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头大面

被男主播伺候的富婆

作者:暖叔的生活观 / 关注公众号:nsdshg  发布:2019-11-03

01
“谢谢谢谢,谢谢萌萝1294送的飞机!不过大家有礼物还是可以晚点等PK的时候再送,马上到七点,还有半小时,我们就要开始今晚的终极PK!”
茶餐厅里,盛铭带着耳机,满面笑容对着电脑摄像头,嘴边还别了个小小的话筒。一面口罩半遮半掩,把他脸上肉较多的那块地方完美遮住,露出尖尖的下巴。他笑眯眯地,对着电脑小幅度挥手。
待看到弹幕里新被刷出来的字样,盛铭更是笑成了一朵花,边摆手道:“哪里哪里,不仅流月,你们也是我的好朋友啊!虽然从来没见过面,但是感情都是一样的真……哎呀,流月说七点过来的,到时候我和她一起直播,一起PK,你们也要支持我们啊!”
盛铭眉开眼笑。弹幕里一水的“有流月哪儿还能不赢”“一口气刷了十万的女土豪就是不一样”“我也想和盛哥见面……”等等等等。盛铭极有耐心,一一回复,边看着右下角的时间,等着流月过来。
流月是他直播间里,礼物榜单的第一名。两个月里,足足给他送了价值十万的礼物。就算要付给平台一部分分成,到盛铭手上的钱还是不菲。盛铭原本不算什么大主播,现在的人气得有一小半是被流月的大手笔吸引过来的。谁都想看看富婆,谁都想看看被富婆青睐的男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而今天,就是盛铭约好了,要和流月见面的日子。
刷了这么多礼物,再不见面,也说不过去。
盛铭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没什么才艺,全靠着嘴巴甜会说话,再加上一张美颜后讨巧的圆圆笑脸,才能得到观众的青睐。现在直播竞争那么激烈,他要固粉,自然就要做出些不一样的事情。
就比如,主动约流月见面。
02
他都计划好了。约流月见面,见了面后和她一起直播一场。到时候,噱头就不仅仅是他,更是“富婆真容”。而流月也很上道,不仅答应了他的见面请求,甚至说好了,到时候可以他俩一起和人PK,她当着直播间所有观众的面,给盛铭刷礼物,帮他一战封神。
PK,在直播平台上,即为两位互不相识的主播在同一时间内进行竞争,在这段时间内,哪方得到的礼物数最多,哪方就获胜。
而流月这架势,那是要在今晚,帮盛铭大刷特刷,刷出个一夜不败郎出来。
盛铭兴奋得不行。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刚得知这个消息时,他激动得几乎都睡不着觉。问流月见面的地点,可巧,俩人竟就在一个城市。早早地,盛铭就对直播间的观众说了俩人要见面的事儿,又提前半个多月开始清淡饮食,锻炼肌肉,今早更是一大早就起来,换上了特意租来的奢侈品服装,去理发店特意做了发型,就为了给流月金主一个好的印象。
而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半,距离流月到来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流月还没到,但盛铭却是六点就来了。早早占好了光线最好的位置。要不是因为在餐厅里,他甚至还想把家里头那一组打光设备也给带来,好照出他的盛世美颜,多赚点儿观众的礼物。好在今天有了流月做噱头,他长得如何,倒是没那么惹人注意,盛铭就笑眯眯地先开了直播做预热,一边等着流月过来。
他都想好了,不管这个流月到底长啥样。肥头大耳的中年富婆也好,妖里妖气的整容精也好,甚至哪怕是男扮女装的异装癖都好,他都会笑吟吟,绝对具备专业精神地把流月伺候好、伺候舒服了。毕竟再如何,谁会跟钱过不去?
也因此,盛铭今天的心情,极其不错。
03
又和直播间的观众聊了会儿天,时间已经到了六点四十五。盛铭慢悠悠拿起桌上的柠檬水喝了一口,不慌不忙。金主嘛,总不能和他这样的小虾米般,一早就赶过来。只要能按时到,也就行了。
直播间的人数已经又翻了翻,到了三十万。这在盛铭的直播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经历。平台官方也知道了这件事情,把他的直播间推到了首页,因此,涌进来不少新观众。盛铭端起职业微笑,笑眯眯和一个个刷着“坐等富婆亮相”的新观众打着招呼,顺便小小地比个心:“大家记得关注我的房间哦!流月除了我的直播间,目前在其他地方是见不到的呢!”说完这些,他便看着不断蹭蹭上涨的关注人数,忍不住心花怒放。
一夜涨粉几万。要不是还在直播,他简直恨不得当场跳起来。
分针又往右边挪了挪,现在是六点五十五。
离流月过来,还有五分钟。
就算是夏天,天也已经有点发黑了。外面零星的路灯断续亮起来,照出一片昏黄的天。盛铭的位置在床边,就是为了流月好找。此时他亦忍不住往窗外望去,却只见路人来来回回,没有一个像是流月的影子。
时间又过去三分钟。
流月还没来?盛铭看了看时间,不动声色。直播间里也开始有人焦躁起来,嚷嚷着要看富婆。看样子,是不太能准时到了。盛铭之前加了流月的微信,有心想要发个微信问问她,但正直播着,他总不好操作。叮地一声,七点到了,直播间的观众开始刷屏:“富婆还来不来?”盛铭微笑着说:“我刚看了,现在正是下班晚高峰,可能比较堵,大家别急,流月一定会来的。”
大约是他太笃定,观众们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仍是在刷着“坐等富婆现身”“富婆迟到是正常的”“我是富婆我也随便迟到”等等内容。但盛铭心里却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别人不了解,他却清楚地很,流月这人,向来是个守时的主。平常他每天晚上六点开播,她几乎每天都是六点零五进他直播间,开始刷礼物,一直到他下播,她也跟着下线。两个月来,天天如此。而今天,他们早就约好七点见面,她又怎么会迟到呢?
再者,晚高峰之类的说辞,是他对观众的权宜之计。事实上,从他的角度看外面,街上的车,已经不如刚才多了。
04
七点半。
就算是盛铭,眉眼间也已经快要掩不住焦躁。
刚刚,他假装自己要去上厕所,在厕所里偷发了个微信给流月,问她怎么还不到,但是没人回复。他在卫生间磨蹭了五分钟,知道自己再不回去说不过去,只能硬着头皮坐回座位上来。手在镜头拍不到的地方,一直紧握着手机,但从始至终,手机都没震动过一下。
八点。
流月是不是不会来了?
不仅是直播间观众,甚至连盛铭自己,都开始思考这一点。
刚刚直播间经历了一场骚乱。先是一个弹幕发出来,要盛铭不要浪费大家时间,约不到富婆还说什么大话,完全就是骗礼物,要他把之前给他刷的礼物都吐出来。盛铭还没来得及回答,直播间的一水观众就被带起了节奏,全都在刷他骗点击骗人气骗礼物,为了热度没有下限,到最后,几乎上升到人身攻击。
05
盛铭只是个小主播。以前就算挨骂,最多被几个人骂作是抱流月大腿什么的,骂得他不仅不难受,反而爽歪歪。没错,他就是抱流月大腿,那又怎么了?那么多大主播,想抱,人流月还不让呢!在他看来,这也不是什么羞耻的事。但今天,这阵仗,密密麻麻的弹幕,他简直快要看不到自己的脸。原先预想的全平台红,几乎要成全平台黑,他几乎有些恍惚起来。
怎么回事?流月难道是故意玩儿他?不可能,他一个原先名不见经传的小主播,谁会为了玩他给他刷十万块?烧得慌?再说了,如果真是他现实生活中得罪过的人,那流月完全可以用这十万,以别的方式,来让他痛不欲生。
那是她出了什么事?
也不该。刚刚他低头,悄悄查了查B市的车祸和意外新闻,都没有消息。而他和流月的微信对话框上,也仍是寂静一片。
但,盛铭知道的是,不管是什么原因,流月爽约了。她放了他的鸽子,让他的爆红计划和PK计划,全都毁于一旦。
弹幕上还有人叫他赶紧PK。但现在流月都不在,他还去跟人PK,不吝自取其辱。他知道,那些起哄的人无非是想看他再出一次丑,好作为笑话,继续乐呵。他脸上的笑容几乎都要维持不住,特意洗的头、租的衣服、做的造型好像都成了个笑话。直播间的观众们久等流月不来,慢慢散掉了。方才还热闹地不亚于一个小型城市的直播间,转瞬间人迹寥寥,荒无人烟。
盛铭僵硬地笑着,用最后的素养和仅剩的几千个观众说了声:“看来流月可能是有事,那今天我就先下播了。等我联系上她,再来告诉你们。”话才说完,他又程序式地同镜头挥了挥手,就关掉了平台。
电脑屏幕才黑,他就忍不住垮下了一张脸。
拧眉。总算可以大大方方去看微信。还是没人回复,只有他自己发过去的绿色字条:“快到了吗?”“在哪儿了?观众都着急了,我也很想见你。”而流月最后的回复,还是昨天他和她确认见面时间地点时,她发的“好”,和那个圆圆的笑脸表情。
当时没觉得,现在看,这个笑脸,简直像是笑话。
06
盛铭深吸一口气,掩不住的烦乱。他烦躁地拨弄了一下头发。有早晨洗发水的香气从头发的缝隙里顽强飘出来,更显讽刺。他皱着眉头,重重呼了口气,一把抄起桌上那杯早已慢慢变成常温的柠檬水一饮而尽,一边把电脑装进包里,准备出门回家。
去他大爷的流月,早知道她不来,他干嘛约在这里!一杯柠檬水都要五十块,开始时他还以为她会付,现在到头来还得他自己出。不过还好,他想着等她来再点菜,自己没要别的东西。
盛铭强压抑住不耐的情绪,起身准备往吧台走,去结账,但,才迈出两步,突然地,餐厅门口处,一个踉踉跄跄的身影沐着夜色跑了进来。那女人先是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即目光便锁定了他,面上也浮现出一丝惊喜来。她匆忙地,三步并两步朝他跑来,在他面前站定,仰头道:“你好你好,请问你是不是就是盛铭?”
“是我,你……”盛铭犹豫着开口,看了女人身上的装束一眼。香奈儿当季套装、古驰小白鞋,这一身的奢侈品装扮……他恍然大悟,道:“你就是流月?!”
“对,对,是我!”流月大喜,道。盛铭几乎是立刻就换上一副热情微笑,伸手要和她相握。但下一刻,就有两个穿着黑色背心的肌肉男,带着墨镜,走近餐厅,四下打量一番,朝着流月和盛铭的方向走来。
那两个男人的目光朝流月看了一眼,她便明显打了个哆嗦。下一秒,还没等俩人近前,她就慌忙地缩到了盛铭身后,喊了一声:“我没骗你们!我没钱了!但他,他有钱!”
盛铭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个肌肉男就上前,重重一下,拍在他的肩膀上。


本文作者 :暖叔的生活观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