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水关

旅游:从三清山北山沿小径到南山梯云岭

作者:悠品生活小助手 / 关注公众号:shenghuo2604  发布:2019-01-11

三清山,清奇雄伟。其南北二山,各有千秋。但两山之间有一宽约百米的裂 谷,因山势奇险,不可涉足。游客游完北山,必须返回百余里外的县城,再游南山,需时两天。究竟有没有两山间的通道,始终是个谜。 去年暑假,我同妻子游完北山后,夜宿分水关。听说有位老人年轻时采药曾由一条小径到过南山梯云岭,说明并非绝境。因此,我们决定作一次探险。
恐怖的山洞 一早,我们翻过分水岭,看到一条小溪。溪旁是望不到头的茅草,拨开茅草,竟依稀可见有人走过的痕迹。于是,我们溯水而上,走了约三个小时,前方又有一股溪流奔来,两溪汇合处,形成了一个小潭,水底突突地冒出气泡。“啊,矿泉水!”我们尽情喝了个够。 看来,这路并不如想象的那么险恶。谁知,这念头刚闪过,山势倏地变得峻峭起来,茅草不见了,小溪也悄然消失,哪里还有路?唯有无数房子般大的巨石,散布在峡谷之中。两边的山峰向中间压来,我们在石头间兜来兜去,完全无路可行,眼前一块巨石严严地堵住去路。巨石当中是一个黑森森的洞,宽约3米,高可4米,难道路竟在这洞中么?我打起手电向洞里探去。未走几步,发现洞的一侧,有一张简陋的木床,是用树棍交叉扎成的两个“x”形的支架,上面搁着几根木条。
是谁在这里睡过?床边有一堆燃过的木炭,再仔细一瞅,哎呀,边上还有一具骇人的尸骨!不知是人的还是猿猴的,也不知在这里躺了多少年,我不禁毛骨悚然。再走几步已是洞底。仔细寻找,发现左壁上又有一个小洞口,我侧着身子钻进去。洞里十分阴湿,从顶上不断滴 下水珠,往高处照去,不料一滴水正好落在电简摔碎的玻璃上,“啪”的一声,灯灭了!我一阵颤僳,不敢“轻举妄动”。等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再往前摸去,摸到的只有滑腻腻的洞壁,这下真是陷入绝境了!正在这时,妻子在洞外大叫起来。原来她发现洞口右侧石壁的凹陷处,立着根四、五米高的木头,每隔三十多公分便有一个斜口,显然是人工留下的。旁边有一根藤自上悬下,说不定这就是路吧?我拽着藤条,脚蹬斜口爬上了斜坡。这时,被我们当做标记的“琼台”和“玉京”两座山峰忽然出现在眼前。我用指南针对对方向,仍是东偏南。我欣喜地大叫起来:“找到路了!”不料,话音未落,脚下一溜,人猛然滑了下去!慌乱中,伸手向四处乱抓,等到身子停止滑动,两条腿早已悬在半空!妻子惊叫着冲过来,张着双手不知怎样才能把我接住。我定了定神,又一次小心翼翼地登上斜坡。然后放下绳子,将妻拉了上来。我们简直好像分开了很久,很久。
隐约的脚印
我们时而用绳连在一起小心翼翼地捱过宽不盈尺的石坎,时而低头探寻若有若无的路的痕迹。日影西斜时,我们又迷路了,妻子紧紧地抓着我的手。这时,有一百条理由叫我们折回,然而,又有一条强烈的信念在激励着我们继续探索。终于,我们发现小溪上横着一条松木,黄土上隐隐约约地留着几个脚印。啊|显然这里有人走过。我们试着往前走,走了不远,眼前又出现一个山洞想着前一个山洞的恐怖,我们点起火把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这个山洞很高大,也比较干燥,约有半个篮球场大小。没有其他的通路,但是,却不知从哪里吹来一股凉飕飕的风。火把很快燃尽了,黑暗中倒发觉洞顶有一个透亮的出口。我们又设法点起一支火把,在幽幽跳动的火光中,看到洞的一侧,立着根尺把高的木墩,原来往上有一条从石壁上凿出的斜径直通洞口!我小心地爬上去,探身洞外,只见一块小小的空地面临深崖,左面仍是峭壁,壁上有一道狭窄的裂缝,仔细辨认,石缝旁留着木炭写的两个字:“此去”。钻进石缝,又是个小小洞天。出口却在距地面五、六米的高处,我们立刻手脚并用地扒着洞壁翻出洞口。这时,西边山头上一轮如血的残阳正放出最后几道光芒。
深夜呼救
苍郁的林子里,藤条和树枝连理缠绕,地上积着厚厚的落叶,要在这里寻找人还就象大海捞针一样。但是,找着,找着,我们却发现了一个异常的现象:凡是好走的地方,隔几步总有一棵小树被拦腰砍断,而力口又总是指着前进的方向。啊!又是那位无名氏在冥其之中佑护着我们我们就沿着他指示的方向前进。不知又跨过几道深涧,爬过几次藤条,終于走出树林,路开始往下倾斜了。浓重的暮色中,块 木牌立在路旁:“此去分水关”,箭头正对着来路。天哪!我们不约而同地大叫了一声。这才松了口气。山里的夜来临了,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半蹲着伸出腿一步步往前探。突然我觉得左腿一下踩空,“停!”我身子一缩,往后便倒,顺手摸起一块石头向前扔去,半天才听到声响,好险!差一点就要“一失足成千古恨”了。我们摸索着找到几根树枝,用酒精棉引着一堆篝火,准备在深山里过夜了。我悄悄从背囊中抽出猎刀,妻子紧紧偎依着我,夜这样静,好象天底下只有两颗一起跳荡的心。
不知过了 多久,从山下隐隐传来说话声。有人!我们高喊起来:“喂,有人吗?”下面却又沉寂了。“再喊,喊教命!”情急之中,哪里还顾得体面!我们轮流地高声呼教。不一会,一队人马打着手电来了。原来,这里离梯云岭招待所只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因为山路曲折,却一点灯火也看不见。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艰苦跋涉,我们终于找到了北山到南山的通路!夜深了,變子早已入睡,从屋顶的破漏处望着深遼的夜空,我不禁又想起了那位为后人开路的无名氏。
那么你们对此怎么看呢?欢迎留言评论区


本文作者 :悠品生活小助手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