,还强忍着病痛平定了英布的叛乱。更不幸的事,他负了重伤。
半年后,刘邦在长安去世。
做为大汉集团的老板、丰沛故旧的利益代言人,他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活着要为大家活,死也得为大家死。
面对层出不穷的叛乱,刘邦不顾退休的年龄,依然骑战马、驾长车奔波在战场第一线。
在精心谋划了“诸侯王、外戚、功臣”三足鼎立的格局后,死前想安静躺一会都不行,还得听吕后的逼逼叨:
“以后可咋整啊,老头子可得说句话啊。”
我有理由相信,在沛县的几天是刘邦最轻松的时光,他好像又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年代,那是青春的气息。

而李世民经历的事情,更加残酷。
他在战场的第一线整整拼杀了8年,打败了薛仁杲、刘武周、窦建德、王世充、突厥等竞争对手。
对他来说,“万里赴戎机”不是一句空话。
比战场更加冷酷的是朝堂。他的兄弟李建成和李元吉要联合起来弄死他,就连父亲也不站在他的一边。
为了保命,也为了保护奋斗的果实,李世民不得不在玄武门为兄弟送行,然后逼父亲传位给自己。
即便再铁石心肠的人,杀兄逼父之后又怎会没有伤心内疚?
可世界就是如此残酷,它逼着你做了不愿意做的事,还要你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往前走。
因为更加残酷的事情,还在后面。
在世人眼中,刘邦和李世民是在功成名就后衣锦还乡,可在他们的心中,不过是想找个温暖的地方,安放受伤的灵魂。
然后,爬起来继续战斗。
奋斗者永远在路上。

4
所谓“衣锦还乡”,真的不必太当真。
成功如刘邦和李世民,也不过是稍息片刻,然后继续踏上奋斗的征程,直至去世的那一刻。
游子归故乡,是人生的终点。
不成功如我辈,更不必在乎流言蜚语。混的比别人好,当常怀谦逊之心。混的差,无非是撸起袖子加油干而已。
大丈夫当以四海为家。
1910年秋天,毛主席在离开韶山之前,把日本政治家西乡盛隆的一首诗略作修改,留给自己的父亲。
我很喜欢这首诗,也送给奋斗路上的你们: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本文作者 :温乎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