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吉利

《大魔术师霍迪尼的最后遁逃》第三章

作者:人人编剧 / 关注公众号:renrenbianju  发布:2018-12-06


文丨赵大河


1
A区:
(表现现实,是真实的场景,在舞台左边,朝右边开放。)
【豪华客房。大床、桌、沙发、墙上有报时挂钟。】
【桌上有一个大花瓶,窗帘是暖色调,而且拉上了。】
【灯光温暖明亮。】
B区:
(表现回忆的场景。在舞台右边,与左边A区相通,通常空旷,灯光是暗的。需要时会有道具。)
【霍迪尼坐在床上,额头上搭着毛巾,但精神状态良好】。
【贝丝沙巾包头,手捧一大束康乃馨上。】
【贝丝将鲜花插入花瓶里。】
贝丝:亲爱的,你感觉怎么样?
霍迪尼:好多了,说不定明天我就能登台演出。
贝丝:(将沙巾和外套挂到衣架上)亲爱的,别再想演出的事了,你需要休息。
霍迪尼:(一语双关)我以后有的是时间休息,很长很长的时间。
贝丝:你现在就需要休息。(她拿掉霍迪尼额头上的毛巾,将额头贴到一起)嗯,退了一些。
霍迪尼:亲爱的,你知道演出对我意味着什么。
贝丝:我知道你对我意味着什么。(她将毛巾洗了洗,又给霍迪尼敷上)
霍迪尼:我不会有事的。不用了。(他拿掉毛巾)
贝丝:亲爱的,再敷一会儿吧。(她又给他敷上)
霍迪尼:好吧,听你的。天黑了吗?
贝丝:(摆弄鲜花)还没全黑,人们都在匆匆往家赶。花好看吗?
霍迪尼:好看。
贝丝:(退后,审视着花)喜欢吗?
霍迪尼:喜欢。快坐下歇歇。
贝丝:(走到床边,拉住霍迪尼的手)亲爱的,你想吃什么?
霍迪尼:我不饿,什么也不想吃,你坐下,我们说说话。
贝丝:真不吃?
霍迪尼:真不吃。(停顿)人们对最后演出充满期待。
贝丝:你所有的演出,他们都充满期待,没什么特别。
霍迪尼:这不一样。这不一样。(激动得拿掉额头上的毛巾)你知道,从来没有人敢表演这样的节目——从青铜棺材中遁逃。
贝丝:你别的节目也没人敢表演。
霍迪尼:这次更震撼!更震撼!想想看,青铜棺材——活埋——遁逃,是不是很刺激?
贝丝:岂止刺激,简直疯狂。你越来越疯狂,也越来越危险。每次你表演,我都捏一把汗。我无法呼吸,浑身冰冷,心脏都不会跳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几乎要昏厥。如果不依靠个东西,我就站立不住。我像一个木偶,小孩儿用一个手指头就能把我戳倒。我怕。我怕。我怕。一个小小的闪失……我不敢想。不敢想……你要是没了,我可怎么活,我可怎么活?
【贝丝仿佛又陷入那种情景,依靠沙发,不使自己跌倒。】
霍迪尼:亲,你没事吧?
贝丝:没事儿。
霍迪尼:你知道,每次我都周密地计算过,不会有危险的。
贝丝:我也知道,一丝一毫的误差都是要命的。
霍迪尼:亲,有你给我把关,万无一失。
【他要下床,贝丝赶快过去搀扶。】
贝丝:小便?
霍迪尼:不,我想活动活动。
贝丝:能行吗?
霍迪尼:(伸展胳膊,扭动腰肢)你看,有劲多了。
贝丝:你还是先坐一会儿吧。
霍迪尼:(坐到沙发上)给我唱首歌吧。
贝丝:唱什么?
霍迪尼:《玫瑰少女》。
贝丝:你都听多少遍了。
霍迪尼:还要听。
贝丝:(唱)玫瑰少女啊,可爱的玫瑰少女,我对你的爱如何能够表达,你用魔法让我如此着迷,我可爱的玫瑰少女啊,我爱你……
B区:
【霍迪尼回到当年情景,他被她的歌声打动,一见钟情,围着她转。】
【贝丝唱着唱着,从A区到B区,B区亮起橘红色的灯光,贝丝回到少女时代,轻盈甜美。】
【霍迪尼一跃而起,变成充满活力的小伙子,也来到B区。他围绕着贝丝献殷勤,给她变小魔术,将手绢变成手杖,又将手杖变成一支玫瑰,献给贝丝,等等。】
【一曲终了,B区灯渐暗。霍迪尼和贝丝又回到A区。】
霍迪尼:(鼓掌)和当初唱的一样好。
贝丝:就为这首歌,你加入我们马戏团。
霍迪尼:不是为这首歌,是为唱歌的人!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演出吗?
贝丝:怎么不记得,你表演“水变墨水”,我给你当助手,你把我裙子弄脏了。
【她展开裙子给他看。】
霍迪尼:我是故意的。
贝丝: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本来洗洗就行了,你非要给我做套新的。
霍迪尼:我是别有用心。
贝丝:看得出来。(羞涩)我看到了你眼里跳动的小火苗。
霍迪尼:不是小火苗,是燎原大火!我看到哪儿,哪儿就灼烧,冒烟……我怕我把地球给烧成火星。
贝丝:(害羞)你胆子可真大,约我出去压马路,把我带到市政大厅门口……
B区:
【市政厅。青年霍迪尼和贝丝手拉手从市政厅门口经过,霍迪尼突然停下脚步。】
霍迪尼:我们进去结婚吧!
贝 丝:你疯了!
霍迪尼:我是疯了,你呢?
贝丝:我……不知道。
霍迪尼:你的手在抖。
贝丝:我浑身都在抖。
【灯光照亮一张桌子,桌子后坐着执法官。】
霍迪尼:(鞠躬)执法官先生,请为我们举行婚礼。
贝丝:你……
【她装作要走,被霍迪尼拉住了。】
执法官:姓名?
霍迪尼:我,哈里•••••••霍迪尼,她,贝丝。
执法官:贝丝小姐,你是否愿意与霍迪尼先生结婚?
【贝丝害羞地摇头,发现错了,又拼命点头。】
执法官:请说话,你是否愿意与霍迪尼先生结婚?
贝丝:我……愿意。
执法官:霍迪尼先生,你是否愿意与贝丝小姐结婚?
霍迪尼:我愿意!我愿意!
执法官:我宣布霍迪尼先生与贝丝小姐结为合法夫妻。霍迪尼先生,我喜欢你的魔术。贝丝小姐,你嫁给了一个将要举世闻名的人。
【他们深情对望。】
现在,你们可以亲吻了。
【霍迪尼吻贝丝。】
【B区灯渐暗。】

2
霍迪尼:(回到现实)我永远记着这句话——“你嫁给了一个将要举世闻名的人。”那时我藉藉无名,他竟然大胆预言我要举世闻名。举世闻名!我不能让他的预言落空。还有,我不能让你失望,亲。(停顿)可是,结婚之后,我却让你过了七年苦日子。
贝丝:日子虽苦,却很快乐。你一直在努力。你卖过戏法诀巧,贩过香膏,贩过巫师神油,你还在堪萨斯表演过“通灵”把戏。
霍迪尼 :“通灵”,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我们这两个“骗子”……
我提前几天潜入小城,造访每一处墓地,研究墓碑上的文字,搜集野史和家谱,到图书馆查阅相关书籍,伪装成《圣经》销售人员与当地人交谈,尽量多地收集信息。然后,我们俩大张旗鼓地进入该镇,为他们表演不可思议的“通灵”把戏。
B区:
【霍迪尼手持“通灵”大旗,与贝丝昂首而上。】
【一群人马上围了上来。争相让他们为自己通灵。】
贝丝:一个一个来,说不准不收钱,说准了,你看着给。通灵很耗功力,大师今天只通灵三次。你,你先来吧,我看你半信半疑,就让你先见识见识。
霍迪尼:(拉住一名顾客的手,咳一下嗓子)嗯,你一定在想,他肯定不知道我爷爷的名字,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吧?
顾客:你要知道我爷爷的名字,那就神了。
霍迪尼:你爷爷叫克劳德•威尔逊,外号“牢骚的威尔逊”。你爷爷的爷爷叫塞沃斯•威尔逊,外号“呱呱叫的威尔逊”。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叫坎贝尔•威尔逊,是第一代移民,从苏格兰来此定居,从事殡葬生意。到你爷爷的爷爷,又增加了木器加工生意,南北战争时,你爷爷加入南方军队,失去一条腿,加上酗酒,生意一落千丈。到你父亲时,你们家已经没有任何生意了,你父亲叫比尔•威尔逊,是不是?你父亲的外号我还要说吗?
顾客:不用了,不用了。
霍迪尼:那好,说说你吧,你八岁时有过一灾,与水有关——
顾客:那年我溺水,差点淹死,是达里奥把我救了。
霍迪尼:十七岁时,你做了一件自己后悔的事……
顾客:别说了,别说了,我服了。(溜走)
霍迪尼:不问问你的运程……
【B区灯渐暗,转回A区。】
霍迪尼:(回到现实)哈哈,靠这种小伎俩,我们小赚了一笔。
贝丝:你马上洗手不干,你怕沉溺于此,消磨意志,再也难成大事。
【停顿。】
霍迪尼:(沉思)执法官的话我铭记在心。
贝丝:你天天念叨执法官的预言,满怀雄心壮志,要征服整个世界。征服整个世界!
霍迪尼:我们来到伦敦,世界的中心,从此开始我们的征程。
B区:
【伦敦街景,剑桥或大本钟等标志性建筑。】
贝 丝:你一上来就挑战伦敦警察局。
霍迪尼:当时,英国手铐号称最难打开。
贝 丝:我记得警督叫摩尔,他块头真大,像头熊。
霍迪尼:北极熊!
B区:
【警督摩尔出现。】
霍迪尼:他,好家伙,那个威武,往那儿一站,罪犯就哆嗦。
他不愿意铐我,我不得不给他来这么一下。
B区:
【霍迪尼出现。他给摩尔一拳。街上全是人,摩尔很生气。让霍迪尼抱住一根粗大的柱子,用英国手铐将他铐上……】
【摩尔叉着腿走路,骄横不可一世。】
贝 丝:他刚一转身,就听背后哗啦一声,扭头一看,你已将手铐打开。你微笑着举起来,给他看,瞧,就这么简单。
B区:
【霍迪尼微笑着,举起手,手中拎着手铐。群众中爆发欢呼声。】
霍迪尼:我从此踏上征服世界的道路,成为传奇般的脱逃大师。
贝 丝:没有一座监狱能关得住你。
霍迪尼:在美国国家监狱,国家监狱!典狱长哈里斯将我关进死囚牢房。那里曾经关押过刺杀林肯总统的刺客。狱吏扒光我的衣服,给我戴上手铐脚镣,锁进死囚牢房。二十分钟后,我成功脱逃,衣冠楚楚地出现在典狱长和一群记者面前。

3
B区:
【霍迪尼微笑,挥手。】
【典狱长目瞪口呆。记者们欢呼。】
【记者争相采访,众声喧哗。】
——霍迪尼先生,请问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霍迪尼先生,这是美国最牢固的监狱,典狱长说了,连一只苍蝇都逃不出去,你认为这座监狱牢固吗?
——霍迪尼先生,死囚牢房里的罪犯会像你一样逃出来吗?
——霍迪尼先生……霍迪尼先生,你认为这个社会公平吗?
——霍迪尼先生,你赞成废除死刑吗?
——霍迪尼先生,你做慈善吗?
霍迪尼:我以为美国最严密的监狱会给我制造点难题,可是——
记者甲:霍迪尼先生,你逃出就逃出了,干吗还将牢房中的死囚来了个乾坤大挪移?
霍迪尼:恶作剧呗,给你们提供点花絮,好让你们文章写得更生动。
【记者笑。】
贝 丝:(回到现实)这件事轰动一时,典狱长吓坏了。你记不记得,他说为了监狱安全,应该把你绞死?
霍迪尼:《纽约时报》出了号外,把这句话登出来了。作为标题,用的是黑体:典狱长,冒号,绞死霍迪尼,感叹号。字体好大啊!
贝 丝:你还上了《时代》杂志封面,可谓名满天下。
霍迪尼:感谢典狱长!但我不得不说,他是个既自负又愚蠢的家伙。我不喜欢他。
【停顿。】
贝 丝:并非每次都充满欢乐,有时候——
霍迪尼:有时候人们需要刺激,需要把心提到嗓子眼,需要屏住呼吸。
贝 丝:纽约东河那次表演,所有人都被你吓出了心脏病。
霍迪尼:你应该对我有信心。
贝 丝:我是对你有信心,否则,我会拦住你,不让你去。
霍迪尼:你拦了我几次,没拦住。
贝 丝:你犟得像头牛。
霍迪尼:我心里有数,不会有危险。
贝 丝:怎么会没有危险,我不敢想,不敢想,现在都不敢想。一想到你可能上不来,我都无法呼吸。(她捂住胸口)
霍迪尼:不过是老一套而已,手铐,脚镣,包装箱……
贝 丝:(激动)只是手铐脚镣包装箱吗?你被戴上手铐脚镣,钉进包装箱里,再用铁条把包装箱捆牢,然后……还要加上200镑的铅坠,然后……投入河里,然后……包装箱沉下去,水面恢复平静……然后……我看着平静的水面,心里数着数,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数到60,水面还那么平静,我的心揪起来了,我……(她痛苦得说不下去)
霍迪尼:(抱住贝丝的肩膀,安慰她)亲爱的,每一个环节你都检查过,你知道我能行。
贝 丝:两分钟过去了,水面还那么平静,连一个水泡也没有,好奇怪。三分钟过去了,我……我快要死了。你再不出来,我……喊……我的声音听上去一定很恐怖……“快快快,快拉上来。”……他们把包装箱拉上来,打开包装箱……
【停顿。】
霍迪尼:包装箱是空的。
贝 丝:我最怕的是某个环节出问题,你被困在里面,被水……包装箱是空的,所有人都感到奇怪,你是不是淹死,被水冲走了?我……心揪着,魂儿都没了……
B区:
【河岸上。一大群记者和群众围着打开的包装箱,神情惊诧。】
【贝丝被恐惧攫住,失魂落魄,摇摇晃晃,站立不稳。】
霍迪尼:你知道,我不会有事的。我从包装箱里出来,潜水到栈桥下,藏在那儿。
贝 丝:人们在河里打捞半天,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记者要去发稿,你才从水里冒出来……
B区:
【霍迪尼从另一侧出现,浑身湿淋淋的。岸上一片欢呼。】
【霍迪尼向人们挥手。】
【贝丝擦眼泪。】
霍迪尼:你哭了。
贝 丝:我是高兴的。
【霍迪尼拥住贝丝,给她安慰。】
(紧紧搂住霍迪尼)我再也不要你做这样的事了,我再也不要你做这样的事了。
【停顿。】
霍迪尼:(若有所思)其实并不是没有恐惧,我也有恐惧,很深的恐惧。
贝 丝:我知道你想说哪一次。十年前,1916年,还是沙皇统治着俄国,你向莫斯科警察头子利比德夫发出挑战……
霍迪尼:对,就是那一次,真恐怖啊,我差点把命搭进去。
贝 丝:那时候俄国就像个火药桶,我们不应该去。
霍迪尼:你知道我喜欢挑战,越是危险的地方我越想去,我从不后悔选俄国。俄国,辽阔而又神秘,死在那里也——(贝丝捂住他的嘴,不许他说不吉利的话)
贝 丝:那个利比德夫是个恶魔。
霍迪尼:他是秩序的维护者,他要捍卫他的权威。
贝 丝:他像是铁铸的,又冷又硬。我相信,他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没笑过。
霍迪尼:在那个位置上的人都不会笑。他们认为笑很丢脸。他们要保持可怕的形象。不过,他们不笑还好,他们笑起来,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贝 丝:他的脸像是斧头劈出来的。
霍迪尼:真正可怕的是他的目光,鹰隼一样。
贝 丝:他要置你于死地。
霍迪尼:我知道。他眼中满是杀意,他不会让我活着回来。
贝 丝:他很得意,你落到他手里了。
霍迪尼:他推出囚车,吓我一跳,好家伙,这哪是囚车,简直是保险柜嘛!

4
B区:
【莫斯科。利比德夫、囚车、一群警察。杀气腾腾。】
【霍迪尼和贝丝。】
【B区,哑剧,是A区讲述的呈现。】
霍迪尼:……他说,这就是俄国!他没说这是俄国的象征,他说这就是俄国。你听听,这就是俄国!这就是俄国!他就是俄国,或者囚车就是俄国!俄国岂容挑战。他监督着,让警察将我扒得一丝不挂。这不算完,还把我放到桌子上,一名警察从头到脚检查,另一名警察从脚到头反向检查,不放过任何孔窍。一遍不行,还要再检查一遍,检查两遍。然后,将我翻过去,再检查两遍。检查得非常仔细,每个汗毛孔都不放过。我藏在脚底老茧中的一根细铁丝也被查出收走了。那可是我的宝贝,我开锁就指望它了。然后,给我铐上手铐,并用两条铁链子和一根金属棒加固。然后,给我戴上脚镣。然后,塞进解送政治犯的防逃囚车,锁上锁。据说,只有一把开锁钥匙,掌管在西伯利亚一名警察手中。从莫斯科到西伯利亚,有21天路程。在被塞进囚车的一瞬间,我感到了恐惧。这有可能是我的滑铁卢。我要栽了。
B区:
贝 丝 :(落泪)慢!
霍迪尼:(对我们)贝丝,我的至爱,她参与了我所有的魔术,见证了我所有的荣耀。危难时刻,她的智慧和爱——
B区:
贝 丝:此去关山万重,生死难料,请允许我和丈夫吻别。
霍迪尼:利比德夫,这个恶魔,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我。
B区:
贝 丝:只是一吻,难道你们连一个吻也害怕吗?
霍迪尼:(对观众)吻会创造奇迹!
B区:
贝 丝:众目睽睽下的一个吻,你们害怕?
霍迪尼:贝丝的激将法起作用了,骄傲的利比德夫同意我们吻别。
B区:
利比德夫:只是一吻,身体的其他部位不许接触!
贝 丝:亲爱的——
霍迪尼:亲——
【二人身体渐渐前倾,如同慢动作,吻在一起。】
【插入浪漫音乐。】
【二人定格在那里。】
霍迪尼:正是这一吻,贝丝将两件微型工具用舌头顶入我口中。夜晚……我从口中抠出工具,打开手铐脚镣,再打开保险柜一般的囚车……
B区:
【哑剧表演:霍迪尼从囚车出来,关上囚车门。躲开押解的警察,蹑手蹑脚离开。这一段要插入夜晚的声音,猫头鹰叫声、虫鸣之类,还有警察的呼噜声,磨牙声等。加入类似惊悚片的音乐,突然的梦呓声,酒壶落地的声音,他站住——等待——紧张——刺激——有惊无险。】
【贝丝在外边等着,二人拥抱,远走高飞。】
霍迪尼:(对我们)贝丝是我的女神,她再次救了我。
(指着囚车)利比德夫说这是沙皇俄国,囚车就是沙皇俄国!
瞧,在十月革命之前,我已打败了沙皇俄国。这件事鼓舞了俄国人民,囚车没什么可怕,警察头子没什么可怕,沙皇没什么可怕。让囚车见鬼去吧!让警察见鬼去吧!让沙皇见鬼去吧!自由,自由属于人民!自由万岁!
【停顿。】(感叹)那是我的辉煌岁月。
贝 丝:你的名声传遍全世界。
霍迪尼:我实现了执法官的预言,成为了一个举世闻名的人。
贝 丝:你是最棒的!
霍迪尼:贝丝,是你成就了我,没有你我将一事无成。
贝 丝:我只是最好的见证者,见证了你无与伦比的努力和不可思议的成功。
霍迪尼:你我是一体的,我们是一个整体。
我的荣耀就是你的荣耀。
【墙上钟表整点敲响,正是子夜时分。】
【霍迪尼指示贝丝给他倒水。】
【趁贝丝不备,他将一包药吞下肚中。】
【霍迪尼肚子疼,他捂住肚子,绻缩在沙发上。
【贝丝急得团团转。】
贝 丝:刚才还好好的,怎么……
霍迪尼:那是回光返照。
贝 丝:不许胡说!我去叫医生。
霍迪尼:(拉住贝丝)别,(指指墙上钟表)太晚了。我没事。
贝 丝:(冲门外喊)比利——
霍迪尼比利在哪儿?
贝 丝:在门口拦着记者。
霍迪尼先别叫他,我有话对你说。
贝 丝:说。
霍迪尼:对不起!
贝 丝: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霍迪尼:对不起!你参与了我所有的魔术,可是最后,青铜棺材的演出,我们不能合作了。
贝 丝:不要说这些。等你病好了,我们还可以合作。
霍迪尼:我说,如果,我是说,如果——
贝 丝:你想说什么?
霍迪尼:我说,如果我死了——
贝 丝:我不许你说死,你不会死的。(激动)你发过誓的,你不会扔下我!你不能死!我不许你死!我不答应!我们是一体的,一体的,为了我你也要活着!
霍迪尼:亲,我说的是如果,万一,这是个假设。
贝 丝:我不要假设,我要你活着,好好活着!
霍迪尼:但是——
贝丝:我也不要但是,我只要你活着!
霍迪尼:好,亲,不说这个,我们换个话题。
贝丝:不许你再说不吉利的。
霍迪尼:好,不说不吉利的。我告诉你一组密码。
【霍迪尼让贝丝耳朵凑过来,他将密码告诉她。】
贝丝:这是什么密码?
霍迪尼:最后的密码。
贝丝:最后的密码?
霍迪尼:对,最后的密码,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如果……
贝丝:不许说如果!
霍迪尼:那时我们可以凭密码取得联系。
贝丝:不许说不吉利话!
霍迪尼:那,说说青铜棺材吧。
贝丝:不说。
霍迪尼:说说那个道具,最重要的道具。
贝丝:还不是一样。
霍迪尼:不一样。如果有一天……
贝丝:不许说!
霍迪尼:贝丝,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贝丝:一万件我都答应。
霍迪:遗嘱在比利那儿,你要按遗嘱……
【霍迪尼呼吸急促,眼瞪得越来越大。】
贝丝:(十分着急)你怎么了,哈里?哈里——(突然恐惧起来,冲门外喊)比利,比利,快叫医生——
霍迪尼:(嘴里含混地咕噜出三个字)我……爱……你……(说完,头一歪,死了。)
贝丝:(撕心裂肺)哈里——
【比利开门进来。他身后跟一群记者。】
【灯光熄灭,舞台全暗。】
【落幕。】
商务合作/洽谈联系邮箱:story@allstory.cn
往期回顾
天伤星下凡,行者武松:鸳鸯楼惨案
韩国人作死,经济衰亡影响影视界-韩国青年导演为享受监狱生活待遇而犯罪
假脸网红女无绳遛狗踢伤孕妇
中秋月圆,摇滚青年最有样的返乡-《朋克头回到故乡》
因为母亲爱看恐怖片,开创《电锯惊魂》的亚裔导演詹姆斯温在恐怖类型片里打开了新格局
THE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人人编剧”秉承用思想和资本创造有价值的影视作品为原则,致力于培养年轻草根编剧,以及提供专业的编剧经纪服务。目前,我们拥有300余名编剧的编剧库,可提供电视剧,网剧,电影,网络电影各种类型的综艺节目和纪录片撰稿创作的经纪服务;我们拥有十亿资金专注影视剧投资的直接通道;我们还有影视行业领军人物和资深金融人士组成的专家团队;我们更有投资影视娱乐产业的基金联盟平台。精准匹配,专业融资,专业制作,就在“人人编剧”。
人人编剧


本文作者 :人人编剧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