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高

印象派回顾展

作者:巴珑文艺 / 关注公众号:BLwy35wqz  发布:2019-10-16

戳蓝字“巴珑文艺”关注我们哦!
大家熟悉印象派,不拟多配图,仅选这两幅。上图:凡·高初到巴黎所作风景画,时年近30岁。下图:修拉刚出道时所作风景画,时年20出头。这两幅画出现在最后一两届在野联展中,不知怎会混进去的,介绍人,似乎是厚道的毕沙罗。
最后大家散伙,拉倒。“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1890年凡·高自杀了,修拉、劳特累克、高更、西斯莱在往后十几年间相继过世。1874年大伙儿闹起来时(都已画出了那些“历史性”作品,都在首次联展前就默默无闻画了十余年)在三四十岁上下,1886年后,进入中年、晚年。照直说,其实印象派的罢展是失败的意思(简直可说是完蛋)。当雷诺阿说“等我买得起牛排,我的牙已经掉光”时,年历已翻到20世纪了。然而20世纪所有绘画革命的祖师爷在一百年前那些个零乱的展览中全到过场了,每个人果实累累。
这两幅画太著名了。在阿尔,凡·高夜里就睡在这小房间。
那是给我印象最奇特的一次回顾展:不是因为画,而是历史的在场。异常真实地,观众似乎变成上个世纪的巴黎公民:眼前,这帮家伙不是日后美术馆墙上的大师,而是真的乌合之众;设身处地站在当年沙龙的主流立场,他们在1886年前后折腾的那些事,除了怪异杂乱,扰动视听,实在看不出什么光荣。
历史无情。回顾展有情。我们呢?十几年来,我们中国艺术的新团体、新潮流、新运动一上来就挑明了是在“写历史”,才开张就很光荣,又是座谈会又是出专集。真的,我们比印象派傻瓜们聪明多了,我们比历史还聪明呢。
钟阿城|陈丹青Ⅰ木心|梁文道巴珑
想了解更多
扫码关注☞
巴珑文艺


本文作者 :巴珑文艺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