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巴勒

公主岭民间故事之《响铃公主的传说》

作者:公主岭岭城风采 / 关注公众号:gzl0434com  发布:2019-10-18


在清朝初年,科尔沁草原是蒙古巴鲁图达尔罕王爷的领地。他占有着千里草原。他有牛羊数万,有千百奴隶听他使唤。到乾隆年间,在郑家屯(今双辽县城)有一位色布腾巴勒珠尔的鲍王爷,是巴鲁图王爷的后代子孙。鲍王爷掌管着包括公主岭一带的数百里草原、土地,这里的人们供他驱使,给他纳兵饷王租。
这一年,鲍王爷的福晋生下一个小公主,不久,福晋就去世了。鲍王爷非常痛苦,命人从奴婢中挑选一个身材壮美、奶水多又好的汉族奶妈。王爷认为汉族人聪明。结果选出了汉族奴婢张奶妈。张奶妈的男人一年前给王爷当奴隶累得吐血死了。她带着自己不满三岁的儿子给王府当奴隶使唤。王爷命她从此不许离开王府。张奶妈痛哭了一场,只好丢下自己吃奶的孩子,把孩子寄养在娘家。娘家只有弟弟一个人,也给王府当奴隶,每天牧马放羊,年过四十岁,还没讨上老婆。
小公主是鲍王爷的独生女儿,由于张奶妈的细心哺育,出落得活泼、可爱,王爷爱如掌上明珠。当小公主到了会走路、会学话的时候,得了一场病。王爷为了小公主长命百岁,请来寺院喇嘛诵经驱邪,特意给她打制了一串小银铃围在腰间,叫“驱邪铃”。小公主每天带着它,走起路来叮当作响,又好看,又好听,阖府上下,都叫她“响铃公主”。
小响铃公主含着张奶妈的奶头一天天长大了。她身材苗条象杨柳,脸比鲜花还好看,头上带着珠翠,插着鲜花,身上穿着装饰花边花袖的蒙古小旗袍,脚下穿着又薄又软的鹿皮靴。春天,奶妈常常领她到附近的草原玩耍。
张奶妈看着小响铃公主成长,也时时想念自己的儿子。当小响铃公主能脱开身的时候,她偷着回家看望自己儿子。儿子长高了,就跟在舅舅的身边,帮助放羊。儿子比小响铃公主大两岁,很俊,很乖,活活泼泼,生龙活虎。舅舅给起了个名字,叫张龙。他从舅舅那里听来许许多多的美丽故事。张奶妈有时把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偷偷带进王府里。小响铃公主非常喜欢他,愿意跟他玩。玩骑马呀,射箭呀,打狼打老虎呀,讲故事呀,小响铃公主常常玩得入了迷。几天不见小张龙,就想得慌,非要奶妈领来和她玩。她特别愿听小张龙给她讲草原的雄鹰、森林中老虎的故事。有一次,叫王爷看见了,说张奶妈违犯了府规,把她大骂一顿,以后不准她再把儿子带进府里。要不是看她奶小公主的份上,就要把她儿子打死,喂野狼。就这样,王爷硬把小响铃公主和小张龙给拆开了。奶妈只好哄骗小响铃公主,说小张龙跟舅舅到远处放羊,得好长时间才能回来。小响铃公主听了,大哭一场,一连几天闷闷不乐。
不久,王爷为女儿请来了先生、乐师和武师,教她读书识字,跳舞唱歌,骑马射箭。小响铃公主心灵手巧,几年工夫,学会了诗文、歌舞,还射得一手好箭。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小公主已长成漂亮的大公主了。她美丽、善良,扎的花,刺的绣,象真的一般:描的龙,绣的风,象活的一样。十多年里,响铃公主对张奶妈象自己的亲妈妈。她从奶妈那里听到许多她所没听到的新鲜事。她认为蒙古人压迫、歧视汉族人是不应该的。父王的封建、自私、专横、残暴,对奴隶象牲口那样任意打骂、杀戮是不人道的。更恨父王因奶妈回去看望儿子,听信大管家依布哈的谗言,把奶妈撵回家去。
响铃公主十七岁了。许多旗王府小王爷纷纷向施王爷求亲。鲍王爷想找个门庭显赫的小王子把女儿嫁过去。响铃公主百般不于,提出得先自己中意。王爷只好依顺女儿要求:和小王子会文比武。这些小王爷,文,会不过公主:武,也比不过公主,她一一拒绝了他们的求婚。王府的大臣们私下里议论纷纷,王爷心下焦急。响铃公主常常伤感地想念着死去的母亲和奶妈。
这年春天,风和日丽,草原上百花盛开,百鸟和鸣,响铃公主带着四名随身丫环,骑马来到宽阔的草原,游猎玩耍。她看到这片草原水草丰茂,鸟雀欢叫,处处有牛群、马群、羊群。她高兴极了,和丫环们一会赛马,一会唱歌,一会跳舞,清脆的响铃声伴着银铃般的歌声,尽情欢乐。玩累了,就坐在草地上休息。忽然,想起了奶妈,也想到了奶妈儿子小张龙。他今年已经十九岁了吧。一晃十多年没见了,如今该是大小伙子了吧,他们在那里呢?他会很多很多有趣的故事,现在有张龙给讲几个故事听该有多好哇。正在这时,忽听远处有人高喊:“不好了,狼群奔羊群来了!”响铃公主从来没见过狼,不免心下有些惊慌,她和丫环们赶忙站起。这时,只见一个小伙子飞马直奔狼群,拈弓搭箭,一连气射倒六、七条狼。狼群吓跑了。响铃公主心里暗暗佩服这个勇敢年轻的猎手。人们喊叫声和群狼的奔跑声,冲起水草边上的两只大雁,大雁在空中盘旋。丫环们齐说:“公主,快射大雁!”响铃公主急忙从箭壶中取出一只箭来,开弓向头雁射去。弓弦响处,只见这只大雁一头栽了下来,丫环们齐声喝采。响铃公主取箭刚要射另一只大雁时,大雁却从空中跌落下来。公主心下吃惊,不知怎么回事。正在这时,只见驱射狼群的小伙子飞马米到落雁的地方,捡起两只大雁,上马朝这里来了。小伙子跳下马来,走到响铃公主跟前,躬身施礼,献上大雁。忙说:“不知是小姐神箭射下头雁,小子斗胆,竟射下另一只,现在一并交还小姐,请小姐原凉!”丫环说:“什么小姐?这是王爷府的响铃公主。”小伙子这才看到腰上的一串很熟悉的小银铃。慌忙打千,连说:不知是公主驾到,多有冒犯,恕罪恕罪!”响铃公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那里听差?”小伙子说:“奴才叫张龙,给王爷牧马放羊,妈妈就是公主的奶妈。”响铃公主听了,心下一惊。说道:“原来是张龙大哥。”张龙连说:“不敢,不敢。奴才便是。”响铃公主敢忙扶起说:“张龙大哥,一晃十多年没见了,奶妈她老人家身体可好?”张龙眼含热泪说:“妈妈她……”“她怎样了?”“她已经死去快两年了。”响铃公主听了,几乎晕倒,张龙赶忙扶住。公主泪流满面,哭叫着:“妈妈呀,你……”张龙说:“妈妈死时还叫着你和我的名字,老半天才闭上眼睛。”公主听了泪如雨下。张龙说:“妈妈死后,我顶妈妈给王府牧马放羊。”丫环们见此情景,悄悄地离开了。二人便坐在草地上互相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回忆着童年的往事。响铃公主见张龙这样英俊、勇敢,并亲眼看到射狼、射雁的本领,心中非常高兴,对张龙剖白了自己的心事,愿以身相许。张龙他当然喜不自胜了。但他也非常担心:奴隶终究是奴隶,主子终究是主子,王爷怎肯将自已心爱的女儿,嫁给一个汉族奴隶!公主安慰他说:“我回府劝父王,求父王先把你派到府里听差,慢慢再想办法。”二人直唠到天晚,才恋恋不舍地分手了。
这一天,昌图小王爷勒日布知道响铃公主聪明、美丽,又文武双全,要自己择婿,便派老管家出面,带着贵重礼物,偷偷来到鲍王府大管家依布哈家中,求他为王爷做媒,把响铃公主许配勒日布小王爷。事成之后,还要重重谢他。依布哈接受了礼物,请老管家放心,这事包在他身上。但因公主要以会文比武择婿,须得慢慢来。老管家回去后,他曾向鲍王爷讲了昌图小王爷求亲的事。王爷知道昌图小王爷勒日布无才少德,年近四十,已有了妻室。他仗着势力大,钱财多,常常欺压附近的旗王,鲍王爷没答应这门亲事,只说婚事须待和公主商量。
再说张龙,不久被派到王府听差,响铃公主出门,他给赶勒勒车。张龙车赶得也好,不管什么样的烈马,在他手里都象绵羊似的。从此,二人见面的机会多了。心也贴得更紧了。不想,这个事叫大管家依布哈知道了,又向王爷告了密。王爷大怒,认为是败坏门风,当着响铃公主的面,大骂她违反祖宗礼制,和奴隶婚配是死也做不到的,并要当着公主的面杀死张龙。公主见父王已知道了她和张龙的事,便向父王挑明了她和张龙相爱,以身相许,要和张龙成婚。并说由她会文比武择婿是父王同意的。王爷说:“我正准备接受昌图小王爷勒日布的聘礼,数日后就来迎娶。”公主说:“我不管他是勒日米还是勒日布,我就爱张龙一个人。“如果不答应,我就要自刎于父王面前。”王爷见女儿这样坚决,脸上气得青筋暴跳,正要发作。狡猾的大管家依布哈向王爷丢个眼色,王爷知道女儿性情刚烈,不能强拧瓜,只好改变颜色。假意应允说:“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们。但可有一样,王府的公主,总不能嫁给一个无官无爵的奴隶,必须有功于王府,这就要等待时机了。”响铃公主和张龙双双跪在地上,叩谢王爷,退了下去。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人,报告说:“禀告王爷,在东南三百里处的黑山嘴密林中,最近出现一头斑烂猛虎,连伤数人,无人能够捕杀,请王爷派能人打虎。”大管家依布哈听了,来了坏主意。奸笑了一下,说:“退下吧,王爷知道了。”来人退下后,依布哈凑到王爷近前说:“这正是驸马报效王府,立功的好时机呀。”接着,便对王爷附耳如此这般地讲一遍,鲍王爷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王爷命人请来了张龙。说:“方才来人报告说,东南同昌图交界的黑山嘴,出现了猛虎,已死伤数人,请王府派能人捕杀老虎。我想,这正是你立功的好机会,不知你敢不敢打?”张龙听了,心中高兴。说道:“小婿愿往。”王爷说:“为了早日消灭老虎,为民除害,不能久待时日,今日就得起身!”张龙说:“遵命!”王爷高兴地说:“好!”命人取来一把短刀,说:“这是祖宗传下来的七星宝刀,今日赠送给你、愿你用它杀死猛虎,为王府立功,明天就听你的捷报。”张龙双手接过宝刀,说:“谢谢父王!保证不负重托。”
王爷又命大摆酒宴,为驸马饯行,以壮行色。王府酒宴大厅里灯火辉煌,张龙喝得酩酊大醉。王爷命人把张龙扶上马,替他挂好弓和箭壶,张龙迷迷糊糊,跟随两个家人连夜向黑山嘴去了。
再说鲍王爷,当和大管家在殿上定计时,已派出人去昌图,约勒日布小王爷到两府交界府的黑山嘴山下相会,以便商议迎娶响铃公主事宣。之后,又派出几十名号箭手去了黑山嘴。张龙走后,他和大管家带着家丁、兵马也随后出发奔向黑山嘴。
张龙在天交四更时分来到了黑山嘴下。他拖着麻木、疲惫的身子,拴好马,独自一人向山上森林中走去。他不知走了有多远,突然,一阵风声,从林子蹿出一只吊睛猛虎,一声吼叫,向他猛奔过来。他急忙从背上取下弓,回手向箭壶取箭,可他用尽了气力,怎么也拔不出箭来,摘下箭壶一摸,才发现用铅水灌住了;再抽七星短刀,也抽不动,也是被铅水牢牢地灌住了。他吓出一身冷汗,酒醒了。这时,才发现自己中了王爷的毒计,上了大当。说时迟,那时快,猛虎已向他猛扑过来。张龙凭着自己的力气和本领,同猛虎展开了搏斗。弓打折了,就用带鞘的短刀和猛虎撕打。老虎的扑、扫、掀三招全失败了,便怒吼着纵身跳起空中,张着大口向张龙泰山压顶般的扑来。张龙一闪躲过,随即把带鞘的短刀猛劲插进老虎嘴里。老虎吼叫一声,一头撞在地上。可是,张龙的右手和胳膊也受了重伤。他就势翻身骑上虎背,连踢带打,终于把老虎打死了。张龙也累得精疲力尽,汗水淋淋,张着嘴喘粗气。他心想:王爷呀,你太狠毒了,暗害我,没害成,我打死了老虎,立下了功劳。你还有啥可说,这回可以和公主成亲了。他刚从死虎身上下来,不防树林里“瞍,”射来了两支冷箭,把张龙从后心直穿前胸,他惨叫一声,倒下了。
五更,天明了,王爷和大管家依布哈兴奋异常,王爷连连称赞依布计谋高明。他说:“这一龙一虎,正是我心头之患,如今除掉了猛虎,射死了张龙,你立下了大功,待回府后我要重重赏你。”依布哈听了,眉开眼笑,谄媚地说:“谢王爷,这是王爷洪福齐天!”说罢,骑马下了山。这时,昌图小王爷勒日布也带着人马来了。勒日布接到依布哈的信,非常高兴,带人连夜赶往黑山嘴。天亮了,来到了山下。鲍王爷以礼相见。说道“这里出现猛虎伤人,刚才把猛虎除掉了。咱们马上回到我的王府,商议迎娶公主事宜。”小王爷勒日布高兴极了。
正在这时,从西北飞来五匹坐骑。到了跟前,才看清是响铃公主和随身丫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响铃公主听到父王应允了他和张龙的婚事后,回到后宫,越想越兴奋,心里暗暗感激父王,想到不久张龙为王府立下功劳,就可以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晚间倒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到了二更天,似乎听到前厅有人马动静。她便吩咐丫环打探。丫环回来报说,“王爷在酒厅大摆酒宴,为张驸马饯行,到黑山嘴打虎,张驸马大醉后跟两个家丁已经走了。”响铃公主一听,心中犯了疑惑:派张龙打虎,父王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而张龙临行前为什么也没派人告诉我?他又联想到父王平日的为人,以及大管家依布哈的阴险,不免提心吊胆,心里不安。急忙起床,叫丫环到前厅再探。丫环回报,王爷和大管家刚才也秘密去黑山嘴了。响铃公主感到事出突然,其中一定有诈。便带着四名贴身丫环骑马连夜从后面赶来了。响铃公主心急如火,恨不得一下子来到黑山嘴。
太阳出来了,她赶到黑山嘴下,见父王正和一位王子坐在草地上饮酒。响铃公主近前下马。问道:“父王,张龙在那里?”大管家依布哈狡诈地上前说道:“回禀公主,张龙上山打虎,不幸丧生。公主快快请回王府,昌图王爷已来商议迎娶公主事宜,一会也去王府。”响铃公主听了大惊失色,大骂依布哈设计害死了张龙。然后,骑马到了山上。发现张龙箭透前胸,惨死在老虎身边。他扑向张龙尸体,哭得死去活来。丫环捡来了铅水灌的箭壶,响铃公主什么都明白了。心恨父王和大管家依布哈设计害死张龙,要昌图王子勒日布前来迎亲。想到自己的美好理想,全被狠心的父王给埋葬了,不禁又伏在张龙尸身上痛哭起来。
这时,王爷和大管家依布哈同勒日布王子骑马又赶到山上。大管家依布哈奸诈地一笑,说道:“公主啊,不要伤心了,看哭坏了身子,张龙只不过是个奴隶,如今已死。勒布王子牛羊如云,金银如山,胜似张龙千百倍,快快起身回府吧!”鲍王爷也说:“孩儿,父王我都是为了你好哇。”勒日布说:“公主,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不该哭张龙了!”公主收住了眼泪,仰天哈哈大笑。说道:“张龙是个奴隶?……都是为我好?……你的人了……哈哈哈……”王爷见女儿这个样子,忙说:“对,对,快跟父王回府吧!”响铃公主两眼如火,说:“感谢父王对女儿的疼爱,感谢大管家对我用尽了心计,也感谢勒日布王子的一番苦心。但是,我的夫君张龙死了,你们的心机也算枉费了!我不负前言,我要以死殉情!”说罢,抽出宝剑,众人拦挡不及,响铃公主自刎于张龙身旁。大家惊呆了。鲍王爷见女儿身死,放声大哭。这时,想到把女儿被逼到这步,全是他听信了大管家依布哈的谗言,上了他的圈套。不禁心中火起,二目圆睁,抽出宝剑,对依布哈说:“都是你干的好事,害死了我的女儿!”说罢,一剑刺进了大管家的胸膛。依布哈惨叫一声,蹬了几下腿完蛋了。勒日布王子见公主和依布哈已死,感到没趣了,哼了一声,对鲍王爷说了声“再会”,骑上马,带着兵丁回昌图去了。
鲍王爷命人在黑山嘴为张龙修了一个圆坟。(后人不知真情,称为“鞑子坟”)又请来喇嘛,在离黑山嘴东六里处,选择了一块群山拱抱、绿水环绕的“九凤朝阳”之地,为响铃公主修了一座陵墓。墓前修了三间飨殿,派人常年看守,岁时祭祀。每年旧历正月十五,三月初三、十月初初一来人给公主祭扫,飨食三天,一直到伪满初年。
(原儿童公园内的公主陵模型景观)
鲍王爷把张龙和公主分葬两处,意在他们只能永久相望,而不能团聚。但是,响铃公主的美好悲壮的传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直流传到今天。至今民间还流传着赞美公主、谴责封建王爷的一首民谣。歌词是
秀丽公主真英才,
仁德奴隶实可哀,
可恨王爷计毒歹,
爱侣一双被葬埋
讲述人 辛殿儒 男57岁
搜集整理杨形峻
流传地区吉林省中部一带
采录时间1987年3月(公主陵实景,当时极富盛名,图为游客观光游览摄影留念)
来源:爱上公主岭
本文已注明来源,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平台删除!0434-6217287


本文作者 :公主岭岭城风采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