惆怅词

苏轼这十首词,道尽人生百味

作者:最陶瓷 / 关注公众号:zuitaoci  发布:2019-05-20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
宋代:苏轼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人有了一个身体,就有了欲望,就有了各种社会关系,渐渐地,这个身体被各种外在的利益所绑架,再也不能按照你自己的意愿行为,你的身体也就不在是你的了,你为他人而活,不在是为自己而活。
心为身累,是人生痛苦的根源,谁不架一叶扁舟,从此逍遥四海,从此天地在我心中,然而,谁也无法真正忘却营营,只能长恨此身非我有!
一蓑烟雨任平生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代: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人生总少不了风雨,所以我们总要学会面对风雨。内心强大的人,风雨再大,一具蓑衣足矣。
此心安处是吾乡
定风波·南海归赠王定国侍人寓娘
宋代:苏轼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应乞与点酥娘。尽道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颜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人生求名,求利,其实最终求的是内心的安全感,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也就不会去向外界追求过多,心安之处,就是吾乡。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
宋代:苏轼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世间万事,不过一场虚幻的大梦,人生又能经得起几度秋天的凉意呢?韶华白首,不过转瞬!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西江月·平山堂
宋代:苏轼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我们常说,万事转头空,其实没转头,它也是空。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
永遇乐·彭城夜宿燕子楼
宋代:苏轼
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从古至今,时光在不断流逝,世事却一如往常,一样的悲欢离合,一样的新愁旧恨,换了面孔,换了时代,上演的却是一样的剧情。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
满庭芳·蜗角虚名
宋代:苏轼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
我们总会为了一些小事掐个你死我活,回首一看,争的不过一时之气,争的不过是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真是可笑至极。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临江仙·送钱穆父
宋代:苏轼
一别都门三改火,天涯踏尽红尘。依然一笑作春温。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
惆怅孤帆连夜发,送行淡月微云。尊前不用翠眉颦。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每个人都是住在世界这间旅店的一个客人,到了时间,都得退房走人。
人间有味是清欢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宋代:苏轼
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我们总以为山珍海味最好吃,其实山上的野菜才是最好吃的。“五色令人目盲,五味令人口爽。”那些强烈的刺激的只会让你失去你的感官,而糜烂的生活则会让你失去对幸福的感官,所以,人间有味是清欢,生活,也平平淡淡才是真。
又得浮生一日凉
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
宋代:苏轼
林断山明竹隐墙。乱蝉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鸟时时见,照水红蕖细细香。
村舍外,古城旁。杖藜徐步转斜阳。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生活的美好,来自于你对生活细致的体验,空气中的花香,池塘里的蝉声,那炎炎夏日里一场雨带来的凉意,都是美好的滋味,善于体验生活里的每一个细节,才是一个懂得生活的人。
-往期内容回顾-
内容或品牌合作请联系
zuitaoci@qq.com 或主编微信zui-taoci
更多陶瓷内容,点击阅读原文↓↓↓


本文作者 :最陶瓷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