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揽

穷酸鬼!开这么廉价的车,你也配娶我?

作者:邵千惠 / 关注公众号:shaoqianhui01  发布:2019-05-25


1
周末,何永芝在家中睡的昏天暗地。
电话铃声大作,响了很久她才接起,是姐姐何永潋。
“你还在睡?虚度光阴!”
“不用羡慕我,我自由自在还不是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快起来,你是不是忘了答应我的事!老中医12点闭门,现在已经9点!”
“才9点……”
何永芝开着车,载着何永潋母女三人,后排三个女人简直要把车顶掀了。
“闭嘴!“她大叫一声,后面安静片刻后,又开始嗡嗡嗡。
“姐,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追三胎,两个还不够闹心,生三个还活不活了?“
“我跟你姐夫都想追个男孩,反正多一个也是养,无非就是大人辛苦些,你也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别老想什么独身主义。“
“我现在状态多好,穿漂亮衣服,用大牌化妆品,喷毒药香水,周末睡一天都没人管,想去哪玩说走就走,不要太潇洒呀姐。“
”我可不想成为你,就知道围着老公孩子转,又要给人家生孩子做家务,又要上班补贴家用,你这嫁人太亏本。“
何永芝连连摇头,想想就可怕。
“大家不都这样呀,什么亏本不亏本,回家一家人热热闹闹围在一起看电视多幸福,而且你不知道小孩子朝你笑的时候多可爱……“
何永潋尽量将头往前靠,语重心长地讲。
“我才不要钻进婚姻里,每天跟同一张面孔大眼对小眼,回到家就是看八点档电视剧,一辈子都是这样,无聊无趣。“
”开始还要为生活习惯不同争吵磨合,后来又开始互相厌倦,麻木,哪有一个人自在,孩子我更不会要,人间这般辛苦,还是不要再分裂出来一个人受苦。“
“你刚不是说自己活的痛快?生一个宝宝像你一样爽歪歪岂不更好,难道你觉得你现在的日子苦?“
何永潋不愧是英国留学生,终于抓到了她一丝漏洞。
“我现在可不是在受苦,受你们娘仨的哭!“何永芝换方向狡辩。
2
何永潋下了车便急匆匆奔往一间老中医馆,她定期来此间调理身体,指望一举得男,奔走的路上还频频回头看——老母亲的担心,总是时时对孩子牵肠挂肚。
何永芝拉着7岁和4岁的两个外甥女朝旁边的肯德基走去。
俩个小姑娘一进门就一声比一声高地说我想吃薯条我想吃蛋挞我想吃奥尔良汉堡,两个声音掺杂在一起,吵翻了天。
何永芝深吸一口气,用低沉的声音说,“你们两个,立刻,马上,闭上嘴巴,否则什么都吃不到!“又配上凌厉的眼神。
对付小孩子,就得采取专政,严厉地狠狠地打压住他们,才能瞬间将其制服——幼儿园老师为何一向一言九鼎?
她们才不会如老母亲一样,用询问商量讨好的语气对孩子讲。
何永芝深谙此法,两个小姑娘果然噤声,紧紧闭着嘴巴跟在她身后到柜台点餐。
三人寻了位置坐下,七岁的安琪快速拿起一根薯条,用甜糯的声音说:“芝姨姨,你先吃。“
何永芝大为感动,接过薯条吃的眉开眼笑。
开心不过三秒钟,4岁的安娜就将一只袖子沾进了放番茄酱的盘子里。
“别动!“何永芝急喝一声,定格住小姑娘后,手忙脚乱翻包找纸巾,掏出纸巾的时候安娜已经啃起了袖子。
小脸上红红一片,她叹了一口气,真是被孩子气的智商下线,餐桌上明明有纸巾。
何永潋拎着大包小包的中药袋子过来,何永芝立刻将两个丫头推过去,“快,快,物归原主。“
何永潋不跟她计较,一把揽过安娜亲吻数下,何永芝来不及喝止,何永潋的宽松裙子已被沾上星星点点的番茄酱。
何永芝后退几步,小心保护自己五百块一件的白T。
将母女三人组送回家,何永芝打开电台,听着旋律轻快的英文歌曲,心道:我才不要像何永潋那样。
3
周一上班,中午的时候,何永芝落了单。
办公室欣姐每日骑辆小电车回家,风雨无阻,即使像今天这样出门就要被热化的天——她家老二才7个月,尚在哺乳期。
另一个女同事孔静,还不到11点,就贼头贼脑地开溜了,临走时让她帮忙打掩护,她又要去相亲。
孤家寡人的何永芝,看着外面明晃晃的太阳,也懒得出门吃饭,索性直接拉上窗帘睡觉。
何永芝躺在折叠床上睡的云里雾里,不知人生几何,门被小心打开,孔静满面通红的脸伸了进来,然后轻手轻脚走了进来。
坐在座位上,猛灌半杯凉白开,又突然站起来,大踏步走向何永芝的小床。
一番揪耳朵挠痒痒,酣睡如一头猪似的何永芝被折磨醒,欣姐和孔静总说何永芝的脾性如这种憨蠢的动物。
仨饱一个躺,无忧无虑,特别是睡觉功夫,沾床就睡,有时候还流口水,她们就说你比猪都幸福,猪还担心养太肥会被宰呢。
何永芝半咪着眼看孔静,她忿忿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张脸泛着油光,出发时涂了三层的粉全被汗水浸花了。
胸腔还不停的起伏,怒发冲冠的模样让何永芝登时清醒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速速汇报战况。”
何永芝搬了个凳子坐她旁边,顺手捧着自己的小水杯,眼巴巴等着吃瓜。
3
孔静懒理她贱兮兮的样儿,一肚子的火想要往外喷,急需何永芝这样的吃瓜小众。
“哼!没钱就没钱吧,竟然骗老娘!上次相亲那奥迪男各方面都不错,我俩挺聊的来,就想着再约一次饭吧,你猜怎么着?“
”他开了一QQ过来接我,我下楼愣半天才确定从那小破车里伸过来的手是招呼我呢!“
”我刚走过去,他就赶紧解释奥迪去保养了,只能开家里买菜的车,我心想解释啥呢,我又不是只在乎条件,就面带微笑地坐了进去。“
”哪知那门死活关不紧,他解开安全带就窜了出来,用力踹了两脚,关上了。“
“我就说,你家这车,还得人工关呵。他说可不嘛,习惯习惯就好了。“
”我就没再吱声,留着力气扇扇子,他那车还不能开空调,一开就动力不足,我俩愣是坐在车里湿了身,老娘差点中暑。“
“然后呢?老娘怎么了?“何永芝咂摸一口水,静待下文。
“更神奇的事来了,我俩刚在一红灯前停好,他说送去保养的奥迪车就停在我们侧边,窗户开着,假装看不见是不可能了,奥迪车的车窗也降了下来,一个中年大叔朝他喊,小张你上次开我这车见没见我行车证啊……“
“你说气人不气人,这种谎话连篇的人就是道德败坏、人格沦丧,好好的一个中午我是去陪他蒸桑拿了么?“
”你开QQ就说开QQ,干嘛非说自己开奥迪……“
孔静站起来将空调温度调低两个度,气呼呼的说。
“你这个虚荣的女人,兴许人家思想境界很高呢,兴许人家是一个潜力股呢哈哈哈哈~“何永芝到底没忍住笑了出来。
笑到一半看孔静好像真的生气了,就拍拍她的肩膀。
“小姑娘,你才多大,虚岁26了吧,天天巴巴着相亲,相亲呢,就好比在大海里大撒网捞鱼,一网子下去,什么都有的,什么虾兵蟹将大章鱼的,你得有这心理准备呀。“
“我不相亲怎么办?像你啊?29岁了还嫁不出去!何大姐,你马上要30了知道知道!什么时候生日,下下个月?一过30岁就过线了!“
孔静红彤彤的脸略微褪了色。
“你真打算让自己嫁不出去啊?“
“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离异,离异懂吧?姐曾经拥有过婚姻,现在出来了,尝过了,觉得没意思,不想进入围城了行了吧。”
“真的?什么时候的事?”孔静终于从一段沮丧的相亲故事中走出,万分惊讶地问。
什么时候的事呢?何永芝不愿仔细回想,可那些发生过的事,就像冲洗出来的照片,平时你觉得忘了它们。
可每次去翻一翻,又发现,啊那时的自己是这样子的啊,那时候我做过这样一件事呢。
4
一段婚姻就好比一个投胎的鬼魂。
有的能白头到老寿终正寝,有的呢,则死在精子的阶段,刚碰见卵子就被嫌弃了。
还有的婚姻就好比一个胎儿,还未出世就自然流产,不是死在拍婚纱照环节,就是死在买房买车彩礼嫁妆上。
好不容易投胎为人,还没喘口新鲜的空气,在保温箱里就嗝屁了——何永芝的婚姻就属于这最后一种,她是在度蜜月的时候离的婚。
那时候何永芝也就25、6,正是大群人围着介绍对象的时候,她一遍遍给人家说她不结婚不生子,一辈子独身。
可人家以为她只是没遇上合适的,还是前仆后继给她安利各种款的男人,烦的她在朋友圈发了条信息:
何永芝这辈子不婚不育,一切相亲勿扰。
哪知,却老爸召了出来,他拿出妈妈录的一段像。
这是何永芝第一次看妈妈立体的模样,妈妈还如她模糊的记忆里一样年轻,她像从另一段空间跋涉而来,对成年后的何永芝说:
“……这段视频是等着芝芝结婚时看的,我的芝芝终于长大了,她穿婚纱的样子一定很美……”
何永芝眼泪汹涌,嘴唇颤抖,要不停抹眼泪才能看清楚录像。
她几乎即可决定要结婚,要穿婚纱,那怕她对婚姻抱一百个不信任,她还是要结婚,如果这样能告慰妈妈。
她是怎么挑结婚对象的呢,相亲对象那么多,唯独左牧没有一上来就对她表现出极大的性……呃兴趣。
何永芝长相偏清秀,胜在肤白,一双腿匀称纤细,她总是随性套件大白T。
下身简单的牛仔裤,明明很中性的打扮,偏偏又显的那样特别,有种少女般的性感。
所以当左牡和她相对而坐,随性又洒脱地问吃什么,喝什么,语气好像认识许久的朋友。
饭后还惦记着自己的组队游戏要开始了,毫不客气地斜靠在椅子上打起了游戏时,她觉得此人和别人不同。
何永芝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饮料,看着对面长相还行,拿最新款苹果,身穿CK衬衣的男人想,反正要结婚,这个好像能与我相安无事,那就选他吧。
左牡也是被安排来相亲的,两人互相估摸着还行,就随意结了婚。
她想象的婚姻,会如两个友好相处的室友一样。真的朝夕相处后,她才发现自己想的太天真了。
俩人一结婚就飞到异国他乡度蜜月,她的新晋老公先是抱怨她整理行李不认真,早上洗漱声音大影响他睡觉。
后来租了辆红车敞篷车出门玩,却又因为迷路情绪躁怒,抱怨个不停。
何永芝终于忍耐不住,如一枚炮弹炸了起来,两个本来就不甚了解的人大吵一架。
最后何永芝下了车,左牡一脚油门飞了出去。等他情绪稳定下来调转车头回来找她,她早已经拦了车回了酒店。
如果婚姻就是无休止的争吵、怨怼,那她要它做什么?她火速回了国,宣布离婚。
反正也算结过婚,穿过婚纱了,至于长不长久又如何呢,反正她不信天长地久。
回国第一晚,她沉沉睡去,又做了那个梦。
一个小女孩走到年轻妈妈的身边,示意妈妈低下身,在妈妈耳边小声说着话,妈妈神情大变,身体颤抖……
然后小女孩躺在床上甜甜睡去,妈妈轻轻抚着她的头发,时间仿佛静止了,直到小女孩在睡梦中被一声巨响惊醒。
她懵懂地睁着眼睛,房间里安静极了,没有妈妈的身影,阳台上有一个高脚凳倒了,窗户敞开着,风无声无息吹来,仿佛在像她打招呼。
小女孩赤脚走向阳台,透过玻璃窗往外看……
何永芝的童年经历了什么?
她会一辈子独身,还是觅得良人?
长摁二唯码,移步“公子颖儿”
发送“独身”
即可阅读后续精彩


本文作者 :邵千惠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