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彦

大汉彰武六年,曹爽、曹魏等人前往邺城的高平陵祭拜皇帝

作者:小红说历史 / 关注公众号:xhsls666888  发布:2018-12-07

大汉彰武六年,即曹魏太和六年九月十三日,这一日是魏帝曹丕遇刺四周年纪念,曹魏皇帝曹叡与大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曹爽、中领军曹羲、武卫将军曹训、散骑常侍曹彦、中护军夏侯玄、尚书丁谧、何晏、邓飏、冀州刺史李胜、司隶校尉毕轨等人出邺城,前往邺城城北九十里外的高平陵祭拜帝。 其实在曹叡的身边原本还有一个武卫将军、牟乡侯许褚,只不过后来许褚见朝中党争严重,皇帝无权,更兼想起了昔日在武皇帝曹操身边的辉煌,日久生病,便向皇帝请辞,归隐山间了。 经过了两年多的运作,现在的曹爽已经是整个曹魏掌握最大权利的人物了,连魏明帝曹叡都不得不低头认输。 正因为如此,曹爽这一回可是出足了风头,带着他的亲信还有宫中的宿卫浩浩荡荡的出了邺城,前往高平陵拜祭先皇曹丕。

可是他根本不知道,就在这时,一场预谋已久的政变开始了。 由于司马懿得到了董昭的密报,早就知道了曹爽的动向,所以命令董昭等人早已做好了准备。 待得曹爽离开之后,他就来到永宁宫,向与曹爽不和的李太后奏报,声称大将军曹爽、爽弟中领军曹羲、武卫将军曹训、散骑常侍曹彦等人败乱国典、擅权营私,请求免去他们的官职,太后闻言大怒,立刻同意了司马懿的奏请,下令免去了曹爽及其党羽曹羲、曹训、曹彦、丁谧、邓扬、何晏、毕轨、李胜、桓范等人的职位。 司马懿在得到了李太后的旨意之后,立刻便以李太后的名义关闭了各个城门,同时命令司空高柔持节代理大将军职事,占据曹爽原本的营地,又命太仆王观代理中领军职事,占据曹羲原本的营地,又命其八弟中护军司马敏率军占据了武库、六弟中郎司马进出城据守漳水。 在此之后,司马懿便将早已准备好的奏章上奏皇帝道:“臣昔从辽东还。先帝诏陛下、秦王及臣升御床,把臣臂,深以后事为念。臣言‘武皇帝亦属臣以后事,此自陛下所见。无所忧苦。

万一有不如意,臣当以死奉明诏’。黄门令董箕等,才人侍疾者,皆所闻知。今大将军爽背弃顾命,败乱国典。内则僭拟,外专威权;破坏诸营,尽据禁兵,群官要职,皆置所亲;殿中宿卫,历世旧人皆复斥出,欲置新人以树私计;根据槃互,纵恣日甚。外既如此,又以黄门张当为都监,专共交关。看察至尊,候伺神器,离间二宫,伤害骨肉。天下汹汹,人怀危惧,陛下但为寄坐,岂得久安?此非先帝诏陛下及臣升御床之本意也。 可是等他展开看了第一句就不由得愣住了,奇怪的说道:“太傅司马懿?他不是致仕休养了吗?而且还有风疾在身,如何能够向皇帝上奏?嘿嘿,且看看他所奏何事?” 又看了两句,曹爽不由得大怒,恨恨骂道:“司马懿这老儿如此不仗义,竟然向皇帝上奏,数说张当的不是,这天下有谁不知,张当乃本将军的人,他这么做明明就是与本将过不去。” 董箕听了不由暗暗苦笑道:“何止是与你过不去?明明是准备要将你置于死地,唉,只是可惜你身在富贵之乡。

从未经过如此大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之后便见曹爽喃喃自语的说道:“怎会如此?这司马懿难道生了一幅泼天的胆子?竟敢奏请罢免本将的职务,而且还派人据漳水自保,这这,难道说他已经控制了整个邺城?这岂不是说,我的家人全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董箕听完更是摇头苦笑:“都到这时候了,却还念念不忘自己的家人,由此可知此人智短目浅,如何斗得过老谋深算的司马懿?” 但这时候的曹爽却没有董箕的觉悟,他现在已经感到六神无主了,奏章是不可能递到皇帝手中的,因为皇帝本来就和他有矛盾,如果将奏章交给皇帝,皇帝不管是为了自保,还是为了解除他对皇帝的威胁 胁,也一定会同意司马懿的要求的。 曹爽面色阴沉,正好看到了一旁的亲信李胜,顿时怒从中来,将奏章摔到李胜的面前,沉声喝道:“你不是说司马懿病重吗?现在他怎么看起来比我们都利索?你给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司马懿的奸细,故意向本将送假情报来了?” 李胜闻言不由讪讪的说不出话来,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由于生怕曹爽一怒之下砍了自己的脑袋,连忙吓得跪在一旁,声称自己冤枉,全是被司马懿所骗。

这时候被时人称为台中三狗之一的何晏在一旁劝道:“此事也不能说是公昭的错,都怪司马懿这老儿太过狡猾,擅长装病,当年他装病连武皇帝都能骗过,更何况是公昭乎?更何况现在是用人之际,大将军何苦做出这等令亲者痛而仇者快之事?” 曹爽听了何晏的话,这才脸色稍缓,令李胜起来。随即问道:“方今之计,吾当如何是好?” 何晏等人闻言,顿时仿徨无计了,这帮人尽皆青春年少。如果是清谈的话,谁都比不过他们,可是在这等的撒事上让他们出主意,这简直就是问道于盲。 过了片刻,曹爽忽然听得侍中许允和太尉王朗前来拜见。他不知道对方来意,但是素知王朗对魏室忠诚,连忙亲自迎接,却听得二人劝道:“大将军如何还在此处?现今司马太傅已奏请太后免去将军官职,并公开声称,只要大将军认罪,并且自愿将大权交还,司马太傅定然不会计较,如若迁延时日,便是真有反意。

到时候恐怕太傅想要保你一命也是力有不逮了。” 曹爽正在沉吟间,忽然听得前方不远处一骑赶来,与此同时听得来人遥遥喊道:“大将军何必迟疑?方才司马太傅指漳水发誓,司马太傅只是奉太后旨意,免去大将军官职,并无加害之意,大将军只要返回邺城,仍然不失富贵,如此良机,岂能坐失?” 曹爽举目看时。见来人乃是殿中校尉尹大目,自己平素对此人非常信任,既然是此人来了,想必司马懿所说的话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于是曹爽便问道:“尹校尉。司马太傅当真指漳水发誓?” 尹大目躬身拜道:“末将愿以项上人头担保。” 曹爽见尹大目说得如此坚决,心意稍动,而在一旁察言观色的许允、王朗和尹大目见状,立刻趁热打铁,进一步的发动劝说。 曹爽被三人说动,便望向何晏、邓飏、丁谧等人。缓缓问道:“尔等认为吾当如何?” 三人见这么多人替司马懿担保,自然是深信不疑,也都同意,齐齐劝曹爽前去投降。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一人远远喊道:“大将军不可听信佞臣言语,当先斩此等佞臣,再图大业。
【免责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作者 :小红说历史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