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压缩

从摔玻璃到EXTON:我如何由“搞音乐的”成了HIFI发烧友

作者:古典音乐相对论 / 关注公众号:Ispringson  发布:2019-03-24

想听中央音乐学院声歌系“男中音”,tube2a3的音频吗?点上面。
下面这张图,是音频中,提到的著名的HIFI发烧友“挪威森林”的最新系统。未来会访问。他跟着tube2a3,几乎搜遍了,市面上能能买到的所有SACD!

下面开始今天的话题。
今天我想聊的是一家日本蚊型唱片公司,按照分类,应该就算是发烧录音的唱片公司了。这家名叫OCTAVIA的公司,成立于上个世纪90年代。公司名字你未必知道,但是看看这张唱片,就知道了。

顺着您看的这行字,看看上面的定价——20,000日元,约等于人民币1200元/张。为什么这么贵?悬念先留着。
这样的SACD我收藏了很多。
不要觉得我是中央音乐学院专业出身,张嘴闭嘴会吧音乐挂在嘴边,我是一个音响爱好者,对于OCTAVIA的认知,起始于EXTON这样的发烧大片,尤其是直刻SACD!
1. 摔玻璃
玩音响的人,如果生在六七十年代,在九十年代初期开始接触发烧音响,一般都经历过崇拜和购买发烧片的阶段。我也一样。
第一次去听发烧片,是刚上大学时候,回忆起来大概是93或者94年吧,和姐姐、姐夫一起到东城灯市东口路南的一家音响店。
当年,北京的音响店寥寥无几,而发烧之风刚刚遍吹神州大地,有点闲钱有点逸致的,都琢磨在家添置一套音响设备。

80年代出国的人家里,从免税店买的先锋和建伍组合音响,那时候已经足够震撼,90年代从香港进口的音响,再次提高了大伙兴奋的阙值。
到灯市口那家音响店是下午,好像是要搞个什么HIFI演示会。

播放的第一张CD,就是在发烧圈名声极大的“摔玻璃”,这是一张德国BELL公司出品的音响演示碟,音乐的部分基本不再有人记得是什么内容,只有那段砸碎玻璃,清扫玻璃,最后倒掉玻璃的片段,至今铭刻在我心里。
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发烧音响的魅力。我想,那个年代,很多音响发烧友的开苞碟,都会是这张“摔玻璃”吧。

2. EXTON
我们说回到这家名叫OCTAVIA的公司,成立之前似乎和PONY CANYON以及DENON公司都有一定的渊源,在版权发行和录音技术上都能找到CANYON与DENON的影子。
公司旗下有三个唱片子品牌,伴随着SONY公司的DSD录音技术而生。
EXTON是最具有包容性的子品牌,是英语“Extraordinary Tone“的缩写,意思是”非凡卓越之声“,对发烧友来说,就是吊炸天的天籁之音。挂这个商标的,基本包括了古典音乐的所有形式,也是OCTAVIA旗下最有名气的牌子。之外,还有两个专门录制铜管乐和键盘乐的子品牌,分别叫CRYSTON和TRITON,它们负责细分曲目的发行。

3. 切口盘
我认识EXTON,是从十多年之前买切口盘起。
切口盘,从我那上大学那会,到今日依然存在,来源众说纷纭,我们没必要仔细研究,但是后来那些完好的碟,也让我知道了很多以前不认识的唱片品牌,EXTON最早就是在一堆没人要的盘里翻出来的。

也很便宜,当年大约是15块,日版、无名商标,这是被购买者们摒弃的理由,21世纪初期,大多数人对古典音乐唱片的认知,仅限于DG、DECCA等等。
我在EXTON唱片上的收藏,起头的十张都是来自切口盘渠道,原因第一就是便宜,人弃我取。第二是因为我比较早就喜欢日版唱片的声音,细腻、精确、形体感十足。几年之前,开始全面转向SACD以后,才逐渐从国内国外的正规渠道购买EXTON。
4. 原生DSD
EXTON崇尚的是DSD原生录音和各种高规格音乐载体,我手里的CD,全是DSD转PCM,有的还有HDCD解码(我有两台CD有HDCD解码,不过从来没有相同版本普通CD来对比,我的这些HDCD到底好不好,一直也是未知数)。
SACD的形式就更加丰富多彩,从SACD初期时髦的多声道多层,到立体声双层,立体声单层,金线系列,克隆拷贝系列,一直到最高级的直刻SACD。价格呢,和一般的日版唱片定价相似,单张三千日元起售,最贵的是直刻SACD,单张两万日元(今日外汇牌价约合人民币1200元左右)。看着很没文化的发烧唱片公司,选曲选人录音都怎么样呢,我就着手里这几十张EXTON说说。

5.小林研一郎
EXTON在指挥家方面,合作最多的是小林研一郎。我知道他,还是我在德国的哥们小都安利给我的,说他听了一版《我的祖国》,是一个日本指挥家叫小林研一郎带领捷克爱乐演的,如何如何好。

于是我潜心在切口盘里翻,最终是一张挂CANYON CLASSIC商标的碟。小林研一郎对作品处理的浮雕感极强,音乐错落有致,情感的层次丰富,给我一种扑面而来的冲击力,一首被演了无数次的《伏尔塔瓦河》在小林研一郎的棒下被赋予了新的灵感。

在EXTON,小林研一郎和捷克爱乐乐团、荷兰阿纳姆爱乐乐团、伦敦交响乐团、日本国内的几个一流乐团,相继录制了从贝多芬交响乐全集、勃拉姆斯交响乐全集、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全集,马勒的部分交响乐,布鲁克纳的部分交响乐、肖斯塔科维奇部分交响乐以及柏辽兹、斯特拉文斯基、斯美塔那、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等一干作曲家的重要作品,可以说,小林研一郎自己就能撑起来EXTON唱片的半壁江山。

6.阿什肯纳吉
有几位外国指挥家,是EXTON,或者说是在日本古典音乐界备受尊重与爱戴的人物。钢琴家、指挥家阿什肯纳吉。

EXTON在2000年录制和发行的第一张单层SACD,就是由他演奏的肖邦第二、第三钢琴奏鸣曲,后来的直刻碟也发行了这张。
阿什肯纳吉除了钢琴家的身份,他另外一个重要身份是指挥家,在EXTON,他指挥的曲目范围很宽,同样录制了一批马勒交响乐,西贝柳斯交响乐全集,普罗科菲耶夫交响乐全集,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全集,还有理查施特劳斯的交响诗、肖斯塔科维奇交响乐、德沃夏克交响乐这类脍炙人口的曲目。

阿什肯纳吉的指挥风格,和他演奏差不多,很注意情绪铺垫,对声音的控制从容,可以在瞬间让乐团爆发出巨大的能量,也可以在声音的两个极端之中收放自如。
7. 马卡尔
除了阿什肯纳吉,美籍捷克指挥家马卡尔,也是EXTON在马勒和德沃夏克交响乐的录音里不可忽略的环节。

这位指挥家在捷克和日本之外,名气并不大,但他演绎的那些马勒交响乐却是生机勃勃,活跃的音响贯穿录音始终,同样是捷克爱乐乐团,在马卡尔的带领下,呈现出年轻的风貌,他的马勒第三、第六、第九交响乐录音,都被EXTON以直刻SACD的最高规格出版,可见公司对他演绎的马勒充满了信心。
8.殷巴尔
说起来马勒,指挥家中还要提到殷巴尔,这位来自以色列的犹太指挥家从80年代就在日本频繁演出和录音,他在DENON带领法兰克福广播交响乐团录制马勒交响乐全集受到广大发烧友们的喜爱。

这套全集除了交响乐以外,还把马勒的《大地之歌》和若干乐队伴奏的声乐套曲全部完成,是一项巨大的工程,DENON为了不妥协的音质,甚至发行了黄金涂层的特别版套装,售价高昂。在EXTON,殷巴尔又完成了一套马勒交响乐全集的录音,而且质量之高,可以说超越了之前在DENON之作。

在EXTON,殷巴尔率领他担任艺术指导和常任指挥的日本东京都交响乐团,完美演绎了他的马勒世界,东京都交响乐团是日本众多地方性乐团中的魁首,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没多久,和日本别的乐团一样就急不可待的开始了与欧美指挥家们的交流。训练一个乐团,和训练一直球队一样艰难,大量的排练与细节上严格的要求,才能让这同样以黄种人为主的乐团奏响欧化的声音。

殷巴尔和东京都的马勒,静谧和躁动并存,澎湃与娟秀同在,所有的音乐细节都处理的细致入微,在EXTON完美单点录音的协助下,还原出一个马勒营造的宇宙,一副从天堂直到地狱的画卷。
9. 专业服务
简单聊了EXTON录音里常见的几位音乐家,我也想触及一下录音和载体的事。在OCTAVIA公司的官网上,我们能看到,这个公司规模很小,除了自己售卖自己的录音产品之外,还有几个别的业务。
首先,EXTON拥有两个工作室,2005年先在横滨建立了第一个,是混音工作室,2011年又在东京建立了第二个工作室,这个工作室在电源处理、线材等细节上追求极致,丝毫不妥协的发烧风格,在这个顶级工作室可以进行DSD格式,高采样频率PCM格式的母带制作,也支持多声道的纯音乐制作。


两个工作室除了自己公司的录音制作,也提供外包业务。除了出租工作室,EXTON在网站上对外出录音也做了明码标价,从15万日元(约合人民币9000元)一天的最简单录制现场音乐会到4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5000元)一次的蓝光影响拍摄与制作。
在技术性服务以外,EXTON还有艺术性的服务,积累了大量唱片装帧设计的经验,他们的设计服务应该靠谱,我个人对EXTON一贯的封面设计都很喜欢,也在唱片中见到过他们为日本一些乐团制作的现场录音CD,品质不凡,这样让我联想到我们国内的唱片公司,有“高产“的一次能出上百张唱片,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啊,这样的“亩产万斤粮”口感如何就见仁见智了。

10. 单点录音
EXTON的录音是单点式的,相比由伟大的录音师威尔金森发明的“DECCA树”录音方式和多轨录音方式,单点录音会采取一直立体声麦克风或是一对单声道麦克风,在录音场地的某一个点上记录现场演奏的音乐,听着好像挺容易是吧,其实比多点录音难度还大,这种录音方式需要录音师具有丰富的经验。

在乐团排练试音的时候,就实验摆放麦克风的位置,并且对乐团坐席的位置提出自己的调整意见,还要预判一旦听众入场后,人体和衣物对场地残响起到的影响,继续调整麦克风与场地的相对位置关系。

不过,一旦麦克风的摆放位置和高度全部顺利到位,那么记录下来的音乐,会是音色优美、残响丰富、定位清晰、动态活跃的一次完美的音乐会。

这种优势,我在聆听殷巴尔带领东京都交响乐团的那些马勒录音里深有体会,雷霆万钧的乐队全奏和殷巴尔激动时的呼喊声全都清晰可闻,马勒音乐中的铜管乐会呈现绚烂的色彩和金属的光泽,庞大的音乐厅,好像浮现在眼前一样触手可及。

12.格式
EXTON是高音质载体的积极推广者,去年他们推出了DSD文件光盘,我没有设备,无从验证,近期又推出黑胶唱片,想必会有一些爱好者去尝尝鲜。我在SACD碟上做了一定研究,也得到了一点收获。
EXTON除了单层和多层两种普通SACD,还发行了三种高规格SACD,最便宜的是金线系列,采取HQ材质,碟片内含一层无压缩立体声音轨,豪华包装这些卖点,售价4000日元一张,共发行了24张,我大约买了五六张的样子

居中是克隆拷贝系列,这个系列除了官网,别的渠道基本没见到过,售价9500日元,到文章写作时依然无缘试听和购买。这个系列发行品种也不多,一共33张,曲目以钢琴作品为主;
最贵的就是直刻系列,迄今为止一共发行了59张,单张售价20000日元,包括EXTON和两个姊妹品牌的所有最优秀录音,这次打开主页发现,又增加了最新的两张高规格DSD5.6MHZ做SACD化后的直刻版,真是发烧到了极点。

我现在手里直刻版有12张8个品种,包括三个版本的马勒第一,一套拉赫玛尼诺夫交响乐全集,一张瓦格纳管弦乐集锦,一套马卡尔的马勒三,一张理查的交响诗和一张肖邦的钢琴作品。
EXTON在主页上写到“在成为市售商品之前,CD唱片已经经历了几个步骤,每一个步骤都会稍微改变一下声音。奥克塔维亚公司骄傲的说,我们的直刻SACD,是更接近母带声音的市售商品,我们从金属母盘上复制下来的唱片,让您听到只有唱片制作人才能聆听的声音。”

按说,这种宣传很像吹牛了,只比普通版本少了检查用碟片和复制用压模两个步骤,就成了准母带吗?我很严肃的说,就是真的!直刻的魅力,很难用文字准确描述,老话说“一份价钱一分货”正是如此,直刻SACD,不用任何别的版本对比,就能清晰感觉到无比真实的现场感和乐器声音与形体的准确还原。
马勒第一交响乐,三个版本的第四乐章,开场的动态完全没有压缩,乐队浑然一体,如臂使指的全奏,真的让我顿时觉得房子不够大,空间不够高,系统爆发出来的能量是一般房间无法容纳的。

那张直刻钢琴,更是听的我有些毛骨悚然,似乎那台钢琴就在你面前不远处,巨大的演奏琴尺寸不缩水,即使轻触琴键,琴身共鸣的声响依然萦绕耳旁,这种听感,即使去现场,也会因为场地,位置的关系很难找到。

每张20000日元,12张,钱花的心疼,不过我对比这几年动不动就被炒到几千块的ESOTERIC普通SACD或是东至EMI绿标单层SACD,也就没那么疼了。
到底,我还首先是一个音响发烧友,不堪忍受那些“文化的早期录音”,为了声音,值得。
EXTON简单聊了几句,欢迎日语好的朋友帮我做一些公司背景的补充。好的录音,是对音乐家的尊重,也是对艺术的尊重,同样,我们家里一套好的音响系统,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音乐的尊重。保持一个开放的态度,也保持一颗“年轻”的心灵吧。
热文推荐:
LP与SACD格式,哪个更强?LINN LP12 SE和ESO P03/D03/G0rb的侧面交锋
大有大的好,小有小的道,6平方也有HIEND
音响VS音乐:选择喇叭,需要有与审美相关的智慧和勇气
中国首个石井式听音室,我听到了最完美的布八
原文阅读,20万字原创HIFI文章,免费送!


本文作者 :古典音乐相对论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