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越

论蔡邕的是非功过(上)

作者:杞县地方志 / 关注公众号:qxdfz1  发布:2018-10-11

蔡邕,字伯喈,东汉后期陈留郡圉县(今河南杞县圉镇)人,仕汉至左中郎将,故人称蔡中郎。他学识渊博,著作繁富,有文集传世,在史学、经学、文学以及音乐、书法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被当时人称为“旷世逸才”,是东汉一代同班固比肩,与张衡齐名的人物。但因晚年受董卓厚遇,有感激之情,而为王允所不容,死于非命。自宋明理学兴,蔡邕便成为贬责的对象。人们斥他对汉室不忠,有好事者又虚构了他不孝而为暴雷震死的故事。南宋时这个故事就成为说唱文学和戏文题材,在民间广泛流传。陆游《以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诗云:“斜阳枯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宋元南戏中有剧目曰:“赵贞女、蔡二郎”,其注曰:“即旧伯喈弃亲背妇,为暴雷震死。”①元人高明(则诚)将此剧改编为《琵琶记》,蔡邕在剧中又成了全忠全孝的角色。蔡邕这个在封建社会中为人们聚讼不已的历史人物,由于他续汉史的大志未酬,著作又多湮没不存,未引起现代史家的重视。解放前仅有几篇传论文字,解放后则罕有论及。澄清历史人物的是非功过,给予恰如其分的评论,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本人不揣浅陋,从生平事迹、思想倾向和学术贡献诸方面,对蔡邕其人略加评论,不当之处,望批评指正。
一、并非无行文人
明代人言:“中郎乃文人之无行者。”②蔡邕究竟是否无行文人,不可不首先辩论明白。试看其平生行为之荦荦大端者:
(一)潜心学术,不务仕官
蔡邕身逢汉之季世,社会政治异常黑暗。他视仕宦为危途,安贫乐贱。“驰骋乎典籍之崇途,休息乎仁义之渊薮,盘旋乎周、孔之庭宇,揖儒、墨而与为友”③,完成汉史的撰述,就是他一生最大的愿望。他初被朝廷征召,被迫而行,至偃师而称病东归,辞州郡辟命,让于同郡申屠蟠;为董卓辟命,又以病辞,后董卓以身死族灭相威胁,才勉强就职。只有为同郡名士桥玄所辟时,因钦佩其为人,愿为知己者用,而欣然应命。这些行为同当时庸俗士人“卑俯于外威之门,乞助于近贵之誉”,孜孜汲汲以求官的举动是迥然不同的。
(二)反对宦官的黑暗统治
蔡邕认为汉末政治的黑暗,根源在于宦官专权,因而对宦官集团嫉之如仇。其《述行赋》序日:“时梁冀新诛,而徐璜、左悺等五侯擅贵其处,又起显明苑于城西,人徒冻饿、不得其命者甚众。白马令李云以直谏死,鸿胪陈君以救云抵罪。璜以余能鼓琴,白朝廷敕陈留太守遣余,病不前,得归,心愤其事”。字里行间表现了他对宦官专权恣睢、大兴土木、草菅人命和迫害正直官僚的义愤,反映了他不愿同宦官集团同流合污,更不愿为宦官寻欢作乐效劳的态度。当灵帝密诏特问时政时,蔡邕直言“妇人干政、小人在位”之弊,要求改变宦官和外戚专权的局面。宦官程璜因此指使人写匿名书信诬告他,他被放逐于朔方。被赦免返回时,宦官王甫之弟、五原太守王智慕名为他饯行,他素轻蔑宦官子弟,不为答礼,离席拂袖而去。由此可见他是不愿同宦官集团妥协的。蔡邕虽然没有作为党人禁锢,但他和陈蕃、李膺等名士在反对宦官这一点上是共同的,他对党人的受迫害是同情的。
(三)感激董卓,忠于汉室
明代人言:蔡邕“舍汉而倚卓,为之腹心,非纯臣也”。④此说是不符合事实的。下面我们来分析他对董卓和汉室的态度。
蔡邕备受宦官集团的迫害,对宦官是痛心疾首的。董卓拥兵入洛阳,配合袁绍兄弟,彻底摧毁了宦官集团,结束了宦官专权的政治局面。这既符合蔡邕的政治愿望,也终结了他为时十二年之久的流离藏窜生活。不仅如此,蔡邕还被董卓辟命,举高第,三个月之间,充历三台,封为列侯,荣显一时。因此,蔡邕对董卓的厚遇是怀有感激之情的。
董卓初入洛阳,为收买人心,他奉迎少帝还宫,为受迫害的党人平反,擢用党人子孙,重用了一大批名士,从而给人们以有功于国和行善政的印象。他的废少帝立献帝表现了独揽朝权的野心,导致袁绍、曹操等人的出走,但他却因此而成为拥立汉献帝的功臣。无论是留在京城的朝臣,还是出走的袁绍和曹操,都承认了这个既成事实,对汉献帝称臣,这样他们就不可能再对董卓的废立表示异意。蔡邕曾和群臣上表称颂董卓的功劳说:“ 上解国家播越之危,下数兆民涂炭之祸,然后黜废元凶,爱立圣哲”⑤,并认为他可以担任相国。可见,蔡邕当时是将董卓作为汉朝功臣看待,并寄予匡扶汉室的希望的。
蔡邕受董卓辟命,属于董卓的故吏,东汉一代故吏同举主的关系是相当密切的。“为掾吏者,往往周旋于死生忠难之间”、“有尽力于所事以著其忠义者,有感知遇之恩而制服从厚者”⑥。故吏不但在举主在世时要为之效劳,举主死后还要为之送葬行丧。背离举主,得恩不报,不仅为当时的道德所不容,也会被士人唾弃的。因此,蔡邕在董卓被诛后,流露出伤感的神情,是丝毫不足为怪的。
但是蔡邕被董卓辟命,是被逼迫而勉强就职的,他当初对董卓的印象并不好。及董卓从人望施行一些善政,蔡邕希望他匡扶汉室,时常加以规劝。但是董卓刚愎自用,蔡邕对他又完全失望,于是图谋离开长安,逃回山东。只是从弟蔡谷说他相貌异常,出行时观者盈集,难以自感,而没有成行。可见蔡邕并非死心踏地追随董卓。
《后汉书·董卓传》称,董卓秉政后,“幽滞之士,多所显拔”,而“卓所亲爱,并不处显职,但将校而已”。可见,董卓当时实行的是名士处朝廷显职、心腹亲信掌握军队的政策,蔡邕正是被拔擢而处朝廷显职的名士。而且当时被董卓拔擢的有一批人,并非蔡邕独受青睐。如“荀爽有盛名,董卓秉政,征之,初拜平原相,途次又拜光禄勋、视事三日,策拜司空”⑦。可见,蔡邕并非董卓的心腹。
王允见蔡邕在董卓被诛后流露出伤感的神情,就给蔡邕强加上与董卓共为逆乱的罪名,却没有说出蔡邕的任何犯罪事实。马日磾当时对王允说:蔡邕“忠孝素著,而所坐无名,诛之无乃失人望乎?”但是王允不听。后来蔡邕死在狱中,王允“悔,欲止而不及”⑧。其实王允本人与董卓的关系也曾相当密切,汉献帝迁都长安后,董卓尚留在洛阳,“朝政大小,悉委之于允,允矫情屈意每相承附,卓亦推心,不生乖聚”⑨。据此我们推测,王允杀蔡邕,或有别的原因。王允担心留下蔡邕,“使吾党蒙其讪议”,当为其原因之一。总之,说蔡邕与董卓共为逆乱,是缺乏事实根据的。
综上所述,蔡邕虽然对董卓的厚遇有感激之情,对董卓曾寄予国扶汉室的希望,时常规劝,但它与董卓的关系不过是故吏同举主的关系。他不是董卓的心腹,也并非死心踏地地追随董卓,更谈不上与董卓共为逆乱。
蔡邕同董卓的关系已如上述,下面分析蔡邕对汉室的态度。
蔡邕受忠君思想的影响极深。他曾表示,如能“尽节王室,托名忠臣,死有余荣”⑩。他虽然因汉末政治黑暗而不愿入仕,但既为汉臣,就以扶危厦于未倾的精神,竭尽心智,拾遗补缺。当灵帝密诏特问时,他“出命忘躯,惟思尽忠,不顾后害,讥切公卿,内及宠臣”⑪,为灵帝建康宁之计,结果举家被放逐朔方。但他对灵帝仍无二心,上表言:“臣邕被受陛下尤异大恩,....旬月之中,登蹑上列,父子一门,兼受恩宠”⑫,并请求续成汉史,以报效国家。蔡邕对献帝时自己的被厚遇,虽然感激董卓,但最终归于献帝的恩德。他上表言:“陛下天地之大德,听纳大臣,扶饰文举,遂用臣充备机密,三月之中,充历三台,光荣昭显”⑬。他对汉献帝也是感恩戴德的, 他在身死前夕,还请求黥首刖足续成汉史,昭明国体。若没有对汉室的一片忠心,是断然做不到的。
正因为蔡邕有浓厚的忠君思想,所以他可以容许董卓位极人臣,而不同意他觊觎帝位和有僭越行为。如初平元年,董卓宾客部曲欲尊董卓比太公,称尚父,蔡邕言,“今明公威德,诚为巍巍。然比之尚父,愚意以为未可。宜须关东平静,车驾还复旧京,然后议之。”⑭又如董卓出行,曾乘皇子所乘的金华盖车,蔡邕借地震规劝道,“地动者,阴盛侵阳,臣下逾制之所致也。前春郊天,公奉引车驾,乘金华青盖,爪画两轓,远近以为非宜。”⑮在蔡邕看来,董卓虽然位极人臣,但毕竟是汉朝臣子,不应该有僭越行为,更不能觊能帝位。董卓临死也没有像王莽那样取汉帝而代之,正是由于外有袁绍、曹操等人的讨伐,内有蔡邕等朝臣的反对。董卓既然没有称帝,蔡邕是不能称为二臣的。
总括蔡邕一生的主要事迹,我们认为,蔡邕敢于同残害人民的宦官集团作斗争,立志以学术著作报效国家。他晚年和董卓的关系虽然比较密切,但也不超过故吏同举主的关系。他对汉室是忠诚的。其平生行为对封建道德而言并没有什么亏缺,就在我们今天看来,也是无可厚非的。
①明·徐谓《南词叙录》
②④《聚中郎集》 徐本序、跋
③《后汉书·蔡甚传》
⑤《荐太尉董卓表》
⑥《廿二史札记》
⑦张璠《汉纪》
⑧《后汉书·募品传》
⑨《后汉书·王允传》
⑩⑪《 被收时表》
⑫《成边上章》
⑬《让尚书乞在闲冗表》
⑭⑮《后汉书·蔡邕传》
⑯《后汉书 ·王充传》注引
⑰《史通·鉴识》
解读杞县 从地方志开始
关注方式:长按下图→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杞县人民政府县志办公室
修志问道 以启未来


本文作者 :杞县地方志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