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慥

试论《老子》反者道之动哲学思想在健身气功中的运用

作者:动静养生 / 关注公众号:djsjys  发布:2019-01-13

健身气功现已列为中国第62个体育运动项目在全世界推广,受到了世界人们的喜爱。但是,社会上对健身气功也还存在着一些不同看法。把健身气功等同于过去神化气功的观点有之,认为健身气功缺乏深层的文化内涵与哲学基础的观点亦有之。我们通过研究发现,健身气功之所以深受人们喜爱,除了它有着良好的健身养生功效外,更与它有着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和深厚的哲学基础有关。中国有一部古籍叫《老子》,又叫《道德经》,它在世界上的影响很大,“少说也有40种译本。除《圣经》以外,任何书籍在数量上都无法与《道德经》相提并论!”《老子》哲学,黑格尔通过比较研究认为,与希腊哲学一样可以看成是“人类哲学的源头”。就是这样一部古籍,以其独到的哲学视野深谙气功之道,也为健身气功提供了深邃的哲学思想。
一、《老子》学说及其气文化内涵
《老子》在世界上流传有许多版本。中国古人亦多读老解老,因而产生了许多解老读本。如《韩非子·解老》、河上公解老《河上公章句》、道教经典解老《老子想尔注》,等等。《中医气功学》认为,“《老子河上公章句》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注本,其注释思想以治身与治国并重,而其要旨仍归于治身养生”,故而在中医养生和气功学领域,较多推崇的是《河上公章句》,但学界也有不同的看法。学者认为通常流行的读本是王弼的《老子道德经注》,“即学界所说的通行本”,共81章。《生命的大智慧老子》则认为,王弼本和河上公本都分为八十一章,这是最通行的一种”。由于人们的视角不同,观点不同,目前社会上解读《老子》的版本更多,仅一战后出现的“德文译本就有五六十种”,当代人解老读本,也可谓见仁见智。
1973年,在中国湖南省长沙马王堆出土的3号汉墓,发现帛书上抄写有《老子》,其内容与通行本大同小异。1993年,在中国湖北省荆门郭店1号战国楚墓,又发现竹简上抄写有部分《老子》内容。刘文英主编的《中国哲学史》分析认为,通行本《老子》的一些章目否定了“礼”,不符合老子的史官身份和孔子问礼的史实,对“仁义”的激烈抨击,也只有“仁义”观念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的战国时期方有可能。因而断言:通行本《老子》的很多内容应出自战国时期,肯定不是《老子》的原始文本。根据郭店1号战国楚墓出土的简本《老子》,那个时代肯定在战国中期之前,简本的整个篇幅相当于通行本的五分之二,从它的语言、文字和章次划分来看,都要比通行本更原始。更为重要的是,简本的内容与老子回答孔子问礼的有关内容完全一致。因此断言:简本《老子》“是现已发现的最接近原本的一个文本。”
《老子》到底为何人所著,目前学界也没有一个权威性的说法。《老子》作者扑朔迷离原因主要有二:一是《老子》内容丰富而解老版本较多且未有原始版本考证,因而《老子》为后人“门徒所依托”、“门客所篡辑”、“汉人所掇拾”等,各种推测在所难免。二是老子身份不详加之人为神化,更使《老子》作者难有定论。一般认为,《老子》是一个名叫老子的人所著。主要依据源于司马迁的《史记》。《史记·老子传》说:“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伊喜曰:‘子将隐矣,疆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不知所终。”这里说得非常清楚,老子作了“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赠与关令伊喜,之后老子便离开了周室而不知去向。如此,老子便成了隐者,其生卒年月,目前也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史记·老子传》说老子“修道而养寿”,大概活了160多岁,或者200多岁。后来学道之人多效仿老子,行将离去,便称得道成仙,也不知所终,坊间还留下了一些虚设年龄父子不分的行业尴尬笑柄,增添了后人对老子身份去向的质疑。《史记》对老子载述不多,因而可供后人考究的史料非常有限。《史记·老子传》记载说:“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周太子儋见秦献公……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隐君子也。”因而后来又有人推测,《老子》是楚国的老莱子或与秦献公同时代的周太史儋的作品。我认为《老子》“不是一人一时之作,而是一个时期一个流派的共同作品”这个说法比较客观。至于老子的身份,一般也是根据司马迁《史记》勾画出的一个形象。《史记·老子韩非子列传》记载说:“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伯阳,谥曰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因此现在较为一致的观点认为,老子,姓李名耳,叫李耳,是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就是当今的河南鹿邑县人,做过周王室的收藏史,相当于如今的图书馆馆长职务。可能是因老子谥号为聃,故而学界认为“老子,又称老聃”。老子是否就是《老子》作者,其实司马迁已有明确定论。从《史记·老子传》的原文分析,《老子》即为老子所著,因为老莱子的“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老子的“上下篇,言道德之意”显然不同,它们一个是十五篇,另一个是上下两篇,一个写给道家用,另一个写道德意义。
《老子》其人其书的上述问题,目前学界尚没有一个权威性的定论,在我看来,不必为此再过多纠结。我认为应关心的问题是《老子》存在的真实性问题。根据马王堆3汉墓和郭店1号战国楚墓考古资料佐证,《老子》本身的真实性应该是没有争议的,争论的主要焦点在于《老子》的作者及其年代。既然《老子》真实性学界也勿有质疑,就应该将工作重点转移到挖掘它的思想内涵上来,以此开发宝藏,鉴借先人的智慧,古为今用。
《老子》篇幅不长,但意蕴深刻,内容丰富。它的内容涉及哲学、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自然、生命、社会、伦理、美学、医学、气功、养生等诸多方面,因而又被认为是一部百科典籍。但在我看来,它主要还是以天人关系演化治身治国之理,讲究天人一体、身国同构,其中不乏气功修炼理论。“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老子》第13章)《老子》以人身为本体,把自身看做一个小宇宙,认为通过自身的修身体悟,不断由近及远拓展,必将融合自然宇宙生命。即所谓的“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余;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老子》,第54章)这样,便由身到家、到乡、到国,直至自然宇宙。在晋代道教理论家葛洪看来,一个人一旦掌握了修身之道,就能够治国平天下。即《抱朴子内篇·地真》所谓的“故知治身,则能治国也。”被誉为药王的唐代大养生家孙思邈,以一个医者的视野对此也进行了社会演化。他在《枕中方》里写道:“古之善为医者,上医医国,中医医人,下医医病。”从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鲁迅为何弃医从文了。可见,《老子》还是一部“以人化文”与“以文化人”相统一的文化宝典。
鲁迅先生曾说过,中国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因此,我们要研究中国文化,离不开道教。气功这一中国文化瑰宝,曾被称为神秘的东方哲学,但就“气功”一词,则首见于中国晋代道士许逊(239-374)所著《净明宗教录》。因此,我们要研究气功,也离不开道教。道教尊称老子为教主,奉为天上神人太上老君、元始天尊。老子作为中国历史上一个实实在在的人物,学识渊博,就连被尊称为圣人的儒家尊者孔子,也曾向老子求学问礼问道。《史记·老子传》描述孔子向老子求学问礼的场景。孔子面见老子,深深地被老子的神态所折服,之后对自己的学生说,“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意思是说他见到老子犹如见到了传说中的龙。孔子曾去拜访老子说:“今日有暇,特来请教什么是至道?”老子则回答说:“你先将心灵洗干净,知识摒除掉!因为道是深幽不表达的。虽然如此,我还是把大略的情况说给你听。”就是这位被后人神化了的人物,其实更准确地说,应是道家文化的始祖,留下的《老子》这部文化宝典,不仅蕴含着深邃的哲学思想,而且对气功也有着较丰富的阐述。
《老子》被列为当今气功古典文献,是道家气功的代表作,也多为后继者所阐发。它不仅以道法自然的功理原则提出了许多大道至简的具体修炼方法,如:“虚其心,实其腹”(《老子》第3章)、“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老子》第6章)、“营魄抱一,专气致柔”(《老子》第10章)、“致虚极,守静笃”(《老子》第16章)、“无欲以静,天下将自定”(《老子》第37章)、“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老子》第42章)、“清净为天下正”(《老子》第45章)等,而且还从大本大原上探讨了宇宙气论生成模式,主张道气为一,认为世界万物之本源于气。对此,我在《首柱养生功》这部气功著作中也做了相应的比较研究。
气,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均曾赋予了其化生万物的哲学意蕴。古希腊哲学家阿那克西美尼(约公约前585—525)就曾提出气是万物的本原。他认为,气包围着整个世界,一切都由气形成,人的灵魂也是气形成的。
气,在中国哲学里,也曾被认为是化生万物的本原性存在。《老子》就曾提出“道”是万物的本原。老子《道德经》第42章明确指出:“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关于道,老子《道德经》第14章描述为“无状之状,无物之象”,“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实际上指的就是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气,人们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得到,因而老子称之为“恍惚”之物。而《管子》则认为《老子》所谓的“道”,“恍兮惚兮”(《老子》第21章),是无定形的东西,故将“道”也称之为“精”。至于精是什么的问题,《管子·内业》篇诠释说:“精也者,气之精者也。”也就是说,“精”,其实也就是“气”,是一种“精气”。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研究室著《中国哲学史》指出,在《管子》看来,“道”也是一种物质,只不过是一种精细的物质——“精气”。这种“精气”与一种较粗糙的气——“形气”合二为一,从而化生为人,即《内业》所谓的“凡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而且在《管子》那里,人的精神、智慧也被认为是由“道”或“精气”构成。“道”或“精气”居住到人的形体中(“心”中),就产生人的精神、智慧,即所谓的“气道(通)乃生,生乃思,思乃知,知乃止矣。”也就是说,这种“精气”一旦与人的形体通达了,就会产生旺盛的生命力,从而产生人的思想、知识、智慧,有智慧的人,才堪称人生境界的顶峰。如此看来,在《管子》那里,气是万物的本原。这在《管子·内业》篇里也有明确说明,即《内业》所谓的“凡物之精,比(合)则为生,下生五谷,上为列星”。也就是说,天下五谷万物,天上日月星辰,无一不是由精微物质——气所化生而来。至于气如何化生万物的问题,《内业》则进一步指出:“和乃生,不和不生。”这与《老子》所谓“冲气以为和”的方法论同出一撤。
有意思的是,《老子》之“道”无定形,那是在东方古老的中国。而在西方,继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约公元前624-547)提出“水是万物形成的本原”之后,其学生阿那克西曼德(约公元前610-546)也提出了万物的本原是“无定形”,认为“无定形”是一种比水稀薄比气浓厚的物质的东西。而阿那克西美尼又是阿那克西曼德的学生,他在万物本原“无定形”论之后,又进一步提出了气是万物的本原。可见,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文化上是同源相通的。
二、《老子》反者道之动哲学思想
“反者道之动”出自《老子》第40章,其彰显的辩证法思想是中西文化内涵自然融合的一种哲学基础。世界上曾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没有哲学。在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看来,“最优秀哲学家的无用其责任不在哲学本身,而在别人不用哲学家。”“哲学家是能把握永恒不变事物的人”,其天性“即永远酷爱那种能够让他们看到永恒的不受产生与灭亡过程影响的实体的知识”,因而应该具备“勇敢、大度、聪明、强记”四大品质,认为只有最优秀的哲学家才可拯救城邦和人民。柏拉图作为苏格拉底的学生继承了苏格拉底的哲学思想。“他的最高理想,哲学家应为政治家,政治家应为哲学家。哲学家不是躲在象牙塔里的书呆子,应该学以致用,求诸实践。”因而他力挺哲学家应该成为理想国的统治者。马克思在大学时代曾写家书表示:没有哲学,我就不能前进。如此看来,中国作为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唯一没有断代的国家,是什么使中华民族历经沧桑而绵延数千年不衰呢?其中一定蕴含着本民族存续的大智慧,大哲人。我们当今数学平面几何还在使用的勾股定理,在中国又叫做高商定理,在西方则叫做毕达哥拉斯定理。为什么呢?因为高商与毕达哥拉斯都在自己本土文化背景下发明了这个勾股定理,只不过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地点不同罢了,故而叫法也就不同,所表达的意义却是那样的一致。作为人类的文明成果,相差600年而殊途同归,这只能说明人类文明最高境界的同源相通性,而这种相通性的本质在于求真务实、兼容并包的哲学精神。
哲学是文化的灵魂,体现的应是文化最核心的精神本质。尽管在思维范式上,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存在着差异,我也不否认中国哲学更多地运用感观意象思维且不如西方哲学普遍运用逻辑辩证思维那样的客观事实,但这并不能因此可以否认辩证思维这种特殊思维形式在中国哲学的客观存在。事实上,在中国哲学里,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主流形态的儒释道等哲学思想,如:中庸之道、阴阳五行、空门达全、物极必反、无为而为等,也都存在不少辩证思维。西方有福尔摩斯侦探记,中国也有包公断案情结剧,他们所处的文化背景虽然不同,却都运用自己的思维方式解决了实际问题,异曲同工而已。因此,那种认为中国没有哲学的观点,恐怕只能理解为中国没有某种哲学,更确切地说是某种哲学形态罢了。如此,同样也可以说,某某没有中国哲学,或者说,没有中国哲学形态。这里,实际上应该存在着一个对哲学认知的问题。在我看来,哲学,与其将它定义在某一范畴,比如说具有较强思辨性的逻辑哲学,不如定义为智慧之学更能体现哲学的本质精神。
《老子》反者道之动蕴含着朴素辩证法思想,揭示了事物运动变化的规律。老子通过大量的实践经验,归纳总结出事物存在着相反相成的两个方面,或者说,世界万物多以相反相成的形式而存在,从而使《老子》所论及的一些范畴,具有了辩证思维的哲学意蕴。如:有无、刚柔、强弱、轻重、善恶、美丑、雌雄、好坏、黑白、荣辱、巧拙、智愚、高下、贵贱、曲直、大小、长短、前后、攻守、进退、难易、生死、老幼、祸福、得失、损益、正奇、胜败、静躁、始终,等等。《老子》的不少论说,则成了后来时代的警句、箴言。如:“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子》第58章)、“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柔弱胜刚强”(《老子》第36章)、“长短相形,高下相倾”(《老子》第2章)、“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老子》第64章)、“上善若水”(《老子》第8章)、“知足常足”(《老子》第46章),等等。老子看到了事物以矛盾的形式存在,即矛盾双方对立面的统一,进而发现矛盾双方是以“反者道之动”的运动变化规律朝着对立面的方向发展,事物存在着一种反向运动。《老子》指出事物都是“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老子》第2章),因而提出“功遂身退”(《老子》第9章)、“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荣,守其辱”(《老子》第28章)、“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老子》第36章)、“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老子》第77章)、“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德,多则惑”(《老子》第22章)等一系列具有辩证思维的处事原则。这些处事原则,言简意赅,也为当今人们提供了一种可鉴的处世哲学。在个人,少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鲁莽行为,更多的是“智取威虎山”的精心谋略。在国家,少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急躁冒进,更多的是“以百姓心为心”(《老子》第49章)、“治大国若烹小鲜”(《老子》第60章)的治国方略。在世界,少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阵营敌视,更多的是“我们共处一个地球村”、“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和谐理念。这是一个文明共享的时代,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实现了《老子》所谓的“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牗,见天道。其出弥远,知其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老子》第47章)也正因为于此,才有了我们今天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济济一堂,论谈气功养生事,唱响健康生活曲。
值得一提的是,《老子》哲学思想作为中国古代辩证法的最高成就,到了今天,更需要我们用历史的眼光辩证的思维去审视。《老子》“反者道之动”的提出,既看到了矛盾着的事物相互依存的一面,又看到相互对立的一面,同时还看到了矛盾双方可以相互转化,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但《老子》所论转化,是无条件的转化,是自然经验的判断,缺乏现代逻辑的严密论证,这又被认为是它的一大缺陷。正如《老子》第76章所云:“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这种一味提倡“贵柔守弱”,没有论及由弱到强的变化条件,完全依据自然经验,无视新生事物柔弱与自然老化柔弱的本质区别,必然存在弱者不一定必强而是弱者更弱的可能性。事实上,自然老化是不可扭转的柔弱,不可能实现由弱到强的转变,这是自然规律。那种不加任何条件预设而强调“柔弱胜刚强”,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是需要有强兵做后盾的。《老子》辩证法的“无条件论”,导致了《老子》哲学积极进取精神的欠缺与不足,给后人留下了《老子》哲学是人生不得已而为之的退隐哲学印象,从而使它的“天人一体、身国同构”主体思想纰漏瑕疵,与其“身、家、乡、国、天下”的入世哲学思想相矛盾。而要化解这一矛盾,则需要我们以历史的视野、辩证的思维,开启人智之门,才能使《老子》这部宝典绽放出时代的异彩。
三、反者道之动对健身气功的影响
健身气功是以自身形体活动、呼吸吐纳、心理调节相结合为主要运动形式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从这个定义看,它与其它体育运动项目有着明显的区别,更注重形、气、神三位一体的人体生命整体观修炼,强调调身、调气、调心的综合锻炼,以达到“三调合一”,改善和增进人体整体功能,提升人的生命境界。健身气功作为当今气功的一大类型,同样也具备气功“三调”的一般特点,同时,相对于静态气功而言,绵缓的肢体运动,则是健身气功的又一特点。《老子》对这些特点及其相关内容,已有较明确的论述。
《老子》作为一部气功典籍,对健身气功“三调”的调身、调息、调心有明确论述。《老子》所谓的“虚其心,实其腹”,运用在气功修炼上,实际上也就是练功的调息过程,相当于气功锻炼中的腹式呼吸法操作要求。《老子》把人体比作一个小宇宙,因而在人体这个小宇宙中,拉动天地之间的风箱产生气体流动,则好比人体自身呼吸运化生命一样,故而《老子》有曰“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老子》第5章),这也是《老子》论述气功调息锻炼的生动写照。《老子》的“致虚极、守静笃”,强调的则是气功修炼中的调心与调身。《老子》这里所言,对于气功修炼来说,要求调整练功的心态达到虚空至极,不受外来的杂念干扰,极力做到虚静寡欲,使心境处于一种虚明宁静的状态,也就是我们练功常常强调的要求入静进入气功态,实现《黄帝内经·素问·上古天真论》所云“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这也是气功修炼者练功的不二法门。为此,《老子》又提出了“营魄抱一”练功要求,强调练功要专注于意识的凝练,致使精神与肉体相影相随、不离不弃,专气致柔,实现灵与肉的有机结合、相通相融、不分彼此。其中,就蕴含着一个调身与调心相统一的过程。练功中需要不断地调适身体姿势与神韵,这里面实际上也就存在着一个通过意识活动调身的问题,通过这种调身,集中心智,把注意力引向身体、关注身体,通过身体的引动,体悟身体的感觉。
健身气功“三调合一”的运用,是《老子》反者道之动辩证哲学思维观照下的具体实践。综观《老子》所论气功“三调”,都没有孤立无援的“三调”,而是按照反者道之动的运行规律论述相互相成的“三调”。从反者道之动的相反相成意义看,气功修炼是对生命整体的修炼,修炼方法讲究“意气形随”,因为“形不正则气不顺,气不顺则意不宁,意不宁则神散乱。”所以,要“致虚极、守静笃”,运用意识不断调适自我行为,按照“营魄抱一”的要求通过自我意识活动去调适呼吸与运动。从反者道之动的反向运动意义看,做气功锻炼,若呼吸频率快了,身体就会处于紧张状态,这时就需要调慢呼吸,放松身体。若运动姿势不正,则要纠正。一般而言,健身气功肢体运动姿势的纠正原则是,若身体偏左,则向右纠,若身体偏右,则向左纠,直到达到练功要求,实现“三调合一”的最佳状态。当然,这里所论的左右,不局限于物理的意义,更注重于哲学的意义。健身气功功法的具体招式,无一不是意气形的整体运作而为。例如在做健身气功·五禽戏虎扑运动时,不仅要求有模仿猛虎扑食动作姿势,也要有猛虎扑食的神态气势,在做下扑动作姿势时,要有虎的快捷捕猎气势,在做扑下动作姿态时,则要运神体现出牢牢钳住所扑猎物不放的虎威神韵。这里,如果俯身下腰前扑动作姿势不正,或偏左或偏右,或屈伸扭曲,不仅身体难以平衡而出现倾斜晃动,而且也可能因脊柱发生扭曲而意不达气不顺,甚至还可能造成自身身体的伤害。那么,为了达到规定动作的正确姿势,就需要反复练习实践,不断按标准要求调适自己的身体相关部位,也就是我们健身气功强调的“三调”中的调身。当然,其中还有一个通过调整运动速率来调整呼吸的问题。也就是说,健身气功的每一个运动,其实都包含了意气形的有机统一,即调身、调息、调心的相互配合与协调。健身气功“三调”的关系,按照反者道之动的哲学意蕴,他们既相反相成,也反向运动,是对立统一的内在关系。
在健身气功锻炼过程中,运用辩证思维分析,调身是基础,调息是中介,调心是主导。在我看来,气功锻炼,本质上是意识主导下的呼吸运动。因此,从反者道之动的哲学辩证观看,把握了健身气功“三调”的这种关系,也就把握了气功的本质内涵。
健身气功一些肢体反向运动,是《老子》反者道之动辩证哲学思维的具体运用。健身气功既然属于一种体育运动项目,尽管它与一般体育运动项目不同,但一定也有与一般体育运动项目的共性,即相通之处。事实上,健身气功的肢体运动,便具有一般体育运动的意义。同时,在这一般体育运动中又有其特殊性,即《老子》所谓的“专气致柔”,讲究肢体运动的动作柔和绵缓。但就其肢体反向运动而言,也都体现了《老子》反者道之动的哲学思想。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健身气功管理中心编《健身气功社会体育指导员培训教材》,以健身气功·八段锦为例,我们通过细心体味深入研究,不难发现其中的关联。例如:
“两手托天理三焦”,表面上是两手做起伏的肢体运动,实质上则是身体做上下抻拉的反向运动。当双手上撑时,则以中脘为界,运用意识导引胸腹肌上下对拉,通过膈肌带动气机在体内做上下升降运行。而双手下落时,双腿微屈,身体下沉,而肩颈部位则通过意识导引向上顶提,体内气机则以颈底部为界做上下升降运动,体内上升之气沿颈部内升直至百会,上接天气,下降之气沉入下丹田,并有部分内气寻经直抵脚心涌泉穴,下接地气,以气融万物,实现天人合一。单从这种上下对拉的反向运动看,便可以使人体三焦通畅,气血调和,强壮五脏六腑。同时,通过拉长躯干与上肢各关节周围的肌肉、韧带及关节软组织,还可以预防颈椎病、防治肩部等疾病。
“左右开弓似射雕”,表面上是双手做左右拉弓肢体运动,实质上是在通过拉弓状展肩扩胸做左右抻拉的反向运动。这种反向运动,有锻炼内脏的肝、肺功效,这从南宋曾慥著《道枢·众妙篇》所谓的“左肝右肺如射雕”可略见一般。这种反向运动,以脊柱为中心轴分别向左右拉抻,能够有效刺激督脉和背部俞穴。左右手的离心反向运动,刺激着手三阴三阳经,从而又可以调节手太阴肺经等经脉之气。同时,马步拉弓,还锻炼了四肢的肌肉力量,有助于身体平衡协调能力和手部关节灵活性的提高,而左右拉弓带动展肩、扩胸,不仅锻炼了手臂肌肉的拉牵力量,也锻炼了胸背部的肌肉弹力,长此以往,对肩、颈、胸、背等部位不良形体与疾病也可以起到一定的矫正和防治作用。
“调理脾胃需单举”,表面上是双手上下交替起落运动,实质上是双肘关节稍屈的上下对拉运动。它要求力达掌根,拔长腰脊,舒胸展体,通过左右上肢一松一紧的上撑下按对拉,膈肌带动腹腔也在做相应对拉运动。从而所形成的反向运动,可以起到按摩脾胃中焦肝胆的作用,还可以刺激胸腹胁部相关经络与背部俞穴,进而调理脾胃肝胆和脏腑经络,使其气机通畅,阴平阳秘。同时,这种反向运动,还锻炼了脊柱内各椎骨间的小关节与小肌肉,对于盘固腰脊,增强脊柱的灵活性与稳定性,防治肩、颈、腰、背等方面的疾病,具有积极地促进作用。
“五劳七伤往后瞧”,身体一起一伏、手臂外旋内收,转头一左一右,胸背一展一拔,都是身体不同部位的抻拉反向运动。通过上肢伸直外旋扭转的肌肉力量牵引,可以扩张牵拉胸腹腔内的脏腑,而转头后瞧运动,可以刺激大椎穴,防治五劳七伤。所谓五劳,隋代巢元方著《诸病源候论》认为,五劳为心劳、肝牢、脾牢、肺牢、肾牢的总称,而七伤则指大饱伤脾、大怒气逆伤肝、强力举重久坐湿地伤肾、形寒饮冷伤肺、忧愁思虑伤心、风雨寒暑伤形、大恐惧不节伤志。同时,这种反向运动,还可以增强颈部及肩关节周围参与运动肌群的收缩力,增加颈部运动幅度,活动眼部肌肉,预防眼部肌肉疲劳及肩颈背部等疾病,改善颈部及脑部血液循环,解除中枢神经系统的疲劳。
“摇头摆尾去心火”,表面上是身体左右摇摆运动,实质上还是身体抻拉反向运动。上体左倾则尾闾右摆,上体右倾则尾闾左摆,上体前俯则尾闾向后划圆,上体后仰则尾闾向前划圆,使颈部与尾闾做对拉拔长运动,好像是两个轴在做缓慢柔和的相向运动。通过摇头运动,可以刺激大椎穴,起到疏经泄热的作用,帮助祛除心火,摆动尾闾两腿下蹲,可以刺激脊柱与督脉。摇头摆尾运动,脊柱、颈椎的大幅度侧屈、环转与回旋,躯干部位的肌肉群参与运动得到了锻炼,也有助于颈、腰、髋等部位关节灵活性的提高。
“两手攀足固肾腰”,以手臂带动身体前屈后伸,本质上也是对拉躯体反向运动。通过这种躬身两手攀足对拉动作,刺激脊柱、畅通督脉及命门、肾俞等要穴,保持这些经脉俞穴通畅,有助于防治泌尿系统方面的慢性病,达到固肾壮腰的作用。脊柱的大幅度前屈后伸,对躯干脊柱肌群起到力量锻炼作用,对肾、肾上腺、输尿管等器官有良好的牵引、按摩作用,可以有效改善其功能,增强其活动。《难经·八难》上说:“肾间动气也,此五脏六腑之本,十二经脉之根,呼吸之门,三焦之原。”所以,命门穴在养生学中被视为长寿大穴,此穴位一旦衰竭,生命消亡也就不远了。
“攒拳怒目增力气”,表面上是左右轮番出拳、瞪眼、旋臂、握固,实质上出拳时,拳面向前冲,腰背则往后拔,也是一种反向运动。拳向前,背向后,是反向运动。瞪眼时,眼球表面外展,而眼底则内收,形成眼球对拉反向运动。由于肝目相连,这种瞪眼反向运动,按照中医肝藏血、主筋、开窍于目的说法,怒目瞪眼可以刺激肝经,使肝血充盈,肝气疏泄,肝气旺则目明。同时,马步十趾抓地,双手攒拳、旋腕、手指逐节抓握等动作,可以刺激十二经脉的俞穴和督脉等,使全身肌肉、筋脉受到静力牵张刺激,长期锻炼,有强全身筋肉,增力气的作用。
“背后七颠百病消”,踮脚上提踵时,表面上全身向上运动,下落震足时,表面上全身向下运动。实质上,身体上提下落运动时,要意念头顶百会上悬细线,身体好像悬挂着的沙袋一样往下沉坠,因而存在着对拉身体、尤其是对拉脊柱的反向运动。根据经络学说,足三阴、三阳经交汇于脚趾,脚趾抓地,刺激足部有关经脉,有利于协调足三阴三阳经气交互作用,调节相应脏腑的功能。全息论认为,前脚趾是人脑的反射区,后脚跟是卵巢、睾丸等生殖系统的反射区。因此,这种提踵震足运动,又有提高大脑和生殖系统机能、补益先天、调补后天的作用。同时,提踵震足震动脊柱督脉,还有通畅全身脏腑经络气血、平衡阴阳的功效,可以使小腿后部肌群得到锻炼,拉长足跟底肌肉、韧带,增强人体平衡功能。下肢及脊柱各关节内外结构通过震足,可以使全身肌肉得到放松复位,有助于解除肌肉紧张。由于人体背部皮下库存着大量免于细胞,震足颠背,刺激免于细胞,还可以提高人体的抵抗力。
有意思的是,背后七颠百病消存在着2种反向运动,一种是自然反向运动,另一种是自主反向运动。一方面,踮脚提踵起身时,由于地球引力的作用,身体原本是因重力作用而自由朝下运动的,但自我意识主导身体上提则是通过肌肉拉牵向上运动的,这里面存在着自然重力与人体肌肉牵拉使脊柱形成上下对拉的反向运动,或者说地球引力与人体意识力的反向运动,因为人体肌肉拉牵运动是受自身神经意识支配的,这便是一种自然反向运动。另一方面,按照气功起吸落呼的一般性呼吸原则,身体下落呼气时,体内之气主要汇集于中、下焦,同时,体内之气一部分随身体下落而入涌泉接地气,另一部分则通过意识导引上升出百会接天气,进入天人合一练功意境。实现这一意境行之有效的方法便是收肛提阳法。在体内上扬之气中,存在着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意识的运用,即意念体内上扬之气托起随身体下落而下坠的内脏,这样做,可以起到气托内脏按摩、缓冲内脏下垂的作用。这里的内气上托与内脏随身下坠又是另一种反向运动,即自主反向运动。这种自主反向运动,需要练功者返观内视、体悟感知。
笔者通过几十年的气功研习体悟实践,认为这种内气上托与内器下坠所形成的相反相成的自主反向运动,正是“背后七颠百病消”运用《老子》反者道之动哲学思想于健身气功的精微奥妙所在。

如果有帮助,请您点个赞,分享到朋友圈或转发给好友。


本文作者 :动静养生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