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还财产

| 华侨夫妻闹离婚 财产分割引纠纷 ——我所张永谦律师承办的赵某诉金某离婚纠纷案 优秀案例

作者:光正大律师 / 关注公众号:zjgzdlawyer  发布:2018-11-09


【案情简介】
赵某与丈夫金某于1964年6月1日在国内登记结婚。1982年7月,夫妻俩人离境出国,并定居荷兰,后均入荷兰国籍。2000年2月,荷兰国乌特拉支地方法院判决双方离婚,但对夫妻在温州的共同财产未能进行分割。2001年11月,赵某向我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离婚后财产分割诉讼,要求法院依法分割下列夫妻共同财产,包括房产两套以及金某从中国银行卢森堡分行提取的荷兰盾(荷兰货币),我所律师张永谦应赵某委托,作为该案代理人。
【一审代理意见】
(一)本案诉争房产系原、被告离婚前夫妻共同财产
1964年6月1日,原、被告在国内登记结婚。1980年,被告继承其父亲的一套房产(以下称“旧房”),之后旧房被拆迁,被告因此取得涉诉的两套安置房(以下称“新房”),该两套新房应为夫妻共同财产。
(二)被告金某擅自提取的荷兰盾并未用于偿还夫妻共同债务,其行为已侵害原告合法的财产权
被告金某辩称,其为维持夫妻双方在荷兰餐馆的经营,曾向外借款,故提取荷兰盾归还借款,但原告认为,被告所称的借款有以下疑点,如借还款金额前后不相符、还款时间前后矛盾、借款用途不明、付款事实不明等。因此,被告所称的借款系虚假借款,其行为侵害了原告合法的财产权
【一审判决结果】
涉诉房产应结合金某个人财产所占比重以及夫妻共同财产所占比重,在夫妻共同财产范围内进行分割;以及被告金某返还一半荷兰盾给原告。
后被告金某不服上述判决,上诉到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二审代理意见】
(一)外国法院作出的离婚判决无须经承认程序,原审程序正当合法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的离婚登记除荷兰乌特拉支地方法院作出判决外,还经荷兰海牙市政府公民服务中心登记注册。中国现行法律未要求:双方都是外国人的,在外国法院的离婚判决需申请中国法院承认。故该离婚判决无须经我国法院承认程序,原审判决没有违反法定程序。
(二)金某认为旧房扩建部分属于其个人财产,理由不能成立
上诉人辩称旧房扩建部分由其个人出资建造,因此,拆迁后的获得的新房也应为其个人财产,该观点不成立。扩建行为发生在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即使扩建房屋的行为属于添附,其价值也应归属于添附人。因此,原审认定扩建部分房屋为夫妻共同财产无误。
(三)金某虚构不实债务,恶意侵占夫妻共同所有荷兰盾事实清楚,原审判决并无不当
上诉人无法对借款的具体明细、用途等作出合理解释,其提供的证据也无法表明这些借款系用于夫妻共同债务,因此,被上诉人有理由认为上诉人具有恶意侵占夫妻共同财产的意图。
【二审判决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文书】
一审法院认为:(1)关于房产分配问题。金某通过遗嘱继承的金某林遗产份额属于其个人财产,原告赵某无权享受。对于原、被告在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违章扩建的房屋部分,经违章处理后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作为金某林遗产的房屋拆迁后补偿安置房,应结合金某个人财产所占比重以及夫妻共同财产所占比重,在夫妻共同财产范围内进行分割。(2)关于荷兰盾问题,该财产系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积蓄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被告金某在原告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从银行提取了荷兰盾,其行为已侵犯了原告财产权,被告应承担返还原告占有相应荷兰盾一半的责任。被告金某以提取的荷兰盾已经偿还夫妻共同债务作为抗辩理由,但庭审中被告对其归还债务事实陈述与其提供证据在时间上不相吻合,前后陈述又相互矛盾,故本院对被告主张不予采信。
二审法院认为:(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0]6号《关于人民法院受理申请承认外国法院离婚判决案件有关问题的规定》中的规定精神,原外国法院离婚判决的双方当事人均为外国人的,该离婚判决无须经承认程序,直接提交离婚判决生效证明即可。(2)涉诉旧房一、二层应属金某继承所有,三层违章扩建部分价值则应由赵某、金某夫妻俩人共享......原审法院将的房产分配方式合理妥当。(3)金某上诉称,为夫妻双方在荷兰餐馆的经营,先后产生多笔借款,但是金某所做的诸多陈述之间、所提供的相关证据之间,以及陈述与证据之间均矛盾重重,其既不能举证证明其所主张的任何一笔借款已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共同生产、经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也未能举证证明双方讼争的夫妻存款已用于清偿夫妻共同债务,故原审认定金某擅自提取讼争款项,侵犯了赵某对夫妻共同财产享有的权益,并判令金某归还赵某一半款项,依法有据。
【案例评析】
该案系婚姻家事案件中的典型案例,包含继承、涉外离婚、夫妻共同财产、夫妻共同债务、离婚后拆迁权益分割等问题,在办案过程中,需注意要对诉争财产的来源、性质以及添附的归属、债务的有效性等有清晰的认识。
关于房屋归属情况。本案中,诉争房产系拆迁后的两套安置房,该两套安置房是对金某个人继承的房产以及用夫妻共同财产进行扩建部分进行安置获得的,因此,在对财产的归属进行判断时,不能只将其全归类为夫妻共同财产。我们要考虑金某个人财产所占比重以及夫妻共同财产所占比重,在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内进行分配
关于债务有效性的部分。要着重考虑借款的合理性,结合前后借还款金额、还款时间、借款用途、付款情况等要素加以佐证。由于对该方面的研究案例较多,在此不做赘述。
【结语和建议】
赵某诉金某离婚纠纷一案,本所律师接受原告赵某的委托,作为其代理人。在诉讼过程中,原告代理律师提出:被告金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共同出资扩建的房屋应由夫妻双方共同共有,该部分房屋拆迁后的安置权益也应由夫妻共同享有。并且,被告存在虚构借款,恶意侵占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况。最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支持了本人的上述观点,有效地避免当事人“人财两失”,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张永谦律师简介】
社会职务:浙江光正大律师事务所副主任,民进会员,20年律师执业经验。现任温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温州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温州市作风建设监督员、温州市级财政预算绩效管理专家、温州市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咨询评审专家。
专业特色:专职从事民商事、行政诉讼中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代理活动。同时,具有10多年法律顾问的成功经验,为企业提供专业化的法律顾问及法律服务,指导企业通过精细化管理的方式来防控各类法律风险。


本文作者 :光正大律师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