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那霉素

打工往事之钟情礼传

作者:历史与高分子 / 关注公众号:history-polymer  发布:2019-02-24

钟情礼,广西贺州钟山县人氏,是技术部两个实验员之一。部长李工管钟情礼叫小钟,管另一个实验员叫阿标。我和小钟则是称阿标为标哥。我于2013年8月底在品管部实习完回到技术部,接下来是去制样车间和他们一起上班。由于他们是错开上班,一个上午8点到下午4点,另一个下午1点到晚上9点。我在不同时间见到他们的,可是见到他们,他们都会说同一种话,让我记忆犹新。他们分别说:小时候家里穷,没钱念书所以初中没读完就出来打工了。
1
小钟在上午8点到下午4点时段上班较多,所以起初小钟跟我聊得比较多。小钟说他念完了初中,但没参加中考。他出来那年应该是1999年,他生于1982年,也算出来比较早的。他打过一些不同的工。打得最长的一次是江门的某个纺织企业,在那里干了6年。他说他还记得了纺织业一些公式,不过后来机器取代了人工。小钟最近一家公司也是一家塑料改性企业,他们的料专供给本集团注塑风扇叶用。小钟干了一年多就在那里离职了,离职原因是因为太累,薪水拿得还不错,就是假期少,两班倒,上12小时班,一个月一般只有一两天休息时间。
小钟大概2013年3月以普工身份来我们厂的,他来我们厂是因为我们当时普工是三班倒,工作时间比较规范,后来上级见他有一年挤出机操作经验准备提拔他当班长,但又见他意愿不是很强烈,李工听说他会开机,就找制造部把他要过来技术部当实验员了。小钟说还是我们读过书的人好,不用像他那样干苦力活。我说我也要在这里实习也要干这些活的。他说不会,他说公司招我过来是写配方的。但事实是由于当时的民工荒,使得我在制样车间这一呆就是六个月零十天,见习期一个月零十天,独立操作35机五个月。虽说这不用一天混几吨料,只需一次搞个两公斤,多的时候几十公斤。但是面对填料的粉尘和挤出机的噪声,也算是一线工作了。
小钟想工作轻松点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有个开淘宝店的副业,说起来他的淘宝店比较难以启齿,卖的是成人用品。他跟我说因为淘宝卖衣服鞋子的有干万家,竞争太激烈了。而这种卖成人用品的却不多。而且他的一个亲戚是经销商,有货源。他还说他卖的安全套和充气娃娃都是假冒伪劣产品,利润很高。不过生意也很难做。至今也就卖出过4个充气娃娃,还被人退货了一个。他卖一个娃娃能挣个两三百。
平时的工作中,小钟和标哥几乎没让我动手,我就是见习,顶多再帮他们配一下料。有次小钟去食堂吃中午饭,让我看一下机子。等他吃饭回来发现满地是条,我在那手忙脚乱搞不定,小钟回来后很快搞定,又教了我正确断条后搭条方法。
小钟的生日聚餐使得我和他们关系进一步融洽了。9月上旬的一天下班后,我突然听到有人敲我宿舍门,原来是小钟喊我上楼去吃点东西。他说他买了点菜,在楼上标哥宿舍做饭。那天他还叫了个班长老乡。那顿晚餐十分丰盛,小钟买了一只烧鸡,一个猪肚,一条鲩鱼。精通厨艺的标哥做了个炒猪肚和一大盘鱼汤。席中我们才知道那天是他生日,我们喝了点啤酒,聊了很多。标哥和小钟喜欢聊一些他们家乡广西乡下的一些农作物和家禽家畜,这也是在外打工者表达的思乡情结吧。
吃完饭后小钟还来我宿舍坐了会看我上网,他让我去他那成人用品淘宝店看了下,还帮忙收藏一下店铺。我们也聊了一会别的,我看他中指上的戒指,就开始八卦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他说女朋友在老家那边,戒指是她送的,用银器打的,他也送了女朋友一个银手镯。后来我进一步八卦得知,小钟以前打工时候有个谈了七年的女朋友,江西人,后来不知何故分手了,这个女朋友是去年在家相亲谈的,女朋友现在在老家,他出来打工后,和现任女朋友联系并不多。
2
2013年9月份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跟着他们干点零碎事,倒也轻松,偶尔也会和他们一起去帮车间混料,还记得比较累的一次是我们三人一上午混了10次一百公斤PVC/ABS料。直到9月下旬的一天,标哥和小钟突然跟我说他们中的一个人下个月可能会被调去车间。原来车间8月时候原生产主管和班长都相继离职了,熟手工人却仍然严重不足。此时的格局是我们技术部兵强马壮,而车间却严重缺人,熟手更是凤毛麟角。所以老板经常让我们干车间的活,我也有时去帮忙。车间的活的确要累点,但工人加班有加班费。而小钟和标哥也经常被派去干车间的活,也经常加班倒班,并且没加班费。久而久之,他俩意见很大。这样一来二去,他俩在老板心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9月底老板做出了个很残忍的决定:把小钟和标哥全部调去车间当普工,而非之前说的只调一个人。小钟之前和标哥商量好:如果谁过去车间谁就辞职,以反抗公司对他们的不公正待遇。结果小钟十月初就直接交了辞职信。而标哥没有走,他忍下来了。小钟认为这里已经恢复了两班倒,上12小时班,还不如他以前薪水高,这样倒不如辞职再找。我帮小钟在招聘网站注册了个号,并帮他做了个简历,他很快就收到了5个面试电话。他挑了个附近的改性厂去面试,很快被录取,确定了下家。10月底,我们请小钟吃了顿饭,也是在标哥宿舍打边炉,这是我们第三次聚餐。小钟在我们公司做完了10月就离职去新公司入职了。
3
11月,让小钟始料未及的是,他刚离虎口又入狼窝了。新公司尽管工资高点,但也是两班倒,最重要的是有时上完12小时班还不能走,一般要加班2小时。也就是上14小时。而且他们做的全部是回料,经常断条,工作量也大。这样小钟就不得不再次辞职了。小钟在新公司干了7天,据他说拿到1040元的工资,收入还算不错。11月中旬后,小钟就没准备找什么正式工作了,他说他在打一些零工。后来他去我们隔壁厂做计件普工。他说一天工作个10小时左右能挣个100块钱。
2013年12月底,我已经独立在制样车间干了3个月了。此时老板想让我逐渐接手全公司的PP改性项目,但是苦于一直招不到实验员做样品。12月底的一天,我向老板推荐小钟,我说想把小钟叫回来。老板先是说这个人给他的印象不好,让他加班不加,跟公司斤斤计较,调他去车间就立刻辞职。但老板还是给了我个面子,同意他回来,但工资只能和他离职前一样。这让我非常尴尬,但是我还是努力争取让小钟回来。
2014年元旦那天我把小钟叫过来和标哥聚了一下,吃完饭后小钟来我宿舍坐了会,我跟他讲了一下情况,由于薪资问题没谈拢,我的努力也付诸东流了。后来我也没跟他提过让他再回来的事情,只是说下次再聚餐。
4
转眼就到年后了,2014年2月中旬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小钟的一个电话。小钟跟我讲了很多很多,大致意思是他过年装修老家的房子花了很多钱,现在没钱了,年后又来这边找工作了,但是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现在在跟车(后来标哥告诉我跟车就是当搬运工)。他又表现出有点想回来的意思了,他说喜欢李工和我这样的领导,但是又担心公司会乱来,他说老板太不重视他们这些有经验而无学历的人。我跟他说老板还是比较信任我的,我去帮他说下让他回来。但是我这次又太自信了,我跟老板再提这件事,没想到老板这次一口回绝了,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我就只好又在网上帮他投简历,而这次是年初,不存在民工荒,让他面试却寥寥无几了,而且有些厂地方太远他不想过去。3月份小钟又回到了来我司之前的那家当普工,这一年来,他绕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原点。
2014年2月底,厂里工人充足了,标哥在带熟不少车间新人后,又被老板调回技术部,而我也逐渐接下PP改性项目。3月份标哥把小钟叫过来又聚了一次。那天吃的是狗肉火锅,当时人比较多,两个班长也来了。我印象中就跟小钟说了几句话,我回来较晚,到时没吃一会就散了。
5
2014年4月上旬的一天晚上,标哥在加班,那晚生产线上产品出了点问题,我去车间排查回来时候刚好碰到标哥,标哥说小钟在厂门口等他。原来小钟是来找他借钱的,小钟说他最近一直胃疼,他3月入职的,现在工资还没发,先找标哥借点钱买药。标哥就借了300元钱给他。我还推荐小钟买奥美拉唑,克拉霉素和阿莫西林,三联用药对付幽门螺杆菌,治疗胃病很有效。
2014年4月16日傍晚,我和往常一样下班去食堂打饭回宿舍吃,吃饭时突然接到了个电话,标哥打过来的,他说小钟的病有点严重,查出来是肝硬化和腹水。小钟准备回老家了,他现在在小钟的租屋,一会来接我去看看小钟。标哥回来跟我说,他刚下班就被小钟的电话叫过去了,到了小钟租房后,小钟第一件事就是还他300块钱。然后标哥感到奇怪,还个钱用得着这么急么,标哥又看小钟有点不对劲,便扫视了他的房间,发现床上有两张诊断报告,一张是B超报告,一张是CT报告,结果都显示肝硬化和腹水。听到这里,我的心情非常凝重。小钟让标哥骑摩托车把他送到车站搭车。我就坐上标哥的摩托车先去市场给他买了点水果。然后过去看他,小钟那时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东西了,看到我拿了水果来看他,说我太客气了让我破费了。我说给他买点路上吃。在去车站的路上,标哥一路上沉默,而我一路上安慰他说可能是误诊,让他回去再仔细检查一下。我说他那么年轻,才三十出头,不可能得这种病的。他说他回去还要复查一次,遇到了就只有坦然面对了。我们把送上了一辆去广西柳州方向的大巴,大巴很快就消失在容奇大桥的夜色中了。
(写于2015年,略有删改。本打算将题目命名为《一个出身寒门民工之死》,又怕被治以贩卖焦虑之罪,遂取上述题目)


本文作者 :历史与高分子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