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越

韩国拍了一部纪录片,关于中国的部分让全世界笑掉大牙

作者:韩国综合生活平台 / 关注公众号:JY540383832  发布:2018-10-11


韩国国家电视台播了一个纪录片,电视台和片名咱就不说了,污眼睛。这部纪录片的前两集,说了两件事:第一集说的是世界上应该有五大文明,其中一个叫“辽河文明”,起源于公元前六千年的中国东北辽河,属于韩国,比黄河文明还早一千年;第二集说完颜阿骨打是韩国人。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韩国的历史是按照古朝鲜-扶余-高句丽-渤海-金朝-清朝延续下来的,这么一算,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就成了韩国的属国,甚至全中国都是韩国的。
这不是恶搞,那部纪录片真实存在,如果不信,大家可以去搜索。韩国人拍的纪录片信誓旦旦地说,金国开国皇帝女真族完颜阿骨打是朝鲜族权幸的后裔,权幸本来姓金,祖先是新罗人函普。在12世纪,南宋和金国以秦岭淮河为界,所以那也就是当时中国和韩国的分界线。明朝灭亡后,清朝满族人继续统治中国,清朝皇族姓氏是爱新觉罗,爱新的意思就是“金”,觉罗的意思就是“族”,爱新觉罗的意思就是金氏部族。
韩国人的说法让他们兴奋了,笔者也很高兴:他们的纪录片恰好说明,韩国原来是中国东北辽河地区的汉族人迁徙过去建立的,所谓的韩国人,其实是这些迁移过去的汉族人的后裔。
我们不像韩国人那么浅薄,我们也不想认这些后裔,宁愿相信迁徙过去的人又都搬回来了。
但是还要给他们普及一下历史知识。
朝鲜原本是不叫朝鲜的,那是朱元璋给取的名字,当年朱元璋一统天下,在1392年,“高丽王朝”三军都制使(这就是个汉族宋代官制)李成桂(汉人名字)废除了亲蒙古帝国的高丽王朝第三十四代王,为了争取明朝的支持,李成桂派使臣向明朝称臣。明太祖朱元璋(明太祖)取“朝日鲜明”之意,赐国号“朝鲜”,国王的级别是“郡王”,还是个地级干部,朱元璋赐给朝鲜国王的制服,就是绣有四章团龙的郡王龙袍,后来历代朝鲜国王一直穿着,没敢在上面多加一条龙——给自己升官那叫僭越,是要挨揍的。
当年朝鲜使臣权近(请注意,姓权)为了感谢朱元璋赐名,还写了一首诗:愿言修朝贡,万世奉皇明。圣主龙兴抚万方,远人来贡有梯航。万里梯航常入贡,三韩疆域永为藩。海国千年遇圣明,我王归附贡丹诚。
有人说,不对呀,不是还有个箕子朝鲜吗?怎么还用朱元璋赐名?
其实,从朱元璋赐名开始,历史上才有了“朝鲜”这个名字,此前的“箕子朝鲜”、“卫满朝鲜”,都是近代历史学家给取的名字。
箕子朝鲜,也是现在历史学家的叫法,就像咱们现在把刘备政权叫蜀,把清朝前期叫后金一样,当时人家分别叫汉和金。箕子朝鲜确实存在,武王伐纣成功,以周代商,把纣王的叔叔箕子封在今天的朝鲜半岛,是个侯国,属于分封的第二等(公侯伯子男),真正的名字叫“箕子侯国”,当时全国像“箕子侯国”一样的行政单位,有上千个,也就是个正县级或者副地级。
西汉前期,燕国人卫满(姬姓卫氏,跟周武王是一家子)推翻了箕子侯国,自己在那里称王称霸了九十年,后来居然不承认自己归属汉朝了,要闹分家。结果惹恼了汉武帝,派了五万军队,把就把卫满建立的政权给灭了。
就是韩国学者自称的“三韩子孙”的“三韩”,其实也不是一个民族,那是汉朝时期朝鲜半岛南部的三个叫做马韩、辰韩、弁韩的三个少数民族,而朝鲜半岛大部,则是汉朝的四个郡,分别叫做乐浪郡、玄菟郡、真番郡、临屯郡。
后来朝鲜半岛风云变幻,冒出来了新罗、百济、高句丽三个诸侯国,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比较老实——也不能不老实,一不老实就挨揍。直到明朝,朝鲜半岛被朱元璋命名之后才彻底消停了,无论是立世子(王位继承人)还是其他大事小情,都是早请示晚汇报,恪守臣子本分,最经典就是朝鲜国王在明军在朝鲜剿灭丰臣秀吉派出的数万倭寇之后,给万历皇帝上的奏折,当年明月有摘录,咱不赘言。
而万历皇帝的回复则是老实不客气:“你国虽介居山海中,传祚最久。近来倭奴一入,而王城不守,原野暴骨,庙社为墟。追思败丧之因,岂尽适然之致。或言王偷玩细娱,信惑群小,不恤民命,不修军实。启侮诲盗,以非一朝,而臣下未有进言者。前车既覆,后车岂可不引以为戒。惠徼福于你祖,及我师战胜之威,使王君臣父子相保,岂不甚幸。不知王新从播越之余,归见黍离之故言,烧残之丘陇,与素服郊迎之士众。噬脐疾首,何以为心,改弦易撤,何以为计。
朕之视王,虽称外藩,然朝聘社文之外,原无烦王一兵一役。今日之事,止以大义发愤,哀存式微,固非王之德责于朕也。大兵且撤,王今自还国而治,尺寸之土,朕无与焉。其可更以越国救援为常事,使你国恃而不设备,则处堂厝火,行且自及,猝有他变,朕不能为王谋矣。”
意思是你这个国王做得不那么称职(偷玩细娱,信惑群小),往后得注意点了,要是总这么不争气,我不管你了,看你咋办!
但是朝鲜人还是很感激明神宗万历皇帝,都到了大清朝了,朝鲜的朝臣还是自称“神宗皇帝再造之国”和“神宗皇帝所活之民”。
而那个被韩国人拉为“一家人”的清朝,在一统江山之前,就先派兵打服了朝鲜(面对中国历朝,朝鲜的一贯做法就是一打就服),而后朝鲜虽然很感念明神宗,但是一看中国改朝换代了,还是愿意以“第一藩属”“嫡系”自居(清朝之后中国还是有很多藩属国的),要是别的藩属国使臣在朝拜皇帝的时候站在自己前面,朝鲜使臣是要脸红脖子粗地争讲一番的,有一次还差点跟日本使臣打起来。
关注 韩国综合生活平台了解全韩最新信息
关注我第一时间发送全韩最新信息
目前1000000+已关注我们
你还等什么呢?


本文作者 :韩国综合生活平台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