臂金龟科

【虫出江湖】初探昆士兰

作者:巍巍昆虫记 / 关注公众号:kunchongzhang  发布:2019-02-28

1月4号,正值南半球盛夏,天色未亮我便启程赶往Melbourne机场,前往昆士兰州拜访一位仰慕许久的虫友,但这次行程的目标不止如此,还要去探寻一种我梦寐以求的传奇昆虫。
由于飞机延误,本来应该3号晚上到达Brisbane,却不得不在机场滞留了一晚。经历了两个小时的飞行,终于见到了开车来接机的凯文。
我与开尔文相识于18年的4月份,当时我刚开始收集昆虫不到半年,对澳洲的昆虫还只是一知半解,开尔文的出现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他是一位十分狂热的缺翅锹形虫爱好者,有着相当丰富的采集经验,在与开尔文交流学习了很长时间之后,他提出带我前去采集缺翅锹甲。
说到此处想必很少有人了解澳洲的锹甲,由于澳洲政府对于昆虫采集的限制,极少有标本出口到其他国家,所以大部分人对于澳洲锹甲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金锹、花锹或是彩虹锹等一些日本成功繁殖出口的锹甲身上,而实际上,澳洲已发表的锹甲就有95种,目前还有许多未发表种,由于澳洲独特的生态环境,本土锹甲更是演化出了许多的特殊的习性,而此行的目标便是其中一类罕见的锹甲Lissapterus。
Lissapterus隶属于鞘翅目(Coleoptera)、多食亚目(Polyphaga)、金龟总科(Scarabaeoidea)、锹甲科(Lucanidae)、刀锹亚科(Dorcine)、族级(Lissapterini)。
或许有一部分爱好者了解过缺翅锹甲,这一类锹甲大部分都是岛屿种,自然选择压力低,而导致后翅退化,因为其不会飞独特的习性而十分罕见,外观怪异。其中分布于南非的考锹属(Colophon)、夏威夷群岛的Apterocyclus和澳洲塔斯马尼亚岛的肩针锹属(Hoplogonus)一直是其中的明星物种。国内有文章介绍过一部分缺翅锹甲,我或许可以稍作补充。包括新西兰在内,大洋洲一共有8个属的缺翅或后翅退化的锹甲,分别是Dorculus、Geodorcus、Lissapterus、Lissotes、Paralissotes、Hoplogonus、Bomansius以及Pseudodorcus,这8个属全部隶属于族级(Lissapterini)。它们大部分生活在原始雨林的原木下,很多种类已经多年没有再发现。
Lissapterus一属目前共有9个已发表种,但听开尔文介绍还有4种未发表。我与这个属其实早在18年的一月便结下缘分,当时我并不知道有这么一类令人着迷的锹甲生存在澳洲大地,我的目标是另一种缺翅锹甲Lissotes furcicornis。
Lissotes furcicornis
但是在一次采集中,当我翻开一块直径50厘米被人锯断的巨大倒木时,我看到了一只从未见过的锹甲,当时我以为是一种我没采集过的Lissotes,激动不已,后来我才明白那是一只小牙的Lissapterus howittanus,就算只是小牙,依旧比Lissotes大上一些。
Lissapterus howittanus
这次以后我便迷上了这个属,一直渴望再次采集这类锹甲,后来我陆续回到这个采点许多次,都无缘再见,直到我遇上开尔文。在看过开尔文的收藏之后,我除了对他的钦佩之外,更是彻底喜欢上了Lissapterus。
凯文收藏的Lissapterus obesus
经过他的指导,我又去往了多个不同的采点,尝试采集L.howittanus,无奈采集能力欠佳,只捡到几具残骸,但我还是尽可能去修复,现在这几具残骸还躺在我的标本盒中。
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明白了Lissapterus的采集难度远超过其他锹甲,这个属的种类基本上都生活在海拔千米以上潮湿寒冷的阔叶木雨林中,很多种类的产地连路都没有,想采集只能将车停在山脚附近,徒步在雨林中跋涉多天爬上山顶或是足够高的海拔才有机会采集到,因为很多山脉要穿越溪谷才能抵达,想去务必要开四轮驱动的越野才行,否则普通的车辆容易卡在溪谷,雨林中没有手机信号,非常危险,而采集Lissapterus的困难不止如此。此行的目标正是上文提及的Lissapterus obesus,它是Lissapterus一属中最大的种类,也是澳洲最大的缺翅锹甲,这是开尔文最喜欢的锹甲,他为此每年多次前往各个山脉采集这种梦幻的甲虫,好在这种锹甲有几处产地能够通车,不然我也要体验一下睡在大自然怀抱中的感觉了。
开尔文前些年采集Lissapterus时拍摄的生境。
4号下午,在参观过开尔文的收藏之后,我、开尔文与另一位爱好者本启程前往Lissapterus obesus生活的雨林。
开尔文的虫室一角,来自世界各地的标本,大部分种类我曾经只见过图片
开尔文也是臂金龟的爱好者,多年收集了各个种类的臂金龟
在经历两三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已是当天傍晚,我们终于抵达了L.obesus生活的雨林,开尔文与本熟练利落的搭好了帐篷,我掺了几手却没帮上什么忙,只能在旁边傻等着。
第一晚的睡眠质量意外的好,澳洲雨林的夜晚并不像其他地区的雨林那样十分热闹,睁大眼睛也只有一片深邃的黑色。
第二天一早,简单的吃过早餐以后,我们便整理装备动身出发。
金枪鱼罐头与吐司
Lissapterus一属均是完全的地栖种类,与其它锹甲不同的笨重身体构造与短小的跗节导致他们难以爬上树冠层,所以它们大部分时间只能在雨林的地面活动,寻找食物与配偶。
在我采集过的澳洲缺翅锹中,Lissotes与Lissapterus都不会钻入朽木中,他们的成虫与幼虫均生活在朽木与腐殖土之间的空间,国内采集常用的斧头在这里毫无用武之地,而采集Lissapterus的又一个难题,也是我始终没办法采集这个属的最大阻碍,就是Lissapterus只生活在倒塌的大型南极山毛榉下,这种倒木直径往往超过40cm,这样的倒木正常人难以徒手翻动,所以有时明明看见了合适的倒木,我也只能望而却步。
于是开尔文拿出了他之前向我提及的神器,一根长达两米,重量8公斤的直锹。
开尔文之前曾向我介绍过这样采集工具,我当时并不十分了解,直到握在手上才明白,用这个采集,相当于要拎着两个哑铃在雨林中负重徒步几个小时,但是这样工具效果拔群,在进入雨林后,我依靠这个轻松可以抬起七八米长的倒木,就连十几米长的倒木,我们三人合力也能撬动。
采集辛苦,我也没有太多余力拍摄,只是随手拍了几张照片
本在尝试用一种特殊的技巧翻开倒木
万事俱备,但是采集依旧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L.obesus是这个属里最难采集的种类之一,并不是每根倒木下都有,我们三人在雨林中跋涉采集了四个小时,撬了二三十根倒木,连L.obesus的影子都没找到,时间已经过了响午,我们不得不停下来,简单吃些午餐补充体力。开尔文有点失望,我们几个坐下来休息,感叹到采集Lissapterus真是要带着信念与毅力,不然谁愿意的花费大量时间,拎着8公斤的直锹,冒着被蜱虫叮咬的风险一次又一次进入雨林采集,开尔文说到哪怕知晓采集方式和地点,也总会空手而归。
稍事休息之后,我便拎起顶杆继续采集,我们三人拉开距离寻找倒木,在又步行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在一小面陡坡边缘又找到一根合适的倒木,我把开尔文喊过来,然后拿着顶杆用力撬起这根倒木,开尔文靠近倒木下方翻找,突然眼神一亮,说到“有了!”。我登时心跳加快,期待的看着他,开尔文伸手一掏,从倒木与腐殖土的缝隙中取出一只甲虫,继续说道“还是一只大牙的!”。我把撬棍缓缓放下,小心翼翼的从他手上接了过来,躺在手心上张牙舞爪示威着的正是我心心念念的Lissapterus obesus!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在颤抖,就和我第一次见到Lissapterus时一样激动,我大吼一声,心里只觉得苦尽甘来。
Lissapterus obesus长牙型,正如上文开尔文所收藏的标本
这一只L.obesus仿佛给我们打了一支强心剂,让我们打起精神继续采集,后来我们在又翻了数根倒木之后,找到了一只中长牙的L.obesus,雨林采集也算正式告一段落。
Lissapterus obesus中长牙型
采集还没有结束,但是我们的心情轻松了许多,从雨林出来后,我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马上驱车前往沙漠林地。澳洲生态环境复杂多变,同样的海拔,相距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就能从树木繁盛的雨林过渡成干旱的的沙漠。早在出发之前,开尔文就一直跟我夸赞去沙漠林地采集多么有趣,如果没有Lissapterus他宁愿天天去沙漠采集,而本在去过一次沙漠后也一直对那里念念不忘。听到这里我也对沙漠有了一些向往。
疲惫的我一上车就睡着了,本和开尔文轮流开车,大约开了两三个小时,终于抵达沙漠林地附近的一片野营区,我们的目标是附近一片开阔的河谷,那边环境优渥,适合灯诱。在搭好帐篷享用晚餐之后,傍晚时分我们步行前往河谷。
夕阳下的河谷
开尔文准备了两台发电机,我们在河谷开阔地与附近的林道布置了两盏高压汞灯,静待夜幕的降临。这里我有必要说明,在澳洲采集昆虫是需要申请执照的,所以不能随意采集喔。
本与开尔文在布置灯诱设备
开尔文发现了一条野生的澳洲蛇蜥,完全不怕人,肥肠可爱,我们在跟它合影之后就将它放回了沙漠。
八点之后各种昆虫就开始陆续上灯了,蚁客金龟永远是最早的一批客人,当时我以为只是某种蜉金龟,只是匆匆采集了两只就没再关注,后来开尔文告诉我那是蚁客金龟,现在想来真是可惜。这次灯诱来最大的一只飞蛾,似乎是某种蝙蝠蛾Hepialidae
红蝽开party
澳洲花螳Orthodera ministralis,从Tasmania一直到Queensland,无论我在哪里采集,都有它们的身影
各式各样的丽金龟Anoplognathus sp.,这些华丽的甲虫俗称Christmas Beetle,地处南半球的它们发生期正好与圣诞节重叠
或许是时来运至,我们赶上了一个晴朗无风的夜晚,各种各样的昆虫纷至沓来,其中Christmas Beetle最为繁盛,我采集的不亦乐乎,就跟摘小糖果一样,漆黑的沙漠林地中,三个大汉围着高压汞灯笑的像200斤的狗子。
在点灯的同时,我们也在附近的林道来回刷路,因为缺翅昆虫不会上灯,想要采集沙漠的缺翅昆虫就只能打着头灯在树林的沙地上搜寻,其中就有本最爱的缺翅象甲和我想寻找的缺翅天牛。
轴甲 Cnodalonini sp.
好看的蜚蠊目昆虫
某种沙漠蝗若虫
Nyctozoilussp.隶属于海伦甲族Heleini,这一族中的Pterohelaeus与Helea两属就是澳洲著名的Pie–dish Beetles
本最爱的缺翅象甲,浑身披刺,仿佛一辆小坦克。
缺翅天牛相对象甲罕见许多,我沿着林道反复刷了许多遍也没找见,后来开尔文帮我采集了一枚
棒角甲Paussinae
很激动的伸手去拿,结果被喷了一手滚烫的液体,一甩手就给扔回去了,开尔文笑道现在应该没事了,我戳了戳没什么反应,伸手一捏又被烫到……
竹节虫也来凑热闹
在沙漠中刷路,我们一共采集了三种缺翅象甲,一种比一种帅,本开心的不得了,其中也有开尔文来了好几次都没采集到的一种象甲,点灯一直持续到12点,帮开尔文收好灯具之后,他俩就先回营地休息了,我则是意犹未尽的回到河谷继续刷路,一直到3点半气温降低,没多少昆虫出来活动之后,才晃晃悠悠的回到营地。
我们几人抓的心满意足,商量后便决定第二天不再回到雨林采集,而是到附近的国家公园看看风景放松一下,沙漠采集也算是到此为止。
白天的沙漠林,干燥炎热,难以想象其中生活着各种千奇百怪的昆虫,开尔文说若是早些时日,还可以看见大群访花的吉丁
最后一位嘉宾,日光浴中的蜥蜴,第一眼以为是鬃狮蜥,现在仔细看来应该是某种鬣蜥
此行以采集为主,图片只是我用手机随手拍摄,许多昆虫并没有留下生态照,下文我会以标本照的方式展现。
雨林篇:
通缘步甲亚科Pterostichinae
Mecynognathus sp.♂
Mecynognathussp.♀
Pamborus sp.
Pamborus sp.
曾有许多人询问我澳洲大步甲的事,我的答案一直是没有,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澳洲有一类外形十分接近大步甲属(Carabus)的步甲,就是Pamborus,他们分属不同亚科,在分类上相去甚远,外形却十分接近,以至于我第一次采集到它们甚至以为澳洲真的有大步甲,或许是趋同进化,我对步甲也不甚了解,只能作此推断。
海伦甲族Heleini,疑似Cyphaleina亚族
Lissapterus obesus长牙型
在出发前我曾告诉过开尔文,见他一面是我此行的50%的目标,而采集到L.obesus则是我另外50%的目标,我从没想过它现在就这样躺在我的标本盒中,只有认真去做过功课,才能体会其中的艰难。
Lissapterus obesus中牙型
Microtragussp.♂
Microtragussp.♀
Adeliinisp.族级
澳洲拟步甲中的超级优势种群,无论沙漠、雨林、干燥林、市区都能见到他们,至今应该见到了超过二十余种Adeliini,大部分相貌平平,也有些高颜值的种类,比如说我这次在沙漠采集的。
同上Adeliini sp.族级,这一只长得比较有趣,也石头化。
典型的海伦甲族Heleini,Pterohelaeus sp.
蚁客金龟,没有相关资料,不知从何查起。
棒角甲亚科Paussinae,明星物种,不多介绍(我也不懂)。
Anoplognathus sp.♂
Anoplognathus sp.♂
Anoplognathus sp.♂
Christmas Beetles种类繁多,本来开尔文推荐我下载了一个鉴定圣诞甲虫的图鉴APP,后来我对照时发现这个APP只记载了其中一部分种类,而且和我手上的种类外形上均有出入,在没有更详细的图鉴前,我也没办法定种,此行一共采集到7种圣诞甲虫,我为了赶在去南澳洲采集之前把文章写出来,只做了其中三种的雄性标本,整姿不是很漂亮,各位看官莫怪。
在最后制作标本时发生了一些意外,为了让标本快速干燥,我把最后一批做好的步甲放在窗台上,结果被风刮到窗外,大部分受损了,让我比较郁闷。本来我有些备用标本,可以修补一下,但是仔细思考后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决定就这样直接保存在标本盒中,提醒我做任何事情还是需要按部就班的完成,切忌心浮气躁。
后记:
非常感谢开尔文与本带我采集,开车和工具都由他俩负责,我只参与抓虫分赃,一路上开尔文还很细心的向我传授了他的采集经验,无以为报。也很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读者,我不是什么专业的科研人员,只是一名初入门路的业余爱好者,本文也不过是茶余饭后兴起而作,文笔欠佳,诸多鉴定方面由于学识有限只能说个大概,万分抱歉。如果各位看完后能感觉有所收获,将是我的荣幸,若是有所建议,也欢迎提出。另特别感谢小扁老师对文章中所有拟步甲科的详细鉴定和指点。
本期编辑:麦祖齐
*******************************想了解有关昆虫的一切?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平台:巍巍昆虫记
新浪微博:混世魔王张巍巍
微信互动:actias


本文作者 :巍巍昆虫记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