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志文

| 重返母校看变迁 在最美的时光,我遇见了你

作者:川教之声 / 关注公众号:sceduvoice  发布:2019-10-19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忆往昔峥嵘岁月,看母校今日发展,《教育导报·校园周刊》近日向广大读者征集重返母校看变迁的文稿,用文字记录母校的发展变迁以及自己和母校的故事。《教育导报·校园周刊》推出“重返母校看变迁”,一起来看!
最美的遇见
余云露
转眼间,接近十几年的光阴就这样过去了,我的梦里还常常会有原来学校的样子,还记得和同学一起走过的美好小学时光。我的母校经历了几度变迁,相册里还保存着那张我和同学春游回来后站在新校园里拍的照片。虽然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一个孩童,却清楚地记得我刚入校时母校的模样。遇见我的母校,就像是一场最美的遇见,在最美的时光里,我遇见了你。
前几天,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我重新回到了课堂,老师认真地讲着课,下课后,我帮老师收着作业本⋯⋯这些情景又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起床后,我才意识到一切都是梦境,但我却对母校有了更深的思念之情。
我曾经路过那里,原来的学校已经不复存在,据说是搬迁到别的地方去了,成立了一所新学校。但我还是喜欢站在那片土地上,久久地望着,抚摸着原来学校门前的一根大柱子,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离开母校后,因为学业上的繁忙,我几乎很少有机会再回学校看看,但我知道我的心里一直都记挂着母校。
于是,我重新打开了相册,再次陷入了回忆当中。记忆深刻的是在我入学的那几年里,我们的校园也在发生着变化:原来老旧的建筑在我三年级的时候因被判定是高危房屋,而被迫拆除,全校师生便在临时搭建的房子里度过了半年的时光。我还记得,刚搬进去的第一堂课,老师便告诉我们学校即将要打造一个新校园,于是同学们都欢呼起来。因为临时的房子没有任何的隔音效果,一个班紧挨着一个班,两个班之间的任何声音都能被听到。就在那时,我们可以同时听到两个老师上课的声音,为了避免干扰过大,老师上课的时候都尽量压低了声音,走到同学中间来上课。还真得感谢在临时校舍的时光,拉近了我们和老师的距离,老师也和我们在一起玩耍,渐渐成了知心朋友。因为每一间房屋都比较小,临时的房屋都在一楼,老师的办公室也在那里,外面是一大片沙地,我们经常会在沙地里做游戏,有时老师听到我们的嬉闹声就会跑出来和我们一起玩,师生之间没有距离。
后来,新校舍终于建了起来,是在我们眼里“高大上”的楼房,前面还有一个已经划分好的操场,我们终于可以在宽阔的操场上跑步了。我还记得,当时我被选拔进了学校的舞蹈团,但因为学校的设备有限,没有专门的舞蹈房,我们就一直趁着放学后在操场上进行排练。记忆中和小伙伴一遍又一遍地练着,老师在旁边指导着,接近傍晚的时候,每个人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跑回家,但大家都很享受这个过程。
有了新学校,每周一我们都有升旗仪式,当时我们已经是较高的年级,所以这件事都由我们负责。要派人写稿子或发言,大家首先推荐了我,老师还一次次让我担任了升旗手。每个周一,我都会站在学校的主席台上对着全校的同学发言,站在那里俯瞰整个校园,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我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我和母校之间的故事从来就没有断过,一直都在延续着。记得有一次,大概是几年前吧,我因为偶然的机会再次回到母校,那时候的母校还没有像现在一样搬迁,因为是过年期间,整个校园里空空荡荡的,显得十分安静。我向保安大爷说明了我曾经是这所学校的学生,请求他让我进去看一看。保安大爷犹豫了一会儿,告知我只能在操场走一走,不能进教学楼。就这样,我一个人漫步在校园当中,静静地待着、看着、享受着。我望着这座曾经陪伴我度过小学时光的大楼,虽然现在已经有些破旧,但却依然是我美丽的校园。我尝试着在里面再跑一次步,想回顾一下原来的感觉,可是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再回母校看一看了,老师们都还好吗?⋯⋯
后来,在出校门的时候,我在门口遇到一个穿着学生校服模样的孩子,他看见我抹着眼泪走过来,于是给我递上一张纸巾,并问我怎么了,我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他本想走开,我问他是不是在这所学校读书,他点点头。我接过他的纸巾,擦干眼泪,冲着他笑了一下,然后对他说了一句:“那我是你学姐哦,谢谢!”
前几天,因为参加一次活动,我来到了现在已经搬迁的母校,世事更替,现在的母校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模样,一切都换上了现代化的新装,而学校也早已更名。我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孩子们开心地在校园里嬉戏着,操场俨然已经成了一片运动的乐园:有的孩子在打乒乓球,有的孩子在玩羽毛球,还有的在跳绳等等。走上楼,各种各样的功能教室呈现在我的眼前,据说这是为了拓展儿童的兴趣而特别打造的一些社团教室。听着钢琴教室里传来悦耳的钢琴声、看着美术教室里一幅幅精美的小作品、闻着烹饪教室里传来的阵阵清香,我不由得感叹我们现在的学校的确和以前大不一样了,现在的孩子多幸福!
但我的母校,不管历经多少变化,都会永远地留在我的心中。因为遇见我的母校,在我心里,这就是一场最美丽的遇见。
记忆中的烛光
陶涛
当读到“毕业后,你曾以何种方式与母校重逢”这句话时,我开始回忆与母校重逢画面。大学、高中、小学的校园毕业后我都曾回去过,唯一没有重逢的是初中时候的校园。想到这里,我开始打开电脑,在网络搜索着初中校园的信息。看到网上的图片和信息,有些陌生,也有些欣喜。说陌生,是因为校园的环境早已变化,原来的泥土操场变成了塑胶操场,曾经的瓦房变成了楼房,教室的桌椅和设备更是早已换代。此外,近年来学校在特色教育方面成绩凸显,甚至有媒体以《田坎上培养出摔跤冠军》为题对学校的摔跤特色教育项目进行了专题报道。看到这一切,我也很欣喜,因为母校越来越好,也就意味着更多的学生得到了更优质的教育。
毕业多年,母校虽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但是,校园里难忘的故事却常常被记起,在记忆深处散发着温暖的祝福。
那时正是爱做梦的年龄,我来到红狮中学求学。这是一所距离县城80多公里远的学校,这里远离都市的繁华与喧嚣,有着山乡的宁静和自然。教室顶上盖着瓦片,外面下大雨室内就会下小雨,地是石板铺的,夹杂着泥土的味道,课桌的凹凸不平彰显着它悠久的历史,也展示着学生无聊时的杰作。就是在这样一个时期,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我却经历了生命中一次深深的感动。
九月,丹桂飘香。于我,九月是初次离家的季节,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寄宿读书。虽然有同学的陪伴,可是依然是非常不适应。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念我的家,想念我的亲人。我特别想时光能够倒流,能够回到开学的前一天,然后停止。那一段时光是暗淡的,没有任何快乐欢笑。白天,无精打采地坐在教室,夜晚,就躲在被子里悄悄流泪。
那日,如往常一样,我吃过晚饭,和两个要好的朋友到土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走,谈论着小学时代的生活。直到夜幕降临,教室里的灯光点亮,直到晚自习的铃声急促地响起,我们才迅速地往教室跑去。一进教室,黑板上的几个大字映入我的眼帘:“生日快乐,涛”,转眼一看每位同学座位上都摆着蜡烛,那是我们用来照明的那种白色蜡烛。这一幕让不善言辞的我顿时愣在了教室门口。好朋友阳和聪不慌不忙,在台上开始了主持,班主任万老师也走进教室,静静看着这一切,面带微笑。同学们将所有的蜡烛点燃了,然后关掉了电灯,教室里烛光闪耀,每一个人的面庞都显得那么温暖与和善。接着,他们一起为我唱起了歌曲《生日快乐》,在温暖的烛光中,我的眼泪刷地流了下来,站在讲台上,我觉得自己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话到嘴边却只有“谢谢”二字。泪水模糊我的双眼,让我看不清台下同学的脸庞,但是每一盏烛火却是那么清晰,那是每位同学送上的祝福啊。
从此,那许多烛光深深地印记在我的心中,温暖着我的心,让我快乐而欣喜地融入了初中生活,让我体会到离家之后也有温暖,让我更坚强地走入独自求学的生活,直到高中、大学以及工作。
时隔多年,虽然未曾与母校重逢,但只要一想起母校,就有许许多多温暖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也许正是源于对校园的热爱和眷念,我上大学时选择了师范专业,毕业后又成了一名教师,继续与校园结缘。
现在,我在一所小学校园里工作,每天和童心作伴,与青春同行。每当看到孩子们天真的笑脸,我的思绪也常常被带到记忆中的校园。那记忆中的画面,总是那样温暖,这种温暖让我对校园生活多了一分感触,也更加注重学生的身心发展。每当我感觉累的时候,我就会想起那个温暖的夜晚,那些烛光,它们永远温暖着我的心,照亮着我前进的道路。
“一花一草一石”中见证母校变迁
蒋安润
转眼,孩子上一年级了,时隔20年回到母校,记忆中的母校已焕然一新。幼儿园的玩具琳琅满目,一栋栋崭新的教学楼,平整干净的操场,林荫道两边花红柳绿,20年前那棵小树苗也已长成了参天大树。新校区各种设施齐全,多功能教室配备完整,教学楼上面的电子屏幕上写着“欢迎新同学”,教室已装上了电子黑板,座椅设计合理新颖,孩子们穿着统一的少数民族校服,一个个脸上笑开了花,这不禁让我回忆起了我与母校宣汉三墩土家族自治乡中心小学的种种⋯⋯
“小呀嘛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上学第一印象,就是老师一上一下踩着一架木琴,一个个小朋友摇头晃脑地唱着《小二郎上学》。那时候,校舍只有一楼,墙是清晰可见的泥砖墙,屋顶是瓦片,地是最原始的泥土地凹凸不平,桌脚垫一垫才平稳,下雨天还能有调皮的雨滴钻到桌子上来,凳子和桌子保留了木头原有的孔洞,调皮的同桌总喜欢把笔往里塞,那个时候两人共用一张凳、一张桌,那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同桌,生怕同桌多占有一点,“楚河汉界”划分得十分明显。
刚开学,操场上有各种杂草,不久就被我们当成玩具拔得干净利落,这个时候操场上露出许多坑洼,一到下雨又是我们玩乐的好天地。不久学校就开始修缮,为了填平操场,我们每个学生在家带一包沙石,众志成城,不久操场就变得平整干净。修好了操场又开始砌花台,花台里的泥和花全都是我们一起挖来的。
国家越来越好,孩子们上学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的母校开始扩充土地,由于选址在河边,不得不修起一堵高高的河堤,河堤离操场有一段距离,里面的空隙又到了我们一起为母校出力的时候了。那个时候我上六年级,每个年级划分了区域,我们班是最多的,填空隙用的是河里的石头,一到雨后河里的石头全部都冒了出来,我们就浩浩荡荡地去河里背石头,我们的任务是老师和学生每人背20背篓,同学们都很积极,没有一个偷懒的,背了一学期,我的小背篓坏了,那个大缝隙终于被全校师生填平了。学校的外操场修好了,我也毕业了,我深刻地记得,我小学毕业的时候就开始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了。
后来,由于旅游扶贫,我们那里有了“巴山大峡谷”,孩子们的父母便可以在旅游区就近工作,而不是以前父母外出务工,留守儿童也减少了。以前村里的孩子都是带饭去学校,装一些米在铁盒里,加上冷水,放到一个大蒸笼里蒸,菜都是家里带的剩菜。现在有了国家营养餐计划,孩子们都能在学校吃到有营养又新鲜的饭菜了。
重游故地,一花一草一石都有我的回忆,一花一草一石都见证着国家的繁荣昌盛。国家好了,教育就好,教育好了,国家就更好。
文丨余云露陶涛 蒋安润
图片由作者提供
编辑丨董志文


本文作者 :川教之声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