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巷

五年前被经纪人陷害,她含泪退出娱乐圈;五年后,携萌宝回归,遇上霸道冷总裁,“夫人,玩够了该回家了。”

作者:拾光慢读 / 关注公众号:shiguangmandu123  发布:2019-10-08


F国江城国际机场出口,一大一小两口行李箱分别放于两侧,年轻的女人戴着墨镜,一身休闲装的打扮倒是给这炎热的六月平添了不一样的色彩,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滑动。
“小然,你到了吗?”烈焰般的红唇微微动着,很辣眼睛。
电话那头,传来女孩焦急的声音:“不好意思尤姐,车子堵路上了,您再稍等两分钟可以吗?”
尤初夏眉头紧蹙,这座熟悉的城市还是这样,随时随地堵得水泄不通。
“既然这样,你不用来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尤初夏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
“可是尤姐,领导派我来给您接机,要是不能亲自把您送回家,我怕……”小然怕被削啊!
“没事的,就这样吧!”尤初夏没再给小然开口讲话的机会,果断挂了电话,修长的手分别拖着两个行李箱往机场外面走。
“妈咪,接我们的阿姨还没到吗?”
说话的是尤初夏四岁的儿子,长得非常的可爱,乌黑发亮的头发,整齐的刘海,身上穿着与尤初夏同款的休闲亲子装,如莲藕般的胳膊露在空气里胖嘟嘟的,厥着的小嘴,抬头上仰凝视着尤初夏,那张可爱的包子脸简直萌得不要不要的。
仅仅只有四岁的他已经能认识一些简单的汉字,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汉语也是不在话下,经常照顾迷糊的妈咪,简直就是超级可爱小暖男,时刻融化着尤初夏那颗受伤的心。
路旁经过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更是被小家伙这俊美的脸吸引了眼球,太可爱,太萌,太帅了,要是自家孩子就好啦!好想拐走呀!
尤初夏浅浅一笑:“小然阿姨临时有事,咱们自己打车回家。”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与儿子尤谨轩坐了上去。
在决定回国之前,她挣扎了很久,五年前她逃之夭夭,现在回来也不知道安全不安全。
不过既然五年了都没事,应该就没事吧,可能那个男人最后得救了,没有闹出人命,呵呵!
“妈咪,这是你以前生活的地方吗?”谨轩宝贝总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他更好奇妈咪以前生活的地方。
可尤初夏的心思却飞回了五年前,如果没有被经纪人反踩,她现在肯定是大红大紫的女明星,哪至于混成现在这般,虽说还是这个圈子,却变成了幕后工作人员,好在,这些年在国外,有谨轩宝宝陪着她,她倒也从不感到寂寞。
“妈咪,你在看什么?”谨轩宝贝见妈咪一直盯着窗外的海报看。
他也发现了,海报上的阿姨好像很受欢迎的样子,从机场出来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这个阿姨的画。
“妈咪,你认识这个阿姨吗?她是大明星吗?”谨轩宝贝好奇地看着妈咪,他总觉得妈咪不开心。
“不认识。”尤初夏红着眼眶摇头,手掌轻抚过儿子的头发,把他搂在怀中。
怎么会不认识呢?这个女人化成灰,她怕也不会忘记。
这不正是跟了尤初夏三年的经纪人胡佳一嘛,看来,她现在混得确实可以,摇身一变,成了国内知名度最高的女明星,大巷小街都是她的身影,很得意吧!
“妈咪,你好像不开心哟!”谨轩宝贝很聪明,他会察言观色。
“没有啦,妈咪很好。”尤初夏不想把自己的坏情绪带给孩子。
“妈咪,是因为海报上的阿姨吗?谨轩觉得她没有妈咪漂亮,你完全不用在意哟!”谨轩天真的话语总是能温暖尤初夏的心。
宝贝以为妈咪是觉得不如那个女人漂亮,所以在妒忌吗?要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公寓门外,尤初夏在包包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现金,她的大脑快速的转动着,她在想,上飞机前把钱塞哪儿了。
谨轩宝贝双手插腰,好无奈的表情:“妈咪,你是不是又找不到钱包了?”
尤初夏抬头,看着可爱的儿子,满头大汗的点头,然后继续在包包里面翻找,怎么会没有呢?
“妈咪,你手机总在包包里吧!”谨轩宝贝很是无奈的摇头,这个迷糊的妈咪啊,是怎么把他带大的呢?
“在呢?怎么了?”尤初夏边问边找钱包。
“看这儿,你拿手机扫一扫就可以付钱啦!”谨轩宝贝一本正经地说出了答案,手指着二维码。
连司机大叔都在称赞谨轩的聪明,这个小孩儿真是聪明呢?小小年纪就这般,这要是长大了那还得了?
这时,尤初夏抬头,看见了出租车里的二维码,上面写着推荐使用微信支付,她这才焕然大悟,脸上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用手机把车钱付了,拖着行李箱,带着儿子往公寓里面走。
“宝贝,妈咪刚才是不是很丢脸?”在往公寓里走的路上,尤初夏心虚地问儿子。
五年前,她也是明星,那时出门还需要带保镖,不过那是五年前的事了,现在她上街完全不需要化妆,怕也不会有人想起她是谁,不过第一次回国就丢脸,尤初夏也有些无语。
“没有。”小家伙两手往后一摊,尤初夏脸上的乌云散去了一半,小家伙继续说:“反正我已经习惯了。”顿时,尤初夏脑门前起了一道黑线,很是无语的样子。
电梯前,因为尤初夏手里拖着行李不方便按电梯,这种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便落在了谨轩宝贝身上,肉嘟嘟地小手轻轻一按,电梯门打开,母子俩走了进去,小家伙又按了八楼,电梯门合上,电梯平稳地往上升。
叮咚一声响,电梯停在了八楼,母子俩又走下了电梯,尤初夏边走边找钥匙,这个丢三落四的毛病自打生了小家伙以后越来越严重了。
对此,小家伙很是无奈,便好心提醒:“钥匙在你单肩包包侧面的小包里。”
尤初夏看了儿子一眼,拉开拉链果然打到了钥匙:“谢谢宝贝,真棒。”
低头,弯腰,在宝贝额头上留下感谢的吻,尤初夏非常感谢老天爷,赐给她如此聪明可爱的儿子,四岁的他,完全不需要尤初夏操心,反而总是像个小大人似的照顾初夏。
“妈咪,我觉得你非常需要一个男人,要是爹地在就好了。”谨轩宝贝无奈地摇着头,看着迷糊的妈咪。
对此,尤初夏确实觉得自己对不起小家伙,让他从小就没有父爱,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有爸爸撑腰,他只有她,哎!
“妈咪,你知道爹地在哪里吗?”在尤初夏拿钥匙开门的时候,身后再次传来了小家伙天真的声音。
她的心咯噔一下,爹地?她才不要去找那个男人呢!当年她可是给了他一刀,现在回去那不是送死?再说了,那个男人还指不定活着呢!
“妈咪不用,妈咪可以照顾好自己,还有你。”尤初夏回眸,看着可爱的儿子,她现在什么都不需要,连男人都可以不要,有儿子就够了。
“哪有,你明明就很需要嘛,女人嘛,就该吃吃喝喝,挣钱是大老爷们儿的事,看看你的黑眼圈!又加重了!哎!”小家伙好无奈地摇头,明明妈咪就很需要男人嘛,却总是在他面前逞强。
谨轩宝贝的话,总是让尤初夏哭笑不得,小小年纪竟然还大男子主义,这份霸道随谁呀!
门打开了,尤初夏拖着沉重的行李,吃力地进去了,家里已经让钟点工提前打扫干净了,什么都不缺,拧包就能入住。
“宝贝,妈咪先把行李放好,然后再带你出去吃饭哟!你还可以吗?”尤初夏拖着行李走进了卧室。
“我OK的,妈咪你先忙吧!我看会儿电视。”小家伙自己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坐在客厅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但他看的却不是动画片,也不是儿童节目,而是财经频道,对此,尤初夏总在想,是不是她平时对儿子的关心不够,总是忙着工作写稿子挣钱,让原本只有四岁的小家伙总看一些与儿童无关的节目。
针对这个问题尤初夏也找小家伙谈过,他的回答是动画片是小孩子看的,他不是小孩子,他是男子汉,他要多学习新的知识……
叮咚……
此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尤初夏正在收拾衣服,没时间去开门,她也实在想不出刚回国会有谁来拜访。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本文作者 :拾光慢读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