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

稻草人:随处遛达之徒步游荡

作者:撒哈拉的稻草人 / 关注公众号:Daocaoren129921  发布:2019-08-14

图/微博❉
我还是更喜欢一个人,随处遛达。
第二天在宾馆起床后,与帅哥在楼下的包子铺吃了包子,还有腌黄瓜和小米粥。火车七点半开,帅哥急匆匆吃完,打车离开了,我决定在北京多呆一天,所以不着急。
看着载着帅哥的车扬尘而去,现在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突然觉得有了大自在,仿佛出笼的小鸟,入海的小鱼和小虾米。
带上耳机,在每天推荐的歌单里,寻找符合自己频率的音乐,找到了,便单曲循环,想起来便分享给晨起的朋友,打开手机,微信发送,然后继续在我一个人的世界里,蹦蹦跳跳,像一个神经病出现在那个陌生的城市,我不管,谁也不会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任何人。
又回到宾馆,洗了澡,擦脸的时候,看到台面上有一瓶香水,拿起来闻了闻,不好闻,放归原处,背上书包,取了房卡,退了房,出了宾馆,骑着共享单车,听着歌,走在清晨树下的马路上。开心又自在,整个世界紧挨着我,凑到了我的眼前,一切都是快乐,没有一丝的忧伤。到现在我还记的耳边那首音乐,名字叫《微风抚过你的脸》。
骑着车沿着马路向南,转向东,折向北,经过府右街,向东沿着文津街,过了中南海,打算绕着故宫溜达一周,被工作人员拦下来:禁止共享单车进入。不去也罢,反正到哪里都是一样的遛达。折回,继续向东骑车,看到了故宫西北角的角楼,很漂亮,不愿一晃而过,随下车,步行。
把单车放在一边,拍了角楼的照片,不好看,也不去管他,来到护城河的边上,看着水就觉得亲切,于是顺着亲切的感觉,不急不躁,一路走,一路摇头又晃脑,听到好玩的旋律,便架起了我的双臂,甩开了魔鬼的步伐,那一刻,仿佛我就是那被贬入凡间的天上仙,孤单的快乐,清冷的潇洒!
经过了故宫北侧的神武门,人不多,我亦有大把的时间,便一直等待,等着镜头中没有了行人,才按下快门,然后屁颠颠的离开。过了神武门,护城河边有钓鱼的,也有提吊笼的,都是一些老人家。吊笼是我刚刚写文字的时候临时起得名字,我不认得那是什么,当时也没有多问,只是站在老人一旁,一心就想看着他是否会有收获。把照片放在了文末,有知道的朋友,可以给我留言,告诉我它的名字。
吊笼提上来,有两只半透明的河虾,四五尾小鱼,长度只有我的小拇指大小,少的可怜,老人家也不着急上火,用手从窄门里伸进去,掏出来,甩进一旁的水桶里,我低头细看,里面还有大约十几只小鱼,都不大,暗笑老人家今天收成不佳,不敢笑出声,随拍照发给朋友,这位朋友,我们给她取的外号,就叫小鱼。哈哈……
拍照片的功夫,老人又拎起来了另一个吊笼,我离开了,没有看他的新收获,不知道是多还是少。
前面又有一个钓鱼的老人,一个人的面前有三个钓竿,是那种海杆,不是普通的鱼竿,应该是资深的钓鱼爱好者了吧。三个海杆并排架在墙上,三根平行的鱼线直愣愣的射进水中,极具几何的美感。
于是后退几步,打算拍照留念。当我在手机的取景框里布局视图,把视线聚拢在方寸之地,却看到在这三根鱼线的远方正是庄严的故宫神武门,而那位古稀的老人就坐在随身携带的马扎上,双手倒垂在身体的两侧,一动不动,凝望似吊脚的飞檐,静默如朱红的宫墙。我从他的身后悄悄的按下了快门,偷偷的离开,不愿惊动任何一个角落的安静。
直走,看到故宫东北方向的角楼,折向南行。清晨正在逐渐过去,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我喜欢这段路,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我喜欢这条路两边粗壮茂盛的大树,以及大树下普通人家的烟火气。走在辅路上,拿起相机,仰着头给朋友拍过去一张照片,朋友说原来你也喜欢这个角度拍照片啊。就为了这句话,我高兴了很久很久。
继续往前走,看到两位老人,一位老人黑色裤子挽到膝盖,分着双腿,大喇喇的坐在交椅上,左手一把大蒲扇,右手拄着一把瘤疤木拐杖,橙黄油亮,蒲扇煽动着清晨的空气,上身的白色大T恤,跟着呼啦啦的浮动,很有威武的模样。另一位老人左手轻扶着交椅的后背,另一只手倒背在身后,有点驼背,和坐着的老人在攀谈着什么。我带着耳机,从她们身前走过,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却清晰的看到满头白发的两位老人,在她们苍老褶皱的面容里,藏满着岁月的痕迹,却不曾见丝毫古旧的沉闷,每一眼都是亮堂堂的笑脸,都是明朗朗的热情。
我的心情简直好到了无以复加的山之巅,我在山之巅听着最快乐的歌,挥舞着双臂,一阵夏风过双翼,迎风一跃,我就是那第一次练习飞翔的小鹰,还没有学会准确的降落,还不能告诉这个世界我要去的地方,那一刻的自己只愿在空中不停的流浪,去到只有夏风才能抵达的远方。我拥抱着清晨的每一缕空气,以及随风飘落的每一片等不到秋天的黄叶,我在人群里加快了我的脚步,仿佛是一条谁也抓不到的小鱼,清晨的光投过树冠把整个街道注满了亮闪闪的汪洋,快快的奔跑,自由的翱翔,谁也不知道我会躲在那一片落叶的背后,谁也不知道我要去到哪里,就像谁也无法分享那站在山之巅的痴心妄想。
走啊走啊,太阳升起来了,走啊走啊,道路来到了尽头,大树也消失不见了,我站在马路的十字路口,左边看看,右边瞧瞧。看着车水马龙,烈日已当空,一时竟不知所措,我要去哪里呢?每次当我犹疑的时候,总会有好人出现,比如这次也是一样,我想起一个朋友,她曾对我说一个城市的美术馆是值得去看看的。图/稻草人谁知道,这是啥?【End】~~~~~~~~~❈~~~~~~~~~
这算是喜欢一个人随处遛达吗?只不过你们不在我的身边而已。
~~~✲~~~长按二维码关注撒哈拉的稻草人愿我们一起,在文字里相伴成长
往期文章,点击即可阅读稻草人:随处遛达之睡起的脸稻草人:随处遛达之天主教堂稻草人:随处遛达之钟书阁稻草人:随处遛达之小吊梨汤在看,吧


本文作者 :撒哈拉的稻草人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