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越

肉与毒——边城往事!(四一)

作者:大亚湾人 / 关注公众号:dayawanren  发布:2018-08-31


肉与毒——边城往事!
(四一)
Part.1
你公公婆婆是好人啊
老爹估计是难得吃饱一回,也可能是刚才动了真感情伤了元气,他颤巍巍的对娟子说,“娃子,我累了,我去睡了,你路上也辛苦了,早点睡吧。”
娟子本来还想跟父亲聊聊,但是听父亲这么一说,自己也一阵倦意涌上来,她烧了一壶水,洗漱完了也就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娟子还没起床,老父亲已经把洋芋和地瓜蒸好了,不仅有干的,老爹还煮了一锅稀饭——“老汉儿,不错啊,有稀饭吃!”
“自家地里的稻谷,香得很,来来来,趁热吃。”
山村里的稻谷产量不高,各家人都是自己留稻种自己播种,独特的品种和浸透几百年汗水的土地,不会辜负认真对待它的人。娟子边吃边称赞,虽然在广东也是天天大米饭,但是味道跟这个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老汉儿,你不是腿脚不行,搞不成稻谷了撒?”娟子去年都知道,因为父亲腿脚不好,家里的水田都不种稻谷,改种洋芋和玉米这种懒人庄稼了。
“哎,你咋个忘记了撒,这是你公公和你男人过来帮忙种滴,你走之前他们都来过一趟犁地、泡田,你走了之后,他们又来插秧,前些时候他们把稻谷碾成大米送过来了。”说完,他拉着娟子走到里屋,指着米缸说:“你看,这米缸都是满满滴,一天一斤都要吃半年,那边还有两麻袋稻谷没碾,还能再吃半年。”
娟子打开米缸抓了一把米,一股米的清香萦绕在面颊上,“果然是新米啊,爸爸,吃这饭,不要菜都能搞两碗。”
“是呀,省了我好多事情,你公公婆婆是好人啊,你老公也是好人,你这次回来了,就不要老是娘家跑,好好住在自家屋头,伺候好你的男人,生个娃娃撒,那我死也瞑目了。”说完,老爷子走到院子外头看看天,然后返回来说:“娃子,今天不错,赶紧收拾收拾回去吧,半年多没回家,像啥嘛。”
娟子洗碗碗筷,就开始收拾东西。她打开一个大包,里面都是城里才有的零食,其中的一大半都是老父亲念念不忘的方便面。娟子把方便面和佐料包放下,又留了一些水果糖和饼干,还有一件羽绒服,这样大包就空了一大半,她把小包塞到大包里,这样就只有一件行李。跟父亲道完别,娟子背着大包,拎着一个塑料桶,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自己的家。
Part.2
你不能证明收款人让你取款
……还没走到家门口,坐在门前院场抽烟的李老四都看到了儿媳妇,他大喜过望,赶紧跑过来帮着儿媳拿了行李。李老四是标准的庄家汉,拿这点东西举重若轻,一边走一边问娟子:“娟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家老二可想你了,可是你一点消息也没有,可把我们给急死了。”
寒暄完,娟子把昨晚父亲没要的五百块给了公公,然后把行李全部拿出来,两件毛衣给公公婆婆一人一件……吃的就摆在桌上,吸引了好几个隔壁的孩子过来偷吃。
中午,自己的男人回来了,他并没有多么激动的样子,但是眼神里还有有一些闪光。娟子拿了一套皮夹克给自己的老公,然后让他穿上,一家人都笑起来了。
在屋里住了几天,娟子想到家里的人每天忙早忙晚啥娱乐也没有,她突然想拿钱去买一个电视机回来,她把想法给老公说了,李老二说:“我们又不是城里人,哪有时间看电视,有点点钱买那个玩意干啥,不如买个蹦蹦(手扶拖拉机),平时能耕田,闲的时候去镇上也方便,还能顺带拉点东西去做点小买卖。”
既然谈到钱,娟子就想到上个星期从东莞寄钱回家的事情,她问自己的老公收到钱没有?老公说,邮递员会把汇款单送到村委会,有熟人的话会帮忙拿一下,有时候也没人去拿。两口子一合计,就去村委会,结果发现汇款单还没到。这时候娟子突然醒悟过来:“哎呀,我还给我弟弟寄了一笔钱,谁知道他都毕业走了,如果那笔钱到了,估计还在学校里呢。”
娟子只好跟老公又花了半天时间赶到县城,结果学校也没收到汇款单。他们就把村委会的电话留给了学校的收发室,说有了消息就打个电话通知一下。
为了这两笔钱,李大胜每天都往村委会跑,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是他想竞选村干部,村里人都知道他木讷,所以在背后又是指点又是笑,李大胜懒得搭理他们,他心里只想着赶紧拿到钱。
又等了几天,终于等来了县上的电话,说汇款单到了,他让娟子带上结婚证、户口本、身份证,去县城拿到了汇款单,可惜在邮局兑不出来钱,邮局说,虽然你能证明你是汇款人,但是你不能证明收款人让你取款啊,娟子跟老公又哭又闹……
闹了半天,邮局的人看她们可怜,就问娟子自家还有没有户口本,上面有弟弟户口的证明。娟子只好赶回去家里,问老父亲找到了户口本,然后又花了一天时间到县城,终于跟老公一起把钱兑出来了。
李大胜等到村里收到汇款单又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他当天下午就想赶去县城把钱取了,人家说在镇上也行,但是天色已晚,只怕人家下班了。大胜没办法,只好又等了一天,终于把这三千元凑齐了。
Part.3
有了机械化,有了家庭

买一部蹦蹦要四五千元,在村里还是个大数,但是从买了拖拉机的人反映,这玩意的回报还是可以的,所以娟子把随身带回来的一千五也拿了一千出来,计划着年前跟着自己的老公一起,带着四千元去县城农机站买手扶拖拉机。
由于李大胜不会开拖拉机,也不识货,所以他只好叫上村里的拖拉机手李肥田,三个人一起出门。从天亮出门,一直折腾到下午,随着蹦蹦蹦的声音由远至近,村里闲着的人都堵在村口看热闹——李肥田在前面开,李大胜两口子坐在拖拉机上摇摇晃晃,拖拉机喷着烟,熏的两口子头也不敢抬。
买了拖拉机,过了年,大胜也跟着村里人慢慢的学习开拖拉机的技术。到了二月二,他也敢在崎岖的村道上一展身手了,大胜又学习装货、卸货、用机器犁地、播种等等技术,有了机械化,有了家庭,两口子觉得日子可能会慢慢好起来……
饱暖思淫欲,日久见真情,田越耕越肥,种子越播越有——过了六一节,娟子发现自己肚子大了。有一天,她安心养胎的时候,两个年轻人过来找她,一个人说:“喂,问一下,你是黄红娟是吧?”
娟子有些奇怪,就问道:“是撒,你来找我做啥子?我又不认得你们。”
另外一个年轻人就说:“黄姐,我是你弟弟的同学,他说家里有事,让我过来找你。”
娟子更奇怪了,她怕婆婆说她,就跟着年轻人走到外面,问道:“我弟弟叫撒子名字?他自己咋不过来找我?”
个子高点的人说:“黄姐姐,你弟弟叫黄军是吧,我说是他同学就是他同学。你弟弟没来找你是有原因滴,你老汉儿病了,他在照顾他,都这么久了,你也不会去看看,不是我说你,村里头好多人都说你的闲话。”
娟子觉得奇怪,五一节的时候李大胜给自家的水田撒青苗肥,自己的父亲还站在田边上看,身体还可以。她也帮家里交了五十块电费,虽然农网改造总是停电,但是黑灯瞎火的日子倒是一去不复返了。不过她也只能相信这两个年轻人的话,夏天的农村正是双抢的时节,家里的男人都在地里忙,娟子就进屋跟婆婆说了一声,跟着那两个人回去。
Part.4
赔偿人家五千块
两家人离得不远,娟子挺着肚子走的慢,但也跟着他们不用半个小时就走到了。回到家,弟弟普通一声跪在姐姐面前——“老姐啊,你要救救你弟弟啊……”
接着,老父亲背着手,颤巍巍的走出来,“这娃子我管不了了,我更救不了,娟子,你管得了就管,管不了就让他自己想办法”,说完就出去了。
两个年轻人笑着说:“老爷子,您别走啊,您管不了你儿子,我们帮忙管管。您就在这里看着,放心,我不会把他怎么样地。”说完就拦住老爷子。
娟子大喊:“哥,莫动我老汉儿!”她抱住自己的父亲,把他扶进去屋子,然后对着年轻人说:“有啥事,我们去院子里说。”
四个人谈了一会,娟子知道弟弟是去年跟着兄弟们在外面鬼混,混的没钱了就跟着一起混的几个兄弟到广州去搞钱。弟弟也吃不了苦,工厂是不愿意去的,可是他一个山里娃,没见过世面,打架也下不了狠手,所以也没认到什么大哥,也没从社会上搞到啥钱。
反倒是一次斗殴之后被抓进去,人家跑的快的都走了,有关系的也早早都放了,他一没钱而没势,跟另外几个混混进去之后被狠狠虐了一顿,受虐还好说,几个作证的人都一口咬定打断人家肋骨的就是他弟弟和另外一个混混,没办法,他们两个倒霉蛋赔偿人家五千块。
没钱就要坐牢,拘留几天的感觉已经让黄军濒临崩溃,拘留所的人也深知他的想法,所以很快有人就说帮他私了这个事,不过三千块的借条肯定是要签字画押的。三千块还是小事,月息三分,借三千抽三百,拿到手只有2700,黄军赔了人家两千五,又花了两百买烟孝敬了看守所的头领,这才能够身无分文的出来了。
可是娟子现在也没钱啊……
大亚湾人,一个有故事的人!


本文作者 :大亚湾人

关注Ta的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