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勒

2:14:04!她如何打破最坚挺马拉松世界纪录

作者:跑步故事 / 关注公众号:run_story  发布:2019-10-17

(本文首发于爱燃烧)终于轮到马拉松女子世界纪录了!10月13日在芝加哥马拉松,肯尼亚选手布里吉德·科斯盖(Brigid Kosgei)以2:14:04的惊人成绩夺冠,打破尘封16年半之久的女子世界纪录,其轰动效应仅次于一天前基普乔格的成功“破2”。在讲述这一重大突破的经过之前,咱们有必要先说说,为什么原有纪录会如此固若金汤。最坚不可摧的纪录最近这三年来,男子马拉松世界纪录和男、女半马世界纪录这三块地,都已经被翻过至少一茬。首先是女子半马纪录,它也是最易碎的一个,已经被打破过三次,而且都在同一年内:2015年肯尼亚人基普拉加特(Florence Kiplagat)在巴塞罗那创造的1:05:09,被她的两个同胞分三次提高到——
1:05:06,杰普奇尔奇尔(Peres Jepchirchir),2017年2月哈伊马角;
1:04:52,杰普科斯盖(Joyciline Jepkosgei),2017年4月布拉格;1:04:51,同上,2017年10月巴伦西亚。接下来是男子马拉松。肯尼亚人基梅托(Dennis Kimetto)2014年在柏林创造的2:02:57,四年后在同一比赛中,被基普乔格刷新为2:01:39。自那以后,又有三个人跑得比基梅托快,这三位都是埃塞俄比亚人:
今年柏马冠军贝克勒(Kenenisa BEKELE),2:01:41;
今年柏马亚军勒格塞(Birhanu LEGESE),2:02:48;今年伦马亚军格瑞缪(Mosinet GEREMEW),2:02:55。连四大纪录中第二顽固的男子半马纪录——厄立特里亚人塔德塞(Zersenay TADESE)2010年在里斯本创造的58:23,也已经两度被肯尼亚人超越:
58:18,基普图姆(Abraham KIPTUM),2018年巴伦西亚;58:01,坎沃若(Geoffrey KAMWOROR),2019年哥本哈根。唯独由英国人波拉·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2003年4月13日在伦敦跑出的马拉松女子世界纪录2:15:25,一直保持“金刚不坏之身”,而且让人近身不得。近三年半以来,总共有四位女性在两场比赛中跑进2小时18分——2017年伦马和2019年迪拜马冠亚军,跻身世界五强。但其中最快的凯塔尼(Mary Keitany)的2017年伦马夺冠成绩,也不过是2:17:01,距离世界纪录仍有1分36秒之遥。相形之下,去年男子世界纪录被打破之前,基普乔格和贝克勒已经先后在2016年伦马和柏马兵临城下,跑出仅比纪录慢8秒和6秒的好成绩。拉德克里夫保持的女子世界纪录如此长寿,一些世界知名体育媒体甚至会为它“庆生”。例如美国《Runner's World》杂志曾于2013年发表一篇长文,题为《为什么波拉·拉德克里夫的马拉松纪录能保持这么长时间》(Why Paula Radcliffe's Marathon Record Has Lasted So Long);副标题是:“自2003年至今,男子纪录已倒下5次”。文章写道,拉德克里夫曾说(半开玩笑地?),她幻想自己的纪录会一直保持下去,直到被她时年六岁的女儿长大后打破。连美国纪录保持者迪娜·卡斯特(Deena Kastor,2:19:36)也心服口服地表示:“纪录是用来被打破的,不过我相信再过几十年后,我们仍会继续看到波拉的纪录被收录在书本中。”拉德克里夫创造纪录时,男子纪录是2:05:38。到2012年,已经有16名男性跑得比这快,但同年女性的最好成绩不过是2:18:37(也是凯塔尼)——比纪录慢三分多钟。拉德克里夫的纪录为何如此坚挺?或许可以归纳为以下三大原因:
过人天赋著名教练兼运动生理学家杰克·丹尼尔斯(Jack Daniels)指出,拉德克里夫纪录的VDOT(按比赛成绩推算、而非测量得出的VO2 max,即最大摄氧量),与王军霞保持20年的3000米纪录8:06.11,并列女子中长跑纪录中的最高。而当时男子马拉松纪录的VDOT值仅排名第10,落后于半马、5K、10K、20K、1500、3000米、1英里和800米等。拉德克里夫的VO2 max到底有多高?2018年伦马前夕,在线媒体Letsrun在一篇回顾她保持了15年的纪录的采访文章中记载:早在真正试水马拉松之前很久,拉德克里夫就有一种预感:自己会很擅长这一项目。1992年越野世锦赛在波士顿召开前(她跑赢王军霞,获青年组冠军),她开始和生理学家安迪·琼斯合作,后者测得她的VO2 max达到70ml/kg/min左右。对于一个18岁青少年(她出生于1973年12月17日)来说,这实在是闻所未闻。哪怕就成年人而言,也是极为罕见的。但在转型路跑之前,拉德克里夫希望先充分发掘出自己的短距离项目潜力。她的最大心愿之一,就是拿越野世锦赛冠军。1997至1999年,她先后获得两银一铜;2001年终于圆了越野金牌梦。此后她允许自己探索更长距离比赛。
万事俱备拉德克里夫的5000米最好成绩是14:29.11,10000米是30:01.09。卡斯特破美国女子纪录时的教练马洪(Terrence Mahon)2013年告诉《RW》杂志:“世界能跑那么快的女性非常少。基于这个基数,古往今来马拉松有跑到2:15的一线希望的女性,更是寥寥无几。”“此外,我们还得加进一些因素:一份精心制定的训练计划,上佳的医疗支持、营养支持等等。最后,到了比赛日,你还得有完美的天气和领跑等等。”“还有,考虑到波拉是一个前端跑者,她在比赛中缺少对手也许是件好事,因为这让她可以全心专注于与时间赛跑。所有这些因素都在那一天凑到一块,才导致有这样一个比蒙式的表现。”(注:罗伯特·比蒙(Robert Beamon,1946-)是美国跳远传奇明星,1968年在墨西哥奥运会以8.90米大破世界纪录,直到1991年才被超越)“如果我们考察其他拥有所需万米速度的女性,例如(蒂鲁内什·)迪巴巴、(梅塞瑞特·)德法尔等等,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女性大多数的天性都不是计时赛跑者。“她们宁愿前面按兵不动,最后再发力冲刺。虽然对跑道比赛而言,这是一大优点,但它并不总能带来现象级的马拉松纪录表现。“因此,直到我们看到另一个女性也拥有那种凶悍的前端跑步风格,而且也有能力应付达到那种马拉松竞技状态所需的惊人训练量,否则我预见这个纪录还将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
地利人和拉德克里夫去年告诉Letsrun,她选中的首马是2002年伦马,结果首战就以2:18:56夺冠,只比恩德雷巴(Catherine Ndereba)的世界纪录慢9秒,大大超出各方预期。而且那次她后半比前半快很多:两者分别为71分05秒和67分51秒。这让她意识到,世界纪录已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果不其然,那年秋天在芝加哥,她便以2:17:18打破世界纪录;随后就是2003年伦马的历史性突破。“不管从哪方面看,芝加哥的条件都不理想。因此我知道如果各方面条件更好,我可以跑得更快。”每次在伦敦跑步,她都会大受鼓舞。她从小就会在伦马比赛日早早完成训练,以便在电视机前收看,并梦想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置身其中。1985年她父亲参加伦马时,她第一次到现场观战。2002年芝马赛后,她曾与两位东非名将海利·格布雷塞拉西和保罗·特加特交谈。“他们说你得去柏林,在柏林你会跑快得多。我说:不,对我来说,伦敦就是最快赛道——因为观众支持和它对于我个人的历史渊源。我认为没有比它更鼓舞人的赛道了。”正是以上这些因素的完美汇聚,让2:15:25这个令人“可望不可及”的世界纪录得以诞生。难怪拉德克里夫曾表示,如果让她在这一纪录和她多年求之不得的奥运会金牌之间选择,她还是会选择前者。为什么是科斯盖自从日本名将高桥尚子2001年在柏林率先突破2小时20分大关之后,截至2013年,又有16名女性22次迈进这道门槛。不过,这一势头一度受挫:2007至2013年这6年间,总共只有10人跑进2:20,其中2012年就占了6个。这一低迷情况又持续了数年:
2013年1人进2:20(后因嗑药被禁赛的芝马冠军丽塔·杰普图);
2014年0人;
2015年2人(其中之一是厦马冠军玛瑞·迪巴巴);2016年1人。在那几个勉强进2:20者都有如凤毛麟角的年份,根本没人奢望有谁能够挑战拉德克里夫的纪录,女子马拉松成绩似乎正在和它渐行渐远。2017年春季,前方终于出现希望的曙光。在那年伦马,两位“80后”老将狭路相逢,展开一场强强对话:一个是肯尼亚“马拉松一姐”玛丽·凯塔尼(Mary Keitany),另一个是“女版贝克勒”、埃塞跑道巨星蒂·迪巴巴(Tirunesh Dibaba)。最终凯塔尼技高一筹,以2:17:01夺冠,创下纯女子比赛(无男兔子领跑)世界纪录,兼女子史上第二好成绩;才第二次跑全马的迪巴巴,也以2:17:56跃居历代第三。今年1月在迪拜,又有两人跑进2小时18分,跻身历代前五:
肯尼亚的切彭盖蒂奇(Ruth Chepngetich),2:17:08,上月又获多哈世锦赛冠军;埃塞的德格法(Worknesh Degefa),2:17:41。在这个“破2:18四人组”中,原本最被看好的世界纪录挑战者,非凯塔尼莫属:她不仅成绩最为接近,而且曾是半马破66分世界第一人,并拥有四夺纽马桂冠、三执伦马牛耳的辉煌战绩。去年她第四次赢得纽马之后,澳洲“跑者部落”(Runner's Tribe)网站上有篇文章指出:2017年在伦敦,凯塔尼为了冲击世界纪录,前半程仅用时66分54秒;可惜后半掉速到70分01秒,但最后仍创下史上第二快成绩。2018年在纽约,她在公认更难跑的后半程赛道,跑出惊人的66分58秒并夺冠;无奈因为前半太慢——用时75:50,导致其完赛时间不过是2:22:48。第一场比赛她的前半用时,和第二场比赛她的后半用时,都是史上全马比赛中最快的(拉德克里夫破纪录时,前、后半分别为68:02和67:23)。如果你把两者相加,得出的数字是2:13:52,足以让世界纪录瞠乎其后;但如果你把另两个较慢的前后半程相加,得到的只是一个非常平庸的2:35:57。凯塔尼已经跑出全世界最快的前、后半程,问题在于:她能否将两者揉合成一个整体?事实证明,对于这位1982年1月出生的37岁老将来说,这有点太强人所难了。今年伦马,她前、后半程都乏善可言:71:40 vs.69:18,最终仅以2:20:58排名第五。这次在芝加哥大破纪录的科斯盖,正是半年前在伦敦横扫凯塔尼和切鲁伊约特、切罗诺等一众成名高手的新科冠军。她的成绩2:18:20排名赛会史上第三,而且后半程仅用时66:42,完胜凯塔尼那两个原本最快的前、后半程。1994年2月出生、现年25岁的她,也是赛会史上最年轻的女子冠军(2003年拉德克里夫创造世界纪录时,她年仅9岁)。科斯盖的马拉松战绩同样令人侧目:迄今征战9场,8次跑进前两名!迄今已收获三顶大满贯桂冠,外加两个亚军。今年继伦马获胜之后,9月她又以1:04:28称霸英国大北跑半马,比世界纪录还快23秒(可惜赛道并非纪录合规)。因此,尽管芝马赛前她的实力只排名世界历代第七、现役第六,但对于这位战绩出色且正处在迅速上升期的年轻女将而言,一切皆有可能。女版基普乔格?“我没有预料到这个成绩。”据《纽约时报》报道,科斯盖在芝马赛后透露,“我只打算跑2:16或2:17。能跑2:14很令人惊奇,不过世界纪录一直在我的脑子里。”按赛前安排,两只男兔子计划用全程2:16的节奏为她领跑(他们都是她的训练伙伴,最终把她一路带到38.5公里)。结果在5摄氏度的凉快干爽、刮微风的天气中,她第一个5公里就跑出15:28——全程2:10:31的节奏!尽管和拉德克里夫在2003年伦马前5公里顺势冲下坡的15:15相比,这还是慢了13秒,但抵达10公里标志时,她已经反超当年的“拉姐”超过半分钟(31:28 vs.32:01)。到半程点,她又把后者拉下63秒(66:59 vs.68:02),也比赛前计划的68分快61秒。尽管后半程风速加大(从14.5km/h到24km/h),但科斯盖的节奏并没有放慢多少,后半用时67:05,仅比前半多6秒。她全程跑得相当匀速。除第一个之外,每个5K分段几乎都在16分左右:
5K:15:28
10K:16:00 (31:28)
15K:15:58 (47:26)
20K:16:01 (1:03:27)
半程:1:06:59
25K:16:06 (1:19:33)
30K:15:45 (1:35:18)
35K:15:57 (1:51:14)40K:15:58 (2:07:11)最终她以领先亚军将近7分钟的优势大胜,平均配速达到3:10,比当年的拉姐快两秒。“我很开心,感觉很好。”赛后她表示,“去年我跑过这儿,所以知道这是一条好赛道。今天有点风,但问题不大。人们一路上为我欢呼,给了我更多能量。”这次胜利让她进账10万美元冠军奖,以及7.5万美元破赛道纪录奖。芝马也成为赢家:在久违17年之后,重新收复世界纪录赛道的头衔。这似乎证明,前几年向波马和纽马看齐,取消兔子的做法考虑欠周。第三个赢家则是肯尼亚:至此它已经囊括全、半马男、女世界纪录,外加一个非正式的人类最快成绩1:59:40。这些再次证明,它是无可争议的马拉松第一超级大国。科斯盖还表示,自己深受“我哥”基普乔格鼓舞,希望做“女版基普乔格”。当然,这只是一种尊称,两人非亲非故,所属训练营也不一样。Letsrun指出,科斯盖的经纪人是意大利人罗萨(Federico Rosa),他手下有不少大牌因使用兴奋剂被禁赛,包括杰普图、苏姆贡(Jemima Sumgong,里约奥运冠军)和世锦赛三冠王基普罗普(Asbel Kiprop)。这难免也为她招来一些质疑。对此她回答说:“那些人我不认识。它离我和其他同伴很远,除了我们训练的地方,还有别的训练营。我对兴奋剂一无所知。每个人都可以干干净净地比赛,我们都必须刻苦训练。”但无可否认的是,她的成绩肯定受益于耐克的Vaporfly跑鞋。Letsrun历数道:自2017年Vaporfly正式推出之后,我们已经看到:
5名男子跑得比此前的世界纪录(2:02:57)快,包括基普乔格的2:01:39世界纪录;
基普乔格在两次“破2”挑战中跑出2:00:25和1:59:40;
两名男子打破塔德塞的58:23半马世界纪录(其中的基普图姆后因违规被禁赛);
女子7人次超越2015年半马世界纪录65:09,虽然其中至少一个不是穿这款鞋;科斯盖将拉德克里夫的纪录大幅缩短81秒。以前不相信Vaporfly神话的人,总是会拿拉德克里夫难以撼动的纪录作为反证,现在他们都无话可说。据科斯盖自己透露,她原本打算穿今年伦马的战靴Vaporfly 4% Flyknit参赛,尽管经纪人建议她穿新出的粉色Next%。只是在看了基普乔格1:59挑战直播之后,她改变主意,决定换上乔哥及其兔子军团穿的这款“神鞋”。
笔者点评科斯盖认为,女性还可以跑更快,有望跑到2:13、2:12,“我想对女性来说,2:10也是可能的。”很多人认为,女子进2:10的难度,远比男子破2大得多。或许那个姓氏和拉姐差不多的INEOS大金主吉姆·拉特克里夫(Jim Ratcliffe),可以考虑再次仗义疏财,也为科斯盖小姐办一场女子破2:10大挑战?


本文作者 :跑步故事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